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抗癌失敗!新娘心酸離世「新郎殯儀館內補辦婚禮」 1年後卻「被岳母告上法庭」撕開真面目

788

3年前,一則婚禮視頻,曾引發網友熱議。

與別的婚禮不同,這場婚禮的地點:選在了殯儀館。

鬧鬧嚷嚷地告別廳里,兩個投影儀上滾動播放兩位佳人的合照。

29歲新娘楊柳,穿著一襲潔白的婚紗,靜靜「躺」在169盆粉色玫瑰中央,旁邊站著的,是他相戀6年的愛人,徐世南。

視頻感人,評論區也很熱鬧。

有人說,想把他和亡妻的故事寫成歌,拍成電影;

有人在評論區盛讚: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竟是新郎徐世南精心策劃的一場大局……

一、他人生迷茫沉迷網路,意外中愛情降臨

故事,還要從2006年說起。

那時徐世南即將大學畢業,一次,徐世南應朋友邀請,雙雙報考了大連外語培訓班。

台上,日語老師滔滔不絕地授課;

台下,徐世南望著同是學員的楊柳直發愣。

目光交匯時,楊柳的臉上泛起一絲潮紅。

這是他們的初遇。

一個是溫柔恬靜的姑娘,一個是整日泡在網吧里的浪子。

彼時,沒有人猜得到,他們後來會發生什麼。

倆人真正有交集,是在一年後。

自那場偶遇後,徐世南滿腦子都是女神(楊柳)的模樣,但礙於女神高冷,他遲遲不敢表白。

於是,便想盡一切辦法拿到女神的聯繫方式。

聊天中他們得知,彼此都是單親家庭。

以此為話題,徐世南逐漸打碎了楊柳心中的堅冰。

2007年8月13日,徐世南鼓起勇氣約楊柳到星海廣場,趁著夜色,他俯身輕吻了楊柳的臉頰。

從那天起,他們正式確立了戀愛關係。

和大多數情侶的經歷一樣。

初入社會,他們租著廉價的房子,做著最普通的工作。

有了一點存款後,倆人又在學校附近選了家店面,開起了小超市。

直到2012年5月,徐世南在親戚的引薦下,來到山東東營的海邊,學習水產養殖。

那裡人煙稀少,有時一個月都遇不到一個說話的人。

楊柳想都沒想,就隨徐世南一起搬進了海邊的出租屋。

白天,徐世南出去談合作,楊柳就一個人守在店裡。

漸漸地,徐世南的生意有了起色。

而他們長達六年的愛情長跑,也在這一年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二、分分合合修成正果,等來的卻是彌天災難

然而,新婚燕爾,病魔卻殺了他們個措手不及。

2013年初,楊柳的右側乳房生疼。

檢查之後,她被告知可能是增生。

次年2月,楊柳已經疼得無法忍受,她焦急地跑到大連鐵路醫院就診。

等到做完手術複查,她被醫生遺憾地宣告:最多活五年。

拿到確診單的那一刻,楊柳一下子眼圈泛紅。

8次化療,32次放療,一年靶向治療。

新婚伊始,28歲;

癌症猶如晴天霹靂,打了楊柳一個措手不及。

然而身處陰霾下的癌症女孩,卻總希冀著,再為別人撐把傘。

後來,她將自己的社交賬號昵稱改為」乳腺癌患者CiCi」、建立病友群;旨在幫助和她有相同經歷的病友,積極面對人生。

平台上,她即時分享自己的抗癌經歷,宛如與癌症作鬥爭的孤勇者。

病房裡,楊柳因為積極治療,活潑開朗,被醫院評為「抗癌小明星」。

即便生病,她也從沒放棄對生活的熱愛。

她還和從前一樣,每天分享自己的日常。

得到醫生的允許後,她會去染頭髮、做髮型。

一旦身體稍微好點,她就叫上徐世南爬山、健身。

抗癌兩年,楊柳的癌細胞終於得到了有效遏制,倆人的生活也逐漸回到正軌。

為了能給楊柳更好的生活,徐世南在大連買下了一處婚房。

她喜出望外,開開心心地籌備婚禮。

可造化弄人,醫生一語成讖。

三、轉危為安,不料卻掉入另一個深淵

2018年7月,楊柳的左腋下方再次出現腫塊。

他們不得不把婚禮推遲,到全國各地拜訪名醫。

一年的時間很快過去,但他們聽到的最多的回答:

是回天乏術。

次年5月,楊柳身上的癌細胞已深入到骨頭、肝等全身等多個臟器,身體狀況急轉直下。

7月,楊柳打了個噴嚏後,因為骨折,再也無法站起來。

徐世南崩潰大哭。

楊柳安慰他說:「說實話,我們都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只是不知道,病情複發得這麼快。」

再緊接著,是一個苦笑。

那個笑里,她幻想著自己穿婚紗的模樣。

那是她的夢想。

生命的末尾,她想起此時跟她一樣承受著痛苦的病友。

她掙扎著從陣陣隱痛中抽離,一字一句回復了7000名網友的提問。

她說:「能幫一個是一個。」

硬生生又扛了幾個月後,楊柳的生命,定格在了她29歲的春天裡。

楊柳妹妹說:姐姐去世這天,是他和瘦猴(徐世南)結婚的日子。

甚至,撞上了去世的時間。

無處發泄的徐世南打開楊柳的手機,一遍遍翻看著妻子生前的照片。

當他無意點開購物車時,徐世南再次崩潰。

琳琅滿目的婚禮用品,還有很多件婚紗。

直刺得他眼淚洶湧。

守靈7天後,他決定完成妻子的心願。

於是,就有了開頭的一幕。

可隨著一年後徐世南的丈母娘站出來發聲,網友們才發現。

這竟是徐世南策劃的一場「撈金」大局。

四、你的婚禮之我的發財夢

為了博得更多網友的關注,他先是邀請一部分媒體宣傳造勢,而後又將靈堂布置成禮堂。

掐著時間,閃光燈四起。

萬眾矚目之下,徐世南緩緩走到亡妻身邊,雙眼噙淚,俯身哭訴,欲與亡妻同去。

果然,效果出奇地好。

他一躍成為感動一座城的名人,許多人找他獨家授權,想把他和亡妻的故事拍成電影。

隨後,徐世南趁熱打鐵,又接連在多個平台上註冊視頻賬號,將楊柳生前的視頻和照片發布在網上。

置頂的三個視頻,均是和婚禮有關的照片。

每一條文案,都要@亡妻。

沒流量了,就精心編撰一條「殯儀館里的特殊婚禮」的話題詞,再發一遍。

憑藉著流量快車,從亡妻逝世至今,他已經收穫了36萬粉絲,377萬點贊。

對此,楊柳母親並不知情。

或許,只有攝影機看到了,楊母當天在聽到哀樂變婚曲時,表情明顯由悲傷變換為錯愕。

但彼時,她聽信了徐世南口中的痴情:「讓楊柳穿上婚紗,是我的心願」。

直到一年後鄰居拿著視頻一條條放給她看,才發現自己的女婿竟如此地齷齪。

看著評論區恣意討論女兒的話語,楊母夜不能寐。

每一條惡評,都是刺向她的尖刀。

她憤怒的找到徐世南理論,要求他下架女兒的相關視頻。

可此時,徐世南正享受流量帶來的紅利,又怎麼肯答應。

問得緊了,便提出讓岳母拿20萬(約89.4萬台幣)等價交換。

萬般無奈之下,楊母只好找到楊柳生前的閨蜜趙麗(化名),請她幫忙。

而隨著楊柳閨蜜加入這場撕扯,人們這才知道,徐世南除了利用亡妻賺錢外,還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

五、深情人設崩塌

楊柳火化後的一年多里,徐世南曾以各種理由堅持不讓楊柳下葬,也不允許楊母去殯儀館看女兒骨灰。

更過分的是,連著三年生日,徐世南朋友圈裡沒有一句「老婆,生日快樂」。

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張網紅照片。

楊柳患病期間,因為徐世南要忙生意,倆人經常異地分居。

她瘸著腿一個人看病,一個人回家,還要頂著徐世南的一遍遍咒罵「有病活該」。

即便在一起的時候,徐世南的吃喝拉撒,還要仰仗已經患癌的妻子。

到了後期,她每天只能吃點小米粥,因生活無法自理,這個愛美的女孩已經很久沒有洗澡。

大姨上門探望,這才發現她的窘況。

望著大姨給自己倒尿的背影,她窩囊又羞恥。

那個口口聲聲說愛她的男人給她帶來的傷害,卻是比癌症更鑽心的疼痛。

後來,迫於輿論壓力,徐世南下葬了亡妻的骨灰。

但對於下架視頻的要求,徐世南寸步不讓。

他表示,將妻子生前的視頻和下葬的視頻上傳網路,一是為了懷念妻子,二是為了鼓勵更多的癌症病人,並沒有違法…..

但天道好輪迴。

2021年6月,在法律的幫助下,楊母勝訴。

近幾年,這樣的故事並不少見。

前有許國利《化糞池裡的妻子》,後有徐世南的《你的婚禮之我的發財夢》。

看完徐世南的一系列操作,不禁讓人發問:

什麼才是真愛?

李安導演在《十年一覺電影夢》里說:

中國人造詞很有意思,「恩愛」恩與愛是扯不開的。

而徐世南和楊柳這段12年的感情里,之所以少了那份恩;或許從一開始,就少了那份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