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前 ,陪媽媽去探望大、小阿姨,大阿姨家窮住鄉下、小阿姨做生意很賺錢住高級別墅!分別去她們家「卻遭受到天差地別的對待」見識到人性多醜惡… # 跟想像中完全不一樣

505

過年前,陪媽媽去探望大、小阿姨,大阿姨家窮住鄉下、小阿姨做生意很賺錢住高級別墅!分別去她們家「卻遭受到天差地別的對待」見識到人性多醜惡… # 跟想像中完全不一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人老了更懷念親情,老媽最近一直念叨大阿姨和小阿姨,說快過年了,哪天天氣好,讓我拉著她去大阿姨和小阿姨家,幾年沒見,想去看望她們,老姐妹聚聚。邊說邊感慨著,年紀大了見一面少一面。

說起我老媽姐妹三個,境遇是大不相同,大阿姨因為有點殘疾,嫁給比她大十幾歲的大姨丈,在老家靠種地生活,又供給兩個表哥念大學,幫著成家,雖然兩個表哥比較爭氣,都有穩定的工作,但日子過的仍是姐妹三個裡比較累的一個。

老媽呢嫁給退伍老爸,兩個人都是工人,後來遇上退休,再創業日子過的勉勉強強。老爸走了以後,老媽來到我身邊,幫我帶孩子,我做點小生意,我們娘仨這幾年過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小阿姨因為是家裡老小,從小比較嬌慣,腦子活,愛闖蕩,拿著爺爺和老媽給湊的一筆錢,和小姨丈折騰做過各種買賣,積累了不少財富,兩個兒女也有出息,是姐妹三個裡過的富裕舒心的。

去大阿姨家,我願意去,因為大阿姨家兩個表哥對我挺照顧的。小阿姨家,我不太想去。因為自從我去小阿姨家借過一次錢後,我就再也沒去過她家,我覺得小阿姨有點為富不仁,並不希望窮親戚上門。

1/6

那是7年前我剛離婚,為了照顧兒子方便,打算自己做點小生意,可是手裡一分積蓄沒有,老媽就讓我去小阿姨家借,說小阿姨有錢不差我那點錢,肯定能借給我。

我想想也是,小阿姨家養的運輸車隊,家裡有錢,我相信,只要我開口小阿姨肯定能借,我胸有成竹的去了小阿姨家,誰知小阿姨聽了以後,很為難的表情說:「你小姨丈最近打算再進幾輛新車,資金緊張,正四處籌錢呢。」

我和小阿姨說:「我不多借,20萬元就夠了,一個人上班的話接送孩子不方便,就想做個小本生意。」小阿姨聽了反而勸我,說:「你一個單身女人做什麼買賣,有風險,不如再婚找個有錢的男人嫁了,省心省力。」最後我錢沒借著,還被小阿姨教育了一頓。我鬱悶而回,後來,我也再沒去過小阿姨家。

後來小阿姨家生意越做越大,聽我老媽說,前年小阿姨和小姨丈就退居二線了,車隊表弟接了手,老兩口在市裡海邊的富人區買了個別墅養老,過年也不回老家,都是弟妹們去別墅一起過。

我因為有老媽幫照顧兒子,最近幾年日子過的還可以,可和小阿姨家的弟妹們沒法比,所以不想送上門讓小阿姨笑話。而且,我覺得現在我家和小阿姨貧富懸殊,不在一個層次,不想讓小阿姨覺得是巴結她。不過老媽沒有我這些想法,在老媽眼裡,小阿姨就是她的親人,覺得小阿姨對她是真的好,過年過節,都會託人給老媽送箱奶。

老媽老是記著這份情意,總想去看看小阿姨,給她送點老家新壓榨的花生油,小米。老媽今年身體大不如前,看她越來越強烈的念頭,我不忍心違背她的心願。也抱著美好想法,小阿姨現在更富有了,應該會大方了,特別是她創業時老媽還幫忙出過錢,對老媽不會太差,最起碼會熱情招待我們。但沒想到人與人之間貧富懸殊後,人心會那麼現實。

2/6

出發前我和老媽商量,去大阿姨家經過小阿姨家,就決定先去小阿姨家,再去老家大阿姨家,這樣也剛好順路不走彎路。我們早上9點出發,出發前老媽先給小阿姨打了電話,小阿姨聽了連連說不讓老媽過去,說這麼遠就不用去了,等明年開春她回來看老媽。後來聽老媽執意去,勉強同意了。

老媽特意買兩個容量20斤新桶,請老家叔叔幫裝了兩桶壓榨的花生油,買了10斤小米,精磨的玉米麵粉,豆麵。老媽說,小阿姨養生喜歡饅頭粗糧。

走高速2個小時挺快,不過去海邊別墅區,繞了點路,好容易到小阿姨家是中午吃飯時間了,又冷又餓,我攙扶老媽下車時,摸她的手冰涼。

老媽看見小阿姨門口氣派的樣子,直咂舌頭,羨慕地誇小阿姨有福。我按門鈴好長時間小阿姨才出來,我以為小阿姨好幾年沒見老媽,會歡喜高興,感念親情,老媽激動地拉著小阿姨的手,小阿姨淡淡的叫了聲二姐,看見我從二手車後車廂裡拿出土特產,瞄了一眼,對老媽說:「大老遠拿這個幹什麼,我們現在也不吃花生油了。」

小阿姨讓我把東西放在院子的側房。引著我們穿過假山小橋園林山景的院子往裡走,進了豪華的入戶門,在大廳玄關處小阿姨換了毛茸茸的拖鞋進去,門口放了兩雙酒店裡一次性的拖鞋,讓我和我媽換上。我看到鞋櫃裡其實有幾雙毛茸茸的拖鞋,但小阿姨並沒有拿出來給我們換。

3/6

進去以後,老媽看著小阿姨家豪華的傢具,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東張西望稱讚不已。小阿姨得意的說,這有什麼。然後也沒招呼我們在看著就很高檔的沙發坐,直接帶我們去了餐廳,我以為小阿姨為了招待老媽肯定做了什麼大餐,才這麼迫不及待的。

小阿姨說小姨丈有應酬不回家,特意做了老媽愛吃的菜,我好奇的等著,結果,小阿姨端上一盤白菜燉豆腐,一盤白菜五花肉燉粉條,三盤白菜餡水餃。

小阿姨邊端邊和老媽說:「咱倆從小都喜歡吃白菜燉菜,白菜餡水餃,這麼多年我還是好這口。」老媽也高興地說:「是,咱倆都愛吃這口,冬天沒有比大白菜還好吃的菜了。」

我默默地瞅了小阿姨家那個氣派的廚房,大開門冰箱,低頭吃餃子。

吃完飯,小阿姨也沒招呼我們去客廳,就坐在餐廳和老媽聊天。聊到老媽沒了精神,小阿姨也連連打哈欠,小阿姨才問老媽要不要歇歇?老媽看我向她一個勁搖頭,就說,不了吧,我們就直接去大姐家吧,來看過你,看你過的日子好,我心裡就不那麼牽掛了。

小阿姨聽了客氣了幾句,沒有再挽留,給老媽拿了一箱奶和八寶粥,我推辭不要,堅決不往車上拿。小阿姨都有些生氣了,我沒理自管拉著老媽走了。

4/6

在路上給大阿姨打了電話說今晚到,本來老媽是想在小阿姨家住一晚,第二天去大阿姨家的,因為老媽和小阿姨歲數差的小,從小能說上話來,想要好好聊通宵,卻沒想到物是人非,親人也很現實。

到了大阿姨家天都黑了,78歲的大阿姨已經在村頭等著我們了,拉著老媽的手親親熱熱的一瘸一拐的走,讓我自己開車回家。

到了大阿姨家,大姨丈已等在門口,招呼我們趕緊回家,說太冷了,他燒了一下午的火炕,暖乎著呢。我和老媽爬到炕頭上,大阿姨給蓋上大被,一會兒就坐的燙屁股。

這時大姨丈搬上小飯桌,端上燉了一下午的小雞燉蘑菇,大阿姨說是自家養的過年大公雞現殺的,又端上一盆燉的乳白湯的鯉魚。大阿姨做了滿滿一飯桌的菜,老媽嫌她做的太多,吃不完。大姨丈開玩笑說,吃不完就多住幾天,一起吃剩菜。

5/6

晚上大阿姨抱出新被來,分別給我和老媽睡,大阿姨把老媽讓在炕頭上睡,兩個老姐妹挨著,嘀嘀咕咕說話,我迷迷糊糊睡著的時候,她們還在說。第二天,我和老媽走,大阿姨不捨得的拉著老媽的手,不讓走,老媽說我家裡有生意,不能耽擱得回去,等明年春天暖和了,她自己坐車來多住幾天。

老姐妹兩個依依不捨時,大姨丈,把殺好的兩隻大公雞,一隻大鵝,一條豬腿,自己加工的火腿,醃制的鴨蛋給搬上了車,說是我生意忙,沒空備年貨,讓我拿回去過年吃。我有些慚愧,來時也就給大姨丈準備了一條煙,一箱酒,兩箱奶,不值多少錢。大阿姨給搬上車的這些東西肯定是她們自己準備的年貨,結果給了我們。

大阿姨家沒有小阿姨家富裕,卻把他們能拿出來的東西都給了我們,而小阿姨生活富貴,卻拿出她日常自己都不吃的飯菜招待我們,一副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樣子。我知道人情冷暖,知道世態炎涼,但真沒想到老一輩的親情也這麼現實,涼薄。

這一次陪母親探親,我真的是見識到」窮親戚和富親戚」的真實人性,以後過好自己平淡日子,有錢的小阿姨沒必要不走動,別熱臉貼冷屁股,讓人瞧不起怕佔便宜,而大阿姨家我決定以後常走動,帶老媽多去看看她,下一次多給大阿姨買些實用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