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家15口人聚餐,丈夫叮囑我要到飯點再回去,看到飯桌和廚房我懂了

2170

我叫楊小溪,今年35歲,我的父親是廚師,許是耳濡目染的緣故,從小在父親的教導下我的廚藝也特別出色。

父親說教我廚藝只是為了抓住未來丈夫的胃,讓他從生活離不開我,並不想讓我成為他的接班人,畢竟廚師這份工作挺辛苦的。

確實也如父親所言,我跟丈夫是同事,公司組織一次燒烤露營團建時,我憑藉著拿手的燒烤技能(身為廚師後人燒烤自然也很在行),收穫了一波小粉絲,其中丈夫就在裡面。

丈夫是個幽默風趣的人,後來我跟他兩人越走越近,情投意合結婚了。

結婚後才知道我嫁給的不是單純的他一人,還得接納他整個背後的家族。

丈夫家裡兄弟姊妹多,一起4人,而他是家裡最小的,所以我嫁過去時,那些哥哥姐姐們都已經成家有孩子了。

逢年過節時,大家都常聚在公公婆婆家吃飯,整整有15人。

一開始,他們都說我是大廚後代想嚐嚐手藝,我也很高興的展現我的廚藝。

一場飯局下來,我跟丈夫一起去超市選購新鮮蔬菜、新鮮肉類、魚類等,在回家進行備菜準備,再烹飪成美味佳餚上桌,等我做完最後一道菜上桌吃飯時,就剩一點點殘羹了。事後我跟老公還得屁顛屁顛的去收拾廚房,洗涮碗筷,而他們則翹著二郎腿嗑瓜子聊天。

丈夫看出了我心裡的不痛快,回家便安慰我,說他是家裡最小的,之前都是哥哥姐姐們照顧他,現在換他來照顧他們,也不經常是這樣,偶爾就當是在幫他了。

都說小的是最受寵的,我想老公說的可能也對,就當還小時候他們對他的好。

後來,每次過節聚會他們一家人都提前一天在微信群裡發好想吃的菜名,我跟丈夫當天去超市採購再擰回婆家炒菜,收拾廚房洗涮碗筷。

兩年內一次又一次的重複上演著聚餐,我身心疲憊,跟丈夫商量他們家庭聚會再這樣分工下去,我就得罷工消失在聚會上了。

每次我們從早上忙到晚上,還吃不飽,一大家子菜錢都是500元以上,中間還沒得任何時間休息,我能忍兩年已經給足了他面子。

又是端午節,老公跟我商量說都是至親血脈關係,不同意這樣的分工我們下次做飯時說,給他們下達最後的通知,我耳根子軟還是又聽他的話了。

我不情不願的忙完了這次中秋的家庭宴,他們還是一如既往誇贊我廚藝好,還是飯後躺沙發上享受。

丈夫直接走上去就跟他們說:「以後家庭聚會就請哥哥姐姐出一份力,小溪最近公司事多,人忙得不得了,身體需要多休息休息,也請你們多多體諒。」

一家人看著我先生,你一嘴我一句「事多乾完再炒菜唄」「現在誰事不多,這是在找藉口不做飯羅」「不做就不做,我們面前還拐彎抹角說」…

丈夫拉著我離開,丟下一句:「隨便你們怎麼想,我已經通知到位,下次聚會我們不負責。」

今年中秋節跟國慶日撞一起,疊加了8天假期,婆婆早早打電話通知我們早點回家,丈夫直接回復了會準時到家,不會提早到。

中秋節當天先生突然說我們晚點吃早餐,10點我們一家子才吃完早餐,丈夫叮囑我到飯點再開車回婆家,中間我還催了他幾次,他卻不急不慢的,到達時已經是13點了。

以往13點在婆家聚會,我剛好做好用餐。

我想這次輪到我們坐著享受美味佳餚了,我們到家後看到飯桌和廚房的景象,瞬間我懂了。

飯桌上擺放著零食水果瓜子花生,地上丟了一堆果皮瓜子殼垃圾,他們正有說有笑的看著電視。

見我們來了,他們直接告訴我們廚房檯面上放著蔬菜肉類,讓我們趕緊動手做飯,他們都餓了,所以只能提前吃點東西墊下肚子。

我先生當時臉都黑了,他只看了一眼廚房直接懟回去:「上次我們已經說過不再下廚了,既然餓了那就大家一起出去吃,正好中秋節人多錢好分攤。 」

他們面面相覷,看我們率先走了出來,婆婆見反正不用她出來,也藉了話說:「正好也這個時候了,文宇(我丈夫名字)說的對,大家一起下館子吃大餐去。」

眾人聽婆婆這麼說了才紛紛關電視,離開家。

我們吃飯算大隊伍,15口人吃完飯結帳時總共付了2600元,4人平攤後每人600元。

吃完飯後我們以有事為由直接離開了,離開後我拉著丈夫回了娘家。

我父親這個老廚師見我回家整了一桌滿漢全席,真的不怕我胖死去,吃完飽飽的肚子還不要我動手收拾廚房。

他說如果我嫌吃太多要消食就去散步,在家我只有負責吃,其他事情都別做。

這個中秋國慶我跟先生留在自己過了,感謝他們把我時間留給自己,第一次感受到婚後過節好舒服。

我先生跟我說,以後每次過節先去趟他們家就回回家待著,這樣才會有幸福感,我也認同他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