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偶太孤單!66歲老父「搬到兒子家」同住,隨口問媳婦「飯煮好了嗎」一家四口瞬間變一口

596

人老了之後,和兒女與兒女的配偶同住,生活上能夠互相照顧,情感上也有了依靠,看似是美事一樁,然而卻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問題。

一位66歲的爺爺,剛剛退休一年多,前段時間來到兒子家住,一來想跟親人在一起,二來是為了感受一下都市風情,沒想到才住了幾個禮拜,爺爺就和兒媳爆發了激烈的矛盾衝突,最後因為問了一句「飯好了嗎?」竟導致兒媳就此離家出走,讓爺爺悔不當初…

66歲的鍾爺爺,早在幾年前,他就開始嚮往退休生活了,沒想到現在真退休了,卻並不如之前快樂,上班的時候有事做,儘管忙碌,但總有個盡頭,退休後,他在家一躺就是一整天,時不時的看看手機,幾乎是看著分針轉圈,這種感覺太糟了。

更慘的是,他的老伴前幾年走了,這段時間以來他都是獨居在家的,身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這種孤獨的感覺,誰能體會?還好他的兒子很孝順,時不時的來家裡看他,要不然給他送錢送東西的,讓他孤寂的心得到了一絲慰藉。

他也曾想過要再找一個老伴,畢竟現在才六十多歲,往後還有一二十年呢,沒老伴這日子怎麼過呢?可惜他沒女人緣,在公園坐了好幾天,沒有一個人願意理他,想去相親,自己又還不夠格,每月1萬3千多元的退休金,自己花都不太夠,哪能找得到老伴呢?

後來,為了不那麼孤獨,他也找過一些別的方法,到公園跟朋友下象棋,一下就是一整天,要不然就去釣釣魚,跟老朋友敘敘舊,這都挺好的,這方法雖好,出去的時候開開心心,一回到家,見到那冰冷的床鋪,他就覺得很失落,比整天待在家裡不出去都要失落,這豈不是在飲鴆止渴。

其實最好的排解孤獨的方式,就是出去旅遊,跟個團,到外面去旅旅遊,遊山玩水,看看名勝古蹟,晚上就睡在旅館,旅館不像家裡,不會有那麼多勾起他回憶的東西,接連出去玩了幾次,感覺都不錯,就是這錢花得太兇了,要不然他還真想到處旅遊看看,不管怎麼樣,退休這一年多以來,他花了不少錢,浪費了不少時間,到最後還是一場空,該回到那冰冷的屋子,還是得回去,該有的孤獨,一次也沒少過,再加上身邊沒個人說話,他的心情是越來越糟糕,心裡有一種很難受的感覺,說不出來。

兒子是個孝子,他知道了他的情況,便經常給打電話陪他聊天,還給他買點東西什麼的送過來,可他還是老樣子,最後兒子跟他說,不然把他接過去養老,有家人陪伴或許會好一些,聽到兒子這麼說,他當時就拒絕了,兒子沒住在他這邊,人家搬到大都會去住了,他是在一個小城市,雖然小,卻是他的根,這邊有很多他的親朋故舊,沒事就聯絡一下,要是到了大都會去,這層關係就斷了。

兒子聽他這麼說,沉默了一會兒,便又讓他來小住幾天,又不是長住,反正過來看看風景,舒緩心情,對於兒子的這種說法,他深以為然,畢竟兒子過年的時候都沒回來看看他,他連孫子孫女的面都沒見到,這麼長時間了,一直都是視訊聊天,難解相思之苦,沒多久,兒子就給他買了車票,讓他收拾收拾過去。要坐車的前一晚,他都激動的沒睡好,覺得這心裡有件事情,有點緊張,而且無理由的煩躁,既覺得坐車有些麻煩,又感覺這一來一回要花不少錢。

等到真的坐上車的時候,他不愉快的心情一掃而光,看著窗外不斷變換的景色,他非常的開心,有一種希望的感覺。好像未來是光明的,有好事在等著他,大概是太久沒見兒子孫子了吧,也可能是漫無目的太久,突然有了目標,感覺生活有了方向,這種安定感,就足以讓他欣喜了,坐了幾個小時的車,這中間又輾轉了好幾次,等到了之後,兒子在車站接他。他走出車站,看見他了,他穿著卡其色的上衣,粗壯的手臂很有力地接過了他的行李,隨後把他接上了他的車,一起往家走去。

到了兒子家,兒媳已經做好了一頓豐盛的晚餐,他跟兒子推杯換盞的喝了好久,直到深夜才罷休。而後兒子將他引去了兒媳為他準備的房間。躺在那鬆軟的床墊上,讓他想起了旅遊度假的酒店,真舒坦啊!住進兒子家後,兒子平時上班,只要有空,就帶他出去玩,週末會帶他去海洋館、植物園,趕上平時下班,就在傍晚的時候帶他在樓下走一走,聊聊天,他們什麼都聊,聊天文歷史、聊過去的事情、聊兒子的工作生活、聊他的旅遊趣事,這一聊就是幾個小時。

他不得不承認的是,在兒子家生活真的是太舒服了,且不說兒子對他是這樣的孝順,就連兒媳也是毫無怨言,他的衣服兩天一洗,平時上班,回家了還要做菜做飯的招待他。做家務也絕不讓他插手,都是自己完成的。他對有這樣好的兒子兒媳而感到驕傲。住了大概一個星期左右,咱是玩也玩了,該說的話也說了,原本想走,卻被兒子給勸下了。他說他來這一趟不容易,多待幾天也行,他正猶豫的時候,兒媳也來勸他,就連孫子,都過來讓他別走,他終究沒捨得離開,繼續在兒子家住下了。

之前兒子陪他出去逛,又放棄了加班陪他聊天,在公司已經落下了很多的事情,這次既然他長住了,就不能再麻煩他了,要不然幾個星期下來,兒子的工作都得丟掉。所以這次他繼續住下去,兒子就不能再這麼陪他了,要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兒媳呢,還是一如既往的賢惠,下班回家做飯洗衣服拖地,能幹的活都給幹了。而且還得額外輔導孫子孫女的作業,看兒媳每天忙成這個樣子,他也知趣了盡量躲著點,省的給兒媳造成什麼麻煩。

他在兒子家的生活,真的很舒服。但他們家一共就這幾個人,家務卻是固定的。不是他做就是他做,他跟兒子還有孫子孫女不去做,所有的家務都壓在了兒媳的身上,這其實很不公平,一群人的舒坦建立在一個人的辛苦上,怎麼能這樣呢?雖然他有心幫忙,但尷尬的是,他就是那最舒坦的人,他不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此對於兒媳的辛苦,也就視而未見,裝個糊塗,更難受的是,兒媳恰好是那種很內向的性格,平時不願意說話,習慣默默付出,這種人能忍,但一旦忍過了勁,幾乎是立刻就會發作。

可惜當時他不知道,雖然心裡明知道兒媳那麼辛苦,但看她沒有什麼表示,他也就放鬆了警惕,不僅不在意兒媳的感受,有的時候甚至還頤指氣使的,讓兒媳做這個做那個的,實在是過分。等到了第三週,他覺得大概要回去了,可是兒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挽留他,只是兒媳沒有說話,當時他是知道的,兒媳很不開心,他卻沒理會那麼多,既然兒子要他留下,他就再待一段時間,實在不行了再回去。

畢竟兒子家這麼好,他回去了還是面對那冷冰冰的床鋪和無限的孤寂,能待多久就待多久,他是那麼想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兒媳的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話也明顯的少了很多,更重要的是,她開始有意無意地跟兒子鬥嘴,因為兒媳實在太老實了,幾乎不會說出過激的話來,所以她所挑起的衝突,也僅限於鬥嘴。大概是兒媳忍他太久了,也可能是他太過分了,終於在那天的下午,兒媳渾身疲憊的開完家長會回來,正在那洗衣服,他不合時宜地問了一句:「兒媳,飯好了嗎?」,兒媳什麼話都沒說,擦著眼淚回了屋子。

等再出來的時候,她拖著行李箱,又把兩個孩子給帶走了。整個過程十五分鐘都不到,他呆呆的坐在沙發上,不敢相信這一切,他打電話給兒子,兒子也不加班了,馬上趕了回來,見此情形,也傻眼了,最後,他悻悻的收拾東西回了老家,臨走的時候,給兒子留了三千塊,給兒媳額外留了五千塊,算是他住這麼長時間的一個賠禮吧!兒媳實在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哪怕生氣,也只是默默離開,只是他明白了,不能總住在兒子家裡麻煩兒媳,欺負老實人是不對的,以後自己要識相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