老婆的姪子要結婚!我們不能出席「提早轉3萬紅包過去」 10分鐘後岳母打來:「你們太小氣了吧?」

665

岳母打來電話,告訴我們一個好消息,在八月的第二個周末,我老婆的娘家有個侄子要結婚了,喊我們回老家吃喜酒。

我們夫妻倆人遠在外地,坐一趟火車回老家要好幾個小時,而且下半年我們工作比較忙,不好耽擱了,所以我們和岳母她們說明了難處,表達了我們的遺憾,又笑著提前祝福年輕人新婚快樂

親戚家辦喜宴,我們人不能到,但是紅包得送才行,因為我們沒法參加,所以老婆決定提前把禮金包了。

雖然家裡的錢都是老婆管著的,但她還是主動和我商量,問道:「你覺得我們家該包多少合適呀?我記得我們家兒子結婚時,我哥包50000,對吧?」

我點點頭,這件事我心裡記得很清楚,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我家兒子結婚時間並不太久,第二個原因是老婆哥哥家那時包的禮金太多了,當時把我們給嚇到啦,第一反應還以為他們家是送錯了。

這幾年,在我們那裡辦宴席,鄰居之間隨禮金一般都是一千到六千,朋友之間一般是送一千到三千多,關係更親近不少的家人和親戚之間,送禮金一般都是兩千到一萬之間,送一萬到三萬的也有,但是很不常見。

當時我們家兒子結婚,老婆哥哥是禮金包得最多的,也是唯一的。

我們家收到這麼多禮金,這並沒有使我們感到多麼高興,反而是讓老婆發起了愁。

如果可以,她當時都想要退回一大部分給她哥了。因為這筆禮金數額太大啦,老婆想到以後還禮的事。

示意圖來源:《因為遇見你》劇照

我們家就生一個孩子,而她哥家裡有兩個孩子,我們兒子和他那兩個表兄弟之間的年齡差不超過三歲。

老婆當時想著,等到以後她娘家的那兩個侄子先後結婚,我們家要怎麼還禮呢?

兒子結婚後,時間沒有過太久,當初讓我老婆發愁的問題,現在我們終於要真正面對了。

這時候,老婆看著我,問道:「你認為我們家該包多少禮金啊?」

我又不傻,並沒有急著回答她的問題,因為要辦宴席的人是她娘家人,我想讓她自己決定,這樣一來,我不會有得罪她的可能,而且,我了解她,她不是那種只顧娘家親情而不顧婆家利益的女人,於是我告訴她:「家裡的錢都是你管著的,當然該由你決定嘛。」

老婆對著我翻了翻白眼,但並沒有多計較,她開口說道:「送五萬肯定是不可能,我哥家兩個孩子,如果送五萬,我們家不是就得倒貼嗎?」

她說話的同時連連搖頭:「我們家掙錢不容易,存錢也不容易啊,乾脆就包兩萬六吧!剛好誰家也不虧。」

老婆說完,又看了看我,打算給她哥轉賬兩萬六,作為禮金。

我突然攔住了她,又遲疑了一會兒,才說道:「還是轉三萬吧!雖說兩萬六也沒讓我們家佔便宜,但是總感覺有些不太像樣子,畢竟是很親的親戚呀,不好太計較了,如果送兩萬六,多少顯得我們家有些算計,有些摳門啊。」

老婆想了想,點頭說道:「好吧!那就包三萬。」

她很快就轉賬出去,然後說出祝福新婚快樂的話。

示意圖來源:《原本只是手機掉了》劇照

沒過多久,老婆的哥哥就領取了轉賬,又簡單地和我老婆聊了幾句。

結束聊天以後,我和老婆就出門準備去菜市場買些菜和米,菜市場離得有點遠,我們這天休假沒工作,所以並不急著走路。

過了十分鐘,我們才到達菜市場,老婆的手機突然響起,是有人打來了電話,我們還以為是有人喊我們去工作,沒想到打來電話的是我岳母。

這讓我們感到有些奇怪,因為她在不久前才給我們打過一次電話,怎麼這麼快又打來電話呢?

難不成是出了什麼事情?我和老婆看著她的手機,都忍不住有些擔心。

老婆接通了電話,她剛和我岳母打聲招呼,岳母卻直接問她:「你們侄子兩個月後結婚,現在你們提前包紅包啦?」

手機開的是擴音,我和老婆聽了岳母的問話,頓時都瞪大了雙眼,不知道是哪裡做得不對。

難不成是不能提前送禮金嗎?我仔細想了想,沒有這個說法和道理呀。

「對呀,不合適嗎?」我老婆有些疑惑地問道。

岳母說:「不是提前送禮金不合適,而是你們送出的禮金不合適。我問你,你們家隨了多少禮?」

老婆回答:「三萬呀,這個數字沒問題吧?」

岳母又說:「我再問你,之前我外孫結婚,你哥家包了多少?你還記得嗎?」

聽到這裡,我和老婆不約而同的恍然大悟,瞬間明白了岳母的意思。

老婆說道:「沒有忘啊,五萬嘛。」

岳母問:「你們還是記得清楚嘛,可是輪到你哥家兒子結婚的時候,你們怎麼就只包了三萬呀?將心比心,你們不覺得自己太小氣了嗎?自己親人也要這麼計較呀?這事辦得,不是讓你哥和大嫂感到寒心嗎?」

示意圖來源:《妯娌的三國時代》劇照

老婆感到有些委屈,說道:「我們哪裡小氣了?我家就一個兒子,娘家有兩個侄子,我哥包五萬禮金,他們生了個,等於我們之後先後會還他們家禮金六萬,你說我們小氣啊?」

岳母卻說道:「賬根本就不是你那麼算的呀,你這樣顯得太能算計了,眼裡只有利益沒有情分,只會讓別人看笑話。」

我在一旁聽著,心裡很是矛盾,雖然不贊同岳母的說法,但是我也不想因為這小錢,讓老婆和她娘家之間的關係鬧僵了。

所以,我伸手拉了拉老婆的衣袖,暗示她還是一樣包五萬算啦,但是老婆對著我搖搖頭,還示意我不要多管閑事。

她聽了我岳母的話,明顯感到很生氣,只聽她對我岳母說道:「禮金已經送出去了,就是三萬,反正我們家問心無愧,我們沒佔便宜就夠了,管別人怎麼看怎麼說呢,我們家就這條件,賺錢可不容易,如果大舅子有意見,等他們另一個兒子結婚,我們再送出三萬,然後兩家人就別來往了吧!像我們這麼小氣這麼愛計較的親戚,他們家不要也罷。」

老婆說完,就氣呼呼地掛斷了電話。

我想要安慰她勸說她,她卻告訴大可不必,我說沒必要鬧成這樣,不希望她和娘家人之間鬧僵了。

她說道:「我覺得我們家包三萬並沒有哪裡做得不對,沒想到我哥家會有那麼大意見,還跑去找長輩表達對我們的不滿意,而且我媽還覺得我做錯了,這不就是偏心嗎?鬧僵就鬧僵吧!我還不稀罕呢。」

我知道她說的是氣話,同時也知道她主意已定,不會因為我岳母的那通電話而改變決定。

結束了通話以後,老婆顯得有些狀態不佳,我看著她的背影,一時間也陷入了兩難。

我心裡不斷問自己:「我和老婆真的做錯了嗎?」可惜,遲遲沒有讓我肯定的答案。

如果是你,會怎麼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