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兒子再婚!對方「也帶了個女兒」後來二婚丈夫也走了 我養大繼女「她上班第一個月遞給我一信封」我淚崩

946

我叫張慶香,今年57歲。

我曾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我的丈夫叫大偉,我們是一個村的,村子不大,他家住在村東頭,我家住在村北頭,中間只隔了幾條衚衕。

我們青梅竹馬,小的時候經常在一起玩耍。

大偉中專畢業以後,分到了我們鎮上的財政所上班。

當時我在鎮上開了一家縫紉店,我像我母親,從小就心靈手巧,母親是一個裁縫,在村裡經常給人家剪鞋樣子,剪衣服。

我當年去了裁剪縫紉班,學了半年,又跟著一個老師學了一段時間後,我就來鎮上租下了一間門面房,給人家做衣服賺手工費。

大偉下了班以後,就常來我的店裡坐坐,慢慢的,我們走在了一起。

結婚以後我們就住在鎮政府後邊的兩間平房裡,兒子出生以後,給我們的三口之家增添了無限的快樂。為了讓孩子有個好的學習環境,我和丈夫商量著,我們好好存錢,要去小鎮買套小房子,讓孩子去城裡讀書。

兒子上小學的時候,我們拿出所有的積蓄,又找親戚朋友借了不少錢,在小鎮買了一套小房子。

我把縫紉店店關門了, 我來到了小鎮一個服裝廠打工,由於我有裁剪技術,到了服裝廠以後,不到半年,我就成為技術骨幹,薪水比剛進來的時候多了幾千塊錢。

兒子像我丈夫頭腦非常聰明,他在學習上從來沒讓我們操過心,從小到大,他賺了好多獎狀,牆上貼不開了,我們都給一張張地疊好,放進了櫥子裡。

我們期待著兒子考個好大學,為我們爭光。

丈夫說他考上中專,當時也很厲害了,但是上大學更是他的夢想,丈夫希望兒子去完成他未完成的這個心願。

但是不幸卻總會悄悄地降臨,那年冬天,天氣特別冷,丈夫有跑步的習慣,吃完飯以後他去樓下跑了幾圈,回家以後就說有點不舒服。

但是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大汗淋漓,捂著胸口一下子倒在沙發上,我慌了,趕忙叫救護車,當醫生趕來的時候,丈夫已經呼吸微弱。

還沒有送到醫院,丈夫就在路上停止了呼吸。醫生說丈夫是突發性的大面積心梗。

我當時就昏過去了。

兒子正讀高二,正處在學習緊張的時候,我只好強裝堅強,把巨大的悲痛都壓在心底。

丈夫去世後不到一個月,我的頭髮全白了,兩顆牙齒也開始鬆動,只有我自己知道心裡承受了多少壓力和痛苦。

兒子雖然嘴上不說,但是早晨的時候我看到他紅腫的眼睛,我就知道他夜裡偷偷地哭了,兒子怕我難過,很少在我面前流露失去父親的悲傷。

孩子的懂事讓我更加難過,他倒不如大聲哭一場,心裡會輕鬆一些。

高考的時候,孩子被一間普通大學錄取了,老師非常遺憾,按照孩子以前的成績,考個排行前十的名校是沒有問題的。

但是我已經很滿足了,兒子完成了丈夫未盡的心願,也算是對爸爸的一種告慰。

兒子去上大學以後,我感到了深深的孤獨,每天我下了班連個說話的人也沒有。

那年冬天,我生病了,一連幾天發高燒,一直不退燒,只好住院。

我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我眼淚嘩嘩往下淌。

一個人的日子太難了,如果身體好好的倒也沒什麼,就是孤單一些,但是生病的時候身邊沒有人照顧,心裡一淒涼。

當時,病房裡一個大哥在照顧他的母親,多虧了他幫忙,有時他給我倒杯水喝,出去買飯的時候,會幫我帶回一點來。

我非常感激,拿出錢給他的時候,他擺擺手說:「誰還沒有個難處啊,大家在一起住院,住同一個病房也是緣分,能幫一把就幫一把。」

我對這個大哥油然地產生一種好感,還是好人多呀。

那天,大哥沒有來病房,只有阿姨和我在病房裡,我已經退燒了,準備出院了。

我去外面買回來了幾樣水果,送給了這位阿姨吃。

我還去打來了溫水,幫阿姨洗了洗頭,剪了剪指甲。

阿姨一個勁地道謝,她說兒子雖然照顧得很好,但是畢竟是一個大男人,心不夠細。

這時,老太太說起了她這個兒子,老太太說:「我這個兒子呀,不是我誇他,他心眼確實好使,人又孝順,我女兒在外地工作很少回來,一年到頭就靠兒子照顧著。」

「可是我這個兒子呀,命也很苦,人生很坎坷,兒媳婦已經走了好多年了,這些年他一個人帶著我孫女生活,可不容易了,你看我兒子還不到50歲,頭髮白了一大半,就像個小老頭一樣。」

這時阿姨問起了我的情況,她問我為什麼一個人住院?

我只好如實說了,丈夫也走了好幾年了,我一個人生活。

阿姨沉思了一會兒,她不好意思地吞吞吐吐地說:「我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如果你覺得不合適,就當我沒有說啊。」

原來,阿姨有意撮合我和她兒子生活在一起。

示意圖來源:《三十而已》劇照

他在一間公司上班,家裡只有一個女兒,也沒有經濟負擔。

我聽了心裡起了一絲漣漪,人家的條件比我好啊,我害怕人家看不上我呢。

我留下了電話號碼以後,就出院了。

幾天後,我接到了大哥的電話,他約我出去吃飯。

在一個優雅的餐廳裡,我們初次坐在了一起,大哥對我說起了他的家庭情況,由於特殊原因他和妻子結婚好幾年才有孩子,他的妻子是病逝的,現在孩子才上6年級。

大哥皺著眉頭說,這些年也有不少人給他介紹做伴的,可是他擔心孩子受委屈,就一直沒有再找。

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我發現這個大哥是個憨厚老實的人。

就這樣,我們慢慢地走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家庭。

女兒叫小霞,是一個瘦弱靦腆的女孩子。

我們剛剛在一起生活的時候,她用怯怯的眼光看著我,我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了孤獨。

我拿出百倍的愛心對待孩子,孩子早早的就沒有了媽媽 ,太可憐了。

為了照顧婆婆和孩子,再婚後老公不讓我去上班了,我就安心在家裡照顧家人。

小霞的學校離我們家隔著好幾條街,以前她都是一個人走著去上學。

自從我來了以後,我天天接送她上學,剛開始她坐在我的電動車後面,一句話不說。

後來慢慢的熟悉了,她就悄悄的把腦袋貼到我的後背上,那一刻我的心裡忽然非常柔軟,這是孩子對我的信任啊!

剛開始女兒對我什麼也不稱呼,慢慢地開始叫我張姨。

有一次晚上小霞生病了,發著高燒,老公在公司裡加班沒有回來,我非常著急。

示意圖來源:《三十九》

我找了件衣服裹著女兒,背著她就去了附近的診所打針,打上針以後我還不放心,我就摟著孩子睡。

直到她退燒以後,又給她喝上了兩大杯水,我才放心地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當我醒來的時候小霞早已經醒了,那天正好是周末,她不用去上學,竟然給我煮了一杯牛奶端了過來。

她悄悄地貼在我懷裡,輕輕地喊了聲媽媽,那一刻我的眼淚嘩嘩而下,多日的付出終於贏得了孩子的認可!

我特別激動,那天特意領著孩子去了商場給她買了一套新衣服。我打電話告訴了老公這個好消息,他在電話裡也哽咽了。

丈夫泣不成聲地說:「謝謝你,你給了孩子一份母愛,這些年,我既當爸又當媽非常吃力,但是孩子有時也和我有些疏遠,畢竟她是女孩子,自從你來了以後,我們家才有了歡聲笑語。」

兒子放假回來的時候,兄妹倆相處得特別好,兒子輔導女兒學習,累了時他們倆就去樓下打羽毛球,或者兄妹倆去逛街。

我和老公看在眼裡喜在心裡,這就是我們想要的一切,一家人和和睦睦平平淡淡的多好。

小霞上了國中以後,兒子大學畢業了,面臨是工作還是考研究所的問題,我們母子倆商量著,要不就參加工作吧,早點賺錢,早點成家立業也好。

可是老公卻提出了反對意見,他說那不行,孩子只要想考研究所,我們就得支持他,不要怕花錢,有他在呢。

兒子又繼續攻讀了本校的研究生,所有的花費都是老公出的。

他這樣出心對待兒子,我對女兒也更好了。

兒子研究生畢業以後,工作第二年就結婚了,親家是當地的。

兒媳婦生了孩子以後也是親家幫忙帶的,我們只是偶爾去看看,我們非常感激親戚的付出。

每到年底的時候,丈夫就給親家包個5萬的大紅包送給他們,表達我們的心意。

慢慢的,女兒到了青春期以後,她所有的悄悄話都不和爸爸說,只有見到我的時候才肯說,我們母女倆分享著她成長中的快樂。

在我的引導和陪伴下,女兒變得開朗、樂觀、大方。

兒子也經常和女兒聯繫,鼓勵她好好學習,考個好大學。

小霞的學習成績進步越來越快。

小霞到了高中的時候,成績名列前茅,高考的時候,順利考上了師範大學。

小霞在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我們家突然發生了一件大事,猶如一個晴天霹靂炸響在我們的上空。

丈夫在一次體檢中突然查出肝上長了個東西,我們嚇壞了,當天就去了市醫院檢查,沒想到檢查結果是肝癌,而且還是晚期。

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差點跌倒在地上,我根本無法接受,平時一向健健康康的丈夫,怎麼會得肝癌,而且還到了晚期呢?

這時丈夫才告訴我,他的腹部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舒服了,但是他不捨得花錢去醫院檢查。

聽到這裡,我心如刀絞,淚如雨下,我對丈夫說哪怕把我們兩家的房子都賣了,也要給他治病。

但是三個月後,丈夫還是沒能抗爭過病魔,他萬般不舍地離開了我們。

丈夫臨終前把女兒託付給我,我哭著承諾,只要我有一口吃的,就不會讓孩子為難。

小霞幾次哭暈過去,我抱著她哭得渾身顫抖。

示意圖來源:《麻醉風暴》劇照

還好,當時兒子在一家大公司上班,年薪不菲,日子順風順水,也不用我費多少心了。

以後,我的任務主要是供女兒讀大學。

小霞去上大學的時候哭著說:「媽,以後你不要給我寄生活費了,爸爸沒了,我們家沒有什麼收入了。我在學校可以去餐廳打掃,或者周末出去打工賺點錢吧。」

我趕緊說:女兒啊,你不用操心錢的問題,有媽在呢,我不是會縫紉技術嗎?我繼續找個服裝廠去工作。你只管好好讀書就行了,你要像你哥哥一樣,讀完大學要考研究生,那樣就能找個好工作。」

小霞返校以後,我沒有敢歇一天,我馬上去找了幾家服裝廠,但是人家都不缺人,我只好去了一家鞋廠打工。

在鞋廠裡,我一天都工作十五六個小時,就為了多賺幾塊錢,中午我都不回家吃飯,我就帶個饅頭帶包榨菜,有時捎根香腸,那就是無上的美味。

終於,我辛辛苦苦地在鞋廠打工,供小霞讀完了大學又讀了研究生。

小霞研究生畢業以後,順利通過了大公司的考試,去了一家上市公司上班。

小霞去上班以後,我抱著老公的遺像默默地說:「老公啊,你放心吧,兒子有了好工作,現在我們女兒也上班了,她這個職位,好幾百個人都去競爭呢,你看咱女兒多優秀!你呀就是沒福氣,你早走了幹嘛呀?你要是活到現在的話,你得多高興啊。」

丈夫去世以後,我一直住在這裡,他們家的房子比我們家的大多了,是36坪的,而且是一樓很方便。

我家是樓頂,爬上爬下特別費力。

小霞去市裡上班以後,我打電話對她說:「女兒,要不我搬回小房子裡住吧,把這個大房子租出去,每年能賺十幾二十萬呢,到時候把房租給你,我一個人住這裡可惜了。」

小霞趕緊說:「媽,你想哪裡去了呀?你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了,已經習慣了這裡的一切,你可不能回去,你要是回去了,我回家的時候怎麼辦呀?媽在,家就在。」

女兒的話一下子讓我淚水漣漣,媽在家就在這句話聽起來那麼熟悉,那麼悅耳。

那天,小霞從市裡回來了,一進門就喊媽,遞給我一個信封。

我接過信封一看,裡面是一沓錢,我數了一下,整整是30000塊。

小霞說這是她頭一回領到薪水,一共發了35000塊錢,她只留下了5000塊錢的生活費,其餘的30000塊錢全拿回來了。

她說:「媽,這10年你是怎麼疼我的,我心裡一清二楚。現在終於有能力孝敬你了,這30000塊錢給你,你給自己買身新衣服,買點好吃的東西吧。這些年我幾乎沒見過你穿新衣服呢。」

示意圖來源:《別告訴她》劇照

拿著女兒給的這30000塊錢,我激動得熱淚盈眶。

親女兒還能怎麼樣啊?我兒子雖然賺錢不少,可是他還從來沒給過我錢呢,平時偶爾給我買件禮物罷了。

可是小霞卻把她頭一個月的薪水交給了我,我的心能不溫暖嗎?我沒有白疼她啊,這是個有良心的孩子!

小霞上班以後,我還一直在鞋廠裡打工,我想好好存點錢給她當嫁妝的。

不久,小霞交了一個男朋友,小夥子是在市醫院上班的,家庭條件很好。

女兒結婚的時候,提前領我去了一家喜媽媽服裝店,給我量身定做了一身漂亮的暗紅色的旗袍,非常合身。

女兒結婚那一天也是我最漂亮的一天,當我代表女方娘家款款走上婚禮的舞台,我的心裡百感交集,強忍著涌到眼角的淚水。

參加婚禮的人,除了親家,其餘的人誰都不知道我是小霞的繼母。

婚宴開始以後,我把小霞叫到一邊,我悄悄拿出了一個藍色的布包交給她。

小霞笑著問:「媽,你這個包裡包的是什麼呀?」

我讓她打開看看,小霞一層一層地敞開這個布包,裡面是兩件小霞小時候穿過的衣服,一件粉色的小毛衣,還有一個漂亮的小裙子,都是那時候我給小霞買的。

小霞說:「媽,你怎麼把我的小衣服給我帶來了呀?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保存著我的衣服呀。」

我點了點頭說:「女兒啊,你小時候的東西媽都一直珍藏著呢。我就撿了這兩件像樣的,拿來你自己留著做個紀念吧。以後你有了孩子,也可以讓孩子看看,講講你小時候的故事。」

小霞把小裙子拿起來,掂量了一下,在衣服底下她看到了一張存摺。

我說:「女兒,這張存摺裡面是70萬塊錢,你爸臨走的時候,我們家有十幾萬塊錢的積蓄,再加上他的撫恤金和我這幾年存的錢,還有你給我的那一個月的薪水都在裡面。這是我送給你的新婚禮物,你就當家底吧。」

示意圖來源:《哈囉掰掰鬼媽媽》劇照

小霞抱住我,小聲對我說:「媽,這些錢我一分都不能要,留給你用吧,以後你別打工了,就用這些錢養老。」

「我和丈夫說好了,我媽沒有退休金,以後每個月我都會給我媽存上5000塊錢養老的。媽,你養我小,我養你老,這是應該的。」

女兒的話,讓我的眼淚再也抑制不住了。你養我小,我養你老。這句話太中聽了。

擁有這樣的女兒,我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