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去世早!和大哥掙錢「共同撫養兄妹」 半年前出車禍住院「弟妹不來探望」參加親戚婚禮懂了

345

我是馮立,今年59歲。我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一個妹妹。我在家排行老二,以前家裡條件不好,父親去世得早,我和大哥早早就擔起了養家的重任。

我十幾歲時,家裡買不起自行車,我和大哥每天凌晨三點起床,走路去煤廠幹活。家裡沒有鐘錶,我們倆不知道具體的時間,每天醒來就看月亮的位置來判斷大概幾點了。遇到陰天下雨,我們擔心去晚了,會早早出發。

有一年冬天,下著雪,我和大哥兩個人披著父親破舊的大衣去幹活,走到地方才知道我們早來了兩個小時。我和大哥沒地方去,只能蹲在門口等著上班時間到。

我的體質比大哥好,大哥凍得腿疼,我們倆就在路邊跑一圈,跑累了就歇歇,大哥實在跑不動了,我們就找個樹墩子坐著,我幫他按按腿。

我和大哥沒有技術,只能幫人家扛煤,中午餓了就吃昨天晚上剩下的煎餅。晚上幹完活,又要走路回家。那時候的日子太苦了,我和大哥每次想起來都難忍淚水。

大哥結婚比我早,他外出打工掙了錢貼補家裡,我們兄弟姐妹的日子才好過些。我結婚第二年,村裡外出打工的人多了些。我聽村裡人說,去新疆打工能掙到錢,為了讓家人過得好點,我背著一個大包裹,和村裡人一起去了新疆。

我是跟著村裡的建築隊去的,我們住的地方離城區很遠,我只記得坐車去的時候,一路上很少見到路人和村莊。

我是懷揣著掙錢的夢想到的新疆,可真的到了地方,才發現這裡不適合我。新疆的飯菜我吃不習慣,他們說話我也聽不懂,除了和村裡幾個人交流,我平時都不說話。

飲食不同還能克服,生活環境上的不同就難了。我們住的地方接近沼澤,蚊子特別多。我們老家的蚊子只有一丁點大,但是新疆的蚊子比我老家的蚊子大兩三倍,只要叮一下,就會起一個大包。

我的皮膚被蚊蟲叮咬容易過敏,來的時候還特地準備了驅蚊的花露水和蚊帳,但是蚊子還是很多。夏天很熱,我穿著長袖長褲,胳膊和大腿上還是有很多蚊子叮咬留下來的包。

我在新疆待了半個月左右,上眼皮被蚊蟲叮了兩下,腫的看不清路。我和妻子打電話說起這件事,妻子心疼地哭。我在新疆堅持了一個月,拿了三分之一的工資就辭職了。

之後我就回到老家種地,農忙的時候在家幹活,不忙的時候就在鎮上打散工。我們幾個兄弟姐妹陸續都成了家,那時候日子好過了許多,我和妻子想出去闖闖,就去浙江的工廠打工。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十幾年,孩子到了成家的年齡,我和妻子才從浙江回來。老家的地被村裡人承包了,我和妻子沒辦法種地,就想做點小生意。我們倆在集市擺攤賣過早點,也開過小飯館。

後來我表舅在老家建了養殖場養鴨子,賺了不少錢。我和妻子覺得這個行業不錯,就跟著表舅學了一年多,之後就借了一些錢,養起了鴨子。

那時候村裡只有我們一戶養鴨子,再加上行情不錯,我們賺了錢,就擴大了養殖場。我成了我們家裡唯一一個存款過百萬的人。兄弟姐妹提起我,非常自豪。

我用掙來的錢給兒子買了車和房,兄弟姐妹們家裡遇到事情缺錢了,只要問我開口我都會借,少則8萬,多則20萬。

5年前,我大哥查出癌症晚期,大哥希望化療,但是大哥的兒子手裡沒有這麼多錢,侄子哭著問我怎麼辦,我考慮到大哥年輕時幫了我不少忙,如今也是我該回報的時候,就借給大侄子65萬給大哥看病。

大哥在醫院撐了一個多月,最後還是走了。這錢我也沒有催著大侄子還,我告訴大侄子,我們是一家人,互相幫助是應該的。我知道他日子過得不容易,他有錢就還我,沒錢就暫時不還,我不會催他。

這件事,家裡人都知道。我自認為我這麼做是善事,可後來不管誰家有點困難,哪怕自己手裡有錢都要問我借錢。我弟弟排行最小,他岳父生病住院,他也問我借錢。我知道他手裡有十幾萬存款,自然不借給他。

可他卻說我小氣,只幫大哥不幫他。後來他每次見到我都不說話,連一聲哥哥都不喊。疫情期間許多地方封控,貨車來不到我們這,鴨蛋運不出去,就都砸手裡了。接連三年,我幾乎年年虧錢,三年下來,虧了200多萬。

期間,三妹夫妻倆來我家做客,我們吃完飯坐著聊天的時候,她說她兒子準備結婚了,女方要求在城裡買房子,她手裡還差十幾萬,問我能幫她多少?

我告訴三妹,我這幾年一直在虧錢,手裡沒剩多少了。鴨子還沒到產蛋的季節,就不能賣錢。每天的飼料錢和打疫苗的錢都是我自己墊著,我手裡的錢也只夠撐兩三個月的,如果行情還不好,我可能也要問別人借錢。

三妹夫生氣地說:你別解釋那麼多,你就說你借還是不借。

我知道他生氣了,只能耐著性子解釋這不是借不借這麼簡單的事情,是我真的拿不出這麼多。可我還沒解釋幾句,三妹夫就拉著三妹走了。

過年的時候我們一家人聚在一起,雖然也會說話,但是我能明顯感覺到三妹和三妹夫對我有意見。我心裡委屈,只能偷偷抹眼淚。

半年前,我拉著一車鴨蛋從養殖場出發的路上,被一輛逆行的轎車撞了,我躲避轎車時打了方向盤,車子翻了,整車鴨蛋幾乎都碎完了,我的雙腿也受了嚴重的傷。轎車沒有牌照,我的養殖場在農村比較偏僻的地方,那裡也沒有監視器,找不到肇事者,醫療費只能我自己承擔。

我住院的地方離三妹家很近,妻子要照看養殖場,只能先給三妹打電話,讓三妹先去醫院照料我,我兒子在外地,趕回來需要四五個小時。三妹接了電話就趕去醫院了,三妹在醫院待了三個多小時,兒媳和兒子趕到醫院幫我辦了住院費,又把三妹為我花的錢都轉給三妹了。

三妹簡單把我的事情交代給兒子時,三妹夫打來電話,雖然三妹沒開擴音,但是三妹夫聲音很大,他在電話問三妹,她侄子和侄媳婦到了沒?三妹說他們都到了。

三妹夫氣憤地說:他們都到了,人家有兒子有兒媳照顧,你不回來還在那幹什麼?人家這麼有錢,需要你這個窮親戚照看嗎?趕緊回來。

我當時剛出手術室,躺在病床上疼得冒汗,聽到三妹夫這麼說,我心情更難過了,我不想哭,就閉眼眼睛裝睡。三妹掛斷電話,和兒子說了兩句話就走了。

我在醫院住了半個月,三妹再也沒有來看過我。我親弟弟知道我住院了,只是打電話詢問了我的情況,也沒來看過我。

我出院後回了家,因為雙腿不能下地幹活,養殖場的活都是妻子一個人忙。看著她日漸消瘦,從早上忙到天黑,我心疼不已。兒媳要帶兩個孩子,兒子還要做生意,妻子經常累得哭。

妻子難過地說:以前家裡人不管誰家有困難我們都會幫忙,如今我們家遇到事情了,沒有一個人來幫忙,你出院快一個月了,他們都不來看望你,真是讓人心寒啊。

我心裡的想法和妻子一樣,可他們是我的親弟弟和親妹妹,我能說什麼呢?如果我抱怨幾句,只會讓關係更糟糕。

一個星期前,三妹的兒子結婚,我去參加婚禮的時候,恰好和四弟做一桌。四弟問我這次住院花了多少錢,我說手術加上後續的治療,大概花了30萬左右。四弟笑著說:你這麼有錢,對你來說不算多啊。

我聽了這番話,心裡不舒服。四弟見我臉色不好,又說:二哥,我說的是實話,咱們兄弟幾個就數你有錢,不是嗎?我這輩子是沒有你這麼好的命了。

我不知道怎麼反駁,故意不理他。吃飯的時候,三妹夫心情好,喝得有點多。我勸他少喝一點,喝多了傷身體。三妹夫說:二哥,你出院後弟弟沒去看你,你沒生氣吧?你三妹要是看望你,我想著二嫂在家太忙了,我們去了會打擾你,這才沒去。

示意圖來源:ETtoday財經雲

我說了幾句客氣話,準備走的時候,旁邊的親戚告訴我,她曾見三妹和三妹夫從我們家路過時都沒去我家,她問三妹夫為什麼不去看望我?三妹夫說當年我沒借給他錢,他憑什麼幫我?

從婚宴回家的路上,我難過得想哭。三妹當年家裡很窮,缺錢蓋房子是我借給她8萬,後來她婆婆生病住院,我也借過她錢。四弟結婚的的開銷,都是我和大哥出的,四弟買車的錢我也出了4萬。我幫了他們這麼多,如今他們卻因為那一次借錢時我沒答應,就記恨了我,我怎麼能不傷心呢?

不過回到家這幾天,我也慢慢想通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以後我就好好管理我的養殖場,保持低調,過好我自己的日子。至於親情,能互相理解就多聯繫,做不到互相理解,就少來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