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婆到家中暫住!床單都髒了「他們卻堅決不讓換」 某天「我偷偷掀開一角」看到下面一抹紅

1827

兩個月前,我的公公李建和婆婆陳鳳來我家住,原因是他們在老家要裝修房子。

久違的一家人團聚,我感到非常高興和興奮。婆婆熱情地擁抱了我和女兒小芳,一邊誇獎小芳長得漂亮聽話。

公公也笑眯眯地和我們打招呼,他的滿頭白髮讓我不禁想起小時候他給我買糖吃的畫面。

我們興高采烈地一起收拾出一個房間,鋪上嶄新的床單被罩,準備讓公婆住進來。

小芳開心地問婆婆要不要和她一起睡,我看到婆婆欣慰的笑容,眼睛裡滿是喜悅。

丈夫也忙前忙後地布置房間,讓他父母住得舒適,晚上一家人圍著飯桌熱熱鬧鬧地吃著飯,聊著天。

婆婆誇我手藝好,小芳則是絮絮叨叨地和婆婆講她在學校的軼事。

久違的家人團聚,帶來了滿滿的暖意,我心裡想,有父母在身邊,家裡才完整。

我會好好照顧老兩口,讓他們晚年過得舒心。和睦的家庭生活是我嚮往的畫面。

公婆來我家住了一周後,一天我去打掃他們的房間,突然發現床單上的顏色比周圍的布料深了一些,仔細一看,床單上還有些污漬。

我有些納悶,以婆婆的潔凈習慣,是不會容許床單髒成這個樣子的。

我想換新的床單,但剛提出來,婆婆就急忙說這床單很乾凈,不用換了。

我很奇怪婆婆的反應,但也沒有多想。然而接下來的幾天,我發現婆婆的神情有些不自在,好像在躲閃著什麼。

我也隱隱感覺床單下面似乎藏著什麼秘密,有一天,趁婆婆外出買菜的時候,我鼓起勇氣溜進她的房間,掀開了床單一角。

我驚訝地發現,床單下面壓著一個大信封!上面還壓著婆婆的睡衣,遮擋得嚴嚴實實。

我轉念想到自己存放在衣櫃的8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5萬元)也不翼而飛,不禁心中一緊,難道這個信封就是我的錢?

於是我躡手躡腳地走到床前,掀開床單一角,床單下面赫然是一疊疊的紅色鈔票!

我的大腦「嗡」的一聲,趕緊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仔細數了數,整整8萬元人民幣!

他們一個老退休農民,一個待在家的老太太,哪裡來的這麼多現金?

我心底湧上一陣寒意,難道這就是我的那8萬元?我顧不得那麼多,趕緊拍照留存證據,然後將錢裝回信封,放回原處,掩好床單。

我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間,心跳得厲害。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無法入睡。

第二天等孩子們都回房間做作業了,我鼓起勇氣,讓公婆到客廳來,我要和他們認真談一談。

我深吸一口氣,直視公婆的眼睛說:「爸,媽,我想問一下,你們的床底下怎麼會有那麼多錢?」一說到這個,公婆立刻躲躲閃閃不敢看我。

我繼續說:「不瞞你們說,我們家前些天丟了八萬塊錢,我找了很多天都沒有找到,你們確定床底下的錢不是我的錢嗎?」

婆婆開始假哭起來,哽咽著說:「我們不是故意要拿你們的錢的,只是需要用錢太急迫了,所以就先借用了,我們會想辦法還的…」

我聽到這裡,火冒三丈,情緒激動起來:「那是我們全家辛辛苦苦攢下來的血汗錢,就是為了給我病危的老媽治病準備的!沒有我們的同意,你們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拿去使用了呢?」

婆婆哭得更傷心了,她說這個錢本想給小叔子作為結婚彩禮的,求我能體諒他們的難處。

我紅著眼睛說:「這個錢是救命錢,如果媽這次手術不能做,她的性命就危在旦夕了!」公公在一旁也苦苦哀求我能網開一面。

但是我已經深感被背叛和侮辱:「不行!這筆錢你們必須要還我!我媽的命比你兒子的婚事更重要!」我堅決地說。

公婆都哭著向我下跪認錯,我還是堅持要把錢要回來,這筆錢對我意義重大,絕不能讓步。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激烈爭吵,就在我準備報警的時候,公婆哭著對我下跪認錯,終於點頭同意在一個月內歸還我這筆錢。

我長舒了一口氣,雖然媽的手術需要推遲,但至少有了交代。

我決定以後不能再大意了。重要的東西必須妥善保管,尤其是金錢更要時刻清點,免得被不道德的人乘虛而入。

這次我只是碰巧發現了床單下的錢,如果我再遲鈍一點,只怕這筆錢就被公婆拿去花掉,到時候我將一無所有。

我也意識到,婆媳關係的複雜性。以往我對公婆都抱著孝順和親情的心態,現在我知道必須保持理性。

公婆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不顧我的生命大事,這種行為我絕不能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