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相親要2340萬聘禮!提出不生孩子 男方一句話「讓對方慚愧不已」

19

李代玉今年四十一歲,她是一名大齡未婚女士,除此之外她還有一個令人稱讚的身份,那就是女博士。

她從小就品學兼優,一口氣讀到了博士,博士畢業那年她才三十八歲。

畢業之後的李代玉沒有找工作,而是被學校聘請為教師,足以看出她是多麼的優秀。

雖然李代玉在這方面給她的父母爭了不少光,但是她的父母依舊是愁眉不展。

因為自己的女兒都四十齣頭了還待嫁閨中,無論是哪家的父母都是不開心的。

很多與李代玉同齡的女士都已經結婚多年,甚至孩子都上小學了,但是李代玉在感情方面還是沒有一點的動靜。

不過李代玉一點都不急,她的擇偶觀中有一個辭彙叫做寧缺毋濫。

她不想隨隨便便的就結婚,至少得找到一位和自己同樣優秀的男士,她才能甘心。

「小玉啊,你都四十齣頭了,該找對象了吧」,母親語重心長的說道。

「媽,不是我不想找啊,我那麼優秀,不能隨便找個人就嫁了吧」,李代玉說道。

「我知道你心氣高,但是你也得適當的降低一下要求,不然真的就嫁不出去了」,母親說道。

「媽,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您說的這些我都明白,只要有合適的我就談一談,這總行了吧」,李代玉說道。

「前天你二姨給我打電話說還真有一個合適的,你要不要見見啊」,母親詢問道。

「可以啊,不過你要先說說她的條件,條件太差了也沒有見面的必要」,李代玉說道。

「對方條件挺好的,雖然學歷沒你高點,但也是個研究生,現在是一家裝修公司的老闆,還挺有錢的」,母親說道。

「長得怎麼樣啊」,李代玉問道。

「你二姨給我發了一張照片,我讓你看看」,母親說道。

見李代玉提起了興趣,母親就趕緊從手機里翻出了照片,可是李代玉看了之後,臉上卻還是波瀾不驚。

「長的倒還可以,不過看著年齡不小了,不會已經結過一次婚了吧」,李代玉問道。

「年齡也不算大,只是比你大三歲而已,他沒有結過婚,跟你一樣也是一直忙事業,所以才耽擱了」,母親說道。

「那行啊,你安排個場合,讓我們見見面唄」,李代玉說道。

「好好好,我這就給你二姨打電話,約個時間和地點」,李代玉的母親開心的說道。

三天之後,李代玉和這位男士在一家咖啡廳中見面了。

簡單的自我介紹之後,李代玉得知了這位男士名叫周向發,今年四十四歲。

兩人聊了一會,覺得挺投機的,李代玉就開門見山了。

「我看咱倆都是敞亮人,那我不妨就直說了,雖然你的學歷沒有我高,但是看你的經濟條件還不錯,我還是比較滿意的,我們可以再接觸接觸」,李代玉說道。

「李小姐您說笑了,您可是博士,就算在這個遍地高學歷的社會,女博士也是鳳毛麟角的,不過您放心,雖然我的學歷不如您,但是我還是比較有能力的,如果咱倆在一起之後,我會給你很好的生活」,周向發說道。

「房子車子這些我都不看重,只要有就行了,好點差點沒關係」,李代玉說道。

「這都是最基本的,房子我有,前兩年我在市區買了一套二百多平方的大平層,這段時間剛裝修好,車子是一輛五十多萬(225萬臺幣)的寶馬五系,不知道能不能入了您的眼」,周向發謙虛的說道。

雖然乍一看挺謙虛的,但是周向發是在炫耀自己的實力,因為像這樣條件的男人還是不多的。

「還行吧,但是我在彩禮方面還有點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滿足」,李代玉說道。

「彩禮是肯定得給的,但是不知道您想要多少呢,可以跟我說一下」,周向發說道。

「前段時間我一個閨蜜結婚,男方給了九百九十九萬(4495.5萬)的彩禮,我不要那麼多,我只要五百二十萬(2340萬),因為我覺得這個數字很美好」,李代玉說道。

「李小姐,我覺得沒有問題,我做了那麼多年事業,這點家底還是有的」,周向發說道。

「我還有一個不算是要求的要求,你要不要聽一下」,李代玉說道。

「您但說無妨」,周向發說道。

「我不打算要孩子,因為我覺得生孩子和養孩子會耽誤我很多的時間」,李代玉說道。

聽完李代玉的話之後,周向發噌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拿著自己的大衣就準備走。

「周先生,你這是幾個意思啊,為什麼還沒說完你就要走啊」,李代玉不解的問道。

「跟你這樣的人,也沒有什麼好聊的,你要五百多萬的彩禮,我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但是你說不要孩子,我就忍不了了,我承認你很優秀也很漂亮,但是我花好幾百萬買一個沒什麼用的花瓶,你覺得值得嗎」,周向發說道。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生不生孩子是我的權利,難道我不生孩子的話,就是花瓶嗎」,李代玉一臉不悅的說道。

「是的,生不生孩子是你的權利,但是搭不搭理你是我的權利,我娶媳婦是為了什麼,就是想有一個後代,現在你連孩子都不願意生,那我娶你幹什麼啊」,周向發憤怒的說道。

「原來你是一個那麼低級的人,我二姨真沒有眼光,這樣的男人也敢介紹給我,還浪費了我一個多小時的寶貴時間」,李代玉說道。

「我是不高級,我也看不出你有多高級,你的想法和態度我也了解了,現在也多說無益,我只能說道不同不相為謀了,告辭」,周向發說完之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李代玉愣在了原地,她不知道自己有什麼錯。

難道結了婚就必須得生孩子嗎,她實在想不明白這是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