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轟波波維奇!過河拆橋還是另有隱情?狀態下滑,到底是誰的鍋?

14

如果一名球員從3.4分成長到場均21.1分8.3籃板9.2助攻2搶斷的全明星,按理說他應該感謝培養自己的球隊的知遇之恩。

但現實世界不總是那麼完美,裡面有許多曲曲折折,一旦從當事人嘴裡說出,作為吃瓜群眾的我們才能看到事情的冰山一角。

最近的德泰-穆雷就用一番話把他和馬刺之間的關係撕開了一道口子。穆雷的話引起了軒然大波,他的言語之間就是自己在馬刺遇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穆雷說:「雖然他們選了我,但他們可能覺得我是從街頭混出來的小子,會毀掉他們的名聲。」

可以想像,每個NBA新秀都是鋒芒畢露的年輕人,這些全世界最有天賦的年輕籃球運動員,每一個都不會承認自己在他人之下,但NBA雖然是一個又一個天之驕子支撐起的大舞台,每一支球隊的管理者卻又極其強調服從和團隊精神,而馬刺更甚。

「我在訓練裡把托尼-帕克和米爾斯都打爆了,我把他們都防死了,但我還是只有5分鐘或7分鐘的出場時間,有時候還要在發展聯盟打球。」穆雷說道。

我們都說年輕人進入社會會被磨平稜角,這些年輕運動員也是如此,他們進入聯盟會發現事情不如他們想像那般順利,沒有人會捧著他們當作掌上明珠。尤其是像穆雷這樣,曾經是首輪樂透的天才球員。

高中時期的穆雷已經名滿全美,他是華盛頓籃球先生,也是州最佳高中籃球運動員。NBA的大門早早向他敞開。他像所有天賦少年那樣「打一年就走」,大學賽場只是他們通往職業的墊腳石。

可是,在華盛頓大學遇到嚴重的背部傷勢,極大影響了穆雷的選秀行情,以至於馬刺才能夠在首輪第29順位撿到他。

但我們都清楚,馬刺是一支特殊的球隊,完美的鄧肯為他們定下了球隊文化的基調——即便是鄧肯也不能將個人凌駕於團隊之上,其他人,又算是老幾呢?

這樣的球隊文化塑造了馬刺,但年輕的穆雷似乎無法理解這一點,他抱怨球隊不給他足夠的機會,甚至覺得馬刺在刻意打壓自己。

「我在馬刺甚至沒有自己的一件訓練夾克,他們丟給我,說你穿加索爾的就行。」

「我不能理解他們讓我經歷的事情,我記得有一次回家我感到異常廢奴,我在馬刺的經歷就像過山車一樣。」

但馬刺並沒有埋沒穆雷的天賦,這名年輕人始終在馬刺的建隊計劃之中,波波維奇雖然會給穆雷鐵棒,但也會給他留一粒糖。

二年級賽季,穆雷已經是馬刺名義上的主力後衛,81場比賽里他得到48次首發,人們都看得到馬刺對他的期許。

「我24小時都泡在訓練館裡,所以我變得更強壯,變得更優秀了,第二年我取代了帕克的首發位置,但帕克不喜歡這一點,我知道他不喜歡,如果他能接受我成為首發,那就應該繼續對我進行指導,而不是去黃蜂。」

有趣的是,當年帕克卻表態自己不介意當穆雷的替補,而其中誰在說謊,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我們都清楚穆雷在後來發生了什麼,雖然經歷過賽季報銷的大傷,但馬刺給予了他足夠展示才華的平台,他也在去年成長為足夠可靠的全明星,甚至打出了「小威少」的名號——21-22賽季,他場均得到21.1分8.3籃板9.2助攻2搶斷,25歲的穆雷從被傷病拖累的問題少年,成長為聯盟最優秀的後衛之一。

波波維奇一直很喜歡穆雷,儘管這期間經歷過轉會風波,經歷過各種事件,波波維奇仍然對穆雷給予了足夠的尊重和耐心。在去年穆雷入選全明星時,波波維奇特意將他叫回球館,親自將這個消息告訴穆雷,給他送上一份驚喜與誠摯的祝賀。

可是,就在他成為馬刺期待他變成的樣子後,問題再一次浮出水面。馬刺在自家核心養成計劃完成的那一刻,詭異的選擇從頭再來,把穆雷交易到亞特蘭大……

不知何故,也許是定位問題,也許是待遇問題。但我們看到,穆雷還是從前那個刺頭,他休賽期在野球局上不斷挑釁班凱羅,差點把朋友變成仇人。而穆雷最近在史蒂芬-傑克遜的節目里語出驚人的樣子(傑克遜曾經因為性格問題被馬刺在季後賽開打前裁掉),像極了掙脫家長管教的問題少年……

我們無法去評價穆雷和馬刺誰對誰錯,這也不是一個道德判斷問題。但是,如果沒有馬刺,穆雷能夠是今天的樣子嗎?

這也許值得大家思考。

在老鷹的表現或許能幫助我們獲得答案,在出場時間從34.8增加到36.5分鐘的情況下,穆雷的效率反而下降了,他從場均21.1分8.3籃板9.2助攻降至20.6分5.5籃板6.1助攻。

並且,球隊好像並沒有因為他的到來變得更好——當他在場,老鷹每百回合的攻防效率都要更差。尤其是防守端,穆雷在場老鷹每百回合要多丟3.8分,但防守不就是老鷹引進穆雷的原因嗎?

穆雷的下滑球迷有目共睹,但26歲的年輕人又怎麼會去反思自己呢?

也許,待穆雷再成熟一些,他就會明白那些看似嚴厲的「鐵棒」,其實是最好的鞭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