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甩風流父親!正宮媽「過世留下4億給他」 他轉身「把財產全給後母」太有眼光了

396

生於1979年的劉鳴煒,就算是父母早就離婚,身上依然帶著劉鑾雄和寶詠琴的標籤,從小就是標準的富二代。

2020年,劉鳴煒將自己持有的華置股權全部轉給後媽甘比的三個孩子。

一時間引得外界紛紛表示劉鳴煒格局大。劉鳴煒為何這般操作,只有他自己知道。畢竟生意背後的運作,外界難以窺見。

外界能看到的是,要不是他的父親「風扇劉」前半生風流成性,那麼作為其長子的劉鳴煒,如今在處理業務的時候,似乎也就不用考慮年紀和自己相仿的後媽了。

一切,都還要從他的父親劉鑾雄發家以及其後的豐富感情史說起。

1951年,劉鑾雄出生在香港。

他的父親是潮州商人,經營吊扇生意,家境殷實。

劉鑾雄是在加拿大的多倫多大學就讀的,

在留學期間,他認識了同樣是來自香港的寶詠琴。

兩個人相見如故,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1977年,結婚成家後的劉鑾雄向父親提議,把自家的風扇生意拓展到北美市場。

父親看看兒子,以為他昏了頭。那個年代在發達國家,家庭空調已經佔據主流地位。你到美國去推銷電風扇,這就好比在有火車的國家推銷馬車一樣無語。父親不同意,而劉鑾雄卻有自己的想法。

那時劉家風扇的市場主要在中東,市場已經處於極度飽和的狀態。劉鑾雄告訴父親,與其溫水煮青蛙,不如放手去賭一把。但最終,他還是未能說服父親,劉鑾雄決定自己單幹。

那時候他的手裡只有1.7萬港幣,他又找到朋友入伙,隨即創立了愛美高公司。主營吊扇業務,專攻北美市場。

據說在出發前往美國的時候,劉鑾雄告訴妻子寶詠琴,要是賠了,就不回來了,不過老天爺眷顧他。

七十年代正值兩伊戰爭時期,石油危機在全世界蔓延。美國人一度喊出了節約能源的口號。於是乎,劉鑾雄投放市場的吊扇廣受歡迎。短短兩年的時間,公司從創立時期的22個人發展至萬人。

1.7萬的本金,也迅速攀升至1億。一時間,風扇劉在香港名聲大噪。劉鑾雄的目標,可不僅僅是小富即安。

拿下人生的第一桶金後,他開始將目光瞄準了股市。只要是他買進的股票,無一例外都會飆升。幾年時間劉鑾雄的資產就越滾越大,從此又有了「股市狙擊手」的綽號。

八十年代初,他更是將創立於1922年的華人置業收入囊中。一時間,劉鑾雄的產業擴展到了地產、傳媒、製造等多個領域。劉鑾雄早年的願望,是擁有一套住房,賬戶上躺著百萬現金就非常滿足了。

但是隨著財富的不斷積累,劉鑾雄的另一面也漸漸被激發出來。八十年代末,劉鑾雄開始和競選過香港小姐的李嘉欣交往。

從價值千萬的豪宅,再到親自給對方送飯,香港媒體的八卦功夫再深厚,遇到劉鑾雄這樣的人,恐怕都寫不盡他的女人的愛恨糾葛。

在劉鑾雄和李嘉欣分分合合傳出緋聞的那幾年,他的正妻寶詠琴一直沒有停止在商場的打拚腳步。兩個人從大學便相識,一起創業,經歷過公司的初始階段。

據說在生下兩個孩子後,劉鑾雄和寶詠琴的感情就已經有名無實了。她沒有停止打拚的腳步,身價一度達到了10億。

而另一邊,劉鑾雄在獵艷的道路上似乎停不下腳步。在跟李嘉欣一起的時候,就又傳出過他向其他女人再拋媚眼。

寶詠琴在1992年向劉鑾雄提出了離婚。她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遠赴英國。此後在她自己所寫的自傳中,她還列舉了丈夫的多段風流史。

而一直讓寶詠琴耿耿於懷的,就是最初李嘉欣的介入。劉鑾雄沒了婚姻的束縛,從此徹底放飛自我。

1993年李嘉欣曾公開表示,劉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但是在接下來的時刻,她卻未能守住這個男人。

就在和李嘉欣的緋聞瘋傳之際,劉鑾雄又找到了蔡少芬。

還在1991年沒有和妻子離婚時,劉鑾雄就已經承認和蔡少芬交往了。

傳聞兩個人隨後的交往一直持續了6年。

1992年,劉鑾雄和洪欣的緋聞傳出。

據說兩個人在一起,還導致了劉鑾雄和李嘉欣的分手。

在九十年代初,劉鑾雄又戀上了袁潔瑩。

傳聞還說,在劉鑾雄交往的一眾女友里,袁潔瑩是相對低調的那一個。

緊跟在袁潔瑩之後便是關之琳。

關之琳和劉鑾雄當年的緋聞,可謂轟動全香港。

雖然劉鑾雄追女人的套路一直是房子和各種奢華之物,但這個法子百發百中。除了和一眾女星關係糾纏不清之外,劉鑾雄還將目光對準了非明星群體的女人。

1996年,劉鑾雄和王穎妤走到了一起。一種說法是王穎妤是劉鑾雄公司的總經理,也有說法是王穎妤是知名律師。

據後來王親自站出來爆料,她和劉鑾雄在一起6年,甚至還曾為他服毒自殺過。正因為閱女無數,劉鑾雄早早就被香港的媒體稱為「明星收割機」和「美女狙擊手」。

他甚至公開對提問的記者說過,要是讓他停止獵艷,就好比讓他第二天不再吃飯。就在劉鑾雄為了女人而忙得不可開交之時,寶詠琴的生命卻走到了盡頭。

傳聞寶詠琴在生病期間曾跟劉鑾雄說過,無論以後你跟誰再婚,就是不能找那些曾經傷害過她的人。無論傳聞是真是假,早些年的劉鑾雄,確實只是留戀女色,而從未展現過再婚的想法。

就在王穎妤忙著為劉鑾雄尋死覓活之際,他又認識了呂麗君。

呂麗君並非演藝圈的人,當年曾競選過香港小姐。之後便到英國求學,正是在這期間,她和劉鑾雄不期而遇。劉鑾雄對這個比自己小二十多歲的姑娘很傾心。

一通無微不至地關照再加上出手闊綽的相贈,順利博取了對方的歡心。兩個人結識的第二年,呂麗君就給劉鑾雄生下了女兒。

這對於獵艷的劉鑾雄而言太不一般了,外界一度認為,呂麗君將會成為大劉的下一任妻子。而且,此時的呂麗君已經成為公司的執行董事,一切看起來她都穩操勝券了。

然而變故出現在2001年。這一年很尋常的一天裡,劉鑾雄外出再次被媒體圍追堵截。攝影師靠得太近,他不禁發了句牢騷。氣場大的劉鑾雄一說話,周圍的記者也都鴉雀無聲了。

誰知此時卻響起了一個小女子的聲音:不讓我們拍,難道是怕拍到你額頭上的痣啊?這話一出口,劉鑾雄也忍不住對她多看了兩眼。說話的女子正是陳凱韻,昵稱甘比。

話說陳凱韻家境貧寒,中學畢業就早早在報社做了娛樂記者。香港的娛樂記者多如牛毛,由於沒有什麼技術含量,往往內卷嚴重。

各路大佬為了隱私考慮,對於記者的防備也早已各顯神通,所以這個活兒吃力不討好。而陳凱韻似乎很享受做娛記的快樂。

別人搞不定的事情,在她面前不是問題。她是周星馳唯一對外承認的朋友,伏明霞和梁錦松的戀情,也是由她第一手報道出來的。

自然,對於劉鑾雄的首次採訪不但成功,也讓她順利拿到了大劉的手機號。要說陳凱韻沒有心機這絕對胡扯,順利和劉鑾雄套近乎,讓她漸漸走進了劉鑾雄的世界。

在陳凱韻認識劉鑾雄期間,呂麗君還在英國,這給了陳可乘之機。很快,她從報社進入了劉鑾雄的公司。於是,劉鑾雄再度牽扯到了幾個女人的傳聞中。

接下來幾年時間,由於呂麗君和陳凱韻分別給劉鑾雄生下了孩子,所以相比於此前和女人之間的留戀,這一次劉鑾雄無論如何得給她們名分。

而妻子的名分只能有一個,整整十多年的時間,這幕宮斗劇在兩個女人間可謂「刺刀見紅」。

據說,陳凱韻之所以能最終勝出,是因為其比呂麗君更善解人意。交往這麼多年,呂麗君幾乎沒有去看過劉鑾雄的父母。而陳凱韻在這方面則截然相反,這導致在爭鬥的天平中,

劉的父母明顯更喜歡陳凱韻。隨後2015年劉鑾雄身體每況愈下,天天在病床前出現的人,也是陳凱韻。

於是在第二年,劉鑾雄最終選擇了陳凱韻。

最終未能獲得名分的呂麗君,在和劉鑾雄分手後也選擇了改名。

按照劉鑾雄的說法,他多年來給予呂麗君的資產高達20億元港幣。

就在日漸年老的劉鑾雄,和兩個女人每日勾心鬥角時,他和前妻寶詠琴生下的長子劉鳴煒,實際上多年來也一直在家族企業和商界中排兵布陣了。

當年寶詠琴和劉鑾雄離婚後,劉鳴煒就跟著母親去了英國。所以多年來他對於英國的熟悉程度可能還超過了香港。

他在大學時期學的是法學專業,畢業之後曾經在高盛任職。

劉鳴煒的父親在香港和女星頻頻出現緋聞的那些年,他自己就在國外和大學時期的同學Wendy低調結婚了。

母親去世後,她的十棟豪宅都留給了兒子和女兒,劉鳴煒還繼承了高達4億元的遺產。

一直到2006年,劉鳴煒才返回了香港。

雖然劉鑾雄是他的親生父親,不過多年來父子倆的各種觀念都完全不同。

回國之後,他開始擔任家族企業的執行董事一職。兩年後,妻子為他生下了龍鳳雙胞胎,

劉鳴煒以照顧妻子為由,隨即辭去了執行董事的職務。外界驀然發現,雖然年紀輕輕就身價過億,但是劉鳴煒和父親比起來完全不一樣。他回到香港後,經常會被媒體拍到擠地鐵和吃廉價盒飯。

更重要的是,和父親劉鑾雄動輒找女明星不同,劉鳴煒結婚多年一直和妻子的感情很穩定。不過2010年時,他卻突然宣布和妻子離婚。至於離婚的原因,外界也不得而知。

而他的父親在步入老年後,除了被人輿論緋聞外,2014年又牽扯上了刑事官司。當年因為涉及到澳門的洗錢案,劉鑾雄被澳門法院判處5年有期徒刑。雖然經過幾次上訴,但都失敗了。

誰都想不到,過去風光的大劉,到老居然會被官司纏身。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劉鑾雄將公司交棒給了大兒子。由於第二任妻子陳凱韻的孩子都還小,

劉鑾雄即便有心照顧,也只能將公司的股份或者其他權益,由孩子的母親陳凱韻來代持。一時間,隨著劉鑾雄的退出,他掌控多年的華人置業,

看起來就要由大兒子劉鳴煒和他的後媽陳凱韻共管了。而且外界還普遍認為,陳凱韻勢必要為自己孩子的利益考慮,因此她和劉鳴煒之間,很快就會掀起新的血雨腥風的內鬥。

不過讓外界大跌眼鏡的是,劉鳴煒掌控家族企業僅僅一年,他就辭去了行政總裁等多項職務,他將自己手中的股份全部賣給了甘比,套現近五億。

劉鳴煒的這番運作,讓外界覺得他對家族企業並不感興趣。而事實上,還在2012年的時候,劉鳴煒就開啟了一系列的商業運作了。

公司旗下的多個項目和產業被他變賣套現,僅僅一年就套現了500多億港元。

比如當時位於灣仔的美國萬通大廈,就被劉鳴煒以125億的價格賣給了廣州恆大。在變賣內地的項目時,劉鳴煒又開始在倫敦大量的購入產業和項目。

所以不難看出,劉鳴煒更熱衷於向海外市場進軍。2020年,劉鳴煒又將手裡24.97%的股權,全部轉給了陳凱韻的三個孩子。

由於三個孩子都還是未成年,股份仍舊由孩子的母親陳凱韻代持。隨著這次轉交,劉鳴煒全部放棄了其父企業下的所有股份。

雖然劉鳴煒此時還是董事局的主席,不過執行董事,是由陳凱韻以及她的兩個妹妹在擔任。從某種意義上說,劉鳴煒的個人投資,已經完全和公司切割。

而在倫敦的牛津街上,一項價值1.83億英鎊的收購,讓劉鳴煒成為該條街上最大的房東和包租公。所以,拋開格局不說,劉鳴煒有自己的投資方向。

至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根本不想和陳凱韻在香港產生任何內耗。

值得一提的是,劉鳴煒2010年和前妻離婚後,外界一直傳他曾經以隱匿身份的方式參加過《非誠勿擾》。傳言在現場,所有的女嘉賓都滅燈了。

而當主持人孟非說出劉鳴煒的真實身份後,一眾女嘉賓都表現得非常懊悔。

2016年,劉鳴煒還曾參加過香港的真人秀節目《我系乜乜乜》。通過那檔節目,劉鳴煒認識了同在商界打拚的簡雪忻。

2020年有媒體爆料,簡雪忻住進了劉鳴煒的豪宅,兩個人已經同居幾個月。

而此時他的父親劉鑾雄,因為擔心被引渡到澳門服刑,在2019年就離開香港,前往加拿大了。

當年的大劉,已經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他的長子劉鳴煒,也在通過自己的方式活躍在商界。

相比於劉鑾雄當年的行事高調,如今的劉鳴煒則要低調很多。

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雖是父子,但有著不同的人生。

來源: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