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積蓄不留親人!84歲肺癌晚期老人「將遺產全送給主治女醫生」 「背後內情」藏好大顆洋蔥

13

2017年3月8日,肺癌晚期的84歲老人楊希賢給兩個侄兒打了電話,讓他們晚上下班到醫院一趟,說有事情交代。

侄兒著急忙慌地趕了過去,他們知道這回老爺子可能是時日無多了,心想著陪他走過最後一程。

果然,到了醫院,躺在病床上的楊希賢和他們說出了自己的病情,不過,有一點讓他們沒有想到,老人竟然提出要把自己的全部遺產都送給主治女醫生田玲。

要知道兩人非親非故,侄兒們也非常疑惑,他為何不把錢留給家裡人,反而要送給一個外人呢?

孑然一身,突患癌症

楊希賢生活在重慶市九龍坡區銅罐驛鎮冬筍壩社區的一棟筒子樓內,剛開始,這裡住滿了單身職工,只是後來由於其他住戶都結了婚,搬了出去,偌大的樓里只剩下了楊希賢一個人。

提起楊希賢,社區的一些老人個個都能說上兩句,因為曾經的他經歷可謂十分坎坷。

楊希賢出生在一個城鎮職工家庭,小時候的生活無憂無慮,中學畢業後,他還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在當地的罐頭廠上班。

有了穩定的工作後,街坊鄰居又幫他說合了一樁婚事,婚後生活也十分甜蜜,那時的他過著很多人羨慕不來的生活。

然而,沒幾年,因為夫妻倆價值觀差異較大,加上楊希賢脾氣也很倔,雙方矛盾不斷加深,到最後只能離婚收場。

事實上,青年時期的楊希賢人高腿長,相貌俊朗,而且工作十分拚命,即使離了婚,按照他的條件,再找一個對象也是不難的。

只是,經過這次婚姻的失敗,楊希賢對婚姻再也沒有了興趣,他喜歡一個人獨來獨往,這樣就不會有人約束了。

之後幾十年時間,他還是和往常一樣每天在廠里認真地工作,大家都對他的工作能力很是佩服,後來,廠里還給他分配了一套單身職工宿舍,雖然面積不大,但在那個時候,他一個人住完全足夠了。

日常的生活中,楊希賢沒事就會讀讀書看看報紙,後來買了電視,他還堅持每天看新聞,在和街坊鄰居聊天的時候,他經常會講一些別人不知道的故事,漸漸地,大家也都習慣聽他講。

不過,有一點大家還是有些不習慣,在遇到爭論的時候,楊希賢總覺得自己是對的,並且還說得頭頭是道,即使遇到了明顯是他錯的問題,他也能說出個一二三來。

但總體上來說,楊希賢並沒有令人詬病的缺點,相反,他的諸多優點都著實被大家看在眼裡,其中一個就是他從來沒有主動麻煩過別人。

一個人生活難免會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一開始,大傢伙也經常他家去串門,想著看能不能幫他些忙,但每次走進門都發現他早已把整個家收拾得乾乾淨淨。

後來,到了退休了年齡,楊希賢也就從廠里退了下來,面對整棟樓就他一個人的生活,他偶爾也會感到孤獨,但心態上還是十分堅強樂觀。

社區領導勸他搬到養老院生活,他每次都樂呵呵地拒絕了,因為他不想麻煩別人。

前面不是提到他的侄兒了嗎?他們為何不把老人接過去生活呢?

事實上,兩個侄兒的家境很是一般,而且也都有了孩子,面臨著巨大的生活壓力,他們也想接,但現實條件不允許。

不過,為了讓老人生活如意,兩個侄兒和侄兒媳婦還是偶爾給老人帶點吃的,陪他說說話,只是,這對於漫長的獨孤來說實在有些微不足道了。

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本來已經習慣了孤獨的楊希賢老人也漸漸地感受到了孤獨之苦,他也害怕自己百年之後無人問津。

也就是在老人愈發孤獨的時候,傳來了一個更大的噩耗。

八年陪伴,無私無畏

2009年10月的一天,76歲的楊希賢老人早早地就醒了過來,老年人覺少,他也一樣,按照往常的習慣,他準備先到公園裡走走。

只是,剛起床,老人感到渾身難受,嗓子還不舒服,整個人都憋得慌,像是有東西卡住了喉嚨一般,他不停地喝水,可還是沒有任何效果。

為了不給侄兒添麻煩,楊希賢沒有給他們打電話,而是自己走著去了醫院,心想吃點葯就沒事了。

誰知,醫生在進行完初步診斷後,卻表示需要做詳細的檢查才能確定病因,楊希賢沒有多想,就答應了,畢竟他有醫保,也花不了多少錢。

幾個小時後,檢查報告出來了,楊希賢也看不懂報告的符號,就趕緊問醫生:「我到底得了啥病,您給我開點葯,我回去吃。」

只是,醫生卻沒有急著回答,而這為老人診治的醫生就是田玲。

2003年,田玲從瀘州醫學院畢業後來到了重慶市腫瘤醫院工作,老人來看病的時候,她也才不到30歲。

當見楊希賢自己一個人走進診室的時候,田玲還特意朝他後面看了看,因為這麼大年紀了,一般會有家人陪同,只是,楊希賢確實是一個人來的。

田玲耐心地問道:「爺爺,您怎麼自己來看病了,您的孩子呢?」

楊希賢一生都很坦蕩,他也沒有隱瞞,淡淡地說:「我沒有孩子,麻煩您給我瞧瞧吧,就感覺憋得慌,之前去了幾家醫院,醫生都沒說病因,就是要我來這裡看看。」

田玲又詢問了一些老人的病史和家庭情況,這才知道他一直是一個人生活,心裡不禁有些酸楚。

而她之所以沒有急著給楊希賢回答,是因為檢查報告上顯示老人得了癌症,還是晚期,當前醫療水平無法治癒,死亡只是時間問題,她不想老人在恐懼中孤獨離世。

只是,幾天看病下來,楊希賢心中似乎也有了不好的預感,幾十年的生活經驗告訴他醫生之所以不說,那就只有一個可能,自己得了絕症。

見田玲也是吞吞吐吐,楊希賢從容地說:「你還是告訴我吧,什麼結果我都能接受,我也年齡大了,不想再去其他醫院來回跑了。」

田玲愣了一下,見老人如此豁達,她還是如實地說出了結果,只是老人的表現遠比她想象中堅強,楊希賢得知自己患癌的消息後,頓時長舒了一口氣。

不過,一向堅強的楊希賢沒有放棄生的希望,他住進了醫院,積極地配合著治療,而作為他的主治醫生,田玲也無微不至地關懷著老人。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田玲發現楊希賢的侄兒從來沒有到醫院看過,只有他的侄兒媳婦前後去過兩次,每次老人向侄兒媳婦詢問侄兒的情況,侄兒媳婦都會說他們在外地工作實在沒有時間。

事實上,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是侄兒們不來,是因為他們也都是50多的人了,也都要為了兒孫打拚,畢竟在重慶這個大城市生活本身就要面對巨大的壓力。

對於侄兒的決定,楊希賢很是理解,但又感到很是落寞,田玲看在眼裡,很是心疼。

作為一名醫生,田玲每天都要診治幾十名病人,楊希賢只是他其中的一個,按理說,她沒有必要專門多抽出時間照顧老人,但出於善意,她還是這麼做了。

每天下了班,田玲總是會到老人的病房陪他說會話,聽他講過去的事,雖然有時候老人的話她也聽不清,但依然笑著應和說「好啊,原來是這樣」等等,而楊希賢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溫暖融化了,心情好了許多。

田玲來的時候,發現楊希賢每天都會從抽屜里拿出一盒過期的罐頭盒,她還以為老人是想吃罐頭了,就在下班回家的時候從商店買了一些送給老人。

楊希賢見狀,樂得大笑,他說自己不是想吃,而是以前在罐頭廠工作了幾十年,心裡多少有些懷念,田玲也笑了,她趕緊詢問起了老人曾經的經歷,還笑著對老人說:「您年輕的時候一定很帥。」

田玲說自己從醫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特殊的病人,無兒無女得了絕症又這般堅強,老人的態度給了她很大的動力。

不僅如此,楊希賢老人的善解人意也讓田玲覺得自己有義務照顧老人,陪他度過最後的時光。

原來,有一次,田玲因為工作熬了一宿,在午休的時候,就趴在辦公桌上睡過了頭,她醒來的時候一看時間立刻跑了出去,因為該給楊希賢診治了。

誰知,剛一出門,她驚訝地發現楊希賢就靜靜地站在門外,老人沖他笑了笑,田玲也相視一笑,後來詢問老人才知道,他見田玲到點了還沒來檢查,一定是工作太忙,就主動走到了她的辦公室門外。

見田玲還在休息,楊希賢沒有忍心打擾,就自己站在門外等,田玲得知後激動地流下了眼淚,「這麼理解醫生的老人,我又怎麼能不認真照顧他呢,人心是相互的」。

漸漸地,雙方的親情愈發深厚,楊希賢老人也把她當成了自己的親孫女一樣,而在田玲的照顧下,老人奇跡般地多活了很多年。

而在此期間,有一次經歷還是讓田玲終生難忘。

拒絕遺產,全心照顧

2017年3月7日,這天是田玲在值班,她早早地就來到了醫院,過了沒一會兒,一輛救護車停到了醫院的門口,她走過去猛然發現車裡擔架上躺著的就是楊希賢。

「楊爺爺!楊爺爺!」田玲著急地大聲喊了起來,可此時的楊希賢已經陷入了昏迷,她非常著急。

原來,癌症的治療沒有好的辦法,主要就是不斷地放療、化療,加上一些輔助的生物治療,在治了一年多後,楊希賢老人也習慣了,為了方便生活,他總是斷斷續續地入院治療,等好一些就出院回家靜養。可誰知這次竟突然嚴重了起來。

推進手術室後,醫生立刻給他做了緊急脫水降壓處理,可效果還是不明顯,田玲見狀更加著急,轉眼間到了交接班的時間,田玲多麼希望能夠陪在老人身邊繼續照顧他,但她又害怕聽到噩耗。

回家之前,田玲囑咐了值班醫生:「楊爺爺出現任何情況,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這晚,田玲徹夜未眠,她在牽掛著老人的病情,直到第二天一早,她發現醫院沒有電話打來,才重重地長舒了一口氣。

來到醫院後,田玲見楊希賢老人已經醒了過來,只是看上去還很虛弱,她隨即走到身前小聲地說:「楊爺爺,不會有事的,您安心養病。」

楊希賢看到田玲出現,也笑了出來,儘管此時的他肯定非常難受,但他還是不想讓「孫女」擔心。

而就在這天,楊希賢把侄兒叫了過來,說出了自己的心裡多年的想法,緊接著便出現了開頭的一幕。

自從楊希賢患癌住院後,一直是田玲無私地在照顧他,陪他說話,所以,對於老人把遺產都送給她的決定,醫院的同事都很理解。

而楊希賢的兩個侄兒因為幾乎沒到醫院來過,自然不清楚這事,他們非常疑惑,但最後還是沒有問老人原因,畢竟各自也都沒有照顧過老人,他想怎麼處置遺產他們都不應該過問。

在侄兒離開後,楊希賢就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田玲,他覺得這是自己唯一能回饋給這個善良的姑娘的了,只是田玲卻沒有要。

「我照顧楊爺爺,只是出於善意,從來沒想過要他的東西。」這是田玲給出的答案。

經過這次病重的危機後,田玲再也不放心楊希賢再回家休養,反覆勸他一定要留院觀察,她還常對老人說:「楊爺爺,缺錢了和我說,不要怕花錢,您把身體養好才是最緊要的。」

在田玲的關懷下,楊希賢住了一段時間院,病情又漸漸地好轉了,老人又提出了想要回家看看,葉落歸根,田玲也很理解老人的想法,可考慮到老人的身體,她又實在不放心他一個人回去。

雙方交流之後,最終達成了一個折中的方案,由田玲陪同老人回家看看,就這樣,在田玲的攙扶下,楊希賢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剛來到樓下,田玲就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原來,楊希賢這麼多年還一直住在單身職工宿舍里,而這裡因為年久失修已經成了被拆遷的對象。

社區看老人一個人住在這裡也不容易,拆遷也就暫時擱置了下來,說老人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等老人百年之後再拆。

只是話雖這麼說,可裡面的環境已經相當糟糕了,田玲走到老人的住處,望著整棟樓里空無一人的場景,更是難受得流下了眼淚,她實在不想老人在這裡繼續生活。

事實上,早在之前,社區領導和老鄰居們就勸過他,要他搬到養老院去,可老人不想麻煩政府,就一直沒有答應。

於是,田玲也勸起了老人,最終多年的親情還是打動了老人,楊希賢同意了,在當地政府和愛心人士的共同幫助下,楊希賢老人住進了養老院,而原來房子的拆遷款也如數打給了老人。

臨走的時候,田玲因為不放心老人,再次給老人寫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關切地說:「爺爺,您有什麼事,一定要給我電話,您手機里有我的號,我又給你寫了一次,有事一定要給我說!」

楊希賢老人笑著點了點頭,而在社會人員和好心人的共同幫助下,楊希賢老人的最後一段時光得以在歡聲笑語中度過。

後來,楊希賢老人因為癌症還是離開了人世,田玲親自出席了葬禮,送了老人最後一程,這段感人至深的醫患情畫上了圓滿的句號,而直到最後,田玲也沒有要老人留下的遺產,向她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