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為什麼很多暴龍球迷拒絕原諒卡特?

50

隨著文斯-卡特的職業生涯走過風雨二十載,卡特也從“半人半神”變成了老而彌堅。而來自多倫多的球迷們心中始終五味雜陳。他綿長的職業生涯確實令人生畏:卡特1998年通過選秀進入聯盟。

在2019-20賽季,仍然在NBA球場上征戰的1998屆球員只有他一個,1999屆、2000屆一個都沒有,2001屆也只剩下一個泰森-錢德勒。卡特今年43歲,是聯盟裡年齡最大的球員。年齡第二大的哈斯勒姆比他小了三歲半。而哈斯勒姆這個賽季幾乎只是一個吉祥物了。

「揭秘」為什麼很多猛龍球迷拒絕原諒卡特?

對於那些剛剛開始決定成為一個暴龍球迷的人來說,如果有人告訴他,暴龍球迷痛恨卡特,他只會回答:“卡特?他怎麼了?”(至少他們現在還能知道誰是卡特— —這幾乎已經成了卡特職業生涯的標誌,綿長的職業生涯。)隨著卡特在多倫多的日子漸漸過去,人們對他職業生涯的看法幾乎是一致的:他很有天賦,但並不多麼積極。

在21世紀初,卡特在夏天不訓練的事蹟廣為流傳。在那時候還沒有這麼發達的社交網絡,沒有地方讓球員們炫耀他們揮汗如雨的加練。卡特剛進入聯盟時和當時的科比幾乎處在同一個水平線,但是沒幾年的時間科比就把自己提升到了另一個等級。事後看來,沒有像著名的強迫症患者科比那樣努力,其實是可以理解的,當時暴龍的球迷隊對卡特有一些恨鐵不成鋼。

卡特當然不會不訓練,一個不自律的人是不會在這個聯盟征戰22年的。

也許這就是卡特隨著時間的推移學到的東西。年輕就是犯錯並從錯誤中成長,即使你是一個25的超級明星,這一點也很重要。

當然,卡特在轉會籃網隊不到一個月後,在電視台上公開承認自己在多倫多沒怎麼出力,特別是在傷病的時候。這讓暴龍的球迷們非常憤怒。他說在交易之後,他才有動力去攻擊籃筐,而在暴龍的時候他只會選擇中投。哪個暴龍球迷聽到這些都不會好受。

卡特來到多倫多的時候只有21歲,離開的時候已經27了。這段日子是一個人的黃金時代,每個年輕人都會在此期間得到巨大的成長。

或許我們應該原諒卡特的年少輕狂。

如果犯錯以及因這些錯誤而傷害別人是年輕的一部分,那麼認識到自己所做的,並做出補償也是成熟的一部分。現在的卡特已經成長為一個更衣室的老大哥,聯盟中最理想的隊友之一,一個既能在場上做出貢獻,又能夠在更衣室為年輕人之路的人。然而,對於暴龍的一部分球迷來說,這聽起來毫無意義。他們對卡特的憎恨不僅僅是因為他離開球隊的方式,還有他離隊之後的所作所為。

「揭秘」為什麼很多猛龍球迷拒絕原諒卡特?

在2014年11月,卡特作為孟菲斯灰熊隊的一員做客多倫多。那年是暴龍隊建隊20週年,所有在短暫的隊史上留下的痕蹟的球員,都得到了暴龍的致敬視頻。卡特也得到了他的致敬視頻,很明顯他被打動了。於是,球館中的噓聲變成了歡呼聲。(見封面圖)幾乎也就是從那時起,卡特的職業生涯,無論是暴龍時間還是離開暴龍之後,都被重新建構了。他被認為是暴龍隊史上最偉大的英雄之一,不僅因為當時的他把球隊拖出泥潭,還因為他成為了整整一代球員心目中極具吸引力的榜樣,對加拿大籃球的發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對於很大一部分球迷來說,他仍然是不受歡迎人物。但是看起來卡特的號碼在多倫多被退役,似乎已經是眾望所歸。在上個月的一項針對暴龍球迷的調查中,有26%的受訪者認為球隊不應該退役卡特的球衣。有31%的球迷的回答是Yes,還有43%的球迷認為他的球衣退役應該安排在某些其他球員之後(比如洛瑞和德羅贊)。

這意味著74%的受訪者認為他的號碼應該退役。一項有著1300多個樣本的調查,我覺得分量已經足夠重了。

我認為多倫多的情況是這樣的:暴龍的球迷們有近十年的時間都在用一些尖酸刻薄的語言評價卡特,這實在是有些過頭了。坦率地說,球迷們之所以如此,與他們主隊的表現是息息相關的。而2014年的那場比賽之所以是在意料之中,是因為他們剛剛得到了分區冠軍的頭銜,那場比賽之前球隊又迎來了一個火爆的開局。

但是我同樣也理解那些至今對卡特懷恨在心的人。

在2004-05賽季,卡特離開之前的20場比賽簡直就是一場災難。整個暴龍隊都處在混亂之中,而卡特顯然正處在自己職業生涯的十字路口。換句話說,雖然他人還呆在暴龍隊,但是他的心早就離開了。沒有人或否認這一點,無論是當時暴龍隊的成員,還是卡特自己。

然而,一個人如何應對逆境,決定了這個人的性格,就像一個人如何在時間的幫助下反思錯誤一樣。

在他們的播客上,卡特告訴斯蒂芬-傑克遜以及馬特-巴恩斯:“當時波許來到了球隊,一切開始變得不一樣。他們希望讓波許成為他們的當家球星。這是一門生意,我當然明白這些。我的想法是,如果你想讓這裡成為波許的球隊,對我來說當然沒問題。但是如果你不想讓我繼續呆在這裡,那你就趁早把我送走。然後情況就變得很糟糕。如果當時的問題出現在我自己身上,我一定會自己把它解決。但是當時他們讓人覺得他們根本不需要我了,他們在逼我走。”

這與卡特之前所說的關於離開暴龍的話是一致的:他被交易了,因為他和球隊的方向有所不同。另一方面,這與卡特在剛剛被交易時所說的話完全相反。當時他說:他在多倫多找不到快樂。

關於卡特的轉會,說到底我們最關心的還是他究竟有沒有提出交易申請。雖然他從來沒有正面回答過這一問題,但是答案是肯定的,他必然是主動提出申請的。他在當時是多少也是一個球星,即使當時的球星不像當今這樣有著說一不二的話語權,但是他們在球隊裡仍然有著非凡的影響力。

加拿大楓葉體育娛樂公司[1]的首席執行官以及暴龍隊的執行總裁理查德-佩迪說:“我們給他老媽安排了一個停車位。(除他之外沒有哪個楓葉集團員工或暴龍隊球員的家屬有停車位。)我們給他配了私人保鏢。我曾經開玩笑說他在我們公司的“球迷防範部門”工作,因為他在公共場合的表現非常不好。”然後我們讓他去參加畢業典禮[2],我可不喜歡這樣。我們對他百依百順,幾乎滿足了他提出的一切要求,但他還是覺得不夠。

(譯者註[1]加拿大楓葉體育娛樂公司:Maple Leaf Sports & Entertainment Ltd.,簡稱MLSE,是暴龍隊的母公司。

譯者註[2]:在2001年季後賽第二輪第7場對陣76人的比賽前,卡特飛到了北卡大學參加畢業典禮,接著飛回費城參加了搶七。最終卡特投失了可能將球隊帶入東決的絕殺。)

「揭秘」為什麼很多猛龍球迷拒絕原諒卡特?

是的,卡特在當時那支暴龍隊有著非常大的權力。儘管他不能做到在球隊裡說一不二,代行總經理的職責,比如僱傭他童年的偶像朱利葉斯-歐文代替羅布-巴布科克擔任總經理,但是他仍然有發言權。最重要的是,他是球場上的絕對老大。

佩迪曾多次因僱傭已故的總經理巴布科克而受到指責。他說:“巴布科克認為卡特很難和波許搭檔。卡特為此感到非常不快。巴布科克認為這筆交易能夠讓我們更進一步,所以他扣下了扳機。卡特當時沒有參與交易的細節,是一切塵埃落定之後他才知道了。我真誠地相信,卡特當時也想離開暴龍隊,但是我不敢打包票。”

暴龍隊到底是出於自願還是為了卡特在場上的不愉快以及糟糕表現才送走他,我們不得而知。但是隨著暴龍的隊史陳列櫃裡終於有了一座總冠軍獎杯,這些瓜葛看起來都是那麼地微不足道。但是卡特在球隊的最後一段時間以及在此之後的不少年,暴龍隊經歷了隊史上最黑暗的一段時光。

這並不是說卡特應該為暴龍隊在他離開後、直到烏杰裡到來之前的蹉跎歲月負責。只是說,卡特把自己的責任撇得一干二淨,實在是令人惱火。

當然,暴龍隊的問題更多地還是在他們自身混亂的管理層。從格倫沃爾德到巴布科克再到布萊恩-科朗吉洛,包括他們領導的整個團隊。儘管他們一直都在積極地運作,但是他們糟糕的陣容搭配、欠妥的教練選擇以及總是操之過急、自毀城牆的操作才是那支暴龍隊的癥結所在。關於卡特的大交易正是他們沉淪的導火索。

(譯者註[3]:2004-05賽季中期,暴龍將卡特送到籃網,換來了阿倫佐-莫寧、埃里克-威廉姆斯、阿隆-威廉姆斯和兩個未來的首輪選秀權。但當時莫寧想要重返熱火,因此故意體檢不通過,暴龍只得放棄他。暴龍實際上得到的埃里克-威廉姆斯當賽季場均得到7.7分,阿隆-威廉姆斯場均得到1.9分。)

事實上,當卡特在隊時,暴龍隊也沒少折騰。卡特時代他們經歷了四個主教練。從布奇-卡特——一個年輕、精力充沛、對球員要求嚴苛的傢伙;到萊尼-威爾肯斯——他採取的是放任自流的管理方式;再到凱文-奧尼爾(佩迪這樣評價這個決定:“簡直就是他媽的垃圾。”);再到薩姆-米切爾。難怪卡特會不開心。

肯定會有一些球迷永遠不會原諒卡特。未經證實的關於他洩露比賽消息的報導,承認自己不出工不出力,逼迫球隊送走自己,這幾件事合在一起,實在是令人五味雜陳。

(譯者註[4]:傳聞稱,卡特曾在一場暴龍對陣超音速的比賽中,最後時刻故意將球隊的戰術洩露給對方。)

其實對於大多數球迷來說,我相信如果卡特隨便說兩句場面話,也能撫慰他們受傷的心靈。

比如:“很明顯,我和球隊的方向不一致,所以我們不得不分開。但是其實我還是非常愛這支球隊的,我愛這裡的球迷。儘管如此,我還是希望自己能以更專業的態度來面對我們的分開,我希望我職業生涯之後的旅程也能證明我吸取了這個教訓。”

這有什麼難說的嗎?誰會因這麼明顯的事實再去指責卡特呢?

但是,年方27歲的卡特選擇了硬槓到底。我們很難評判卡特的選擇正確或是錯誤。我們看到現在的球員們更多地在媒體面前滴水不漏,八面玲瓏,我們已經很少能聽到他們的真實想法了。

「揭秘」為什麼很多猛龍球迷拒絕原諒卡特?

佩迪說:“看到卡特的職業生涯延續瞭如此之久,以及他如何坦然接受了第六人的角色……你聽到的他在亞特蘭大的消息,以及他在那裡的表現(在一支如此年輕的球隊建立起瞭如此高的威信),我認為這正在幫助多倫多的球迷們以及媒體們,以不同的眼光去看待他。”

實際上,大多數對卡特堅持己見的人,想從他身上得到的只是多一點誠實,多一點責任。就目前而言,聯盟其他球隊似乎獲得了智慧的源泉和老將的成熟,而一些暴龍球迷仍在等待著他們那可能永遠都不會來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