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將至!女兒女婿「好心」接我到他們家過年 一進門「被要求長住」我轉身想走

19

過年與家人團聚,歡聚一堂是一件相當幸福的事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平日裡大家都忙於工作,忙於生活,在過年的這個時間裡能夠清閑下來去陪伴家人,與家人共度春宵佳節也自然讓人為之珍惜了,漫長的歲月,陪伴家人的時間卻隨著時間卻漸漸的越來越少了,我們無法去控制時間的流逝,我們卻可以珍惜現在的一分一秒,過年更是如此。

可是在如今的生活中,卻有太多的人開始厭倦了過年,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說出那句「過年太累」的話,感情沒有機會培養,卻培養出了一堆的不滿以及爭吵,說起來顯得那麼可悲,又那麼的心酸,一位60歲的單身大媽說出了自己的經歷,臨近過年去了女兒女婿家裡養老,可是一進門卻後悔了,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一起來看看她的事情:

講述人,汪阿姨:

我今年60歲了,是個獨居的單身老人,我的老伴去世兩三年了,這兩三年也一直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生活。

獨居的日子說起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難過的,主要還是因為孤獨,在家裡的時候總是冷冷清清的,沒有什麼人氣,尤其是在退休了之後生活就更加的孤單了,白天一整天的生活都是一個人,自己做飯,自己吃飯,自己出門去跳廣場舞,在擁有自由的同時卻也依舊感覺到了一絲悲傷。

 

我這輩子只有一個女兒,年輕的時候想要一個男孩子,畢竟我們那一輩都講究養兒防老,就算是有一個姑娘,也還是要生個兒子才行,可惜我們倆要了一個女兒之後就沒能再要一個男孩了,後來索性也就不要了,商量著到了晚年就自己老兩口湊合的過日子,只不過沒想到如今的老伴去世的早,導致了我一個人的生活,女兒也是遠嫁,去一趟得兩三百公里,也不容易,不過生活也還是挺好的,女婿對她也不錯,我也就放心了。

我的父母去世的早,公公婆婆年齡大了,但是現在也不跟我住,都是跟著他們家老大住的,我如今的這個家裡只有我這麼一個人生活著,尤其是到了逢年過節的時候,女兒基本上也是先去她婆婆家裡過了,最後才會來在我們家裡待兩天,而且也不會待長久,如今又要過年了,其實對於我來說現在的過年是越來越不想過了,人家過年講究個團員,歡聚,可是對於我來說這過年就是幾天煎熬,家裡也沒有個伴,說話人也沒有,親戚們上門也是隔三差五的,陸陸續續的,來了待一兩個小時就走了,一會熱鬧,一會冷清,這種感覺更讓人難受了,想出門去找鄰居們說說話,打打牌也不方便,畢竟他們還要待客,也就只能自己在家裡守著房子,等待迎接客人了,這幾年也一直都是這麼過著,冷清,無奈,也孤獨。

今年也馬上要過年了,本以為今年過年的時候會跟之前一樣,可是女兒女婿卻打來了電話想要今年把我接到他們家過年,一開始我還是挺詫異的,因為這麼多年也從來都沒有過,再加上女兒女婿也一直跟她的公公婆婆一塊過日子,她公婆的身體都不好,又只有女婿這麼一個兒子,所以這麼多年我才很少過去,可如今大過年的他們卻主動要接我過去,我心裡是又驚喜又意外的,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打算過去跟他們一塊過年。

 

我路上還一直算著過去了不好住人,一共三間房,孩子一間,親家一家,我跟女兒住一間,只能委屈委屈女婿睡沙發了,本想著自己算得挺好的,過去也能夠過個歡樂年了,可是當我進門了之後就後悔了,因為過年是藉口,他們有其他的原因。

進門之後我就看到了女兒一個人,女婿不在家,親家兩口子也沒看見,我就問女兒是怎麼個情況,女兒跟我說:

「他帶著他媽去醫院了,她媽現在腿不行了,去醫院檢查過好幾回了,估計年後還得做一場手術,他爸在床上躺的了,現在是越來越難了,癱瘓在床上一天也下不來床,吃喝拉撒都得有人伺候。」

我也是心疼我的女兒,我說:

「那你這現在也是忙壞了吧,小徐(女婿)是個男人,每天還得忙工作賺錢,屋裡這裡裡外外都得讓你忙了,照顧老的,照顧小的,辛苦你了。」

 

女兒也是一口一個不辛苦,委屈的眼淚都出來了,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報喜不報憂的,我也心疼我這個女兒,說話間女婿帶著親家母回來了,眼瞅著親家母那樣子像是老了十多歲,她其實沒比我大幾歲,今年也就六十五歲不到,可是看上去就很老了,拄著個拐杖,全靠女婿在身邊攙扶著,我們寒暄了幾句之後親家母就回房間了,可這時候女婿跟我說:

「媽,其實接您過來過年也是有點別的事情我想要跟您商量商量,看看您同意不同意。」

 

我示意他說下去,他接著說:

「媽,您也知道,我們倆都是家裡的獨生子,您現在也是一個人在老家生活,小麗每天也擔心你,害怕您身體不舒服了,害怕您病了沒人照顧,只是咱們家的條件實在是有限,不然我肯定換個大房子,大家一塊住著舒坦,但是媽,我想跟您商量商量您以後能不能就一直住在我們家裡了,這樣小麗也不擔心了,您也能給我們照顧照顧生活。」

我也是笑著說:

「我倒是想,但是你自己也說了,咱們家條件有限,也沒地方住人啊,我來的路上還算了算,只能委屈你睡沙發了,但是睡沙發偶爾睡睡沒事,要是長久的睡你也休息不好。」

女婿卻說:

「媽,其實我也不好張這個口,我是想要您搬過來之後跟我爸媽就住這裡了,我搬出去租個房子住,孩子平常上學的時候就住校了,我就搬回來住,孩子不住校了我就回來家裡住,真的也是挺為難的,我爸媽的身體不好,我爸癱瘓在床上,身邊離不開人,我媽這兩年腿也不行了,年後可能還得做一個手術,到時候身邊也更離不開人了,我們倆現在的生活壓力也大,都得工作,只能請您過來幫助照顧照顧他們,您看行麼?」

聽到女婿的話我一時間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正當我猶豫的時候女兒說:

「媽,我跟他商量著要給他爸媽送養老院去,起碼有人照顧,有人伺候,這樣我們也能過得舒坦點,可是養老院的費用太貴了,光是他爸一個人一年的費用就得五六萬(約30萬台幣),情況特殊,費用也就多了,這還已經算是便宜的了,也想過請個保姆來照顧,但是家裡畢竟沒地方住人了,保姆來了也不方便,想來想去還是想要讓您過來,我們都是一家人,也方便,您也不會在家裡一個人過得孤單了,我們也不會為您操心了,您說呢?」

 

是啊,我們是一家人,住在一起會方便點,減輕一點經濟方面的壓力,我一個人住在老家確實孤單,冷清,但好在我過得不辛苦,不用伺候人,可如今要是搬過來了話這以後只有伺候人的份了,我跟女兒說:

「閨女,媽自己能過,老家起碼是媽生活了一輩子的地方,街坊鄰居的都了解,都是熟人,平常有什麼事情他們也都能夠幫忙,媽自己過得也挺好的,只是搬過來之後咱們住得也不習慣,況且媽也上了歲數了,就怕照顧不好了落下埋怨。」

女婿說:

「媽,您是來幫忙的,怎麼會埋怨您的,您放心,肯定不會說什麼不合適的話讓您覺得不舒服的。」

女兒也是說:

「是啊,媽,不會的。」

聽到他們夫妻倆的話之後我心裡也開始不舒服了,直言:

「你爸媽的房子呢?這以後都是跟你們一塊生活了,身體也不好,完全能把房子賣了,賣掉的錢不就能夠給他們找個好點的養老院了麼,你們也能夠過得舒服一點了麼。」

 

女兒說:

「說了好幾次了,他媽不同意賣,說是人還沒走了,房子不能丟,手裡的存款又不多,我們的壓力也大,實在是沒辦法了。」

看著女兒略帶著急的模樣我有些無奈了,跟她說:

「媽想一想吧,大過年的來都來了,先過完這個年吧。」

就這樣他們也才沒有再繼續說話了,只不過這個難題交給我了,要是答應了,以後的日子可能會越來越累,我過得越來越不舒服,要是不答應,又容易影響一家人的關係,讓女兒難做,我挺糾結的,只能夠先過著,過年期間我考慮清楚再做決定。

唉,遇到這事真的挺煩惱的。

 

寫在最後:

過年能夠跟家人團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對於獨居的單身老人來說更是如此,伴侶去世之後這個世界上她能夠依靠的人更少了,說白了就只剩下了自己的孩子,若是這時候的孩子也不懂的如何去孝順老人,如何去給老人養老的話,最後只會讓老人寒了心,無論是女婿也好,兒媳也罷,對待家中的老人就算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也是應該抱有一份孝敬的心去面對他們,哪怕是看在老人家的份上,哪怕是看在伴侶的份上都是如此。

對於汪阿姨來說這件事情正如她所說,不答應的話女兒為難,一家人感情會受到影響,答應的話她自己以後的日子又不太好過,所以說生活中的有些事情它是很難會有正解的,反而對於很多的事情來說只有相對的退讓以及妥協,而這件事情本身女兒跟女婿就考慮不周,只想到了如何緩解自己的生活壓力,只想到了如何能夠讓生活簡單一些,卻忽略了汪阿姨的感受,甚至最後將這樣的難題拋給汪阿姨去做決定,換位思考,汪阿姨無論給哪種答案到最後都可能會影響生活,做子女的應該考慮到這些才行,而不是只考慮自己的家庭,你們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