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手走過55年!79歲教授「陪患病妻旅遊」牽手踏千山萬水 因病失憶「耐心陪妻寫日記」真愛迎來奇蹟 

有一對攜手55年的「神仙眷侶」,用30多年走遍千山萬水。愛旅遊的背後,藏著丈夫對患病妻子濃濃的愛……

揚州大學水利科學與工程學院退休教授、國家機電排灌專業的專家儲訓和妻子魯仲雲,已經攜手走過了55年風雨歷程。

30多年前,老倆口開始牽手四處旅遊,足跡遍布大陸各個角落以及亞洲、非洲、歐洲和美洲的多個國家。

原來,魯仲雲身體不太好,曾動過7次大手術,其中有3次更是徘徊在邊緣。2014年,魯仲雲手術後,一度短暫失憶,儲訓用旅遊的方式幫妻子恢復了記憶,並鼓勵她每天堅持寫旅遊日記。

「2018年3月3日,農曆十六。眼睛病是訓多年前的老毛病,當年兩個孩子還小,我陪訓在上海看眼疾,要治好很不容易,當時只有上海能治,診斷後醫生表示之後要注意不能感冒,不要讓舊病復發…」

——魯仲雲《旅遊日記》

79歲的魯仲雲老人非常健談,她展示了30多年來,她和老伴儲訓雲遊四方所拍攝的一萬多張照片,以及6年她寫下的16本旅遊日記。翻開大大小小的日記,基本以「流水帳」的方式記錄日常的瑣事,但點點滴滴都是愛。

「我更喜歡主動地寫日記,對我記憶力恢復總會有一些幫助。」魯仲雲說。

兩學霸同窗9年未搭過話,大學偶遇愛情降臨

儲訓和魯仲雲都是泰州溱潼古鎮人,小學、初中9年同年級但不同班,算是青梅竹馬的同窗。那時,儲訓是年級學霸,魯仲雲是班級學霸,上學路上或放學路上,兩人經常同行,但從未搭過腔、說過話。

儲訓記得,當時經常會坐烏篷船回家,有時候就會遇上魯仲雲,「那個時候她就是一個小丫頭。」

而魯仲云其實也早就聽聞過儲訓,「他經常是他們班上100分,我經常是我們班上100分,所以曉得他成績好。小小個子圓圓頭,個字不太高,頭上沒有太多頭髮,哈哈。」

高中儲訓到揚州上學,而魯仲雲則留在姜堰老家上學。兩位同窗分隔6年後,在大學再續前緣。

當年都會把掛號信的收信人寫在傳達室黑板上,當時就讀蘇北農學院大三的儲訓,偶然間在黑板上看見了魯仲雲的名字,直覺告訴他,這位女同學應該是他的兒時同窗,那個小丫頭。他忙翻閱名單尋找魯仲雲的班級,嗯,江蘇水利學院牧醫系某某班。

晚上,儲訓跑去找到魯仲雲:「你知道我是誰嗎?」魯仲雲一看,這個男孩個子高高的,不認識呀!「我是儲訓。」「你說名字我曉得了,原來你就是老同學,成績很好的那個同學!」老同學相見後,見面的機會多了,愛情悄悄地滋生萌芽。

大學畢業後「閃婚」

相隔千里愛不減

1964年,儲訓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徐州工作,而魯仲雲就讀的專業是5年制,仍留在揚州。雖然分隔兩地,甜蜜的愛情分毫不減。

但愛情之路並不是一帆風順。1965年的一天深夜,儲訓接到了女友魯仲雲打來電話,電話中,魯仲雲說自己畢業分配到了新疆,愛情是否要繼續,等待他的答案。

儲訓幾乎沒有猶豫,「我支持你!你去,將來我也到新疆去,好男兒志在四方,我願意到新疆去!」

在魯仲雲奔赴新疆之前,為了讓女友安心,儲訓做出了一個驚人決定:閃婚!以最快的速度領結婚證書!面對男友的大膽提議,22歲的魯仲雲想都沒想就同意了。

雖然家裡人還不知道兩人閃婚,但已經同意他們的交往。房子、衣裳、被子……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考慮,但兩人相信愛情。「我感覺這個人會對我好,會一輩子對我好,就這種感覺,果然沒錯。」魯仲雲的這個直覺,讓她幸福了一輩子。

魯仲雲在新疆參加建設幾年裡,儲訓四次前往新疆探望妻子,那時候交通不便,從徐州到新疆路上要六天時間。旅途是漫長的,但路上的風景是美麗的,也正是因為這幾次遠行,讓儲訓飽覽了壯麗河山,也因此愛上了旅遊。

上世紀70年代,儲訓和妻子在揚州定了下來,分別在當時的蘇北農學院和揚州教育學院從事教育工作。

日子日漸安定,但身材嬌小的魯仲云自幼體弱,加上不吃牛羊肉,身體總是病懨懨的。定居揚州後,她先後動了7次大手術,有三次醫生下了病危通知。

儲訓是國家機電排灌專業的知名專家,先後主持過60多項部、省級課題研究,參加國家科技支撐課題「大型泵站改造關鍵技術」項目研究。主參編著作10部,發表論文58篇,發明專利1項。

獲國家級、省級等各類科技進步獎、教學成果獎40多項。由他主編的《大型泵站建設和更新改造對策》和《中小型泵站設計與改造技術》著作,為泵站建設和更新改造起到一定的指導作用。

不管是退休前還是退休後,因為工作需要,儲訓總是四處奔波。但只要條件允許,他都會向上級申請帶著老伴一起出差,因為不放心妻子一個人。

「他們夫妻非常恩愛,儲訓退休以後還承擔了水利部灌溉排水發展中心的很多工作,當時他是全國泵站改造水利部專家組組長,他的夫人魯老師身體一直不是很好,他們的孩子工作又很忙,他就把魯老師帶在身邊。」揚州大學水利科學與工程學院副院長周濟人說。

為喚起妻子記憶

鼓勵她寫下16本旅遊日記

儲訓喜歡緊緊拉著魯仲雲的手,這一點,朋友們都知道。

吃飯時,早早吃完的他會安靜坐在妻子旁邊等候;上下台階時,他會伸出雙手攙扶妻子;就算離開一小會兒,他也會叮囑別人告訴自己的老伴。結婚這麼多年,夫妻倆沒有紅過臉、大聲吵過。

「他經常會帶師母去游泳、跳舞、唱歌,就覺得他們特別幸福,總是給我們傳遞正能量。人一輩子有這樣的夫妻感情,我們也挺羨慕的,其實也給我們學生一個榜樣,或者說讓我們對未來有更多的期許。」揚州大學水利科學與工程學院黨委副書記左紅梅說。

儲訓的小女兒儲詠梅回憶,自己小的時候,媽媽的脾氣不是特別好,即便如此,爸爸也從沒有和她紅過臉。「他對媽媽的愛甚至超過了對我們的愛,他們這樣的一種幸福模樣,也給我們做了非常好的榜樣。我的媽媽她也是一個非常智慧的女人,面對任何困難,她都以一種非常樂觀的心態去對待。」

全家福

2014年,儲訓帶著魯仲雲出差北京,魯仲雲遇到了迄今最危險的一次病魔突襲。她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了兩天兩夜,醫生三次告訴儲訓做好心理準備,因為這個病太危險。幸運的是,魯仲雲挺了過來,但過往的記憶一度模糊。

「這個病基本上是80%沒救了,醫生說沒辦法,是胚胎裡形成的,也沒辦法預防。她得過這個病之後,我們回到揚州,因為病情,她什麼都記不得了,我們就慢慢調理,她慢慢恢復。」儲訓說。

儲訓為妻子寫下50多首熾熱的情詩

為了幫助老伴走出困境,儲訓沒有讓老伴躺在病床上,沒有放棄,而是堅持陪她四處旅遊。他告訴自己的女兒,即使老伴現在情況如此

依然決定要帶著她去看山、看水、看世界。「因為我相信沒有比帶她出去見識更多美好的世界,見識更多新奇的東西,能夠讓她恢復得更好。」

每每回憶這些日子,魯仲云總是滿滿感動,「他對我真好,我每一次生病都是他熬夜、陪夜,每一次生病,大病、小病都是他照顧,孩子們也陪,但他是成日成夜地熬夜陪著。」

為了幫助老伴恢復記憶,儲訓讓妻子每天堅持寫日記,回憶一天的經歷,這一堅持就是6年。如今的魯仲雲能唱能跳,身體健康。

「我永遠愛你,讓我們一起變老。」

曾經以為,愛情需要轟轟烈烈,到最後才發現,平平淡淡最動人心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時光偷走了青春容顏,卻讓愛日漸篤定。

儲訓和魯仲雲相濡以沫55年,依然如熱戀般寵溺彼此,依舊能夠笑眼相望,溫柔相待,這或許就是愛情最好的樣子。

參考來源:光明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