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離過婚且「不能生育」我不嫌棄風光地娶進門,她前夫上門羞辱:「娶不到老婆才要二手的」! 一年之後我樂了「她前夫卻哭了」…

1908

妻子離過婚且「不能生育」我不嫌棄風光娶進門,她前夫上門羞辱:「娶不到老婆才要二手的」! 一年後我樂了「她前夫卻哭了」…

說來這都是緣分,要不是老婆的前夫眼瞎,自己沒本事還賴女人,我可能還沒有辦法娶到這麼賢惠的妻子。

我與老婆是在1994年結婚的,那時我26歲。這個年紀如果放在現在還沒結婚,估計家裡人頂多會催促兩句,並不會感到太著急,可是在那個年代。

尤其是農村地區,無論是男生女生結婚都蠻早的,因此看到我這把年紀還沒結婚,我爸媽都急壞了。 事實上,不光我爸媽著急,我也著急 。

畢竟我也想娶老婆,想要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不想打一輩子的光棍,可是我的條件實在是太差了。

1/9

我祖祖輩輩都是以種地為生的農民,過著靠天吃飯的日子,我爸媽也是如此。我媽身體不好,在生下我之後身體狀況更加糟糕了,走幾步路都喘氣,常年過著與葯為伍的日子。

根本無法賺錢養家餬口,我們一大家子的開銷都壓在了我爸一個人的身上。 我爸媽認為讀書可以改變命運,省吃儉用把我送進了學校。

希望我可以有出息,可是我不是的那塊料,雖然也挑燈夜讀,努力背書,但就是無法提高學習成績,最終,我讀到初二,實在是看不到考上高中的希望了,只好選擇了輟學回家種地。

我爸媽不想讓我種地,可是我們家沒有門路,一時半會找不到謀生的道路,就這樣,我成為了一位莊稼漢子。

2/9

我既沒有穩定的收入、合適的工作,長得也其貌不揚,幹了幾年農活變得皮糙肉厚、皮膚黝黑,又沒有家庭條件,連房子都蓋不起,自然沒人看得上我。

正當我們全家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時候,媒婆沈大媽找到了我父母,說有一門親事問我們家願不願意結。 得知我有希望娶老婆,我爸媽十分高興,趕緊問沈大媽情況。

沈大媽面露猶豫之色,告訴我們:「你們別罵我啊!我得先給你們提個醒,女方不僅比你兒子大一歲,還離過婚。」

3/9

聽到這話,我爸媽對視一眼,說他們不介意,不過我媽留了個心眼,問一下離婚的原因。聽到答案後,我媽差點沒把沈大媽打出去。

沈大媽說,對方之所以離婚,是因為結婚三年沒有生孩子,婆家認為對方無法生育,無法給他們家傳宗接代,因此鬧了離婚。 聽到這話,我媽能不生氣嗎?

畢竟我也是家裡唯一的兒子,哪怕是我爸媽不講究這個,不重男輕女,也想要個孫子孫女啊! 沈大媽趕緊安慰我爸媽,讓我爸媽稍安勿躁,聽她把話講完。

考慮到沈大媽做媒一直以來十分靠譜,牽的紅線質量很高,我爸媽決定給她一個機會,畢竟我要找個老婆真不容易。

4/9

原來,沈大媽說的女人叫作何雯,是她大姑姐的女兒,當時在一所國小當老師。

91年,24歲的何雯經人介紹,嫁給了自己的前夫。 她嫁過去的時候,前夫就離過婚,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離婚理由是夫妻感情不和。

本來,何雯的父母是不願意把她嫁給離過婚的男人,可是對方有工作,能賺錢,家庭條件不錯,何雯相親後也中意,她爸媽才點頭答應的。

「我呸!結婚後丫頭才知道,她前夫之所以離婚,是因為第一個老婆也沒能生孩子,他認為人家是不下蛋的老母雞,無法給他家傳宗接代,就逼著媳婦離婚了。」

5/9

男人信誓旦旦地保證會對何雯好,何雯想著男人想要個孩子也很正常,就沒多想,踏踏實實跟對方過日子了。

何雯結婚沒多久,公婆就盯著她的肚子不放,一個勁地催生,還搞了一些偏方給何雯喝。何雯擔心傷了身體,不願意喝,為此沒少跟公婆吵架。

結婚一年後,看到何雯沒有懷上孩子,公婆不高興了,何雯無奈之下,只好喝了那些偏方,可是她依然懷不上,這下子公婆更加不高興了。

6/9

「你說說,第一個老婆懷不上,還能懷疑是女人的問題,第二個老婆也懷不上,他不該懷疑一下自己嗎?不該去醫院檢查嗎?

他們倒好,一口一個女人有問題,說丫頭也有問題,罵罵咧咧的。」 何雯感到十分委屈,去了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她身體並無問題。

也建議她老公去醫院做檢查,於是,何雯回到婆家,講了這件事情,勸說前夫去醫院檢查,沒成想,前夫聽到後,惱羞成怒,認為何雯侮辱自己,對何雯大打出手。

得知女兒被欺負了,何雯娘家忍無可忍,大鬧了一場,要求離婚,就這樣,兩個人分道揚鑣了。 聽完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我爸媽看向我,讓我自己做決定。

我想了又想,覺得何雯的確挺無辜的,果斷答應與何雯相親。 相親後,我們對彼此都很滿意,決定攜手步入婚姻的殿堂。何雯的父母對我也很滿意,什麼也沒要就答應了這門親事。

正當我滿懷欣喜地舉辦婚禮娶老婆的時候,何雯前夫一家居然登門拜訪了,見到我與何雯後一頓冷嘲熱諷,說我娶不到老婆才要別人睡過的女人,還是一個不能下蛋的。

聽到這話,何雯氣得破口大罵,我則操起扁擔,把何雯前夫一家打了出去。他們狼狽逃竄,還揚言要看我們笑話。

7/9

我與何雯沒搭理他們,正常舉辦了婚禮。婚後不到一年,我就樂了,我爸媽也眉開眼笑,只因何雯懷孕了。

得知自己懷孕了,何雯喜極而泣,抱著我嚎啕大哭,我自然知道她心裡的委屈,趕緊安慰她。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在我爸媽的精心照顧下,何雯順利生下了一個兒子,我爸媽和岳父岳母都十分高興,大擺了酒席,還把沈大媽請來喝喜酒。

8/9

沈大媽一邊樂呵呵地喝喜酒,一邊告訴了我們何雯前夫一家的情況。原來,何雯懷孕的消息被那些大爺大媽傳得沸沸揚揚的,也傳到了何雯前夫家。

這樣一來,到底誰有問題,答案不言而喻。 據沈大媽說,何雯前夫一家氣壞了,卻拿把他們當笑話的大家沒辦法。

而前夫一直想要再娶一個老婆,可是有了兩起前車之鑒,誰敢嫁給他? 至於後續,我只知道沒過幾年她前夫一家就舉家搬離了,再也沒有了音訊。

我與何雯則外出打工,努力賺錢養家餬口,目前我們的孩子已經長大成人,讀完了大學,再過幾個月就要結婚了。

看來,我們兩個人才是天定良緣,我們一定會白頭偕老,幸福美滿地過完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