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虎太兇把快艇拆散架季後賽預演泰隆魯心虛嗎?

67

目前快艇在西部的排名是相當微妙的。

似乎在西部第4的位置上,快艇已經比較安穩了,往上他們落後灰林狼2.5個勝場,追趕有些難度,往下他們領先鵜鶘3個勝場,對手想反超也不容易。

理論上,快艇依然有前衝到第三的可能性,畢竟,現在狼隊可是少了一個二當家的殘陣,或許會出現後續衝刺耐力不足的情況。但對於快艇來說,為了衝進前三,他們就依然需要隊內主將狀態拉滿,需要卡椒登的全力以赴。但即便苦哈哈的衝到第三,季後賽首輪卻有一定的機率要碰上獨行俠、太陽這種超巨眾多,天賦值極高的隊伍,如此選擇難道就真的明智了嗎?

反倒是,如果快艇隊內滿足於當下的排名,那麼接下來一個月的比賽,他們完全可以劃著水打完,完全可以通過精細的算計,讓隊內的主將們獲得最大限度的休息份額了。

從過去幾場的情況來看,快艇隊也確實開始執行後一種策略了,一方面,小卡、喬治、哈登三大核心已經先後獲得了輪休機會;另一方面,隊員間的攻防協作也不如北伐時期那麼嚴謹和有效率了…

但如果快艇決意留在現有舒適圈裡,那麼有一個新問題他們就必須去面對了,那就是,鵜鶘真的是最理想的首輪對手嗎?

畢竟,賽季前三度交手,快艇也只贏了鵜鶘一回。也就是說,如果這兩隊季後賽首輪相遇,縱然鵜鶘的大賽經驗有限,可是從實戰的對位來看,他們碰上快船卻並沒有絲毫的心理劣勢。

來到今天的比賽,鵜鶘就又給了快船上一課。要知道,賽季打到現在,快艇贏球的基本盤是鋒線上的卡椒,是外線的三分球命中率。卡椒的作用自不用多說,他們的強解能力,他們定點打擊對手的能力,是聯盟中任何隊伍都會忌憚的。但偏偏,鵜鶘卻有著極其豐富的鋒線資源,他們可以讓錫安去長時間與小卡肉搏,給他上強度;也可以赫伯特-瓊斯和特雷-墨菲輪番幹擾喬治,在尺寸上、在運動天賦上,泡椒對上這些更年輕的鋒將竟然也沒有絲毫優勢可言了…

於是,整個上半場,快艇完全被對手拉入了白刃戰的泥潭,小卡在首節初段就陷入了與胖虎的角力大戰,體能上不可避免的被更多消耗了。喬治在裡突外投次節初段得分上雙後,也隨即掉入進攻的盲點。

為了能盡可能解放卡椒,泰隆魯也想了一些辦法,比如他在首節末段換上了老塔克,指望這套「反錫安裝甲」能在防守端收穫奇效。又例如,他在進入下半場後,有意給鮑威爾安排了更多進攻份額,指望用「鮑比」的冷槍吸引對手的注意力,將卡椒從圍困的陷阱中暫時解脫出來。

泰隆魯的調整有效嗎?當然有,但坦白說,微調後的正面效應沒能維持太久就又迅速消失了。

回到首節,塔克的確在上場後兩次乾淨俐落阻斷了錫安的進攻,他的噸位在與錫安正面碰撞中也確實不吃虧。

但是,錫安可並非面相上看起來那麼魯莽,在意識到硬剛塔克佔不到太多便宜的情況下,他果斷改換了策略,開始用腳步和速度上的優勢調動這名老兵。塔克肉搏確實在行,可一旦比拼跑步,他卻再也跟不上了。

於是進入第三節,胖老虎完全找到了拿捏塔克的節奏。原本,泰隆魯讓塔克出現在先發之中,是指望他能消耗一下胖虎,讓鵜鶘的瘋狂勁頭降溫。但整個第三節,場面卻徹底駛入了與泰隆魯構想完全相反的方向。

這一節,胖虎幾乎將自己衝擊籃框的所有精華都拿了出來,幾乎每次直面塔克的防守,他都能輕鬆的一步過掉。而面對協防和補防的球員,他也能用強壯的身體擠出空間,單節7次出手,胖虎竟然彈無虛發。更誇張的是,本節最後一攻,他還在時間馬上要走完的情況下,來了一次後場帶球一條龍的極限壓哨上籃。

坦白說,快艇第三節追分勢頭挺猛,也找回了一些投射的準星。但因為胖虎過於不講理的強攻,他們的追分努力最終還是白費了,而失敗的結局,在第三節打完的時候也基本寫就了……

當然,快艇也可以為這場失敗找理由,例如他們可以說,是因為哈登沒打影響到了隊伍的進攻流暢性。但從實際情況來看,就算哈登回來,在限制胖虎這一點上,快艇也不會有太多改觀。另外,本場球,曼恩和鮑威爾先後在高強度的對抗中拼到一瘸一拐,這也提醒了快船,在與鵜鶘比賽時受傷的高風險性。

最後,還要提醒的是,本季在與西部所有的對手的交鋒中,小卡對鵜鶘的場均分是最低的,鵜鶘也是唯一沒有讓他場均分過20的對手。以上所有的因素似乎都在證明,快艇季後賽首輪與鵜鶘遭遇未必是如許多人設想的那般理想……(波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