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蜜老公長腦瘤!我主動「把她兒子接來我家照顧」一住6年 他考上大學離開我家時「要我記得收拾沙發」

1021

講述人:陳敏

我叫陳敏,從小出生在農村。我們村是一個非常小的村莊,四面環山。我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長年靠種地為生。

母親從來沒有走出過大山,因此她的思想觀念比較落後,重男輕女不說,還不想讓我和妹妹讀書,總覺得女孩子早晚要嫁人,還不如早一點出去打工賺錢。

可父親就不一樣了,他從來不偏不向。對待我們姐弟三個一視同仁,認為不管是男孩女孩,只要能識文斷字都是好的,讀的書越多,對將來越有好處。

每當母親想讓我和妹妹輟學的時候,父親就會百般的反對。因為這件事情,父親沒少和母親吵架拌嘴。

好在我並沒有讓父親失望,學習成績一直很優秀。可妹妹就不同了,她不愛學習,天天想著出去玩,小學五年級以後就不願意讀書了,實在沒有辦法,父親只好同意讓她輟學。

一轉眼我國中畢業了,以最高分考上了我們鎮上的重點高中。學校離我們村有七八十裡路。因此我要住校,一個星期才能回家一次。

雖然學校有餐廳,但是去吃飯的人卻很少,除非像那些家庭條件比較好的學生才會去。我的一個同學丁香就是其中一個,她是我的同窗。

我們兩個的性格有很大的區別,她是一個活潑開朗能說會道的女孩子。我和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不愛說話,性格內向。儘管如此,我們兩個仍然成為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在校期間我們經常形影不離。

丁香的家庭條件很好,父母是做生意的。每個月都會給他買好幾斤飯票,讓她吃上熱乎的飯菜。

而我們家條件差,父母每個月給我買的飯票根本不夠我吃的,因此母親常常給我帶一些饅頭或者是煎餅充饑。

丁香了解了我的家庭情況之後,她每一次吃飯的時候都會故意多打一份,對我說:小敏,我打的飯菜有點多了,吃不完,你能不能幫我吃一些,不然的話扔了怪可惜的。

剛開始我會欣然接受,覺得扔了確實可惜,每次都把它吃得乾乾淨淨。時間久了,我發現越來越不對勁,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丁香是故意的。

我曾多次拒絕丁香的好意,回教室吃我硬的像石頭的煎餅。可丁香卻不讓,她說,小敏我們兩個是好姐妹,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有好吃的當然要分享給你。就這樣,高中三年我經常蹭丁香的飯菜。

這三年,我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如願以償地考上了理想中的大學。而丁香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她的理科特別的差,因此考大學的時候成績不是很理想

本來她想再重考一年的,可是後來她竟然不願意再重考了,覺得她的理科太差,重考也沒有機會。

我上大學後一直和丁香保持著書信來往,我們兩個仍然無話不說。丁香輟學的第3年,她就結婚了。據說她結婚的前一年,她父親做生意賠了很多錢,承受不了打擊,自殺了

沒能在丁香最難的時候陪著她,我很內疚。丁香卻安慰我說:沒事,事情已經過去了。

丁香結婚後第二年,生了一個兒子,有一次我放假去她家玩。看到她兒子的小臉蛋軟軟糯糯的,我的心都要融化了,對她說:丁香我能不能做你兒子的乾媽?

丁香笑笑說:好呀,我兒子能有一個你這麼聰明漂亮的乾媽,我求之不得。

一眨眼我的大學生活即將結束,可是此時我們家卻發生了重大的變故,那就是我父親突發腦溢血住進了醫院。

當時我母親給我打電話,讓我儘快回家見我父親最後一面。我馬不停蹄的趕回老家,到家以後我看到了奄奄一息的父親。

他只剩下一口氣等著我,看到我之後,他用虛弱的聲音說:小敏,爹把你媽託付給你了,爹走後,你一定要記住,好好孝順你媽。

我說:我知道爹,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媽。我剛說完,爹的手就垂了下去,永遠的閉上了眼睛,我趴在父親懷裡嚎啕大哭。

我馬上就要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了,終於可以為爸分擔負擔了,他還沒享福,卻永遠的離開了我,每每想到這裡我的心都會很痛。丁香得知我父親去世以後,去我們家陪了我好幾天,還給了我5000塊錢。

人都說禍不單行,我剛把父親的後事處理完。此時母親又發生了意外,她接受不了父親去世的事實,一病不起,我家的日子過得捉襟見肘,我連給母親看病的錢都沒有。

丁香得知以後,直接給我轉了10萬塊。如果沒有丁香的幫助,我真不知道該找誰借錢給母親看病治療。好在我母親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好了起來,我也順利的大學畢業了。

大學畢業以後,我被分配到了鎮上高中教物理。我工作沒有多久就認識了我老公,他在市行政單位工作,家庭條件相當不錯。

這些年,我和丁香一直保持聯繫,我們兩家經常相互走動。我一直感激丁香曾經對我的幫助,想著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好好的報答她。

6年前丁香的老公經常頭痛,去醫院檢查,結果顯示腦子裡面長了一顆腫瘤雖然是良性的,但是位置非常不好,沒有辦法手術。導致她老公出現了失明偏癱的情況,從此以後,她老公身邊不能離開人。

丁香的婆婆年齡又大了,腿腳不利索。丁香一邊要照顧她老公,一邊要照顧她婆婆,有時間的話還要做手工賺錢養家,根本就沒有時間照顧他兒子——小東。

本來丁香想把小東送到寄宿學校,可是好點的寄宿學校太貴,差的又怕小東學壞。我得知她的情況之後,我覺得這是我報答丁香的一個好機會。

我對她說:丁香,你看,你每天這麼忙,要照顧你婆婆,還要照顧你老公,沒有時間管小東,不如讓他住我們家吧!我幫你照顧。

丁香說:不行不行,你每天工作那麼累,我怎麼能讓你幫我照顧小東呢?小東他是活生生的一個人,不是小貓,小狗,照顧他要擔很多的責任,他會給你添麻煩的。

我說:這有什麼呀?我不怕麻煩,再說小東那麼聽話懂事,說不準還能幫我忙呢。我是他乾媽照顧他不是應該的嗎?而且他到了我們家以後還可以給我兒子做個伴,省得他天天叫著沒人玩。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你不就是怕蕭凱(我老公)不同意嗎?如果真是這樣,你完全沒必要擔心,我給蕭凱商量過了,他也同意讓小東住我們家。蕭凱說:小東乖巧懂事,在我們家也就是多爽快子的事。

當初如果不是你借我10萬塊錢,給我母親交住院費,我母親還不一定是什麼樣呢?說不定早就已經不在了,你曾經幫了我那麼大的忙,現在我們幫你是應該的。

丁香說:那點小忙算什麼,照顧小東可是大事,看似簡單,其實責任重大,說什麼我都不能讓小東住你們家。

我好說歹說,丁香這才同意讓小東住到我們家。小東剛去我們家那會,丁香還會時不時給我一些錢,說是小東的生活費,可每次我都拒絕。時間久了,她也就不給我了

後來我發現小東是一個特別懂事的孩子,而且自律性很強,從來不讓我和老公操心。他每天放了學就寫功課唸書,沒事的時候還會帶我兒子一起去樓下廣場玩。

我兒子的作業,也從來沒有操過心,都是小東幫他檢查。有時候我和我老公要加班,很晚才回去,小東還會做好飯等我們。

我兒子跟著小東很聽話,我老公常常感嘆說:幸虧小東在,不然咱兒子一個人在家我們還真不放心呢。有了小東作伴,我兒子再也不吵著無聊沒人玩了,他們兩個天天在一起感情越來越好

很快小東國中畢業了,他考進了我們學校,因為學習成績優秀,是老師栽培的重點對象。此時儘管他學習緊張,卻仍然會偶爾抽出時間陪我兒子,小東儼然把他當成了親弟弟。

每次我兒子犯錯我訓斥他,他都會護著我兒子,看到他們兩個感情這麼好,我還挺欣慰的。

一眨眼小東在我們家已經生活了6年,這6年我把他視如己出,生怕他在我們家受委屈,覺得寄人籬下。

儘管我把小東接到了我們家照顧,幫丁香減輕了不少負擔,可是這些年她還是沒少吃苦。她每天照顧完她老公,照顧她婆婆,還要在空閑的時間做手工掙錢,累的不成樣,整個人憔悴不堪。

每次我見她,她都是面色土黃,雙眼渾濁,頭髮花白,身上穿著破舊不堪的衣服,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千金模樣,每每看到她這樣我就心痛不已

好在今年暑假的時候,小東如願以償的考上了清華大學,我也算沒有辜負丁香的託付。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小東第一個感謝的人就是我。

他對我說:乾媽,謝謝你這些年為我的付出,我能取得這麼好的成績,離不開你的照顧。我真心的感謝你,沒有你,說不准我早就輟學了,哪裡還會考得上好學校,你的大恩大德,我沒齒難忘

我說:小東,你要記得你取得這麼好的成績,離不開你自己的付出。乾媽,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

拿到錄取通知書沒兩天,小東就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他走的那一天,丁香特地來了我們家。

她當著我的面,再三的叮囑小東說:小東不管你將來多麼的有出息,多麼的有能耐,你都必須記住你乾媽對你的恩情,不能忘記她,將來一定要好好的孝順她。

小東說:媽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忘記乾媽為我的付出。臨走的時候小東握著我的手,依依不捨。他說:乾媽我走了,這些年給你添麻煩了,我走後你一定要記得把沙發上的東西收拾好,仔細整理一下沙發。

我說:好,望著小東和丁香遠去的背影,我不禁流下了眼淚。

小東走後,我去他房間收拾東西,望著空蕩蕩的房間,我心裡百般不是滋味。我突然想到,小東臨走時,讓我去看一下沙發,收拾一下上面的東西,我怕他有東西落下,趕緊的去沙發上看了一下。

可是當我看到沙發上的東西時愣住了,只見沙發上赫然放著一個盒子,盒子裡面有一張銀行卡以及一封信。

信中寫道:乾媽,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我對你的謝意,你無私的奉獻和耐心是我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無論我今後取得多大的成就,我的軍功章裡永遠都有你的一半。

我明白這些年你真的不容易,為了我,您操碎了心。是你不斷的鼓勵我,每天不辭辛苦的精心為我製作可口的飯菜,沒有你在背後支持我,我不可能考上這麼好的大學,真的很感謝你。

同時我也要感謝乾爹,是他教會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你們對我的恩情,我沒齒難忘,將來一定報答你們。

另外這裡有一張銀行卡,裡面有20萬塊錢,密碼是你的生日。我媽說無論如何,你都必須收下,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這些年我給你添了太多麻煩,再多的錢也表達不了我對你的感謝

看到這封信我早已經淚流滿面,我老公緊緊的抱著我說:小東這孩子懂事的讓人心疼,他是個知恩圖報的孩子,將來一定會有所作為。

丁香曾經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了我,如今她遇到困難,我幫助她是應該的。我覺得人與人之間在相處的過程中本就是相互,你用什麼方式對我,我也會用什麼方式對你,因為我知道珍惜這兩個字的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