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獨居在老家!除夕受邀去女婿家過年 結果當天我「帶女兒哭著離開」:再也不來了

11

快過年了,家家戶戶都開始辦年貨,準備一家人歡歡喜喜過大年。但幾家歡喜幾家愁,對於那些獨居的老人來講,過年其實是一件難事,自己在家過年太孤獨,去子女家過年又不習慣,怎麼都是難。

楊大媽今年69歲,一直獨居在老家,這次受到女兒邀請,來到女婿家過年。可是當天晚上,大媽連吃飯的桌子都沒上去,被安排到沙發的茶幾上一個人吃飯,女婿還狡辯說大家要一起喝酒,不喝酒就不上桌了,大媽痛哭:「再也不來了」。

69歲楊大媽的自述:

我是第一次去女婿家過年,也將會是最後一次,實在是太欺負人了,千里迢迢的趕過去,就女兒一個人忙前忙後的接待我,親家公親家母再一邊,連搭理都不搭理我,後來吃飯的時候,連桌子都不讓我上,我什麼時候受到過這麼大的委屈,以後讓我去我也不去了。

本來我是跟老伴一起生活的,唯一的女兒遠嫁,很少回來家裡來看我們,有時候過年都不回來,其實我們理解,這回來一趟拖家帶口的,累人不說,花錢還很多,不來就不來吧,於是過去的那麼長時間,一直都是我和老伴單獨過年。

去年老伴生病走了,家裡就剩下我一個人,一開始還真不習慣,沒有了老伴,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孤獨」,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個人一坐就是一整天。有時候也想出去,可惜身體不好,還是在家裡待著吧。

那時候我心情不好,總是想老伴,想女兒,感覺難受的時候就給女兒打電話訴苦。女兒也心疼我,要把我給接過去養老,被我給拒絕了。一來是我走了,家裡的老房子咋整,二來是女婿家裡還有親家兩口子,我去了尷尬,不合適。

因此我也就一直獨居著,這一年多過來,我也習慣了,早上起來逛逛公園,上午看看帶電視,下午再睡一覺,晚上跳跳廣場舞,一天就過去了。平時還好,最讓我難受的就是逢年過節,每次過節,人家家裡都喜氣洋洋的,我這就我一個人孤零零的過。

女兒擔心了,擔心我這個老母親會出什麼事情,回來的頻率也高了。但女兒總回娘家不好,不僅是家裡的外孫需要女兒照顧,女婿和親家也不願意,我也不希望女兒總回來,我能照顧好自己。

後來我就徹底的成了孤家寡人,女兒習慣了以後,對我的聯繫也少了。只是慢慢的要過年了,我這心裡總不是滋味。難道過年我要一個人過嗎?還是請女兒和女婿帶著孫子過來。我當然希望女兒女婿能來這裡過年,可是我卻開不了這個口。

實在不行的話,我也準備好去女婿那裡過年,可是人家不開這個口,我也不方便多嘴提這一句。我是個內向的人,天生不善於交際,女婿和孫子還好,親家兩口子還真不知道咋交往,而且我也不好意思跟女兒說,就自己憋著。

距離過年還有一個月的時候,我就在幻想,什麼時候女兒能給我打電話,叫我過去過年呀。我自己不肯問,臨近年關女兒工作又忙,我們倆是誰也沒搭理誰,這搞得我心煩意亂的,甚至都開始幻想了,沒事就看看手機,看女兒是不是給我發消息了。

等了快一個多月,女兒除了平時的寒暄,根本就沒問我過年的事情,終於在還剩下一個星期過年的時候,女兒終於開口問了我,問我要不要去她那裡過年,那我當然是求之不得呀,馬上就答應了女兒。

後來女兒給我買了車票,讓我除夕前一天上車就可以了。那時候我欣喜若狂,但同時也有點奇怪,為啥不讓我早點去,非得等到除夕前一天呢,難道不願意怕我耽誤他們家的事情嗎?後來我也想明白了,大概是女婿家親戚回來,所以盡量讓我卡著時間去。

等到了那天,我早早地收拾東西,一個人坐上了去女婿家的火車,因為距離比較遠,我足足做了一天,才算是趕到地方,出了站,女兒女婿在門口等著接我,看到他們,我這心裡一暖,想著有親人真好,隨後趕緊上了車讓女婿把我拉回去。

那時候,我跟女兒得有幾個月沒見面了,我們里坐在車裡一直聊天,久別重逢真的令人喜悅,想著以後還要在女兒家裡住一個多星期,我這心裡別提有多美了。現在我迫不及待地往家裡趕,想看看我那個外孫子。

終於到了地方,女兒女婿幫我提著行李,我們三個人踉踉蹌蹌的進了小區,上了電梯,那時候我還在感嘆,這小區不錯,鳥語花香,是個適合養老的地方,女婿笑笑沒說話,我也立刻閉上嘴,其實我就是隨便說說,沒有要過來養老的意思。

上了樓,開了門,我終於進了女婿家,原以為女婿家裡只有親家兩口子,誰知道一屋子的人,我進去以後,親家滿臉堆笑的歡迎我,隨後又跟大家介紹了一下我,又告訴我,這都是女婿的親戚,是自己家人。

我能說什麼,也只能笑一笑點點頭,正尷尬呢,女兒帶著我去了房間,讓我先休息一下。待會兒她來做飯。我被帶到房間後,也只是簡單的休息一下,有心去找女兒聊聊天。可是她在廚房忙活,更重要的是,客廳全是不認識的人,我也不太好意思出去。

休息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出去,走到客廳,又走到廚房,見女兒一個人在那忙活,突然有點傷感。女兒見我出來了,問:「媽你不睡一會兒」,我關切的問她:「咋就你一個人做飯呢」,女兒故作輕鬆的笑了笑,說這一屋子長輩,也沒法子讓他們幫著做。

我擔心女兒累到身子,便幫著她一起做,雖然很久沒一起做飯了,但是我們母女倆十分默契,女兒切菜我炒菜,我刷盤子女兒裝碗。這一大堆的菜,可是把我給累壞了,但我跟女兒一起做,再累也沒什麼感覺。

忙活了好久,終於做好了,菜一盤一盤的上來,外孫也乖巧的去給大家擺凳子,我覺得腰不太舒服,就回房間休息一下。女兒在做最後的收尾工作,再等一會兒就能吃飯了。這次做飯,把我累得夠嗆,身上也流了不少汗,但是身心愉快,別看我年歲大了,還是有點用的。

在房間躺了好久,一直沒見女兒喊我吃飯,我覺得有點奇怪,怎麼用了這麼長時間。我推開門疑惑的出去看看,之間客廳擺放了一個大桌子,女婿那邊一堆親戚圍著個圈坐著,大家都有自己的位置,包括女婿和親家,唯獨沒有我和女兒的。

那時候我就有點尷尬,這是啥意思?大概是人太多吧,好巧不巧的我又問了女婿一句:「哎呀,坐的這樣滿,我和女兒往哪裡坐呀。」所有人都沒回答我,親家兩口子看著尷尬的笑,只有女婿說小聲的說什麼:「沒事沒事,都能吃上。」

正尷尬著,女兒從廚房出來了,端著一個大海碗,裡面裝著飯,和一大堆的菜,混在一起,看起來讓人很沒有食慾。女兒端著碗過來,跟我說:「媽,咱們倆不喝酒,不跟他們一起吃,咱們去沙發上吃。」

她一邊說著,一邊把碗放到了沙發前面的茶幾上。轉身又去廚房端來了一個海碗。這下我明白了,這倆海碗,一個是給我吃的,一個是給女兒吃的。我立刻就火氣上涌,真沒有這麼欺負人的。

親家母看到表情不太自然,安慰著跟我說:「親家,你喝點嗎?喝點給你挪個地方。」我搖搖頭,就是這一搖頭,彷彿讓女婿找了某種理由,馬上接著就說:「媽,您要不喝酒的話,跟娟子(指我的女兒)去沙發上吃哈。」

我憋著一肚子的氣,坐在沙發上跟女兒吃飯,女兒似乎看出了我不太高興,一直緊緊握著我的手。很難想象,我這個丈母娘來了都得受這麼大的委屈,女兒自己在這,得被欺負成什麼樣子,怪不得她一個人做飯呢。

我有點後悔了,不該讓女兒遠嫁的,她來到這不是享福的,是來這受委屈的,我心裡一陣刺痛,如果老伴還在,看到今天這樣樣子,他會怎麼做呢?我和女兒孤獨的在茶幾上吃海碗裡的飯菜,女婿一家子在桌子上推杯換盞,聊得起勁。

我突然站起來,咣當一下把海碗砸在地上,一邊哭一邊說:「再也不來了」,突如其來的一幕把酒桌上的人嚇了一跳,我站起來狠狠的瞪著他們,女兒見狀連忙拉住我的胳膊,我輕輕拍了拍女兒,告訴她,咱們娘倆出去吃,不在這受委屈了。

我們馬上穿好衣服就走了,剛出家門,就聽見家裡有人破口大罵上了。女兒一邊走一邊流淚,嘴裡還念叨著要把外孫接過來,我沒管那麼多,帶著女兒就打了車,讓司機帶我們去最好的飯店,我退休金多的花不完,今天我不會讓自己女兒再受委屈了,我要帶著她去吃一頓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