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和二姐感情不好…現在年紀大了,想放下恩怨,特地帶禮品上門拜訪,二姐卻一直拒絕,「瞄一眼車庫」才恍然大悟 # 果然患難見真情

105

我叫韓秀琴,今年52歲。

我生活在一個小鎮上,在鄉鎮中心小學的大門口南邊開了一家文具商店。

我有兩個姐姐一個弟弟,從小我屬於不爭不搶的人,我一直撿兩個姐姐穿小了的衣服穿。

我大姐讀書時成績很好,她考的中專,畢業以後分配到了一個鄉鎮衛生所上班。

二姐初中畢業之後沒考上高中就去了小鎮的服裝廠打工,後來下崗了,她和二姐夫開了一家服裝店,但是生意一直不鹹不淡的,勉強賺出生活費。

我是高中畢業的,當年高考的時候,以三分之差無緣於大學。

我想復讀,繼續參加考試,可是家裡經濟條件很艱苦。

當時父母要存錢給弟弟蓋房子,我只能忍痛告別了學校。

我在家裡幹了幾年農活,我二舅媽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

婆家的村子是鎮上的,公公婆婆一家人在鎮上開了中餐廳,家裡經濟條件不錯。

我們結婚以後,公公婆婆不想再操心受累,他們就把中餐廳交給了我們,讓我和丈夫經營。

那幾年我沒有少幫娘家,我父親和母親經常在我們中餐廳裡吃飯,有時我把中餐廳裡用不了的熟食、青菜也送回娘家。

大姐和二姐他們回娘家的時候,也都來我這裡吃飯。次數多了,大姐就會給我留下錢,我不要,她說:「三妹,你不要錢那可不行,你們中餐廳裡也需要本錢的。你們可以不賺我們的錢,但是我們得把本錢給你。」

二姐卻從來不給我錢,二姐和二姐夫來的時候,他們還得挑愛吃的菜讓我們給做。

二姐夫愛吃紅燒獅子頭,二姐愛吃炒辣子雞,只要他們來吃飯,這兩個菜都是必備的。

那年二姐生了二胎,可是因為他們開店做生意忙,沒時間照顧孩子。

那時候二姐經常去外縣市進貨,早晨四點多就去趕車,根本顧不上照顧孩子。

我母親在她家裡給帶了一年孩子,母親牽掛父親一個人在家裡,她不放心,就把我外甥女帶回來了。

我娘家離我們開的中餐廳不遠,只有二三裡路,我母親和父親天天帶著外甥女來中餐廳裡玩。

外甥女的衣服和奶粉都是我給買的,那時候二姐很少回來,她顧不上這個孩子了,再說她的服裝店生意也不好,當時我家的中餐廳紅紅火火的,我覺得有能力時幫幫親人是應該的。

我一直把外甥女給養到三歲,孩子回去上幼兒園了,我才鬆了一口氣,那幾年我花在外甥女身上不少錢。

多虧丈夫通情達理,他從來沒有反對過。

父母幫二姐養了三年孩子,二姐卻很少給父母零用錢,他們回來的時候,也就是給父母帶點好吃的。

當時大姐家在小鎮買了房子,借了不少錢。他們口裡不吃肚裡挪的存錢還賬。

大姐有時給父母錢,父母也不忍心要。

那些年,父母主要是花我們家的錢,他們經常心滿意足地說,就沾了三女兒的光了。

生活不是一帆風順的,不幸總會悄悄的降臨。

那些日子,我看到丈夫一個勁的消瘦,他炒菜的時候,端炒瓢的手都顫抖著,一點力氣也沒有。

我很擔心,我讓他去醫院查查,丈夫說沒事,應該就是累的。我說那就雇個廚師吧,咱們少賺點錢,可是丈夫說他不能雇廚師,雇廚師的話,一年就得開出四五十萬塊錢的薪水去,我們得好好賺錢去小鎮買房子,讓孩子去鎮上讀書。

那年陰曆八月初,我們這裡有不少結婚的,有兩份喜宴在我們中餐廳裡訂好了。

七月底的時候,丈夫就開始準備各種食,我讓他悠著點,別把自己累壞了。

丈夫說,只要有錢賺,他就不嫌累。我清楚的記得八月初六的時候辦了一場喜宴,到了八月初八又辦了一份。

接待完這兩份喜宴,丈夫累得精疲力盡,那天早晨,他起床後竟然一頭栽倒在床前,我嚇慌了,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把丈夫拉去了醫院,沒想到丈夫從醫院裡沒有出來,丈夫查出來就是是肺癌晚期了。

猶如一記晴天霹靂,炸響在我的頭頂,我根本無法接受丈夫身患絕症的事實。

我悄悄地跑到醫院的樓下小花園裡,我躲在陰暗處放聲大哭。

我萬分後悔,為什麼不早點帶丈夫來醫院查體?以至於失去了手術的機會。

40天後,丈夫就永遠離開了我們。我和兒子抱頭痛哭,兒子才剛剛讀初一,尚未成年,中餐廳裡也需要人去管理,怎麼辦呢?

我已經無心經營中餐廳,只能倉促地轉手了。

丈夫生病住院期間,花了幾十萬,因為我們是委託一個親戚買的進口的藥,這些藥都得自付的。

那些年我們開中餐廳賺的錢都給丈夫治病了,家裡已經一貧如洗。

丈夫走了,中餐廳關了,我們沒有了生活來源。

我知道只靠種那二畝地,是賺不了多少錢的,我得想辦法賺錢啊。

我們鎮上中學和小學幾乎是連在一起的,相隔很近。兒子在中學讀書,如果回家吃飯的話,還得走近二裡路,來回跑也比較累。

我想了想,為了孩子讀書,也為了賺點錢,我在中心小學的沿街房裡看好了一間門頭,以前是賣饅頭的,由於要去外地發展,他們正要往外轉房子。

公公婆婆給了我10萬塊,把房子過戶給我,我去進了一些學生文具用品,開了一間文具店。

這樣,兒子放了學的時候就能過來吃飯了。

由於店鋪很小,是小本生意。我賺的錢勉強夠我們娘倆的生活費和兒子上學的費用。

公公婆婆雖然年紀大了,可是面對家庭變故,他們變得非常堅強。

我公公又去了附近一家工廠,給人家看大門,一個月賺兩萬多塊錢,婆婆去了鞋廠給人家穿鞋帶,一個月賺一萬多塊錢。

每當老人發了薪水的時候,就給我們送來,可是我怎麼忍心要呢?我就讓他們自己好存著,以後留著養老的。

老人總是悄悄地把錢放在我收款的桌子抽屜裡。

那時候,大姐已經調去縣醫院上班,她自己的房子錢剛剛還上不幾年,她兒子又要買房子,家裡也很緊張。

二姐家的生意早已走出低谷,賺錢越來越多了,她先後在我們鎮上的商場和超市裡承包了幾個櫃檯買服裝,每年收入不少。

二姐買了50坪的房子,還買了120多萬的車。

一次兒子要報一個補習班,可我手裡只有3000塊錢,還缺4000塊。

我不好意思去找公公婆婆要錢了,因為他們已經幫了我們太多。

我想起了二姐,那時候我們開中餐廳,她經常來我們家吃飯,也不要她的錢,尤其是外甥女,在我母親家那三年,幾乎全都是我出錢幫他們把孩子養大的。

我覺得找二姐借400塊錢應該不成問題,我就給二姐打了電話。

沒想到二姐竟然說:「三妹,說實話幾十萬的大錢我們可能拿不出來,但是萬兒八千的是小事。可是你借我400塊錢,什麼時候能還啊?」

我一聽二姐讓我說出還錢日期,心有些涼了,但是想到兒子還等著要錢上補習班,我只得委屈自己,我低聲下氣地說:「二姐,我的文具店賺了錢馬上就還你,你不用擔心我還不上錢。」

可是二姐竟然不依不饒地說:「你說不出個還款日期,我怎麼借給你呀?」

說著她就把電話掛了。

電話這端我淚流滿面,這就是我的親二姐,當初我幫了她那麼多,現在我正處在最困難的時候,找她借4000塊錢,她都不借給我。

正當我坐在那裡掉眼淚的時候,婆婆來了,她提著一個小包袱,裡面有一大盤熱乎乎的白菜餡的水餃,她還提著一個保溫桶,裡面有我愛吃的菜。

婆婆看到我在掉眼淚,嚇了一跳,問我怎麼回事,我告訴了她一切。

以前我從來沒有告訴婆婆這些事,因為我覺得讓婆婆知道娘家人對我不好,怕她笑話我,可是現在我心裡的委屈已經就像漲潮的水溢出了岸邊。

我在婆婆懷裡放聲痛哭,婆婆拍著我的肩膀,她也掉起了眼淚。

婆婆安慰我說:「媳婦呀,你太不容易了。你別把困難都一個人扛著,我和你爹年紀大了可是身體還不錯,我們賺的錢就是幫著你撫養孫子的,你放心吧,以後別受這個難為去找這個那個借錢了。」

從那以後,我和二姐就很少來往了,偶爾在娘家的時候遇見,打個招呼也就過去了。

2018年秋天的時候,身體一向健康的父親突然吃不進去飯,去醫院一檢查,竟然是得了胃癌。

父親需要做手術,當時父親和母親存了十幾萬塊,放在了二姐家裡。

二姐說他們進貨的時候先用著,但是相當於給漲著利息。

我和大姐還有弟弟都覺得,父親做手術花不少錢,二姐應該把錢拿出來。

可是沒想到二姐說,這些錢得替父母留著以後養老的,讓我們重新湊錢給父親治病。

大姐體諒我,她說我們孤兒寡母的不容易,我兒子又剛剛上大學,花錢不少,可是二姐說那不行,就得平攤。

我拿出來了10萬塊,這是準備給兒子上大學的。從那以後,我再也給兒子交不上學費了,他每逢寒暑假的時候都不能回來,他得在那裡打工賺學費。

雖然我們儘力救治父親,但是父親還是走了。辦理後事的時候,是二姐出的錢,到底花了多少錢我們也不明白,反正二姐說把父母存的錢都花完了。

母親知道我和二姐的關係不太好,她經常從中撮合,我體諒母親的苦心,再見到二姐,我就主動問長問短,比以前緩和了很多。

去年的時候我兒子考過高考,成了一名正式的國家公務員,我非常高興,覺得多年的煎熬,終於看到了曙光。

兒子發了第一個月薪水的時候,給了公公和婆婆每人5000塊,公公婆婆和當時感動得老淚縱橫,他們說兒子沒了,可孫子有了出息,又這麼孝順。

兒子有了個好工作,我也終於揚眉吐氣了。

歲月如梭,這大半輩子磕磕絆絆的,我經歷了太多,如今日子終於順風順水了。

我也看開了很多,我把和二姐之間的恩恩怨怨都看淡了。畢竟大家都是親人,是一母同胞,沒有必要弄得疙疙瘩瘩。

今天中秋節前,我想了想,我打算去二姐家坐坐。正好我要去鎮上給公公婆婆買點東西,下午去婆婆家吃團圓飯。

我準備了一箱月餅,一箱牛奶,一箱蘋果,還有一箱白酒。我讓兒子開車,打算我們一起給二姐家送去。

兒子很善良,在路上,他說起了小時候去二姨家玩的情景,他說頭一回兒在二姨家吃到了巧克力,他到現在還記得巧克力的味道,特別好吃,絲絲滑滑嫩嫩的。

我們娘倆提著大包小包,說著話,快到二姐的社區了,我給她打電話,我說我們帶了點禮物給她送過去,祝她中秋快樂。

我以為二姐會欣然同意讓我們過去的,可是沒想到二姐在電話裡支支吾吾地說,過一會兒她得去百貨公司的專櫃裡看看,沒時間在家等我。

我馬上說,讓她稍等一會兒,我們幾分鐘就過去了,放下東西馬上就走。

可是二姐還是找理由推脫,讓我們不要過去了。我以為二姐怕我花錢買東西,才和我客氣的。

我就讓兒子開車直接去了二姐家的社區。二姐的社區是電梯房,一樓是車庫。

我們把車停下,正要下車的時候,我忽然看見二姐從樓上搬了好多禮物,放在了車庫裡。

我和兒子每人提著兩件禮物,喊了一聲二姐,二姐看到我們以後有些慌張,趕緊把捲簾門放下了,可是我依然看到了車庫裡堆滿了各種禮品箱子。

二姐家住在一樓,我們提著禮品一起上樓。

我們在二姐家坐了幾分鐘,我就要告辭了。因為我想趕緊去超市買點東西。

這事二姐雙手一攤說:「唉,你看這到八月十五了,我們家也沒買東西,家裡吃的用的也沒有。要是有禮物的話,我也就給你們回禮了,多不好意思呀。」

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啊!二姐要是不這樣說的話,我還不多想,她這樣一說,我忽然想起我們剛過來的時候,看到她把禮物放在了車庫裡,二姐那慌慌張張的樣子,分明是把禮品藏起來,不讓我們看到啊。

我恍然大悟,原來,二姐覺得她家富有,以為我們借送禮想要她家的東西。怪不得她百般推辭不讓我們來呢!

我默默地嘆了一口氣,我來二姐家串門,是出於對她的尊重和親情,我沒打算要她的東西當做回禮,可是二姐卻這樣做事,真的太讓人傷心了。

彷彿我們來二姐家送東西,就是打算讓她必須回禮,我們就差這點東西嗎?這也太小看人了吧?

我想了想,真的很生氣,我冷笑著對二姐說:「二姐,我們來是出於對你的尊重,不是來找你要東西的,你不用害怕,我們家再也不像以前那樣捉襟見肘的了。」

接著我對二姐說了我家的經濟情況。

其實,我們家的經濟條件比以前好多了,我把文具店邊上的兩間房又租過來,開了早餐店,好多來送學生上學的家長經常在這裡買早餐,領著孩子在這裡吃飯,再加上文具店的收入,我每月都能有四五萬的收益了。

兒子也上班參加工作了,我們家已經衣食無憂了。

至於兒子買房子,也不愁,公公婆婆住在鎮上,老房子馬上就要都更拆遷。

婆婆有兩套老房,能分到兩套青年樓,我們的鎮離很近,開車也就是十幾分鐘就到了,兒子以後完全可以住在村裡的青年樓上,不用愁買房子的事了。

二姐聽到我這樣說,她有些尷尬了,小聲說真是一時一時啊,沒想到你們家翻身了!

我拉起兒子拔腿就走,頭也不回地走出了二姐的家門,二姐在樓上喊著:「三妹,你別想多了呀,我沒有別的意思。」

走出二姐的家門,我的眼眶有些發澀,喉嚨發哽。

我下定決心,以後再也不來二姐家了,既然二姐這樣對待我,只能成陌路了。

我知道了只有過好自己的日子,手裡有錢了,腰桿才能挺起來。

我和兒子商量著,我要好好經營店舖,好好賺錢,讓他好好工作,在事業上有所成,不要被別人看不起。

以後我好好孝敬公公婆婆,他們才是我真正的親人,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多虧了他們的幫助,才讓我走到了今天,有了這美好的生活。

朋友們,你們贊同我的說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