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想打球,只是沒人要了」 屬於小湯瑪斯的15分鐘早已結束了

24

場景一:2011年選秀大會上,22歲的以賽亞·湯瑪斯在次輪第60順位、即選秀大會最後一位被國王選中。當得到這個消息時,只剩下一名記者在他身旁守候。

場景二:2017年5月3日,東部半決賽第二場。小湯瑪斯面對當時的東區第一控衛約翰·沃爾,33投18中砍下53分。在璀璨的塞爾提克隊史上僅次於「洪多」哈弗里塞克的54分。那一年他場均28.9分mvp評選第四、聯盟二陣、第二次入選全明星、第四節得分之王,是聯盟貨真價實的一線巨星。

場景三:今年8月1日,剛滿32歲、卻已經被NBA放棄的小湯瑪斯在一場業餘聯賽中單場狂砍81分。比賽結束後他在簡陋的球員更衣室里情緒迸發,毛巾捂臉失聲痛哭:他們放棄了我,他們把我拋棄了。

2017年,當小湯瑪斯在綠軍打出個人巔峰後,為了得到更年輕、也更像巨星的歐文,塞爾提克將他交易到了騎士。而後他輾轉湖人、金塊、巫師鵜鶘,直到今年徹底被NBA拋棄。

他生涯總薪資僅3200萬,還不及康利一年掙得多。

這就是小湯瑪斯,一個用盡一切努力去改變命運,最後依然因為實力所限、被擋在了成功大門之外。

今天說的既是這位「刺客二世」,也是說我們自己。

小湯瑪斯1989年2月出生於華盛頓州的塔克瑪,那時正是「Showtime」湖人與活塞「壞小子軍團」殺得天昏地暗的時候。他的父親老湯瑪斯作為一名湖人球迷跟人打賭,如果湖人輸給活塞,那他就用死敵「微笑刺客」以賽亞·湯瑪斯給他新出生的兒子命名。

結果那一年刺客真的連過塞爾提克、公牛和湖人拿到了活塞隊史第一座總冠軍。

於是未來NBA又多了一個叫湯瑪斯的微型刺客。

他大學時代表華盛頓大學拿到了太平洋十校聯盟(PAC-10)的冠軍,個人進過最佳陣容,大學三年場均16.4分3.5個籃板4.0次助攻是球隊的當家後衛。

唯一的問題,他太矮了。

1米75的身高,想在NBA立足難於登天。他的前輩「土豆」韋伯、「小蟲」博格斯、博伊金斯們都曾在歷史上留下過自己的身影,但從未成為真正的巨星。

身高是籃球比賽裡最基礎也是最無法改進的天賦,就像他在選秀大會上最後一位被選中一樣,幾乎提前給小湯瑪斯判了死刑。

「不,我不會就這樣完蛋的。」

在國王第一年(2011-12),他出戰67場32場首發場均11.5分入選新秀二陣。一個第60順位新秀。

後來小湯瑪斯回憶那段歲月時,自豪地說道:

「每當我在訓練時被叫到名字,就必須變身殺手。我不得不為了我的生活而戰鬥,真正意義上的戰鬥。因為訓練就是我向那些家夥展示能力的唯一機會。

到2013-14賽季新秀合同結束時,他已經是火箭名宿卡爾文·墨菲(1979-80)後,第一個場均20+的175選手了(20.3分)。

但當時西部墊底的國王依然沒有留下他,反而是太陽通過先簽後換以4年2700萬將他簽下。但在菲尼克斯,他前面還是有布萊德索、德拉季奇兩名控衛。

最先被清理的也依然是他,賽季過半就在一場三方交易裡被送到了塞爾提克。

在他的NBA生涯前四年,無論付出多大努力,終究沒有哪支球隊將他視作無可替代的一員。

「信任」是他最渴望也是最缺乏的東西,直至他來到塞爾提克。

如果說遇到狠辣的安吉是小湯瑪斯職業生涯最大的不幸,那麼史蒂文斯教練就是他生涯最大的貴人。

2015年2月他來綠軍時,球隊正經歷「後三巨頭時代」的重建期。前一年送走皮爾斯和加內特後他們僅25勝57負,那也是史蒂文斯教練執掌球隊的第一年。

第二年他們甩掉了最後的功勛拉喬·隆多、清理了曾被視為重建基石的傑夫·格林。隊裡的老大是身為優質3D、卻缺乏持球進攻手段的艾弗里·布拉德利,所有人都以為他們要擺爛了。結果那一年,依靠著一套東拼西湊的陣容,他們還是進了季後賽(40勝42負)。

那時的綠軍已經初步打上了史蒂文斯教練的烙印。執行力出眾、防守壓迫性十足。進攻端有數不清的奇思妙想的戰術,但遺憾的是無論年輕的斯瑪特、球隊老大布拉德利、還是曾經的榜眼埃文·特納,都缺乏一槌定音的進攻火力。

小湯瑪斯的到來似乎解決了這個問題。他在中期入隊後21場比賽場均19.0分5.4次助攻,兩次獲得東部周最佳,球隊13勝8負。

你知道,我第一次感到自己進入了一個正確的氛圍。一個聰明的教練、一群想贏球的隊友,更重要的是有一群愛我的球迷。」小湯瑪斯感慨道。

目睹過比爾·拉塞爾、哈弗里塞克、拉里·伯德、凱文·加內特這種頂級贏家的綠軍球迷是識貨的。他們太明白一名球員偉大與否並不取決於身高、臂展和彈跳,而在於是否擁有一顆偉大的心。

於是15-16賽季,他第一次成了絕對的主力,首發出戰79場,場均22.2分6.2次助攻,拿到了月最佳(2016年1月)、當上了全明星,東部只有騎士和老鷹戰績優於他們。

更重要的是,史蒂文斯教練是真正地把進攻端的重任交給了小湯瑪斯。他的出手次數和使用率都是球隊第一,無論內線的阿米爾·約翰遜、薩林傑還是外線的斯瑪特、特納,都甘心為這個1米75的小個子完成各種髒活累活。

「我們替你防守補位、進攻擋人,你就放手攻吧。」

士為知己者死,在球隊的信任和球迷的愛戴中,小湯瑪斯迸發出了驚人的力量,

「花園球館(波士頓主場)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這裡誕生了太多的傳奇。能每天在這裡打球、接受歡呼簡直棒極了。」僅僅一年過後,小湯瑪斯已經儼然以主人身份在描繪「家」的美好了。

這一切在2016-17賽季達到了巔峰,綠軍引進了全明星內線艾爾·霍福德、選來了探花傑倫·布朗。但在史蒂文斯教練的戰術手冊裡,小湯瑪斯依然是絕對的核心。

更優秀的隊友不但沒有擠掉他的位置,反而讓他的比賽得到了更大的提升。場均28.9分5.9次助攻3.2個三分8.5次罰球。全明星、聯盟二陣、mvp排名第四,第四節得分(684分)聯盟第一、21世紀以來僅次於05-06賽季的科比(715分)。

在那支塞爾提克裡,小湯瑪斯像柯瑞和哈登一樣打球,隊友們為他拉開空間、瘋狂擋拆,而他一次次外線發炮、殺進內線。53勝29負,他們壓過了騎士、猛龍,成為了當年的東部第一。

而小湯瑪斯是這裡真正的、也是唯一的頭牌。

「以賽亞的能力獨一無二,他能夠在狹窄空間裡閃轉騰挪,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今年他已經拯救我們無數次了。」當時史蒂文斯對愛將這樣評價道。

16年12月31日,117-114戰勝熱火隊。他得到52分其中三分13中9,第四節單節得到29分。刷新個人生涯單場得分和三分球命中紀錄,創塞爾提克隊史個人第四節得分新高。

17年2月17日對公牛他得到29分7助攻,連續第41場比賽20+,超越「洪多」哈夫里切克(40場),登上塞爾提克隊史第一。

那個賽季他常規賽拿下2199分(28.9分)和448次(4.8次)助攻,成為塞爾提克隊史自1987-88賽季的拉里·伯德之後首位單季得到2100分400助攻的球員。

那一年對於小湯瑪斯是夢幻的,他成了東部第一的頭牌,全明星、mvp候選人、第四節之王。

但那一年又是悲傷的,2017年4月15日,他的妹妹在一場車禍中不幸離世。而一天之後就是他們與芝加哥公牛隊的季後賽首戰。

全聯盟都通過各種渠道給予他安慰和祝福,球隊都站在他身邊給予支持,大家都做好了他缺陣的準備。但頂著巨大的悲傷,湯瑪斯還是上場了。

他在自己的球鞋上寫下了幾行字,左腳是妹妹的名字以及「為妹妹祈禱」的字樣,右腳則寫下了妹妹離世的時間。

33分6板6助,他比任何時候都打得更加投入和堅強。雖然塞爾提克首戰主場告負,但最終還是4-2逆轉公牛晉級。

東部半決賽,他們和華盛頓巫師拼到了第七戰,他29分12次助攻幫助球隊晉級東決。

你知道的,我們球館上方有那麼多偉大的名字(塞爾提克退役了21件球衣),但今天的以賽亞跟他們一樣傳奇。」

球隊總經理丹尼·安吉這樣恭維小湯瑪斯。但人們更關心的還是他如何續約這位球隊頭號勇將。

當時28歲的小湯瑪斯還剩下一年合同,剛剛打出巔峰表現,帶著臀部傷病率球隊殺到東部第一和分區決賽。他忍受著親人離世為球隊傾其所有,理應得到一份頂薪合同作為肯定。

但安吉有他的算盤,在這位曾經在伯德受傷時建議球隊將其交易的冷酷管理者眼裡,湯瑪斯終究不是勒布朗、哈登、杜蘭特、庫里級別的超級巨星。

他不值這個價,無論他為球隊做過多少。

於是在2017年夏天,當凱里·歐文與球隊、以及勒布朗的矛盾公開化、堅持交易時,安吉第一時間就將小湯瑪斯作為籌碼送到了騎士。

而只剩下一年合同的湯瑪斯在塞爾提克三年拼搏出了個寂寞,又得重頭開始。

「從現在開始,我要把塞爾提克當作敵人來對待了。」

當得到交易通知後,小湯瑪斯在社交媒體上發出了這樣的臨別贈言。但哪怕是最死忠的綠軍擁躉,也無法責難他,因為這筆交易當時看上去只有他一個人是受害者。

他在騎士並不順利,飽受髖關節傷病困擾、跟勒布朗也不來電,打了半個賽季就被送到了湖人。

在湖人,球隊忙著培養球哥、英格拉姆這樣的新星,琢磨著怎麼招徠勒布朗,賽季一結束就把他掃地出門。

但塞爾提克還是記著他的,記得他三年裡為球隊做的一切,記得他像一個戰士一樣捍衛著球隊古老而高傲的尊嚴

2018-19賽季,他在金塊打了12場。但19年3月19日,當金塊做客波士頓花園球館。已經跌出球隊輪換的湯瑪斯得到的是王者歸來般的全場歡呼,而塞爾提克以一段三分鐘的mv回顧並感謝了他在這裡做到的一切。

雖然沒有獲得巨星級別的大合同。但他贏得了除此之外的一切。

2019-20賽季,巫師又給了他一份底薪合同,但只是球隊控衛的第二、甚至第三選擇。

上賽季,只有鵜鶘給了他一份十天合同,約滿就把他給炒了。

今年他依然沒有放棄對NBA的追逐。休賽期湖人、勇士曾給他提供過試訓,但最終隆多和布拉德利搶走了他的飯碗。

從2011年進入聯盟至今,這個打過全明星、拿過月最佳、進入過二陣的「地表最強175」。在這個薪資爆炸的年代,沒有拿過一年千萬以上的合同,十年生涯總薪資不過3200萬美元,要知道邁克爾·康利上賽季的年薪就達到了3450萬!

近十年聯盟第一悲情人物,非小湯瑪斯莫屬。

其實我們都知道,已經32歲的小湯瑪斯回到NBA的機會已經非常渺茫了。即使願望實現,也只是板凳末端的「飲水機管理員」,他不可能再重返塞爾提克時期的巔峰,更不可能掙回本該得到的大合同。

屬於他的機會和時代,已經過去了。

從一個次輪60位秀,打到了常規賽mvp級別,

一度讓人們忽略了身高帶來的天然不足。

在聯盟歷史最悠久的豪門留下屬於自己的足跡,

並成為拯救球隊於水火的超級英雄。

他用盡所有力氣,做對了一切。

但終究無法與這個聯盟的天之驕子們平起平坐,最後只能帶著遺憾和不甘離開。

對比如今手握巨額合同、任性妄為、鬧出各種「肥皂劇」的西蒙斯、維金斯們,小湯瑪斯的遭遇或許才是真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