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罹癌早逝!爸爸再娶「繼母把我當親兒」 後來「爸爸出軌初戀」我買房給繼母時他卻出現了

370

我對於親生母親沒多少記憶,只是聽說她是得癌症去世的。

奶奶看著嗷嗷待哺的我,她心疼的直掉眼淚:「那麼小就沒媽了,以後可怎麼辦啊!」

正好隔壁村有個叫李紅梅的女人,她剛剛離婚回到娘家。

李紅梅當時是我們這最美的姑娘,下田繡花不在話下,長得也漂亮,18歲那年嫁給了村長的兒子。

按理說她的人生應該很美滿,老天偏偏跟她開了個玩笑。

結婚三年她都沒懷孕,去醫院一查才知道,她根本就沒有生育能力。

在那個重視傳宗接代的年代,沒有哪家願意接納這樣的女人,所以他們就離婚了。

奶奶多精明啊,父親喪偶帶著個孩子,李紅梅因為沒孩子而離婚,這是多般配的一對啊!

於是她就找媒人上門提親,本來李紅梅的大嫂正愁呢,自己的小姑未來可怎麼整,這可是場及時雨啊!

在我親生母親去世半年後,李紅梅與父親結婚了,從此她就成了我的母親。

母親是個極為溫柔的人,從我有記憶以來,她就從來沒生氣過。

父親懶,不願意下田幹活,母親也不惱,自己拎著鋤頭下地。

上小學時,有同學買了蛋糕去學校吃,我饞的不行,想要同學分我一口,被拒絕後我哭了。

接我放學時,母親知道了這件事,第二天她就拿著存的雞蛋去鎮上賣,賣完錢就去給我買了蛋糕。

當時村裡人去小鎮都是坐達子叔家的牛車去。

母親為了省車錢,她是靠自己雙腳走著去的,回來時腳上全是水泡。

我自責的不行,母親卻說:「媽給你買蛋糕就是想讓你開心,你這樣就失去意義了。」

「還有一點你要記住,我們雖然窮,但要有志氣,不能因為一點東西就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可惜母親這麼好,父親卻不怎麼待見她,有時喝了酒還會對她發脾氣。

在我十歲那年,家裡發生了大事,父親跟著初戀私奔了。

想當年父親家裡窮,初戀轉頭嫁到了城裡,這讓父親悲傷不已。

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才慢慢從失戀的陰影中走出來。

去年爸爸的初戀回老家了,據說她的丈夫意外去世,初戀就將孩子扔給婆家回來。

兩個人不知怎麼就走到一起,父親還和母親鬧過離婚。

奶奶堅決不同意,她激動的說:「除非我死了,否則你休想!」

卻沒想到父親膽子這麼大,奶奶氣得躺在床上半個月。

母親的娘家人要母親跟著他們回家,用娘家大嫂的話說:「這樣的家守著幹嘛,還不如趁著年輕再找個!」

可是母親拒絕了娘家人的好意,因為她捨不得我。

尤其看我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母親一把將我抱在懷裡。

「別怕,你永遠是媽的孩子,媽要飯都帶著你!」

娘家大嫂氣得夠嗆,她罵母親不識好歹,從此徹底與母親斷了親。

因為父親走時帶走了家裡全部的錢,本來就不富裕的家變得一貧如洗。

在農閒時,母親就去給工地做做飯,晚上還會在家編筐,有空了就拿到集市去賣。

有時候我想幫忙,母親總是拒絕,她讓我將心思都放在學習上。

有段時間,有幾個同學經常欺負我他們會罵我是沒爸爸的孩子,還有人說我爸跟著別的女人跑了,我也不是什麼好人。

我氣不過,跟其他人打了起來,對方家長找了過來,還羞辱我。

「果然沒爸爸的孩子就是沒教養,今天他必須給我兒子道歉!」

一向和善的母親拿著斧頭就出來了,她樣子有些瘋癲,但眼神卻十分堅定。

「誰要再敢說我兒子沒爸爸,我就和他拚命!」

那些家長哪見過這樣的架勢,他們嚇得趕緊離開,從此再也沒人欺負我了。

我沒辜負母親的期望,18歲那年我考上大學,母親用那雙早已經變形的手反覆摸著大學錄取通知。

她又是笑又是哭,慶祝我們母子兩個人終於熬出了頭。

母親也來到我上大學的城市打工,我們只有周六周日才見面。

平時母親都是吃饅頭鹹菜,我來了,她就會買肉燒菜。

我會把在學校撿的廢紙殼和瓶子拿去賣,母親卻擔心我被同學嘲笑,我讓母親不用擔心。

我是母親的兒子,憑什麼母親能做,兒子不能做呢?

考學時我報的是電機系,大學畢業後正好趕上了行業的風口,幾年時間我就存了不少存款。

我用這筆錢貸款給母親買了房子,當我將她帶到新房子時,她笑的像孩子一樣。

一向低調的母親這回難得高調了起來,她開始向家鄉的親朋好友炫耀。

「我兒子現在可是出息了,還給我買了房子,以後我就能跟著享福嘍!」

有人替母親真心歡喜,也有人嫉妒,不過這些與母親都沒什麼關係。

就在我們的日子越來越好時,多年未見的父親卻出現了。

此時的他已經老了很多,生活也不是很順心,只能靠著打零工賺錢生活。

示意圖來源:《壞媽媽》劇照

父親走後,母親就想通了,強扭的瓜不甜,她何必守著名存實亡的婚姻呢?

在父親離開的第2年,母親通過起訴離婚,如今母親已經跟他沒關係了。

反觀父親,他查出了糖尿病,那位初戀一聽這個消息,立刻收拾行李走人了。

父親回到老家,聽說我在城裡給母親買房了,這才找到我。

他對我說:「你是我親兒子,你不能丟下爸不管啊!」

「我聽說你母親還沒找,你作為兒子在中間撮合一下,我們還能重新當一家人啊!」

聽著父親的安排,我有些氣憤,同時又有些無奈,畢竟血緣關係是逃不了的。

我思來想去好幾天,最終下了決定,我們父子倆約在了茶樓見面。

我告訴父親:「你生我養我,我不會不管你,但這也是有條件的。」

條件就是父親不能再去打擾我媽,如果他不聽,那麼從今以後我也不會再管他。

示意圖來源:《壞媽媽》劇照

父親大聲的呵斥我:「你這小子,我才是你親生父親,怎麼會胳膊肘向外拐呢,她只是你的繼母!」

我也沒再跟他客氣,直接質問他:「當初你對我不管不過,要不是我媽,我肯定連街邊的乞丐也不如。」

「也許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你說我為什麼對她這麼好?」

在這件事情上,父親是理虧的,他沒有再和我爭辯,只能同意我的條件。

母親自始至終不知道這件事,我也不打算告訴她,何必讓她憂心呢?

幾年後我結婚生子,母親幫我帶孩子,一家人其樂融融。

父親多次說自己後悔了,可是人生的選擇就是這樣,一旦作出選擇就不能回頭了。

我願用餘生護母親周全,血緣並不能代表什麼,但愛永遠不會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