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球員提升迎來崛起歐洲籃球與NBA的差距縮小

35

東京奧運會落選賽結束,參加正賽的12支球隊有一半是歐洲球隊,還不包括塞爾維亞、希臘以及立陶宛這幾支強隊,若非奧運會按大洲分配名額,歐洲球隊會晉級更多。

另一面,美國隊坐擁杜蘭特和利拉德等巨星,卻在奧運會熱身賽中爆冷不敵奈及利亞,成為夢之隊恥辱。

參照下近些年美國隊對歐洲隊的戰績,我們不難看出:歐洲籃球與美國籃球(主要指NBA)的差距在縮小了。

歐洲籃球是基於FIBA規則的、獨立於美國籃球(主要為NBA)的體系,從廣義上講,阿根廷、巴西和澳大利亞與歐洲非常相似,也不妨納入歐洲籃球一併討論。FIBA規則與NBA規則區別很多,主要體現在三點:1、FIBA三分線比NBA短(NBA是7.25米,FIBA是6.75米),

NBA投射型球員到FIBA舞台上更能發揮;2、FIBA沒有NBA的防守三分規則,使得FIBA大量使用區域聯防,對突破手限制嚴重,字母哥這種NBA兩連MVP的巨星在FIBA賽場卻是灰頭土臉;3、FIBA對走步和翻腕等犯規吹得很嚴,不利於巨星發揮,倒逼球隊採用團隊打法。而FIBA規則造就了歐洲籃球與NBA不同的戰術體系。

歐洲球隊配置上很重視囤積傳統內線尤其是大中鋒,因為內線長時間鎮守籃下,不用擔心防守三秒,而NBA常見的衝擊吃餅型矮個現代中鋒,擠到籃下由於空間不夠經常吃鱉,在歐洲籃球不受重用。

因此歐洲籃球仍是傳統大中鋒的天堂,保羅-加索爾41歲了,仍在西班牙籃球隊效力。FIBA規則不利於突破手,因此歐洲球隊囤積了大量投手,為球隊拉開空間。由於白種人彈跳和速度大體不如黑人,個人能力稍遜,為此歐洲球隊常配置playmaker,梳導球路,串聯球隊進攻。

這種playmaker可由中鋒擔任,他們大多具備中投甚至三分能力,是全能型大個,進攻時站在圈頂,避免內線堵塞;防守時守區域聯防,一舉兩得。

歐洲歷史誕生過很多playmaker級別中鋒,例如老薩博尼斯和約基奇等,普林斯頓體係是歐洲籃球的重要戰術。playmaker也可由後衛擔任,例如斯潘諾里斯、德拉季奇;歐洲後衛大多身材高大魁梧,兼具鋒線特點,打出了鋒衛搖擺人的風采,例如東契奇和博格丹,擋拆亦是歐洲籃球重要戰術。

突破手想在歐洲籃球立足,由於籃下強打機會不多,只能改用拋投或挑籃等模式,托尼-帕克是其中的佼佼者;歐洲教練們為了適應突破手,設計了一套進攻模式,稱為「折區進攻」或折線進攻(flex offense),吉諾比利就靠著這套戰術馳騁賽場多年。

歐洲球員們個人天賦不足,團隊籃球觀念盛行。參考阿根廷主帥魯本-馬格納諾的觀點,歐洲籃球要求隊員有細膩的基本功(包括一對一、傳球和投籃三威脅),有不錯的戰術素養和戰術執行力(能無球移動,能勝任多個位置,能切入和掩護,幫助製造空位和多打少的機會,要把握球場間距和進攻時機,能洞悉防守隨時做好攻守轉換)。歐洲歷史上名帥如雲,例如奧布拉多維奇、亞歷山大-戈梅利斯基、斯坦尼斯拉夫-埃雷明和揚納基斯,還有中國球迷熟悉的梅西納、尤納斯和布拉特等。

歐洲籃球進攻端相對於NBA速度略慢,主打陣地戰,有必要時也能打快,推快攻或早期進攻(early offense),張弛有度;重視團隊籃球,講究球的梳導和球權的分享,團隊配合行雲流水;普林斯頓、擋拆和折區進攻屢見不鮮且多有創新,例如2016年奧運會,西班牙男籃主教練塞爾吉奧-斯卡里奧羅結合了高位雙掩護和「為掩護人掩護」,設計了一套西班牙擋拆,走紅籃球界。在防守端歐洲籃球囤積大中鋒,給對手上對抗,大量搞區域聯防,遏制突破手。

歐洲籃球和NBA有明顯的區別:其一、NBA講究個人能力,而歐洲籃球講究團隊籃球。歐洲團隊打法移植NBA不免消化不良,例如曾執教騎士的布拉特一度想打普林斯頓體系,卻胎死腹中。其二、由於規則的不同,NBA利於突破手和現代中鋒,FIBA利於傳統中鋒和投手。

在20世紀及21世紀前期,歐洲籃球和球員並不受美國及NBA重視,原因有:一、冷戰的影響,東歐長期統治歐洲籃球,卻由於多是前蘇聯陣營的國家,東歐球星難以獲得NBA機會;直到冷戰結束,東歐球員方才逐漸有了在籃球殿堂NBA效力的機會。二、NBA很長一段時間由傳統中鋒主導,對抗很強,張伯倫、拉塞爾、奧拉朱旺和奧尼爾等對抗能力太強,歐洲白人球員相對單薄了。歐洲籃壇叱吒風雲的人物謝爾蓋-別洛夫、老薩博尼斯、彼得洛維奇、德揚-博迪洛加、奧斯卡-施密特、賈斯科維休斯和斯潘諾里斯等或者沒到NBA,或者表現機會也不多。

近年來歐洲籃球在NBA逐漸引起重視,因為它廣泛的吸納了NBA和NCAA的戰術,例如普林斯頓戰術、擋拆戰術和傳切戰術,並反哺於NBA;歐洲籃球逐漸重視個人能力,歐洲培養出的球星帕克、吉諾比利、東契奇、約基奇、武切維奇、戈貝爾、博格丹和小薩博尼斯都在NBA風生水起。另一面,NBA開始吸納歐洲籃球的精華,小球戰術就是意大利籃球聯賽出身的德安東尼引入NBA的;

波波維奇引進了歐式籃球,打造了馬刺王朝;科爾汲取了歐洲籃球的傳切思想,打造勇士王朝。NBA變得更加國際化了,大量的歐、澳和美洲球員加盟NBA;NBA小球時代來臨,各隊更講究進攻空間和團隊籃球,很多歐洲隊員能符合要求。當年薩博尼斯、帕克和吉諾比利的工資還相對低廉,現在好些非本土巨星都拿著頂薪。

歐洲籃球和美國的差距在縮小,隔閡在模糊化,這是由於:其一、歐洲球員在NBA打球越來越多,歐洲還歸化NBA球員或邊緣球員入籍(例如捷克歸化NBA邊緣球員布萊克-斯基爾布),他們熟悉NBA的戰術,對歐洲國家隊多有裨益。其二、歐洲培養機制日益優化,梯隊建設逐漸成熟,為歐洲籃球提供了人才儲備。

約基奇和字母哥很晚才學籃球,也被發掘出來了。其三、俱樂部和聯賽發展完善,歐洲籃球冠軍聯賽、西班牙ACB籃球聯賽、東歐VTB聯賽、土耳其BSL聯賽、意大利LBA聯賽、德國BBL聯賽、澳洲國家NBL聯賽和亞得里亞海聯賽發展挺好;而莫斯科中央陸軍、皇家馬德里、巴塞羅那、奧林匹亞科斯和帕納辛奈克斯等俱樂部日益鼎盛。近年來西歐國家(西班牙、法國和德國)資金雄厚,成績逐漸超過了前南斯拉夫地區和獨聯體地區。

還有更重要的原因,NBA小球時代來臨了,聯盟鼓勵進攻,客觀上造就了巨星們「碰瓷」的打法。在NBA,傳統中鋒由於移動緩慢逐漸式微,現代中鋒由於移速、彈速和衝擊力強,擅長吃餅逐漸崛起,這就導致了NBA出身的球員們總體上硬打對抗變差了。

但FIBA歐洲籃球依然是老一套,傳統中鋒扼守籃下,大量運用區域聯防內線扎堆,對抗很強,還能掐住突破手和吃餅手。當美國隊遇到歐洲球隊,只能依靠NBA球星們強大的個人單打來硬解砍分,當然NBA球星們確實個人能力強,無人能擋(FIBA規則三分線更短有利於NBA球星發揮),美國隊仍是世界第一。

可惜近年來美國球星參加奧運會的意願大不如前了,很難打造出夢一隊、夢八隊之類的豪陣;當美國隊球星數量不夠時,就不免被歐洲籃球隊擊敗了。例如2019年世界盃,美國隊曾恥辱的敗給了法國隊。

東京奧運會期間的美國隊陣容不可不謂強大,但卻被非洲勁旅奈及利亞擊敗,這為不可一世的美國隊敲了一個警鐘——比奈及利亞更強的歐洲籃球隊們的圍剿更加兇狠,美國隊亦有陰溝翻船的風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