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前老同學「突然跟我借10萬塊」我二話不說就轉帳! 一週後卻發現「他愜意帶全家出遊」,我覺得不對勁「忍不住衝去他家」進門之後腿就軟了…

2480

1/11

過年前老同學「突然跟我借10萬塊」我二話不說就轉帳! 一週後卻發現「他愜意帶全家出遊」,我覺得不對勁「忍不住衝去他家」進門之後腿軟了…

臘月二十七,我跟老婆正在超市買年貨。突然接到同學趙建電話。

那時候超市裡人特別多,吵吵嚷嚷的,聽不清,我趕緊走出超市,接他的電話。

我接起電話,趙建說:「峰哥,忙不忙?」我說:「不忙,來超市買點年貨,兄弟你有什麼事?」趙建吞吞吐吐的,半天也沒說出什麼。

我問了半天,最後他才說:「峰哥,我不太好開口。」

我跟趙建說:「兄弟,你叫我一聲哥,咱們就是一輩子的兄弟。有事你就說。」

趙建這才說,想跟我拿10萬塊錢周轉一下,這不是過年了嘛。用錢的地方多。 趙建說完,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趙建說:「峰哥,太感謝你了,過一陣子我手頭寬裕了就還你。」我問他是轉給他還是過來取現金?

2/11
他說隔天來我家附近辦事,過來找我拿。回家我跟老婆說了這事,老婆說讓我第二天早點去領。

馬上過年了,這時候張口借錢,肯定是遇到難處了。

第二天9點多趙建給我打電話,我見了他看著很憔悴,我問他:「兄弟,你是不是有什麼別的事?」

趙建說:「沒別的事,就是我老婆和我開的燒烤店賠了。所以,手裡就緊巴了!」

我安慰他:「錢你放心用,我跟你大嫂不著急花,總會越來越好的。」

他點點頭,說謝謝峰哥。我留他中午吃完飯再走,他說家裡有事。

也在忙準備過年呢。我就沒再留他。 我跟趙建是高中同學,我們班裡的同學,都是來自不同的鎮上,全班的男生。

那時候就我和趙建,還有另一個同學小宋挺談得來的,趙建家就在我們上學的鎮上。

有時候趙建還會帶我和小宋去他家。 趙建的媽媽做那個韭菜盒子可好吃了,一次我能吃好幾個。

3/11
那時候我們三個也調皮搗蛋,有時候也打架,還逃課出去打遊戲。

這都是曾經的青春記憶了,現在想想還挺懷念的。 我們以為能這樣開開心心的上完高中。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高三上半年趙建的父親出意外去世了,也因此趙建輟學了,我們都很傷心。

但是,家裡出了事情,也是沒辦法的事。 之後,我和小宋去趙建家好幾次。

其實,去了也只是看看,畢竟那時候我們還都是學生。 再後來,趙建就去外地工作了。 我高考成績不理想,勉勉強強上了專科。

小宋考的不錯,考去了外縣市的一所二本院校。從此我們各奔東西。幾乎沒了聯繫。

4/11
大學畢業以後,按照家裡的意思我回了小鎮。小鎮競爭不大,工作也比較好找。 上班之後,我找了個休息日。

特意去一趟趙建家,給趙建媽媽買了水果和牛奶。 幾年沒見,趙建媽媽一下就認出了我,我們聊了一會兒。

趙建媽媽說趙建一直在外地打工,很少回來,有時候過年都不回來。我跟阿姨要了趙建的電話。

我從趙建家出來給趙建打了電話,他聽到我聲音挺驚訝的,我說跟阿姨要的電話。 我問他過年回來不? 能回來見個面。

趙建說回。我怕影響他工作沒多聊,就掛了電話。 到年底的時候,趙建給我打電話,說工作太緊了,票買的晚,沒票了,回不來。

我跟他說沒事。等以後再聚。 隔天,我買了燒雞,肘子,豬蹄,還買了一箱橘子,一箱蘋果。

又去了趙建家。趙建不在家,阿姨肯定捨不得吃捨不得喝。我給她買一些。阿姨看我去很高興,但是執意不要我買的東西。

後來,沒辦法,我跟阿姨說,是趙建給我轉的帳,讓我買給她的。她這才沒再推辭。

5/11
話說又到了第二年年底,趙建給我打電話,說人在小鎮,有空見個面。 我們約在一個小麵館。 這次見面不為吃飯,只為敘舊。 我們聊了很多。

趙建說這次回來不想再出去了,手裡存了點錢,想在鎮上做點什麼。

那時候燒烤店挺紅的,過完年,我陪著他找地方,租店面,說做就做。

店址沒選在燒烤店集中的地方,怕競爭大。 起初店裡生意不好,後來才慢慢好起來。

他開店的那一年,我結婚,趙建跑前跑後的幫我忙活。

我老婆家裡是開窗簾店的,小鎮的坐地戶,條件很好。我老婆人好看又善良。 我經常跟她提起趙建。老婆說好友兩三個,能交心就很難得了。

趙建的燒烤店後來做的挺不錯的,還買上了好車。但是,趙建平時很低調。我家大女兒出生的那一年,他結婚了。

6/11
他老婆是跟他同鎮的,長的不算漂亮,但是屬於耐看型,趙建說他老婆尤其孝順。我真心為他高興。

趙建用那幾年賺的錢,買了大房子。 我老婆和他老婆還加了聯絡方式,有空約著一起逛街。

一年多之後他女兒出生。 一家人很幸福。 又過了兩年,我和老婆生了二胎,本來是高高興興的事。

老婆生的還是男孩,但是孩子一出生就被告知患有小兒先天性隔疝。 當時情況特別危急。必須用好車以最快速度把孩子送到市裡做手術。

我家的車不行,剛好當時又遇到我岳父人在外地。這時我想到了趙建,趙建接到電話,二話沒說就來了。

這幾年下來,趙建的性子既沉穩又冷靜。我們順利到達市醫院。孩子因為救治及時,已無大礙!

直到那一刻我揪著的心終於放下來。趙建在那忙了很長時間,由於當時走的急,錢沒帶夠。都是趙建給墊付的。

7/11
我和老婆對趙建充滿了感激。趙建說「峰哥,這算什麼,誰讓我們是兄弟呢。」這一聲兄弟,說的我心裡熱乎乎的!

就這樣,日子平淡且幸福。前年的時候,趙峰找到我,說家裡有事,要把店頂出去。

讓我問問身邊有沒有熟人有想法,他急著用錢。價錢好商量。 我問他店開的好好的,出了什麼事?

他跟我說她岳母得了甲狀腺癌,得去外地治病。一則需要錢二則也需要時間跑外地。店沒時間管。

店頂出去之後,我們聯繫的不多,我想著在外面跑,不太方便,只打了兩個電話報了平安,就沒說別的。

8/11
後來,過了大半年,趙建說他岳母病情得到控制了,以後多多注意就好。

不過,常年需要藥物維持。 我跟他說,這樣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 我問他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他說跟他老婆商量了,就在鎮上先弄個小燒烤店,投資也不大,先試試再說。

我跟他說,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找峰哥。他說知道。

我們畢竟離得遠了,又忙著各自的家庭,平時聯繫的不多,偶爾打個電話,他說挺好的。 這就到去年的臘月二十七,他給我打電話說借十萬周轉。

他說燒烤店賠錢了我才知道原來他過得並不好。 大年初四,我們吃完晚飯,我看了會兒電視,老婆在玩手機。

不一會兒,老婆喊我,她說看到趙建的老婆發了動態,一家人出去玩,趙建的媽媽也去了。

我當時覺得不太對勁,年前見他狀態並不好,說是借十萬周轉。這怎麼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出去玩了呢。

9/11
我當時沒有打電話,直到初九早上我給趙建打電話,他說在家。

我連班都沒上,剛好家裡有糕點什麼的,我就提了點直奔他家去了。

趙建見了我吃了一驚,隨後跟我說到外面再聊。就這樣,我們往曾經上學的那條路走著。

我問他:「兄弟,到底出了什麼事? 我覺得你沒跟我說實話。」 趙建聲音哽咽,跟我說:「峰哥,我媽得了肺癌,還是晚期。

沒有多少時間了。 她還不知道。所以,趁著春節帶著她出去看看。怕是以後沒機會了。」

10/11
這個消息讓我大為震驚,想著認識那麼多年的阿姨時日不多,我一個大男人甚至有些腿軟站不住….

我看著趙建,心裡也很難過。 我們聊完,我沒敢回屋,怕阿姨看出什麼。

直接就走了。 到家後,我跟老婆說了情況。 老婆說現在趙建挺難的,我們再給他轉點錢吧。 隨後又給趙建轉了20萬。

我跟趙建說:「兄弟,好好的!多陪陪阿姨。記得有困難跟哥說。」趙建回我,「哥,謝謝你!」

11/11

在我心裡,我們這份情比什麼都珍貴!總能在第一時間為對方挺身而出!或許親兄弟也不過如此吧!

願大家都能珍惜生命中那個肯為你第一時間挺身而出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