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就表明不肯幫帶孫!寒假到了「兒子先斬後奏」直接把孫子送來我家,我只帶一天「當天就叫兒子接走」 沒想到一小時後「媳婦打來一席話」讓我臉垮了…

2692

「媽,孩子放寒假了,能不能拜託你幫忙帶些日子。我們得上班,根本顧不上。」一早起床,兒子便給我打來了電話。

我一口回絕了。

「媽,天底下怎麼有你這麼狠心的父母?平時不給帶就算了,就連假期你也不說幫個忙。」媳婦在一旁氣沖沖地說。

「以後等你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們也袖手旁觀。」媳婦氣憤到了極點,說出了些刻薄的話。

但我還是氣定神閒地拒絕了這份差事。

不是我不想幫忙,而是現在的小孩子太難管了,一旦離開父母的視線,那就鬧上天了。作為奶奶,管得輕了,管不住。管得重了,孩子再添油加醋向他父母告狀,又變成是我們在虐待他。

總而言之一句話,出力還不討好。

但沒想到,剛打完電話不到一個小時,小孫子齊齊就出現在了我家門口。

他背著書包,拿著一個行李箱,「奶奶,爸爸把我送到這,就走了。」齊齊實話實說。

哎,這塊燙手山芋還得我不接也得接啊!真發愁!

齊齊從三個月到上幼兒園之前,其實都是我看大的。

那時,兒子媳婦正處於事業的上升期,為了能全身心地忙工作,他們索性把孩子完全交給了我。

從齊齊開始學著翻身到學會走路,再到咿呀呀讀唐詩,天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心血。

退休前,我是語文老師,深知啟蒙教育的重要性。所以,齊齊在上幼兒園前,已經能熟練誦讀50首古詩。

我還給他制定了嚴格的作息計劃。

早睡早起是最起碼的要求,起床後,他會獨立做著每一件力所能及的事。上午,我們會去社區的廣場裡踢會兒球,跑會兒步。下午,我讓他按時午睡兩小時,晚上,我們在沙發上共同背誦新的詩。

可以說,我把學校裡要求的「德智體美勞」照搬到了家裡。從小,我就有了培養齊齊的意思。

小傢伙那時也配合的很,跟著我不厭其煩的一遍遍讀書,鍛煉。

原以為等上幼兒園了,兒子媳婦會繼續讓齊齊留在我們這邊的幼兒園。但兒子說,不想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所以,小兩口把孩子接到了他們居住的另一個地區。

自此,我只能從電話裡了解齊齊的近況。

剛開始,齊齊還會按照我的要求,延續早睡早起的習慣。

所謂家是孩子最好的風水,兒子媳婦都屬於夜貓子型,齊齊潛移默化的,也變了樣。

書不讀了,倒是學會了半夜滑手機那一套。

睡得晚,自然起得也晚。

很多時候,他都是還沒睡醒,便被兒子媳婦他們強行穿上了衣服,拖到了學校。

一天在幼兒園,也是昏昏沉沉。

當然,抵抗力也不強,經常生病。剛開始我還會在齊齊生病時,過去幫忙。但看到兒子媳婦那樣管孩子,我就一肚子氣,索性後來就不去了。

沒了我偶爾的束縛,小傢伙這幾年,玩心越來越大,越來越放縱。

等兒子媳婦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時,齊齊已經幼兒園畢業。

在上一年級前的那個暑假,兒子把齊齊又重新送到了我家裡。

美名其曰:讓奶奶好好教育教育。

事實上是,讓孫子多氣氣奶奶還差不多。

我給齊齊制定學習計劃,他一項也完不成。讓他運動,他說太熱,出去就要中暑。

我把手機給他沒收,他就跟他爸媽撒謊告狀,說我打他。

我不管他,他又說奶奶光想讓他玩,根本不讓寫作業。

你看看,這種孩子,你能拿他怎麼辦?

最後,齊齊在我家只待了兩天,我就把他送回去了,這孩子我管不了了。

因為這事,一個學期了,媳婦沒給我打過一通電話。就連中秋節這個團圓的日子,她都沒登的我家的門。

說不傷心是假的,但是有幾個家庭沒點這樣那樣的矛盾呢?

在自我安慰中,我迎來了齊齊小學的第一個假期。

但我沒想到的是,兒子會在第一天放假時,就把齊齊再次送過來。

一進門,我就跟齊齊約法三章:第一,不許撒謊,第二,不許看手機,第三,一切都聽我的。

齊齊爽快地答應了。

原以為小傢伙一學期沒見,有些改變了,但沒想到他差點要了我的命。

我有高血壓,每次一激動,血壓都要飆升到190。所以,在我的床頭櫃裡經常備著藥片。齊齊頑皮,一會從客廳跑到陽台,一會兒又從陽台跑到臥室。

待我在臥室找到他時,他又偷偷打起了遊戲。我這人容易情緒波動,瞬間覺得腦子發懵。意識到血壓肯定又上來了,於是,我去床頭櫃拿藥,誰知那個藥瓶裡被換成了其他的藥片。不用想,也知道誰幹的。

幸虧我當過老師,凡事認真,拿起老花鏡看了看瓶子裡的藥,要不吃錯了藥,真的可能要釀成大禍。

晚上,我把此事鄭重講給兒子聽。兒子不但沒有批評齊齊,還笑著解釋說:「齊齊只是愛惡作劇罷了。」

你看看,有這樣的父母,怎麼能教育出好孩子。

走時,我直接讓兒子連帶著把齊齊接走了。這個孫子,我教不會,更教不起,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兒子很為難地說,如果這個寒假我不幫他們帶孩子,媳婦那裡肯定不好交代,甚至以後我們的關係比路人還路人。

我邊笑邊諷刺說:「齊齊在我這,我命都要沒了,哪來的以後。」

我也知道兒子很為難,一邊是老婆,一邊是老媽。

但他是不是也該反思一下,於齊齊而言,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樣。

他們兩口子一個有空就逛街,一個有時間就打遊戲。齊齊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能好到哪裡去?

一個小時後,媳婦的電話果然打來了,「以後我們就當孩子沒有奶奶,等他長大,也不讓他孝順你。」

我呵呵一笑什麼話也沒說,但我心想:我的兒子能不能孝順我還難說。指望孫子,豈不更是天方夜譚。

所謂眼珠子都快指望不上了,我還要眼眶有啥用?

其實,很多家庭都面臨教育的難題。或是因為觀念,或是因為習慣,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

但是教育的大方針應該不能變,比如以身作則、潛移默化,或者耳濡目染。

朋友們,若是你遇到這樣的問題,會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