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雷楊在蔑視與罵聲中逆襲這樣的「頭號大反派」好久不見

8

NBA現役球員中,誰最在乎推特上的那些評論?

大概是杜蘭特吧?「小帥」不是經常在推特上懟人嗎?

阿杜肯定算一個,但他不是唯一,還有一位隱藏得比較深,但絕對是推特閱讀機和記錄器。

這位,就是特雷-楊。

在特雷-楊的手機裡,保存著許多推特截圖,內容大多是對他相當不友好的,他將這些作為鞭策自己的動力,推動生涯上升的燃料。

「我經常會看看,那些東西會讓我十分不爽,我知道很多人看不起我,覺得我不行,我要證明他們錯了。」特雷-楊說。

杜蘭特對於社交媒體的反應,或許是因為他天生敏感的性格,而特雷-楊不是,因為他的的確確在籃球這條路上,遭到了許多的輕視與嘲諷。

當特雷-楊在諾曼北部高中打球時,畢業季的場均數據是驚人的42.6分5.8籃板4.1助攻,卻在美國許多主流體育媒體的控衛實力榜上未進前三。當特雷-楊進入俄克拉荷馬大學,普遍觀點是如果一年後參加選秀,可能只是第二輪,至多首輪末端。

大一賽季,特雷-楊場均27.4分8.7助攻,將NCAA得分王與助攻王收入囊中,媒體口風終於鬆動,但懷疑依舊存在。

「他不高,也不壯,打得了NBA嗎?」

2018年選秀,獨行俠在首輪第五位摘下特雷-楊,但隨後就將他與2019年首輪簽打包送到了老鷹,換來了他們期盼已久的東契奇。

第五位被選中原本是令人開心的事情,但隨即就被交易,說明只是一個籌碼,在獨行俠,或者說這個聯盟內外相當多的人眼中,特雷-楊不如東契奇。

客觀說,從NBA生涯的發展路徑來看,東契奇確實領先特雷-楊一個身位,東契奇是最佳新秀,特雷-楊排名第二,兩人都在第二年進入全明星,但東契奇還拿到了一陣席位,而最佳陣容這件事與特雷-楊無關。

更重要的是,東契奇在第二年將獨行俠帶入了季後賽,而特雷-楊的老鷹東部倒數第二,他場均29.6分9.3助攻的成績單,更像是數據刷子的作品,自己刷得爽球隊輸得慘。

老鷹因此被群嘲,你們為啥要同意獨行俠的交易?這麼沒眼光嗎?

對於和東契奇的比較,讓特雷-楊很苦惱,也讓他很奮進。「他會去看那些電視節目,關注社交媒體的評論,留意所有的相關信息,」特雷-楊的父親雷福德-楊說,「他做不到無視那些批評和嘲笑,有時候特別難受,會打電話給我,’爸爸,他們為什麼要那麼說我?’我告訴他,’孩子,你控制不了別人怎麼說,但你能掌控自己怎麼做。’」

2020-21賽季的特雷-楊,比賽模式發生了變化。在之前兩年,他的模板是庫裡,同樣身材不算高大,同樣精通三分投籃,特雷-楊在2019-20賽季場均出手9.5次三分球,看上去十分堅定地走在模仿庫裡的道路上。

這條路,在2020年夏天發生了改變,特雷-楊與訓練師巴澤爾共同打磨了中距離技巧,包括急停中投與拋射,這些攻擊模式一度被認為已經過時,與將禁區和三分線設定為核心攻擊區域的「魔球理論」不相符,但特雷-楊與巴澤爾發現,正是因為聯盟諸強都信奉「魔球理論」,將防守的重點放在籃下與外線,這就給中距離攻擊留出了空間,如果將中投和拋射練好了,不是可以針對當代籃球潮流中的防守漏洞嗎?

但是,練好了談何容易?

「中距離投籃與遠投是不一樣的,你必須要在身體達到最高點的時候完成出手,否則會很難撕開對方的防守,」巴澤爾說,「尤其是特雷,他身材不高,而對手往往會派一些高大的球員去對位防守他,這就需要他學會怎樣創造空間,怎樣利用掩護。」

巴澤爾製作了一段投籃視頻,讓特雷-楊觀看學習,視頻中的球員是巴澤爾認為在中距離進攻方面水平極高,並且身體條件與特雷-楊有些相似的,這位球員就是路易威-威廉姆斯。巧合的是,路威在2021年3月被快艇交易到了老鷹,特雷-楊有了更多當面請教的機會。

「我希望特雷能夠學習路威是怎樣利用身體和控球去創造中距離投籃空間的,要關注他如何在對抗中平衡身體,如何保持自己的出手弧度,進而保障投籃的準度。」巴澤爾說。

特雷-楊在苦練中距離技術期間,產生了一個給他引來巨大爭議的「副產品」-造犯規。通過一些技巧走上罰球線,這在NBA已經不是什麼新興話題,火箭時期的哈登尤其擅長此道,但特雷-楊的動作與登哥相比更加挑戰大家對於籃球規則的理解力,「急剎車追尾」與東契奇的「立定跳遠」成為籃球「碰瓷」雙璧。

推特上針對特雷-楊造犯規的方式罵聲不絕,即便是一些很理性的球迷,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規則允許他這樣做,我不多說,但我也可以選擇不看他的比賽。」球迷留言道。

對於外界的這些說法,巴澤爾專門與特雷-楊聊了聊。「我告訴特雷,別在乎其他人怎麼說,也不必口頭回應,你需要做的是用贏球讓質疑者閉嘴。」巴澤爾說。

競技體育是最純粹的成王敗寇,勝利可以掩蓋所有的雜音。特雷-楊帶領老鷹在2020-21賽季常規賽拿到了東部第五的排名,終於重返季後賽,而他們在首輪的對手是尼克,本賽季防守最兇悍的球隊,90年代的鐵血籃球融入到這支隊伍的比賽風格中,特雷-楊和他的老鷹能行嗎?

麥迪遜廣場花園,籃球聖地,這裡擁有最瘋狂的球迷,狂躁的現場氣氛,會讓很多球員感到恐懼,但也會成為一些球員爆發的助燃器,比如雷吉-米勒、喬丹、科比,比如2021年季後賽的特雷-楊。

首場比賽,廣場花園內15000名球迷齊聲高喊「FxxK Trae Young」。當這些不堪入耳的髒話噴湧而出的時候,特雷-楊11歲的弟弟就在球館內,這位小朋友向哥哥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我兒子就喜歡這樣的感覺。」雷福德-楊說。

面對蔓延在球館內的辱罵,特雷-楊在自己季後賽首秀中拿到32分10助攻,當尼克限制他在外線的出手時,特雷-楊一次次通過擋拆尋找中距離殺傷的機會,他在常規賽出手252次拋投,是全聯盟唯一該項數據超過200次的球員,這項在休賽期用汗水澆灌而成的技巧,讓他在首戰中8次得手,並成為終場前0.9秒刺向尼克的那把尖刀。

絕殺,請閉嘴吧!

「紐約的球迷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反正他們也防不住我。」特雷-楊說。

特雷楊比肩詹皇創兩大紀錄,絕殺後示意全場閉嘴+強勢迴應被辱罵

尼克在第二場憑藉強硬的身體對抗扳回一局,紐約球迷又開始趾高氣昂,他們不但在比賽中繼續向特雷-楊噴垃圾話,還朝他吐口水,紐約的市長也加入戰團。

「特雷-楊,老鷹在紐約上空飛不起來了。」

特雷-楊看到了這番言論,他將推文保存,給雷福德-楊看了看。

「兒子,給我在比賽中狠狠地揍那些傢伙。」老爸下令道。

第三場,21分14助攻。第四場,27分9助攻,特雷-楊帶著老鷹收穫晉級賽點。系列賽重新回到麥迪遜廣場花園,特雷-楊彷彿嗅到血腥的鯊魚,36分9助攻幹翻尼克。

終場前43秒,特雷-楊在右側剛過中線不遠的位置控球,隊友想給他做個掩護,但特雷-楊揮手拒絕了。

「我就要一打一宰了他們,其他人讓開!」

運球,後撤步,急停,31英尺遠射,球進,分差15分!特雷-楊轉身向球館內的尼克球迷鞠躬。

尼克,再見了!

特雷-楊36分垃圾時間不下場 搞心態氣炸尼克斯球迷

半決賽對上76人,東部第一,聯盟防守最優秀的球隊之一。

首戰,特雷-楊上半場25分7助攻,13投8中,三分球7中4,老鷹兩節比賽打完領先20分。

老鷹延續著他們滅掉尼克的進攻節奏,射手底角埋伏拉開空間,特雷-楊中路擋拆製造殺傷,禁區「送餅」,近筐拋射,三分開火,進攻區域全覆蓋,打得防守資源相當雄厚的76人「血流成河」。

特雷-楊將76人逼到極致,76人在下半場拿出了全場緊逼加逢擋拆就包夾,追了一些分數,但特雷-楊在上半場給76人挖了足夠深的大坑,老鷹有驚無險,特雷-楊35分10助攻鳴金收兵。

就在同一天,東契奇搶七出局,絕代雙驕的PK,又有了新的劇情。

「我們贏了,但我覺得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特雷-楊說。

很巧的是,老鷹與76人首戰這一天,恰逢76人名宿艾弗森46歲生日。艾弗森曾是這個聯盟的「大反派」,不循常理,天馬行空,敢作敢為,有很多人喜歡他的特立獨行,也有很多人討厭他的桀驁不馴,他是76人球迷心中的天使,是對方球迷心中的魔鬼。

特雷-楊,是米勒、喬丹、科比和艾弗森之後另一位別具風格的「大反派」,有著老派球員的風骨,堅韌,冷酷,化怨恨為力量,是對手的眼中釘肉中刺,這是他喜歡的角色。

「如果對手和他們的球迷十分憎恨我,說明我做得不錯。」特雷-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