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喪事辦完,保母提著行李準備離開,兒子擋在​​門前:你不能走

1485

01

沈阿姨(化名)在老張家住了10年,是張家的住家保姆,老張(化名)癱瘓6年,都是沈阿姨起早貪黑伺候他的。

如今老張過世了,沈阿姨覺得自己也該走了。

她收拾了行李準備離開時,卻被小張堵在了門口,他情緒激動,漲紅了臉,大聲對沈阿姨說道: 「你不能走!」

02

沈阿姨不想跟小張說話,她一把推開小張,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就往外走。

沈阿姨常年工作,力氣很大,把小張推了一個趔趄。但是小張不依不饒地追了上來,抓住沈阿姨的行李箱,又拽住她的胳膊,說:「我說了,你不能走!」

小張的妻子此時也來幫忙,夫妻倆一人拽住沈阿姨一條胳膊,硬是把她攔了下來。

老張家這動靜,鬧得社區裡眾人側目。

沈阿姨覺得丟面子,便不再掙扎,由著小張兩口子把她拉回屋裡,關上了大門。夫妻倆一進門就抱怨:「大姨,你太不給我們面子了,拉拉扯扯得像什麼樣子!」

聽了這話,沈阿姨卻沒有回懟,沉默了半晌,這才說話:「我只是個保姆,為啥不讓我走?」

小張說:「你走了,我這房子怎麼辦呢?」

沈阿姨問:「你什麼意思啊,我又沒給你家搞破壞!」說罷又要走,小張連連道歉,這才說出了自己的目的,他是希望沈阿姨留下來,住在老屋裡,別走了。

沈阿姨聽他這一番話,心裡五味雜陳,忍不住抹眼淚。

其實,沈阿姨和張家人的感情十分複雜,但關係卻很簡單——沈阿姨是小張給父親找來的住家保姆,同時,沈阿姨也是小張的「大姨」,像親人一樣相處。

沈阿姨初來張家時,十分靦腆,不太好意思跟老張聊天。

後來還是老張主動跟沈阿姨說話,才逐漸了解她的家庭狀況。

其實沈阿姨有一子一女,丈夫突發疾病去世,沈阿姨本想依靠子女,可是子女卻越來越嫌棄獨居在老家的母親。

沈阿姨覺得,當父母的跟孩子有代溝很正常,自己已經老了,跟不上時代了,子女為什麼不能對自己多一些耐心呢?畢竟她又不是固執的人,對子女也很溫和。

被子女嫌棄多了,沈阿姨心都涼了,覺得指望不上他們。

後來,沈阿姨就想在老家生活,不想再打擾子女了,卻又被兒子要求出錢買婚房。

沈阿姨先生過世後,她為了供兩個孩子讀大學,家裡的積蓄幾乎都花完了,她這才剛退休沒多久,哪來的錢給兒子買婚房呢?

最後經不過兒子軟磨硬泡,沈阿姨把老房賣了,錢都打給了兒子。

這件事把女兒惹怒了,說母親不關心她,女兒一怒之下把母親拉黑了,拒絕溝通。

沈阿姨也是無奈,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也無法給女兒交代,但是更因為女兒的絕情而心碎。因為這些事,沈阿姨消沉很久了。

沈阿姨每月有2千的退休金,租老同事的房子,再加上生活開銷,退休金勉強夠用。

她覺得這樣下去不是事,自己不能活得這麼憋屈。

於是,五十多歲的沈阿姨強打精神,讓朋友和老同事們幫自己介紹保母的工作,最好是能住在主顧家裡,這樣她就可以省下租房的錢。

就這樣,沈阿姨才來到了老張家。

老張聽了沈阿姨的故事,對她非常同情。沈阿姨為人老實忠厚,老張覺得,她做母親也應當是個很溫和的人,那兩個孩子怎麼捨得這麼對待母親呢?

私底下,老張就把沈阿姨的事告訴給了兒子和媳婦。

小張當時還以為父親打算再婚,跟父親鬧了誤會。

幸虧這件事沒讓沈阿姨知道,不然她一定會覺得難堪,畢竟她這人很內向。小張後來帶著妻子和孩子探望父親時,也特地給沈阿姨買衣服、買點心。

經過相處,小張也很喜歡這位沈阿姨,平常就喊她「大姨」,當作自家親戚。

對沈阿姨來說,張家給她的溫情太多了,讓她的生活絕處逢生。

但是張家畢竟不是自己的家,所以沈阿姨還是勤勤懇懇地照顧老張,不敢有一絲鬆懈,也不想展露自己的小脾氣。

直到老張癱瘓入院,沈阿姨這才真的「破防了」。

她在心底把張家人當親戚,看到在乎的人生病難受,沈阿姨自己也難過。從老張住院到出院,沈阿姨忙前忙後。

後來老張出院了,但是半邊身子動不了,只能臥床靜養。

沈阿姨看在眼裡十分心疼,就像照顧親哥哥一樣照顧老張,這一照顧就是6年!

6年過去,老張身上連一個褥瘡都沒有,平常心情也不錯,最後的時光也沒有什麼遺憾,這都是沈阿姨的功勞。

小張對沈阿姨是千恩萬謝,天底下上哪找這麼好的保母?這是有錢也辦不到的事,只有真正的親人之間,才會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所以,當父親彌留之際,他給兒子和媳婦的遺言就是「好好照顧你大姨」!

小張答應父親,發誓會給沈阿姨養老,父親這才合眼。

當時沈阿姨為了避嫌,不在屋內,她還是太內向了,也太靦腆,總是不肯把自己當成小張的長輩,儘管他們之間的感情比親人還親。

老張過世了,喪事也辦完了,沈阿姨就專門挑了小張午休的時間,拿起收拾好的包裹就走。

小張妻子睡覺淺,醒來發現沈阿姨要走,急忙把丈夫喊醒。

夫妻倆連滾帶爬到門口,二話不說就拽住沈阿姨的胳膊,把她往屋裡拽。這對夫妻看起來不像好人,倒像是「人販子」,不知情的鄰居們還以為沈阿姨做保姆乾了壞事呢!

小張起猛了,腦袋一片混亂,把沈阿姨帶回家後,這才緩過來。

夫妻倆輪番勸沈阿姨留下,說要給她養老,沈阿姨說什麼也不同意,她抹著眼淚說:「你家住得這麼好,我住到你家10年,是我佔便宜,咋能要你們給我養老呢?」

小張也哭著說:「您照顧我爸這麼多年,我不能讓您連個房都沒有,您走了住哪啊?」

好說歹說,沈阿姨都不同意小張幫她養老。

後來小張和沈阿姨各退一步,小張把父親的老房子送給了沈阿姨,但沈阿姨害怕自己的子女又來爭,再來逼她賣房,所以這房子不過戶。

同時,小張也答應沈阿姨,不能把她當親媽一樣贍養,她認為自己受不起。

總算是把沈阿姨安置妥當了,小張夫妻倆帶著孩子回到城市裡,但還是不放心,時不時就打視訊通話,要看看沈阿姨還在不在房裡。

幾個月過去,沈阿姨還在老房裡住著,而且她挪動了家具,在陽台種了花。

看到這些改變,小張總算是放心了。

沈阿姨願意打理屋子,按照她自己的想法改變屋子的家具,這說明她認可了這個養老房,應該是願意一直住下去了!

小張很高興,雖然沒能像父親說的那樣孝敬沈阿姨,但是現在這樣也不錯。

過年時,小張帶著妻兒回老家探望沈阿姨,一家人團坐在一起,吃了一頓年夜飯。

沈阿姨的子女依然沒有來找她,看來是真的不想幫母親養老。小張心裡很不舒服,但是看到沈阿姨淡定自如的樣子,就像忘記了子女一樣,把愁事都拋在腦後,小張也釋懷了。

人生最難得的,就是在受到傷害之後,還能站起來重新出發。

有時候,命運回饋我們的方式,不是我們想要的那一種,但是另一個選擇或許也不錯。只要想開了,失望的盡頭,也會有另一種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