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單親媽,最近女兒論及婚嫁,開口要26萬聘金,1個月後女兒突然懷孕了,準親家改口了,這婚還該結嗎?

258

我姓趙,今年50歲。我老公在女兒剛上小學的時候就去世了,那時候我還很年輕,一輩子還很長,很多人都勸我改嫁,畢竟一個女人帶著孩子生活實在不易。

可我不願意,我跟我老公是年少夫妻,感情非一般的深厚,即便一個人的生活很苦我也不願意再找,我就帶著女兒一起生活。我公婆都有工作,所以也時常補貼我們,我們的生活過的還算是可以的,從不缺吃少穿。

我跟女兒相依為命多年,自然也是那個最希望女兒過得好的人。可是我對女兒的對象小李很不滿意,兩年前女兒第一次帶小李回家,我就感覺對小李這個人不太滿意,其實小李的表現還算可以,也找不出什麼大的問題。

但我第六感就覺得這個人不太好,這麼多年我的感覺大多都是正確的。可是因為女兒很喜歡,所以我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慢慢觀察,想著也許是自己太過緊張女兒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可是後來我還是覺得小李不行,小李花花腸子太多,還有一張特會哄人的嘴。他這個人一點都不實際,每次都是嘴巴說說,卻從來沒有付出過什麼行動,但我女兒還是被哄的團團轉。

我其實勸過女兒跟小李分手,可女兒不願意,她說小李對他特別好,她不想放棄一個這麼好的男人。我想著日久見人心,女兒在熱戀中肯定是比較上頭的,等相處久了,她也許就能看出小李不是一個值得託付的人了。

我告訴女兒,談戀愛可以,但是有些問題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能沒結婚就有孩子。女兒也答應我了,我這才放心一點。不是我嚴厲,很多時候只要沒有孩子都好解決,一旦兩人有了孩子牽扯就深了,想抽身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三個月前,女兒就跟我說想結婚了。她說相處這麼久小李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她考驗的時間已經夠久了,是時候結婚了。我還是有點不滿,但小李的表現確實也還算合格,這兩年對我女兒也很不錯,最重要的是女兒喜歡,所以我想了又想還是同意了。

我們兩家就開始商談彩禮,我們這邊彩禮都比較高,三四十萬人民幣(約台幣130至170萬)是很正常的。我也沒有多要,就要了26萬人民幣(約台幣110萬)。這26萬也不是給我自己要的,我跟女兒說了以後這錢我肯定給她帶去,我另外再給30萬的嫁妝。

結果小李的媽媽很不高興,「你們這不是賣女兒嗎?我們老家那邊彩禮就十萬左右,你一下子就要26萬,我們家只是普通家庭,這26萬我們得攢多久才有啊?真是要了老命了。」

小李也說:「阿姨,26萬確實有點多。我媽身體不好,家裡就靠我爸掙錢,我出來工作也沒幾年,手裡確實沒什麼存款,希望您能理解一下我們家的難處。」

小李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想我少要一點。可是我是不可能會同意的,我有兩個關係比較好的姐妹,她們的女兒一個要了36萬,一個要了32萬,我這個數目已經算是比較少的了。

我跟小李說:「不是阿姨為難你,我們本地確實就是這麼個行情。而且我也說了,這錢我不會留,以後都給我閨女。你們就相當於只需要做些表面工作,難道這樣的要求過分嗎?我們這邊的彩禮你又不是不懂,當初我女兒都跟你說過了。如果這你都不能同意,那你就別娶我女兒了。」

在我說了這樣的話之後,小李一家心裡可能還是有些意見,但是也沒再爭執了,默認了要給26萬的彩禮。

半個月前我跟女兒一起出去吃飯,我特地點了一條女兒愛吃的魚。結果魚一上來,女兒聞到那個味道就忍不住吐了。我當初懷女兒的時候就是這樣,任何的腥味都聞不了,我就想著女兒八成是懷孕了,飯沒吃完我就趕緊帶女兒去醫院檢查。

果然不出我所料,女兒真的懷孕了,已經有一個多月了。知道這個消息後我沒生氣,我雖然不喜歡未婚先孕,但女兒和小李的婚禮都在籌備了,懷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我萬萬沒想到,小李一家子居然是那樣的態度。

小李跟女兒說,他們家有個關係比較親近的親戚生了重病,他們借了不少錢,沒辦法給26萬的彩禮了,最多隻能給兩萬(約台幣8萬)。

我明白這只是藉口,明明都說好彩禮了,後面又不商量了就借出去,這其實就是不想給彩禮。也許親戚生病都是假的,就是覺得孩子都有了,我們不可能再退親,就算給少彩禮也只能同意,所以才敢說這樣的話。

我問女兒是怎麼想的,女兒說,「都這樣了還能怎麼辦?反正彩禮最後也是給我的,我也不想計較那麼多了。就這樣吧,到婚期就結婚。」

我問女兒:「你真的確定要嫁給這樣的男人嗎?說實在的我現在對他還是不太滿意,我為什麼沒有選擇半打鴛鴦呢?原因就是因為你喜歡,我希望你能夠幸福,所以我選擇尊重你的意見。

我知道他們家庭條件沒有那麼好,我當初彩禮也沒有多要,你看看身邊的親戚朋友的閨女,有幾個彩禮像你那麼少的。我就是體諒他們家不容易,所以也沒有多喊,而且我都明明白白說了,這錢我肯定一分都不會留下,會100%讓你帶走。

可是他們還是不願意相信,現在得知你懷孕馬上就變卦了,你真的想去這樣的家庭生活一輩子嗎?你覺得你真的能夠過的幸福嗎?

我知道你是為了孩子,所以才不想計較,可他們就算拿捏了你一點,只要你這一次讓步了,以後需要你讓步的地方可就多了。做母親的為了孩子什麼虧都能吃,可你也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你過得不好。

這麼些年雖然你爸爸不在了,但我也沒讓你受過任何的委屈,如今你願意為了一個這樣的男人委屈自己的後半輩子嗎?

你現在還很年輕,人生還有無限可能,你也不差,就算放棄了這段感情,以後也肯定還能夠找到更好的。你仔細想想我說的有沒有道理。」

在我說完這番話,女兒沉默了很久,似乎是把我的話聽進去了。我也算有了些許的安慰,接著我又跟女兒說道,「我也不想逼你,我再給小李一個機會,如果他這次能通過我的考驗,那我也不攔著你。」女兒點了點頭同意了。

第二天我把小李叫來家裡,我跟他說,「如果你們家實在有困難,那彩禮還可以再商量,少一點我也能接受,但是不能低於20萬,這個年代哪還有2萬塊錢的彩禮,又不是幾十年前。」

見我這麼說,老李出去給他母親打了個電話,七八分鐘才回來。一坐下就跟我說:「阿姨,真不是我蒙你,我們家確實拿不出那麼多錢。既然這錢最後都是給我們的,那也沒有必要左口袋換到右口袋,就省了這個流程吧。」

示意圖來源:《金宵大廈》劇照

「不可能,彩禮是一個女人的體面,我辛辛苦苦把我女兒養那麼大,她結婚卻不要彩禮,說出去親戚朋友們都會笑話,我丟不起這個臉。你們不願意給彩禮,就是對我女兒不重視,我絕不可能答應。」

小李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不行我也沒辦法,我現在就只能拿出兩萬,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就退親吧。」

小李或許並不是真的想退親,只是想用這樣的話逼我答應。可我讓他失望了,我說:「行,那就退親吧,以後嫁娶各不相干!」

我這話把小李嚇到了,他趕忙跟女兒說:「倩倩,我們連孩子都有了,你還要跟我分手嗎?我們這麼久的感情你說不要就不要了?」

女兒泣不成聲說道:「我聽我媽的,既然你們家這個態度,那這個婚也沒必要結了。」女兒說完這句話後,我就把小李給趕出去了。

幾天後,我就帶女兒去醫院做了手術。那段時間小李天天給我女兒打電話,但是我不讓我女兒玩手機,我也沒接他的電話。在動完手術第七天後,小李找上門來了,打開門我沒讓他進來。

「小李,孩子已經沒有了,你們兩個也已經分手了,以後你就不要再來我們家了。」說完我轉身回去砰一聲關上門。

小李在外面敲了好久的門,但我沒有再搭理過他。放棄幾年的感情和孩子,女兒當然會很傷心,坐小月子期間挺安靜的,都不怎麼說話,但是在我的陪伴和安慰下,女兒也漸漸想開了。

結婚生子這個步驟是不能亂的,有了婚姻的保障,再考慮孩子的事情。不然吃虧的只會是女孩子,根本對男生造不成什麼影響。我女兒確實是吃虧了,但也算是醒悟的及時,如果真硬著頭皮嫁過去了,以後還能有什麼好日子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