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敢向最偉大球員揮拳之人究竟什麼來頭?喬丹隊友中他成就最高

74

在訓練中和麥克喬丹打架,總決賽關鍵時刻一劍封喉,球員生涯收穫五冠,執教第一年登頂聯盟,帶隊連續5個賽季殺入總決賽三度捧杯,單賽季73勝破歷史紀錄。

是誰擁有這樣輝煌的職業生涯?答案是史蒂夫-科爾。正在熱播的《最後之舞》中,科爾多次上鏡,他是公牛王朝的助力者,是勇士王朝的領路人,他的籃球故事豐富而多彩。

那一拳與那一投

1995-96賽季訓練營第三天,公牛主教練菲爾-傑克遜在辦公室接受電話採訪,安排助教帶領球員練習。採訪進行了還不到15分鐘,公牛器材總監利格馬諾斯基就跑進了辦公室:“菲爾,你最好下來一趟,麥克和史蒂夫打起來了。”

喬丹與科爾怎麼會打架?“當時我們進行了一場隊內比賽,首發球員們的動作很大,麥克尤其粗野,助教當裁判卻根本不吹他們犯規,菲爾回辦公室去了,他的離開讓事態有些失控,”科爾說,“麥克在噴各種垃圾話,我受夠了。

當我拿球,麥克對我犯規,我揮了一肘,讓他離我遠點,他又開始噴我,我也回敬了幾句。下一個回合,他推了我一把,我推了回去,我們動手了,還相互咆哮,直到隊友跑過來將我們分開,我的一隻眼睛烏青了,顯然是被打了一拳,但當時狀況太混亂,我都不記得這一拳是什麼時候打的。”

隊友之間因為一言不合而動手並非罕見,畢竟都是血氣方剛,但喬丹與科爾這一架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喬丹在經歷了1995年季後賽的失敗後臥薪嘗膽,渴望王者歸來,他將強烈的爭勝火焰帶到了訓練營,

以更加“殘暴”的方式要求自己和隊友。“那次訓練營太瘋狂了,太激烈了,麥克在復出後表現不理想,當然這個不理想是按照他的標準,他要證明自己,將比賽找回來,所以那時候每一次訓練都像一場戰爭。”科爾回憶道。

除了訓練強度極大之外,喬丹與科爾還有一些“過節”。1995年休賽期出現了勞資糾紛,喬丹對於球員工會不滿,與經紀人法爾克嘗試解散工會,而科爾是公牛球員在工會的代表,在這件事上站在了喬丹的對立面。

科爾是在1993年加盟公牛的,當時正值喬丹退役,在1995年訓練營前,科爾與喬丹只是在1994-95賽季短暫合作,相互之間缺乏了解,又有勞資糾紛期間的矛盾,令兩人有點火氣。“我們因為勞資糾紛產生了一種潛在的對抗。”科爾說。

傑克遜聞訊急忙趕回去,暴怒的喬丹已經回到更衣室準備離開,傑克遜找到了喬丹,要求他向科爾道歉。“菲爾和我談了話,我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所作所為像個傻瓜一樣。”喬丹說。

喬丹在當天晚上就給科爾打電話致歉,所謂不打不相識,那次沖突反而成為了喬丹與科爾建立信任的途徑。“麥克在那天晚上給我打電話道歉了,很奇怪的是,這件事成為我們建立信任的關鍵一步,從那天開始,我們相互了解,合作得更好了。”科爾說。

喬丹與科爾之間的信任,在1997年總決賽第六場成就了經典時刻。那場比賽終場前28秒,公牛與爵士戰平。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喬丹會執行關鍵一擊,但喬丹有他的計劃。

“麥克在暫停時告訴我,斯托克頓會包夾他,他會把球傳給我,”科爾回憶道。一切正如喬丹所料,當他持球切入,斯托克頓果然放掉了科爾參與包夾。喬丹將球分出,科爾接球中投命中,公牛憑藉這個進球獲得隊史第五冠。

在1997年冠軍遊行的時候,科爾就那一投惡搞了喬丹一把。“很多人問我那次投籃的事情,大家對實際情況有所誤解,我想在此澄清,”科爾開玩笑說,“暫停的時候,菲爾對麥克說,

‘我要你執行最後一擊。’麥克說,’菲爾,你知道,我不太擅長這個,我們要另尋出路。’然後斯科特(皮本)加入討論,他說,’麥克在廣告裡講,他奉命投最後一球,有26次失敗了。所以,為什麼不找史蒂夫?’我心想,好吧,我不得不再拯救麥克一次了,我一整年都在扶持他,再多一次又何妨。 ”

強悍內心,五冠射手

能夠成為喬丹信賴的隊友,科爾除了投籃精湛之外,性格特質也很重要,他有著強悍的內心。科爾出生在黎巴嫩貝魯特,父親馬爾科姆-科爾畢業於貝魯特大學,後任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政治學教授,

是研究中東問題的專家,1982年時重返貝魯特擔任大學校長。在科爾19歲的時候,父親被恐怖分子開槍殺害,當時科爾正在跟隨亞利桑那大學備戰與同州宿敵亞利桑那州大的比賽,他得知父親去世的消息後大哭一場,教練和隊友都認為科爾需要離開賽場一段時間,但科爾選擇堅持上場。“爸爸最愛看我打球。”科爾說。

心如刀絞的科爾賽前在更衣室淚流滿面,當介紹球員出場時,他還在用球衣抹去臉上的淚水,但當比賽哨聲鳴響,科爾就回到了賽場戰士的角色中,他貢獻了12分幫助球隊在同州大戰中取勝。“背負著那麼大的壓力,還能奉送這樣的表現,這真是太特別了,我一直記得那場比賽。”亞利桑那州大主教練溫豪爾談到科爾時說。

科爾在大學生涯經歷了許多困難,大四賽季前參加世錦賽遭遇膝蓋重傷,瘋狂三月淘汰賽對俄克拉荷馬三分球12投2中,他還在比賽中遭遇對方球迷惡意攻擊,尤其是亞利桑那州大的一些學生,故意在科爾面前提到他父親遇害的事情,並高喊“滾回貝魯特”,亞利桑那州大的體育主管不得不為此事寫信給科爾道歉。

一層層的難關從未讓科爾退縮,反而成為了他進步的階梯。“我這輩子經歷過很多難事,一場比賽的失利會讓我沮喪嗎,當然了,那些惡言惡語會讓我生氣嗎,當然了,但我會因此一蹶不振嗎,絕對不會!”科爾說,“我曾經失去比這些重要百倍的東西,但我依舊站了起來。”

科爾在公牛奪取三連冠,之後加盟馬刺再添兩冠。2003年西部決賽第六場,馬刺在第四節一度被獨行俠拉開13分的差距,科爾替補上場兩分鐘內投進3記三分助馬刺大逆轉晉級總決賽。“史蒂夫的表現難以置信,”馬刺球星大衛-羅賓遜說,“他在那個賽季上場時間並不多,但當他的名字被叫到,他就會成為一名賽場巨人。他就是這樣一位球員,這就是為什麼喬丹會傳球給他,如果你需要一位值得信賴的隊友,那就是史蒂夫。”

最成功的喬丹隊友

在喬丹的隊友中,科爾不是天賦最好的,就運動能力而言,他或許是相對最差的那一檔,科爾能夠在NBA取得成功,在於堅韌的精神與出眾的投籃,也在於清晰的自我認知,他只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情,這是科爾與許多隊友,尤其是與皮本之間的差別。

皮本是公牛王朝的二號球星,是NBA歷史最卓越的二當家,這是他的成就,也是他的角色定位。就身體天賦和技術等級而言,皮本有當核心球員的資本,但就性格來講,他並不適合。

1994年東部半決賽公牛遭遇老對手尼克,尼克曾在之前幾年屢屢成為公牛手下敗將,但那時候公牛有喬丹,而94年時喬丹去打棒球了,皮本渴望證明自己在沒有喬丹的情況下也能帶隊高歌猛進,但尼克成為攔路者。

尼克在系列賽前兩場戰罷2-0領先公牛,第三戰終場前1.8秒兩隊戰平,傑克遜設計了一個戰術,讓皮本執行發球,庫科奇接球出手。傑克遜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庫科奇在那個賽季投進過很多關鍵球,但在皮本看來這是對他的冒犯。

傑克遜的戰術佈置讓皮本大怒,他對著教練破口大罵,然後拒絕上場。傑克遜只好讓邁爾斯去發球,庫科奇接球投進了絕殺。皮本渴望成為喬丹,他在1993-94賽季的時候佔用了喬丹的更衣櫃,以此來展示自己的地位,但他的抗壓性與喬丹相比有差距,而且時而太任性。“可憐的斯科特,我一直告訴他,想要成為我可不容易,他現在應該理解了。”當時還在打棒球的喬丹談到皮本拒絕上場事件時說。

皮本因為未獲絕殺機會拒絕上場讓隊友們非常失望,那場比賽結束後,公牛老將卡特萊特在更衣室氣憤到流淚,他向皮本吼道:“斯科特,你剛才的行為太混蛋了。我們在一起經歷了那麼多,現在沒有麥克,我們要團結在一起爭取勝利,而你因為自私搞砸了一切。我不敢相信,你竟然放棄了我們,我這輩子從未這樣失望過。”

皮本的性格中有不成熟的那部分,《最後之舞》曝光了他在1997-98賽季開始前因為合同問題故意推遲手術,實際上早在1990-91賽季訓練營的時候,皮本就曾由於合約糾紛一度拒絕報到,好在經紀人說服了他,否則公牛的內訌會提前幾年發生。

從皮本後公牛時代的經歷來看,他不適合做球隊領袖,他與巴克利合作期間矛盾激化的程度令球迷都難以忍受,皮本至今還是那支球隊的粉絲最討厭的球員之一。科爾很了解皮本,他坦言皮本絕對不是那種自私的人,只是內心的追求與自我性格之間的搏鬥讓皮本會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科爾沒有皮本式的糾結,他對自我的認知非常清晰,球員時期的科爾是投手,他還有一個習慣,那就是用本子記錄教練的戰術,從師從傑克遜到波波維奇都這樣做,有意識地為未來做準備。科爾2003年退役,直到2014年才執教,期間從事過解說員和球隊總經理的工作,但遲遲沒有拿起教鞭,因為他在等待一個好機會,2014年的勇士提供了這個機會。

當時尼克也在爭取科爾加盟,恩師傑克遜時任尼克總裁,但科爾選擇了勇士,因為勇士的陣容結構更好。執教勇士的前五年中,科爾帶隊連進總決賽,拿下了3個總冠軍,在2016年以73勝破紀錄,NBA歷史中只有科爾作為教練和球員都拿過70勝。

科爾的執教風格與傑克遜和波波維奇有著很大的相似之處,戰術並不是最重要的,氛圍的創建才是關鍵。“教練的工作,其中90%是通過個人性格,打造出一種有利於取勝的環境,剩下的10%才是戰術方面的。”科爾說。

所謂環境的創建,要點在於了解,也就是因材施教。科爾與克萊-湯普森的相處方式就是典型的事例,科爾執教勇士的第一年曾對湯普森非常嚴格,當湯普森犯錯的時候,會將他大罵一頓,但科爾很快發現這樣做效果不好,於是主動做出了改變。

“我成為勇士主帥後第一年,對克萊發過火,他的反應不好,帶著怒火上場,結果又出現幾次失誤,”科爾說,“我向克萊身邊的人尋求建議,漸漸摸索出執教他的正確方式,克萊不是那種會對教練怒吼有反應的人,你讓他神經稍微緊張點就行了,給他發揮的空間就沒問題。”

讓自己和身邊的人按照最擅長的方式做事,這就是科爾的成功之道,從打球到執教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