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償帶孫13年還補貼兒子,直到退休金快花光「卻被媳婦趕回家住」兒子也默許!回老家後「天外飛來大禮」兒子後悔找上門我轟他出去 # 老天有眼

787

許阿姨(化名)搬回老家第二天,就開始琢磨找看護的事了。

等她跟鄰居大姐談好,用20000月薪請她給自己做看護,兒子就坐不住了。

他連夜坐飛機找上門來,拎著大包小包的禮物,滿臉堆笑,剛喊了一聲「媽」,就被母親轟出家門。

兒子來的這天,看護也在,看見許阿姨動粗嚇了一跳,連忙勸她:「老姐姐別衝動,小心你那腰,扭傷了怎麼辦呀?」

兒子在樓道裡站著,還強行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心裡卻對這看護很不滿。

他巴不得把這個老女人趕出家門,自己親自給母親做看護呢!

許阿姨敏銳地捕捉到兒子那鄙夷的眼神,揚了揚手裡的掃把說:「你還不快滾?再不滾,我就報警了啊!」

兒子還想說什麼,看見母親作勢要過來打人,連電梯也不敢坐,順著樓梯跑了。

許阿姨狠狠地把大門關上,還反鎖了,就怕兒子再來糾纏。

看護尤姐(化名)不解地問:「老姐姐,你為什麼要打兒子呀?你們母子連心,有什麼過不去的誤會,說開了就好了,犯不上打人呀,兒子都這麼大歲數了。」

許阿姨這才把掃帚放下,其實她一直都很緊張,緊緊地攥著掃帚呢。

她嘆了口氣說:「這個不孝子,我就當他死了!」

許阿姨跟尤姐聊了一下午,數落這個讓她傷透了心的不孝子,她老人家連連落淚,越說越難過,最後就連好脾氣的尤姐也不勸了,因為這樣的兒子不值得原諒!

許阿姨和兒子原本過得挺好的,一家三口很和睦。

丈夫還在的時候,兒子並沒有表現出什麼市儈的心思,那時候,媳婦也不錯。但是許阿姨的丈夫去世早,幾乎是媳婦生了孩子沒多久,他就走了。

所以許阿姨一直覺得很遺憾,想到亡夫沒有看到孫子長大,就很悲傷。

抱著這份遺憾的心情,許阿姨對孫子非常上心,媳婦說想讓她幫忙帶娃,她立即就答應了。

和兒子媳婦相處的那些日子裡,許阿姨偶爾也會覺得很奇怪,覺得家裡的氣氛不是很舒服,媳婦對自己好像總是有點假模假式的客氣,說話做事不太自然。

但是因為彼此之間一直沒有發生過矛盾,許阿姨就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這種平靜的生活持續了13年,許阿姨把孩子帶到14歲,她以為自己會在這個家住下去,一直到自己老了、不行了,就在這裡養老。

孫子14歲,許阿姨也59歲了,近來總覺得腰腿疼痛,幹不了多少重活了,但是做頓飯還是沒問題的。

許阿姨跟兒子說起這事,媳婦就在一旁笑笑,說:「哦,媽老了呀。」

結果第二天,媳婦突然就跟許阿姨提出讓她回老家的要求。

許阿姨當時整個人都愣住了,開什麼玩笑?她為孫子付出了13年,幾乎把自己的積蓄都要花光了,而她又沒有退休金,也沒有任何收入來源,錢又被掏空,她回老家怎麼養老?

許阿姨說出這些問題,媳婦卻說:「是啊,那你為什麼沒有退休金呢?」

許阿姨當時就很想罵人,因為這原因兒子和媳婦都知道!

當年許阿姨和丈夫都很窮,又沒有文憑,沒法進廠幹活,於是就在鎮上做早點,支了個小攤子,一點一點賺出了吃飯錢,賺出了兒子的學費。

他們後來才有錢租了個店鋪、再到買店面,一路走來非常不容易。

他們也想買養老保險,弄五險一金那些東西,可是家裡實在窮,他們把錢都花在了兒子的學習上,給他買了很多資料,報名參加補課班。

兒子說想要學樂器,就算興趣班很貴,鋼琴很貴,他們也咬牙為兒子買下來!

這些事,許阿姨早就跟媳婦說過,而且提過不止一次,媳婦之前還總是誇她厲害。現在媳婦居然問她為什麼沒錢?

原來媳婦以前那些客氣和善待都是裝的,難怪這個家氣氛那麼彆扭。

許阿姨忍著怒火,又提當年的事,媳婦卻打斷她說:「你別說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了,誰愛聽這些?你沒有錢是你的問題,多從自己身上找原因,我養你13年了,你先回老家吧。」

許阿姨聽了這話一陣眩暈,媳婦居然說養了她13年?

許阿姨再也不想和媳婦說話了,她太絕望了!可是兒子就坐在一邊,默許了媳婦的行為。

許阿姨長嘆一聲,收拾好行李當天中午就坐車回家去了。可笑的是,媳婦竟然還假惺惺地給她發了個1000元的紅包,說讓她買車票。

兒子媳婦平時出門動不動就坐飛機,現在要趕走她,卻讓她坐十幾個小時的高鐵。

許阿姨沒有說話,她就坐了這趟漫長的列車回老家去了。但是她也沒有想到,命運還是會同情她這個處境悲慘的老太太,給了她一份養老的保障。

——老家的房子要拆遷了,賠償一套市裡的房子,外加200萬(約900萬台幣)。

許阿姨「一夜暴富」,雖然很開心,但是想到身邊空無一人,又很惆悵。

這13年來,她為了帶孫子十分操勞,腿腳都不利索了,還經常腰疼,她需要休息,需要慢慢休養。於是許阿姨就想找個看護。

搬進新家之後,許阿姨覺得人生地不熟,想找個同齡人問問請看護的事,免得踩坑。

她問到隔壁的尤姐,得知尤姐以前做過家政,而且她很會保養,勞動也非常科學,真不愧經過培訓的人,不像許阿姨經常用蠻力。

所以尤姐就毛遂自薦,表示願意幫許阿姨做家務。

許阿姨非常高興,給尤姐開了每月20000的薪水,拜託她除了做家務之外,也幫自己把飯做了。

尤姐也是個實誠人,見彼此投緣,又是鄰居,而且許阿姨給錢也大方,就爽快地答應下來。她們每天就像串門一樣地生活,經常一起聊天,像一對老姐妹。

只不過許阿姨一直不提她兒子的事,尤姐以為她是丁克呢,就沒有再問。

沒想到這悠閑的晚年生活,還是被許阿姨的不孝子給破壞了,他出現在母親面前,露出那副諂媚又油膩的笑容,讓許阿姨看了十分不爽!

趕走了兒子,許阿姨決定這段時間晚上睡覺都要反鎖大門。

尤姐也十分擔心她,索性邀請她來自家住幾天,以防備萬一那不孝子再找上門來。

後來,許阿姨的兒子和媳婦又來鬧了好幾次,他們是從老家鄰居那裡聽說,母親分到了一套房,還有200萬(約900萬台幣)呢!

這麼多錢足夠在城裡買套大房了,他們哪裡肯善罷甘休?

他們有時候來罵街,有時候又買禮物,裝可憐賣慘,求老母親分給他們錢。

許阿姨不堪受擾,最後是忍無可忍了選擇報警,並且向小區物業求助。警察和小區物業都很負責,警告他們不準再來後,小區物業格外留意這兩個人,不許他們進入小區。

一般情況下,家裡若是不幸出了這種不孝子,老年人最好不要和他們硬碰硬,最好的做法就是報警。

這時候就不要怕丟人了,不孝順的孩子沒有考慮過父母的顏面,更沒有考慮過父母晚年生活有沒有保障,父母也必須學會保護自己,不要拿自己的安全開玩笑。

老人不要拿自己對孩子的感情,去試探一個不孝子的下限,那是很危險的。

更不要因為一時心軟,把自己度過晚年的錢都給了出去。

兒女若是不孝順,老人就應該更愛自己一些,不要總擔心子女,他們都那麼沒下限了,是不會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