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是種菜的,去堂妹家作客常會送菜當心意,但久了她們卻覺得理所當然,也不曾回送我什麼東西!今天堂妹要我買20公斤花生油,我辛苦送去「她卻跟我翻臉」,看清她的嘴臉後「我帶著花生油拔腿就走」,有些親戚還是當仇人比較好!

459

我叫李欣華,今年50歲。

我是一個道地道的農村婦女,一直在家裡種地,種菜園,也就是大家所說的面朝黃土背朝天地過日子。

我的娘家和我們住得很近,兩個村子僅僅相隔幾里路,中間是一條小河。

我常常隔三差五地回娘家,幫父母做點事。

有時候我包了水餃或是蒸了大白饅頭的時候,騎著電動車風風火火地給父母送過去,讓他們趁著熱乎趕緊吃了。

我還有一個妹妹,她遠嫁去了外地,平時很少回來,我的孝順讓父母非常知足,他們說還是離得近好。

我父親兄弟兩個,我還有一個二叔,二叔家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

二叔家的三個兒女讀書都比較成功,他們有的考上了大學,有的考上了中專,都在縣城安家了。

當年我和堂弟堂妹常常在一起玩,放了學的時候,我們就挎著籃子去拔豬草,爬樹摘桑葚,堂弟身段靈活,爬起樹來特別快,蹭蹭幾下就爬上去了,他摘了桑葚往地上扔,我們就撿起來吃。

每當逢集的日子,不管誰家大人買了好東西,我們都拿出來一起分著吃,誰都不吃獨食。

現在各人都成家立業了,我們依然相處得特別好。

我父親和二叔坐在一起時,常說,得讓小輩好好團結。

每到逢年過節的時候,我去到娘家,二叔家的堂弟和堂妹也都來了,大家就聚在我父母家裡吃飯,熱鬧熱鬧的,看上去非常和睦。

每當我見到二叔家的堂弟堂妹的時候,我總會把家裡菜園上種的青菜洗得乾乾淨淨的,送給他們。

我們這裡是丘陵地區,家裡都種花生,也種地瓜。我們家種植幾畝地的花生,賣花生的錢,就是一年的開支,全家人都期待這些花生。

我常常把花生炒熟了,給堂弟和堂妹每人裝上一方便袋,再給一些地瓜,讓他們嚐嚐。

我烙煎餅的手藝比較好,烙的煎餅又薄又脆,再給他們每家裝上一大包袱煎餅。

我們家養了十好幾隻老母雞,母雞生了蛋之後,我就拿到市集上去賣,每次趕集都能賣個三十五十的補貼家用。

每當我聽到堂妹堂弟回來的時候,我就會帶一些雞蛋去給他們。我知道在城裡很難買到這麼純正的土蛋。

可是讓我納悶的是,我常常送給堂弟堂妹送這些東西,雖然農產品值不了多少錢,可也是我的心意呀,但是我很少見他們給我送過禮物。

有一次,堂弟給了我一箱鹹菜,他說是別人送給他的,家裡也不吃。

那次我給堂妹送了一袋子熟花生,她把花生往後備箱裡裝的時候,我看到她的後備箱裡有一箱水果和一箱牛奶,她只是客氣地說給你一箱牛奶吧。

我連忙擺擺手說不用,你們自己留著喝吧,她就再也沒有說什麼了。

天長日久,彷彿我送給他們農產品是應該的。

我有些心涼,但是想到和堂弟堂妹都是親人,也就不去計較多了。

我回娘家的時候,二叔和二嬸對我還是不錯的,他們大老遠見了我,大老遠就打招呼。

有時候我父母不在家,我就去他們家坐坐,二嬸總是趕緊給我泡上一杯熱茶,裡面還得抓上一點白糖,讓我解解渴。

那年夏天,我兒子讀高中的時候,要交學費,可是那些日子我們手裡實在是緊張,我想找堂妹借1000塊錢先用著,等賣了菜的時候馬上還給她。

我拿了30個雞蛋,還背了半袋子青菜去了堂妹家,當時堂妹還沒下班,只有她老公在家,當我說明來意後,他說沒問題,他們夫妻倆剛剛發了工資,等堂妹回來就給我拿錢。

堂妹回來以後,她一聽我來借錢,馬上皺起了眉頭,說太巧了,她一個同事剛剛找她借了五千塊錢,她手裡沒有錢了。

堂妹的老公一聽,他很窘迫,知道堂妹是不想藉錢給我,就窘迫地直搓手。

堂妹要我再找別人幫忙,我臉紅脖子粗地出來了。

這件事在我心裡膈應了很久,只要想起來就很不舒服,平常我對堂妹那麼好,找她借1000塊都不幫我。

去年秋天,堂妹突然給我打電話,要我給她在鄉下買20斤花生油,她說在城裡買的花生油都沒有香味,遠遠不如鄉下油坊裡榨的花生油好吃。

去年我們家的花生獲得了大豐收,我們家收了20多袋子花生,我們賣了一部分,又榨了幾十斤油。

當堂妹說要買20斤花生油之後,我就把我們家的油給裝了4桶,5斤一桶的,另外我還用一個小瓶的給裝上了二斤油,算是免費送給她的。

我打聽過了,當時我們這裡花生油的價格是18塊錢一斤,我覺得和堂妹是親人,雖然她沒借錢給我,但是我也不能小肚雞腸,賺她的錢。

我打算15塊錢一公斤賣給堂妹,20公斤花生油剛好是300塊,那另外的二磅油我就不要錢了。

我打電話告訴堂妹,我把花生油裝好了,要她抽空的時候回來拉走。

可是堂妹說那些日子工作特別忙碌,讓我想辦法給送去,我一下子犯愁了,4桶花生油,我怎麼給送去啊?我家又沒有車。

沒辦法,我只好求一個鄰居幫忙,她剛好去縣城有事,他家裡有車。

我就請她幫我把油給送到城裡,到了城裡的時候,為了感謝她,我去路邊買了30塊錢的水果送給了她,總不能讓人家白幫忙吧!

到了堂妹家裡,她還沒下班。她家住在五樓,這4桶花生油可把我累壞了,都是我一桶一桶地提到五樓去的。

我的腰椎又不好,腿常常發麻,我直接累地坐在他們家門前樓梯上,等他們回來。

堂妹回來以後,我又幫忙把油提到了他們家的廚房。

堂妹問我,買這些花生總共花了多少錢?

我說這是我們家自己榨的油,品質特別好,裡面的爛花生我都一個一個撿出來了,如果去買別人家的,我還不放心。

我告訴她,在村裡他們都賣18塊一斤,我就按15塊錢賣給她,給我300塊錢就行了,那兩斤油我是送她的,不要錢。

我覺得這些錢就不貴了,可是堂妹卻皺著眉頭說:「真的是你們自己家產的嗎?那15塊錢一斤可不便宜呀。」

我一聽就不高興了,堂妹的意思就是,既然花生油是我們家自己去油坊榨的,就不能賣15塊錢了,白送更好。

堂妹接著說,她一個同事也找老家的親戚買花生油,可是親戚直接送給了同事十斤油,一分錢不要,說是他們家自己榨的,收錢就太見外了。

我一下子臉紅到了脖子,好像我故意多要堂妹的錢似的,其實我一分錢都沒有賺,也就是夠個成本。

再說,我還白白地送她兩斤花生油。

我對堂妹說:「妹妹呀,我家的狀況你也知道,兩個孩子都在讀書,花錢不少,我們家就種花生賣點錢,這可是我們一年的收入,我們是莊戶人,不能和你們城裡人相比,你們到月頭就發工資,可是我們一年也就是種這一季花生才能賺點錢。我也想白送給你,但是現在我實在是做不到,你體諒一點吧。」

堂妹耷拉著臉拿出了300塊錢,她把錢放在了茶幾上,竟然還說:「現在的人啊,都只看著錢了,絲毫不顧親情。」

堂妹這句話,就像鞭子一樣抽在我的身上,我一下子火了!

我辛苦地跟著鄰居的車來送她花生油,本來就是便宜賣給她的,她竟然還嫌貴,說風涼話給我聽。

這個氣,我實在是咽不下去。

我馬上對堂妹說:「堂妹,你嫌貴就別要了,我也不嫌費事,我是跟著鄰居的車來城裡的,我馬上給她打電話,她這會兒還在城裡辦事,我讓她辦完事就過來接我,我把油拿回去就是,你再去買便宜的吧。」

說著,我一手提起兩桶油就往外走,堂妹急了,她說貴點就貴點吧,既然送來了她就留下,別讓我來回倒騰了!

我一句話都不想說,我拿著花生油倒頭就走。

很快我就把4桶花生油都拿到了樓下,我馬上給鄰居打了電話,她說剛剛忙完,很快就來接我。

當鄰居看到我又把油拿回來了之後,大吃一驚,問我為什麼沒把油送給堂妹呀?

我對鄰居實話實說了,我說堂妹嫌貴,覺得我賺她錢了,堂妹甚至還話裡有話要說,我應該白送給她,不該要錢。

鄰居苦笑著說:「誰的錢是大風吹來的呀?咱們種地比他們城裡人賺錢難多了,你堂妹怎麼不懂得體諒人呢?再說你根本沒有賺她的錢吶。她嫌貴,那就讓她去買別人的就是。」

回到家裡以後,我對丈夫說了這些,丈夫非常生氣,他說:「多虧了堂妹嫌貴,其實這些油咱是留著自己吃的,可是你非得要給堂妹家送去。當初你就不應該答應幫她買油,我們便宜賣給她,竟然還覺得貴,她以為我們自己家產的花生榨了油就不值錢了嗎?這可都是我們的血汗換來的呀!」

到了年前臘月28那天,我回娘家去送年,正好遇到了堂妹,她也回來了

我笑著跟她打了個招呼,雖然因為花生油的事弄得很不愉快,可是畢竟我們還是姊妹,還是親人。

但沒想到,她竟然頭也不回地徑直去了二叔家,根本不搭理我。

我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到了母親家之後,我和母親說了這件事。母親說以後。你就盡量少和堂妹來往吧。這些年你給他們家也不少東西了,他們家吃了你很多的花生和地瓜。我也從來沒見過他幫你什麼忙。

我好心好意對待堂妹,可是沒想到人家根本不領情,我也就不去聯絡她了。

從此我再也沒有給過堂妹花生,也沒有給過她地瓜和煎餅。

人與人之間交往一定要有感恩之心,別人對你好的時候,你要知足,不要把別人對你的好當做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