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聯「小偷偷偷偷東西」下聯該怎麼對?他橫批一出「頓時成了千古絕對」

1130

上聯:小偷偷偷偷東西,下聯更經典,橫批一出頓時成了千古絕對!

中國漢字源遠流長,存在時間長且獨具特色。他不同於西方字母的排列組合充滿字元跳動的節奏感。又象形文字發展出來的中國漢字,每個字都像一幅生動的畫,將他的樣子呈現在你眼前。不會有多餘的結構,每個結構都有自己的意義,產生了中國漢字獨有的魅力。對聯這項具有中國特色的文字遊戲,恰恰體現了漢字中韻律。

在秦漢時期,百姓過年時,都會在門的兩邊掛上,分別掛上一塊桃木,並分別寫上上古傳說中的降魔大神「神荼(tu)」和「鬱壘」的名字。那時人們把這兩塊桃木板稱為桃符,是用來驅鬼辟邪的。這一風俗一直沿用了上千年,直到964年,當時的後蜀之主孟昶,突發奇想,在自己的臥室房門兩邊寫上了兩句話,「新年納餘慶,嘉節號長春」,用來慶祝那一年的新年。相傳這就是我國歷史上的第一副春聯,到了宋朝,春聯就變成了一種習俗被流傳下來。古人以對對子為樂,還講究對仗工整,平仄,詞性,內容都要相當。古人對聯不僅為了體現自己的文學素養,有時還會利用對聯表達不滿,調侃。這樣的例子不在少數。

下面就有一個關於兩位文人的典故。某次蘇軾和佛印出去遊玩,蘇軾看到一隻在河邊啃骨頭,於是有了個壞點子,想要調侃一下佛印,隨口說道:「狗啃河上骨」。佛印一聽,便知不是好句子,是在調侃自己,「狗啃(和尚)骨」,一隻狗狗在河的上邊啃咬和尚的骨頭,這是在調侃自己啊。不得不說古人的腦洞也非常大。將是如何能夠將想到和尚與河上聯繫起來,如此自然又刻意。

雖然佛印是高僧,但也不是善茬,馬上反應過來,把印有蘇東坡詩句的一把扇子丟到了河裡,然後也脫口而出:「水流東坡詩(屍)」,仔細一琢磨,也是一句很損的話,關鍵還和蘇東坡的那一句完美的對上了!而且,在這次的較量中,佛伊接的自然化解的自然,沒有讓蘇軾佔得便宜,可見功底深厚。

上面的典故,告訴我們中國的對聯不僅可以表現文學素養,還可以日常生活供玩樂使用。講了這麼多,再看會標題的那個上聯,不知道是否有人有自己獨到的見解。這副對聯的精妙之處在於四個「偷」字,難點也在於此,這樣來斷,小偷,偷偷,偷東西。人物,狀態,動作都表達出來,形象傳神。

有人對出了一個經典的下聯——孔明/明明/明事理。孔明,明明,明事理,孔明和小偷,明明和偷偷,偷東西和明事理,孔明和小偷可以稱為一對反義詞,孔明是正面代表,而小偷是反面的代表。而且,由「天壤之別」作為橫批。真的要佩服作者相當由才且見解很獨特。想一下還真是,孔明的高風亮節,和小偷的鬼鬼祟祟,可不就是「天壤之別」嗎!

另外還有一個下聯,總的來說比「孔明明明明事理」更工整,是這樣的——大通/通通/通南北。「大」和「小」,「南北」和「東西」。這個對子是某運輸公司老闆寫的,可見這為運輸公司了老闆也是對對聯很有研究,不僅巧妙的對除了對子,也表達了自己公司的服務宗旨與目標。

對聯也是很有講究的,不僅在詞句,表達。運用對聯的地方和場合也很多,至今還保留下來用到對聯最常見的場合就是我們的春節了。家家在新年的時候都要選擇寓意吉祥的好對聯貼在自家的門頭。還有一個對聯用到的場合就是葬禮的時候了。要有人為逝去的人寫一個輓聯。

要能體現逝者的品德,生平等。在不同的場合的叫法也不同,春節的對聯稱春聯,葬禮的稱輓聯,讚揚或勉勵他人用的稱贈聯。說了那麼多,大家對對聯的了解一定更過了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