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個動作詳解造犯規新規:柯瑞尷尬哈登徹底沒咒念?

83

在周二勇士與拓荒者的首場季前賽比賽過程當中,斯蒂芬-柯瑞遭遇尷尬一幕:

當時比賽進行到第一節結束前3分52秒,這位兩屆MVP得主弧頂接球,錯位對上對方的替補前鋒納西爾-利特爾。柯瑞接球之後先是做了一個投籃的假動作,騙過對方防守重心之後,向左側運球突破,利特爾迅速調整腳步,回縮防守,於是柯瑞使出經典的後撤步,為自己贏得了大約兩米的出手空間。

本來在這個時候,柯瑞已經可以施展他的百步穿楊絕技了,但習慣使然,他卻做出一個錯誤的選擇:看到利特爾反應及時準備撲出來封阻自己的投籃,柯瑞故意等了一下,然後向前起跳,試圖造對方一次進攻犯規。

如果這一幕發生在幾個月之前,柯瑞的這個動作可以被稱作「smart move」,可是這一次,換來的只是場邊拓荒者隊比賽解說員拉馬爾-赫德的一句:「not this year(今年不行)。」

騙犯規失敗的柯瑞,只好倉促改變動作,換左手把球丟向籃筐,結果只砸到了籃板上沿,努爾基奇收下籃板,拓荒者發動反擊……。

這一球,成為NBA新賽季規則調整的一個完美例子,告訴那些曾經善於利用規則騙取罰球機會的得分手們,這一招以後行不通了。

我們都知道NBA在今年夏天經過聯盟董事會投票表決,通過了對於利用非籃球動作主動製造身體接觸從而騙取犯規的判罰規則的修改。

但這次規則修改的具體內容是什麼?裁判在臨場執法時,什麼情況下該吹進攻犯規,什麼情況該吹防守犯規,什麼情況又該選擇兩邊都不吹呢?本期《你懂球嗎?》就為您帶來造犯規新規的詳細解讀。

規則詳解

NBA裁判發展訓練部副總裁蒙蒂-麥克臣在日前參加節目時與《鵜鶘畫報》記者霍華德-貝克聊到了聯盟做出這次規則修改的初衷。

麥克臣表示,聯盟清楚球隊一直在尋求最有效的得分方式——大量的底角三分、突破上籃,以及造犯規走上罰球線,因此在舊的規則下,球員主動尋找身體接觸來博取罰球機會,是很自然的選擇。不過為了鼓勵更高質量的進攻,聯盟希望減少這種情況的發生。

「我們希望在進攻球員和防守球員的競爭當中,找到更好的平衡。當我們找到這種平衡時,比賽才會更加精彩。」麥克臣談道。

NBA這次對於造犯規規則的修改,主要針對以下四種情況:

異常出手角度

指的是投籃球員以非正常的角度向防守球員傾斜,尋求出手前的身體接觸。

上圖中,盧卡-東契奇用假動作騙起防守他的安德魯-維金斯,然後以非正常角度向前傾斜身體,造成與對方的接觸。這是一次典型的非籃球動作,在新規則下,應該吹罰進攻犯規;

上圖中,進攻球員克里斯-米德爾頓同樣用假動作騙過防守他的威爾-巴頓,隨後用非正常角度起跳出手,試圖造成對手犯規。不過這一過程當中,兩名球員的身體接觸非常輕微,達不到犯規的標準,因此裁判應該不予吹罰;

上圖中,CJ-麥科勒姆用假動作騙過防守球員伊維查-祖巴茨,之後上步出手。在這個過程中,祖巴茨完全失去重心,向前傾斜身體侵犯了麥科勒姆的圓柱體,並且與麥科勒姆產生明顯身體接觸,因此應該吹罰防守犯規。

偏離行進路線

指的是進攻隊員突然偏離路線(向側方或後方)撞向防守隊員。

上圖中,進攻球員斯蒂芬-柯瑞在運球過程中,突然改變行進路線,向右側移動,主動製造了和防守球員丹特-迪文琴佐的身體接觸,在新規則下,應該吹罰進攻犯規;

上圖中,凱里-歐文運球突破過程中突然改變行進方向,合球之前向左側移動,主動尋求與防守球員丹尼斯-施羅德的身體接觸,不過因為雙方的身體接觸比較輕微,不足以構成犯規,因此裁判應不予吹罰;

上圖中,進攻球員特雷-楊藉助隊友克林特-卡佩拉的掩護閃過防守他的勞爾-內托,之後突然急停,造成追防過來的內托從後方撞向他的身體。這一球,楊並沒有向後方或側方移動的趨勢,雖然是故意「製造」了身體接觸,但還是應該吹罰防守犯規。

投籃踢腿

指的是投籃球員在起跳投籃過程中以非正常角度(向上方或側方)做出踢腿動作。

上圖中,德文-布克接克里斯-保羅傳球,完成轉身跳投,空中與防守球員呂蓋茲-多爾特發生身體接觸後倒地。這一球,布克出手過程中明顯以非正常角度向上踢出右腿,並與對方發生接觸,所以應該吹罰進攻犯規;

上圖中,喬丹-普爾接球空位三分出手,被撲防出來的德斯蒙德-貝恩撞倒。慢動作顯示,普爾在空中時右腿有非正常角度的踢腿動作,因此與對方發生身體接觸,但因為動作很小,不足以構成進攻犯規,當然,也不應吹防守球員犯規;

上圖中,進攻球員朗尼-沃克在起跳投籃過程中和防守球員RJ-巴雷特發生身體接觸,沃克是正常的投籃動作,而巴雷特向前起跳,侵犯了沃克的落地空間,應該吹罰防守犯規。

非持球手接觸

指的是進攻球員用非持球手勾住防守球員的手臂(通常是在試圖以非籃球的方式嘗試投籃時)。

上圖中,進攻球員特雷-楊面對防守者拉梅洛-波爾,本來左手運球的他,突然抬起右手勾住對方手臂,然後用非自然動作完成合球和出手。這一球,應該吹罰進攻犯規;

上圖中,進攻球員保羅-喬治面對防守者多諾萬-米切爾,右手運球的他,突然抬起左手與對方發生身體接觸,然後合球完成投籃動作。這一球,雖然喬治也是用非持球手主動製造了與對方的身體接觸,但接觸程度較為輕微,而且並沒有影嚮到米切爾繼續完成防守的能力,所以不構成進攻犯規。不過,這一球同樣不應吹罰防守犯規。

以上幾個回合,就是這次規則調整所涉及到的幾種典型情境。

各方反應

柯瑞雖然在與拓荒者的比賽中「偷雞不成蝕把米」,但他對於聯盟這次修改造犯規規則表示非常贊同。

柯瑞最近曾在參加節目時表示:「我喜歡這樣的嘗試,這讓比賽變得更純粹,籃球比賽的目標是要把球放進籃筐,而不是在場上絞盡腦汁想著怎麼上罰球線。」

「開始時會有一些混亂,這是肯定的。」柯瑞說,「聯盟每個賽季的任何重點和變化,都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

「我知道大家會有些震動,有些困惑,從球員的角度,可能會有挫敗感,因為你已經習慣了某些動作,肌肉記憶占據了主導地位。就像和拓荒者那場球,我確實身體前傾了。這是一種判斷,防守球員是否真的停住了並且處於合法防守位置?我是不是主動尋求了身體接觸?這中間會有一個灰色地帶。很明顯,那一球我沒能造成對手犯規。」

勇士主帥史蒂夫-科爾也支持這次規則的修改,並表示這是「每名教練都期待的事情」:「只要裁判按照聯盟說

的去做——我對他們有十足的信心——我們就能擺脫球員操控裁判的局面,回到籃球的本真。」

「我認為聯盟已經意識到事情有點過了頭,所有爭議判罰都傾向於進攻球員。所以,消除這些扯淡的規則非常重要。」

綠軍前鋒傑森-塔圖姆早些時候在面對同一話題時,則給出了不同角度的解讀:「偉大的球員總是會改變規則,一直以來,都有球員在某些方面取得成功之後,迫使聯盟改變規則的情況。球員都很聰明,總能找到辦法掌控比賽。」

誰是受害者?

柯瑞雖然是季前賽第一個受到新規則「沖擊」的球員,但卻不是新規則的最大受害者。ESPN名記Woj在今年6月第一次爆料NBA將考慮修改造犯規規則時,直接點出了三個人的名字:

「聯盟想要限制一些球員——包括詹姆斯-哈登、盧卡-東契奇和特雷-楊等狡獪的球星——在比賽中使用諸如向後或向側傾斜身體,造成與對手的接觸,並走上罰球線的能力。」Woj當時在文章中這樣寫道。

提到騙犯規,人們通常第一個就會想到哈登,這位全明星後衛堪稱魔球理論的代表人物,在效力火箭隊的8個完整賽季里,7次場均罰球數達到兩位數,是聯盟中有名的造犯規大王。他在突破中的「夾臂」上籃已經成為近乎無解的殺招,讓防守者近也不是,遠也不是,無所適從。

特雷-楊則是騙犯規界的後起之秀,大有繼承哈登衣缽之勢,上賽季484次罰球命中高居聯盟第一,作為一名小個子球員,這是他進攻武器庫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東契奇不像前兩位那麼有代表性,但同樣是一位造犯規大師。這位22歲的年輕球星運動天賦並不十分出色,但打球節奏多變,而且非常善於觀察和調動防守,「異常出手角度」、「偏離行進路線」都是他的拿手好戲。

球員合理利用規則來獲得最大收益,這本身無可厚非。但對球迷來說,不斷試圖造犯規的確是一種非常無聊的戰術,同時也會拖慢比賽速度,扼殺球迷和球員對於比賽的激情。因此,NBA這次規則的修改,人們喜聞樂見。

對於那些非常擅長並且已經習慣了「騙犯規戰術」的球員,大家也不必太過擔心。塔圖姆說偉大的球員總是能改變規則,另一方面,真正偉大的球員,也總是能適應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