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收到爸爸轉帳200萬…隨後「收到一封簡訊」我連忙趕回家!才剛踏進門「就見爸爸臉色發白」下秒背後出現一名女子

45

我推開家門,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到父親臉上震驚的表情。

「兒子,你回來了?出什麼事了嗎?」父親緊張兮兮地看著我。

我被他的反應弄得有點尷尬,笑著說:「沒事啊,爸。我就是突然想家了,昨天工作也完事了,就提前回來看看你們。」

父親臉上閃過一絲疑惑,但很快笑了:「那就好,歡迎回家。」

我心裡還是有些奇怪。父親明顯跟往常不太一樣,感覺很緊張的樣子。我本來是打算給他一個驚喜的,沒想到他的反應這麼大。

「爸,你沒事吧?感覺你今天有點不對勁。」我關心地問。

父親遲疑了一下,說:「兒子,你先去歇會吧,一路奔波也累了。我們慢慢聊。」

我點點頭,來到自己的房間,把行李箱打開整理東西。昨天中午,我還在工作地的賓館裡忙著為一個項目寫方案,突然就收到了父親的轉帳提醒——整整200萬,並且留言只有簡短的一句「回家」。

我嚇了一跳,立刻給父親打電話,可是他沒有接。我著急忙慌地聯繫家裡的叔叔阿姨,他們都說最近並沒有發生什麼大事,父母也一切正常。這讓我更加疑惑和焦慮,最後決定先結束工作,就近買了今天中午的車票回家一趟。

一路上我都在猜測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父親突然給我這麼多錢,還叫我快點回家。難道他們碰上了什麼麻煩,或者身體出了問題?各種可能性在我腦海里過了無數次……

車程大概4個小時,我一秒鐘也靜不下來。到家時天色已晚,我按響門鈴,父親很快就來開門了。他看上去毫髮無損,精神也不錯,這讓我稍微安心些。可是他看到我的瞬間,那種吃驚和緊張的神情又讓我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爸,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突然給我轉那麼多錢,又叫我馬上回家,你是不是遇到什麼難題了?你跟我說實話!」我忍不住追問道。

父親沉默了,避開我的目光,結結巴巴地說:「兒、兒子,我也不清楚……你先回房間歇一歇,晚上我們再聊,別著急。」

我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這絕對不僅僅是工作或生活上的小問題,我了解我的父親,他從來不是一個驚慌失措的人。這回一定發生了什麼巨大的變故,才會讓勞模式的他顯得如此慌張無措。

我深吸一口氣,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沒關係,爸,你別緊張。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想辦法解決的,不是嗎?」

父親勉強朝我笑了一下,然後快速離開了客廳。我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中亂成一團……

我坐在客廳沙發上,腦海裡亂七八糟的思緒簡直要爆炸。父親的反應實在太奇怪了,讓我擔心和緊張得焦慮症都快發作。

就在這時,我聽到裡間傳來一陣急促的說話聲。我輕手輕腳地走過去,發現是父親正在和我媽躲在房間裡打電話:

「他怎麼會突然回來?你們把情況都跟他講清楚沒有?什……什麼?警察?我的天啊!」父親的聲音越來越大,甚至帶上了哭腔。

我心中「咯噔」一聲——難道真的出什麼大事了?我想也不想就推門沖了進去:「爸,到底怎麼回事?你們跟我實話實說!」

父親臉色蒼白得嚇人,手機「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我媽驚呆了,指著我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

這下我更加確信,他們一定瞞著我出了天大的問題!

我深吸一口氣,用自己都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冷靜對父母說:「你們別害怕,有什麼問題我們一起面對,但是你們必須先把事情的原委跟我說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媽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父親一下子變得火大,拉起我就往外走:「兒子,我們得趕緊離開這兒!我一時糊塗做了錯誤決定,現在闖了大禍,惹上了很可怕的人……」

我被他嚇得腿都軟了,下意識掙脫他的手:「什麼人?你到底幹了什麼?那200萬是怎麼回事?」我忍不住大聲質問。

「別管那麼多了,小心為上!」父親張狂的樣子讓我不寒而慄。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砰砰」的巨大撞擊聲!

「開門!警察@」一個威嚴的聲音傳來。我和父母都嚇得臉色發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門被砸開的一瞬間,父親歇斯底里地朝著我身後一個身影撲了過去!我回頭一看,頓時懵了……一個打扮妖冶的中年女人正死死抱住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臉上滿是驚恐!

「放開我女兒!你這個瘋子!」那女人尖叫著,一邊拚命往後躲。

我這才突然明白過來,父親養在外面的私生女,一定是想把她接回家裡!可這年頭哪有人做這種強搶民女的事啊!難怪警察會追過來!

「老頭子,快放開那女孩!你已經構成拐帶未成年人的犯罪了!」警察衝過來架住嚎啕大哭的父親。我媽看熱鬧不嫌事大地指著那女人破口大罵。起先還以為大難臨頭的我這會兒反倒冷靜了,當機立斷制止了這場鬧劇。

我和警察保證會配合調查,那女人也答應不追究。最後父親被帶走調查,我媽則是在一旁苦苦哀求寬大處理……我看著這一幕幕,無奈地嘆了口氣。這他媽的,還家庭倫理劇呢!

父親被帶走後,我終於有空和我媽慢慢聊起這件事的前前後後。

原來,父親跟一個小他15歲的女子有過一段私情,最後那女的懷孕生下了這個女兒景玥。這些年父親都有在暗中照顧她們母女倆的生活,前幾年還特意把女兒接到城裡上學。

就在上個月,那女子突然病重住院,生命垂危,把景玥託付給了父親。本就對這個私生女充滿愧疚的父親這下更加自責,他痛定思痛後決定把景玥接回家,跟我媽一起生活。

起先媽媽也不同意,但看著父親一副悔不當初的樣子,也就不忍心再反對他。就這樣,景玥被接到了家裡開始和我們同住。媽媽偶爾也會冷眼相向,女兒畢竟不是親生的,她這個身份尷尬又敏感,性格上也比較內向。

這些我都不知道。自己忙於工作,好幾個月沒回家了。這段時間發生的這些變故,父母也沒跟我提起過。他們大概是不想讓我為難吧,我這個獨生子向來都是他們的掌上明珠。

就在昨天,媽媽和景玥吵了一架。那女孩忍不住問媽媽,為什麼她不能做爸爸的女兒。一時之間兩人的語言越來越重……最終景玥奪門而出,失蹤了一整天一整夜。

父親走火入魔一般到處找她,媽媽也自責又擔心。直到今天早上,父親突然接到景玥媽媽的一個朋友打來的電話,說她們找到了景玥的下落,如果要接回女兒必須立刻匯200萬過去……

父親二話不說就聯繫了私人律師,立即在網上轉了錢過去。可匯款完成後,對方就立即斷了聯繫,再也打不通電話。這才意識到大概是被騙了!

正當父母雙雙發愁時,我突然回家了……他們以為我也捲入了這場騙局,才會那麼吃驚和手忙腳亂。

一時間我說不出話來,太多震驚和意外在這一刻轟然擊中了我。我不相信景玥會這樣突然離家出走,一定是別的原因!我必須弄清真相!

於是我詢問警察要了那個女子的聯繫方式,連夜趕到醫院。那裡空無一人,女子已經病重離世的消息昭然若揭……看著無人打理的病房,我只覺一陣悲從心來。

一定有什麼大陰謀!這不是單純的詐騙案件那麼簡單!

我在病房裡仔細搜查,希望能找到些線索。最終,在床頭櫃的暗格裡,我找到了一個USB。

回到家裡,我立刻把USB插進電腦。裡面只有一個影片文件,看標題是景玥錄的,日期就是前天!

我趕緊點開影片,只見景玥滿臉淚痕,面無血色地對著鏡頭說:「爸,如果你看到這個影片,說明我已經出事了……那天,有幾個歹徒闖進醫院,擄走了我和媽媽……他們威脅媽媽聯繫你匯錢,不然就會傷害我……媽媽不想牽扯你,所以假裝自己已經過世……爸,救救我!」

說到最後,景玥已經泣不成聲,影片戛然而止。

我腦海裡「轟」的一聲,這已經完全不是普通的綁架案了!一個巨大的陰謀網正在向我們逼近,我們全部都陷入其中了!

我忙向警方報案,他們立刻展開調查。通過病房和列車站的監視器,終於鎖定了幾名可疑人員!是我父親的幾個商業競爭對手,他們為了整垮我父親,已經策劃很久了!

警方立即展開追捕,我也加入其中。終於,在一個廢棄工廠裡,我們發現了犯罪團伙的蹤跡!裡面不僅有消失的景玥,還有20幾名被綁架虐待的男女老少……這絕對是一起巨大的綁架案!

「放開人質,全部舉手投降!」警方用擴音器向工廠喊話。很快,一夥歹徒裡應外合,舉著刀和槍出現在門口。為首的竟然就是我父親的死敵——段總!

「你們想抓我?沒那麼容易!」他獰笑著,一把將景玥揪了出來,槍口對著她的太陽穴!

「你的智商!敢動我女兒,我讓你全家葬身火海!」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在背後響起。我回頭一看,父親氣勢洶洶地趕到了!

「你……」段總臉色一變,但隨即又陰惻惻地笑了,「就憑你?我早就安排好了,你的房子全都買通人燒了!你想抓我?除非讓你血債血償!」

我和父親臉色一白!這段總果然陰毒毒辣!好在警察已經派人去救援我家,我也提前通知了鄰居。段總一定是虛張聲勢!

槍戰一觸即發,我和父親都擔心極了。就在這時,一群身影突然從工廠另一頭殺出,直接衝進歹徒堆裡展開近身肉搏,是我找來支援的高手!

歹徒們很快就打個落花流水,束手就擒。段總見大勢已去,惱羞成怒地舉槍自盡了。景玥也終於得救,奔到父親懷裡痛哭流涕。

一場驚心動魄的綁架案就這樣落下了帷幕。警方後來調查清楚,這個團伙還牽扯到毒品交易、洗錢等許多黑惡犯罪。他們盤算著綁架人質要挾父親,逼他簽下一系列不利於公司的合同,最後把他的事業打垮。所幸最終都被我們識破制止了。

景玥也逐漸恢復了平靜,她重新回到學校生活。我和父母對她視如己出,給予她所有的家庭溫暖,她也漸漸融入了這個重新定義的家。

轉眼間半年就這麼過去了。一天,景玥突然跟我說,她媽媽生前留給她一封信,遺願是希望她能成為一名優秀的醫生,去拯救更多的生命。

我恍然大悟,原來半年前綁架案發生時,景玥媽媽就已經不幸離世了。是她在臨終前託人把景玥送到了父親這裡,希望他能好好照顧女兒。這也是父親當時不惜代價接她回家的原因。

如今景玥要實現母親的遺願,去醫科大學學習。我和父母毫不猶豫地給了她巨大的支持。終於,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早晨,我們把簡單行囊整裝待發的景玥送到了火車站。

「一定要加油哦!家裡會永遠支持你!」我抱著景玥鼓勵道。

「一路保重安全,好好學習!」父親也鄭重叮囑。

「我們會想你的。努力實踐你媽媽的遺願,成為一名出色的醫生!」媽媽難掩激動地擦掉眼淚。

景玥點點頭,眼裡也盈滿了淚花。她深深擁抱了我們三個,然後一個人揮手離開。我知道,從今以後,她的人生道路還很長很遠;而我們,也會永遠記得這個可愛勇敢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