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一雙子女!妹妹15歲意外離去「張雨生代圓歌手夢」31歲不幸隕落 「獨留媽媽懷念」轉眼已23年

2834

已故歌手張雨生的一生充滿傳奇。張雨生曾對自己立下誓言:「這輩子要轟轟烈烈做一件事,不管成不成功不一定要留名,但是對大部分的人要有意義。」他成功做到了。一晃眼歲月如梭,張雨生已經離開我們23年了。

每次聽到那首大海,唱起《我的未來不是夢》……都會不由想起這個已故的「老朋友」。他的歌唱生涯僅僅只有10年之久,卻書寫了永久的輝煌。

關於他的成就,早已成為耳熟能詳的佳話。但除卻他的音樂成就,他的人生是充滿悲情和孤獨的。

1966年,張雨生出生在澎湖。父親原本想為長子取名為「澎生」。但據說他出生的那幾天,下了好幾天的大雨。

父親看著窗外的雨,忽然轉頭對妻子說:「這孩子出生後,下了好幾天雨,要不,就叫雨生吧!」張雨生的名字像是天意一般定了下來。

張雨生家裡有兄妹五個,兩個弟弟,兩個妹妹。作為老大的張雨生,自然成了家裡的支柱和榜樣。

而張雨生和妹妹張玉仙關係最好,也是他最親近的妹妹。妹妹張玉仙也很愛唱歌,天賦極高,兩人在一塊一直有聊不完的話題。

張雨生讀書住校時就經常打電話給小玉妹妹,一聊就是幾個鐘頭。有時候同學還打趣地說:「你打電話給女朋友啊,那麼長時間。」

張雨生妹妹那時候,妹妹從小就有個夢想,就是長大後當一個歌星。可誰能想到,這個花季般的少女,卻沒能得到上天的憐愛。

1986年7月6日,這一天令張雨生悲痛一生,永未釋懷。這天,父親準備帶著一家人出遊散心。

在學校讀書的張雨生幾天前就收到了父親打來的通知電話。父親問他:「雨生!,這個星期天全家準備去郊遊烤肉,你學校有事嗎?能不能回來一起去?」

張雨生在電話中說:「對不起爸爸,我已經跟同學約好了要外出,不能回家和你們一起去。」而妹妹張玉仙在電話這頭非常想念哥哥。「有空就回家,妹妹總說你好久沒回來了。」妹妹之後在出門前和哥哥張雨生打了電話,兩人有說有笑,歡樂無比。

可這美好的歡聲笑語,卻成了永遠的哀鳴。在那天下午遊玩時,妹妹張玉仙因為不小心踩到山澗上鬆動的石頭而落水。妹妹被水沖走了很遠,救上來後就被急忙送往了醫院搶救。

父親也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張雨生,告知妹妹的消息,正在醫院搶救。張雨生聽後直接被嚇到了,急忙趕到醫院。等到張雨生到達醫院時,妹妹最終因為搶救不及,不幸離去。

這件事,令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擊,悲慟難過。母親後來更是深深自責給女兒起的名字不好。「我那時都快瘋了!人家說她名字取不好,『仙』這個字不吉利。」

而失去了最親妹妹的張雨生,內心世界至此一片灰暗。那一年,張雨生20歲,妹妹才15歲。這是他第一次直接面對親人的離開,無法走出陰霾。

後來張雨生在一次電台採訪中說:「妹妹在梨山附近的山澗不幸離去,那一年她才15歲。雖然從頭到尾,我沒有掉一滴眼淚,但這個傷口一直在我心中。她是那麼可愛、那麼懂事,而且歌聲又那麼好。老天真不公平,妹妹他一直比我更愛唱歌,唱得比我更好。

這件事對我的打擊太大,在此之前,我從來不曾公開演唱過。是她去世後,我報名了『木船』民歌比賽,開始加入熱門合唱團,一場又一場地唱下來。像是背負了什麼使命,心裡不斷有個聲音催著我:『喜歡,就趕快去做!不要等到一切都已太遲。』」

他說妹妹的離開把他從「不知人間疾苦的兒童世界,一腳踢進了殘酷的成人世界。」又感覺像是背負了什麼使命,有個聲音一直在催促著自己。也徹底讓張雨生燃燒了追求音樂夢想的決心。

「妹妹很喜歡唱歌,她唱得比我好聽。如果她在,等她再長大一些,也許他們可以組一個兄妹組合出道。」他決定去圓妹妹的夢想,為她歌唱一生。用一個人的歌聲,唱出兩個人的夢想。

於是從沒有公開演唱過的張雨生,帶著母親送給妹妹的吉他,報名參加了「木船」民歌比賽。一舉獲得決賽第一名,並正式加入了熱門合唱團。那時候,他只有一個信念,要替妹妹完成音樂使命。

1988年,張雨生參加第一屆熱門音樂大賽,又一舉獲得團體組冠軍以及最佳主唱獎。從此正式進軍歌壇,一個時代的聲音開始唱進了無數人心夢之中。

張雨生之後以一首黑松沙士的廣告曲《我的未來不是夢》直接引起歌壇注意。「你是不是像我就算受了冷落,也不放棄自己想要的生活。」

這句歌詞,唱出了張雨生對未來夢想的所有激情。而他後來的許多經典歌曲則大多是在唱給離去的妹妹。在參加歌唱比賽時,還專門寫了一首《姊妹》來告慰妹妹。

「願我們能夠永遠千裡共嬋娟

我們已忘記曾有多少時間

歡樂總是輕盈相隨

就好像山上大樹畫的圓圈

深刻一年更勝一年

當我終於能站在世人前面

唱著我們的共同心願」

「當我站在世人面前,唱著我們的共同心願。」他為妹妹勇敢邁出了音樂夢想的第一步,像是兩個人在唱歌。

從他開始追尋音樂夢想的那一天起,就從未停止過對妹妹的思念。一首《妹妹晚安》,更像是張雨生每到夜深人靜時的追憶獨白。

「妹妹晚安,我很想念你,

妹妹晚安,你會在那裡,

這些年來,人事已非,

真怕你認不得我的改變,

想你不必焦急,我們都還記得你

只是不怎麼提起,想你不必慌張

家裡格局仍一樣,只是少了你的床。

寒夜裡是否有人與你為伴,

想你不會煩惱 那麼愛笑和聒噪,

誰能躲開你的撒嬌 想你不會無聊,

你總是有你的一套 儘管天涯或是海角。」

之後發表的《天天想你》專輯,當年銷量突破30萬張。同名主打歌曲《天天想你》更是成為他的代表作之一,成為一曲經典。這首歌其實就是在傾訴對妹妹的思念與呼喚。

他在專輯文案裡這樣寫道:「從小與我最親的妹妹,在梨山附近的山澗不幸離去,那一年她才15 歲。」

「當我佇立在窗前 你越走越遠

我的每一次心跳 你是否聽見

當我徘徊在深夜 你在我心田

你的每一句誓言 回蕩在耳邊

天天想你 天天問自己

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顆心

把我最好的愛留給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顆心

把我最好的愛留給你」

「你的每一句誓言,回蕩在耳邊」。妹妹生前的夢想就是唱歌,兄妹往昔的日常互訴,也像極了彼此的誓言。「天天想你,天天問自己,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你。」

張雨生為妹妹拿起麥克風,唱起驚艷世人的歌。這份對夢想的勇敢追尋,妹妹你可曾看見?

除了以上那些歌,張雨生寫給妹妹歌,最經典當屬那首《大海》。

「從那遙遠海邊 慢慢消失的你

本來模糊的臉 竟然漸漸清晰

想要說些什麼 又不知從何說起

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如果大海能夠 喚回曾經的愛

就讓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 你已不再留戀

就讓它隨風飄遠

如果大海能夠 帶走我的哀愁。

就像帶走每條河流

所有受過的傷 所有流過的淚

我的愛 請全部帶走」

極致的追念,早已令他悲傷成海。妹妹是溺水離去,他對大海的呼喚,就是在對妹妹無盡的傾訴與想念。為了妹妹,他願意付出一生中所有,就像這句歌詞唱的那樣:

「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就讓我用一生等待。」而這份愛,卻只能永遠的留藏在心底,無人訴說。然而命運卻總愛和他開玩笑,妹妹離去多年以後,自己也不幸離開世間。

1997年的一天晚上,父親特意給張雨生留了一個車位。但是一直等到了晚上凌晨也不見兒子張雨生回來。父親急忙打電話給他,卻怎麼也無人接聽,而這也成了父子之間後一通電話。

1997年10月20日凌晨2時50分,張雨生排練結束後獨自駕車返家。開車途中,張雨生因為疲勞駕駛,不幸發生行車意外。

在經過了24天與生命的拔河,1997年11月12日晚11時48分。張雨生沒能度過劫難,最終因急救無效,永遠離開了人間。那一年,他才31歲,天才隕落。

這一年也是他最忙碌、最巔峰、最驕傲、的一年。那張最後的寫給自己的專輯《口是心非》,他再也看不到人們唱起時的樣子。這張專輯的文案上,他還寫了一句話:「這當然不是最後一張唱片…」

只可惜,成了最後的絕唱。離開前幾天發表的這張專輯,在他走了之後才得到了金曲獎最佳唱片的桂冠。遺憾的是,曾經5次入圍都沒獲獎,這次獲獎卻再也看不到了。他在歌中這樣唱到:

「於是愛恨交錯人消瘦 怕是怕這些苦沒來由

於是悲歡起落人靜默 等一等這些傷會自由

於是愛恨交錯人消瘦 怕是怕這些苦沒來由

於是悲歡起落人靜默 等一等這些傷會自由」

每次聽到這首歌,無數歌迷心中都不禁充滿了極致的惆悵。愛恨交錯又悲歡起落。張雨生離開後,長眠在了梨山「雨生園」,與心愛的妹妹沉睡在一起,永遠相伴。

父母希望:「兄妹相伴,魂魄不孤。」墓前放著他生前用過的吉他,歌迷祭拜時,放滿了他愛喝的可樂。

兄妹倆的相繼意外離去,最悲傷的莫過於活著的父母。甚至有人說,娛樂圈最悲戚的父母或許就是張雨生的父母了。白髮人接連送走了兩個至親至愛的黑髮人,這一生都充滿了悲愴又無法填補。

張雨生走後,父母專門經營了一間民宿來紀念兒子。屋子裡放滿了張雨生生前的照片和獎座,還有他的唱片。兩個老人從孩子離去以後,就從未真正開心過,身體也一直不好。

2011年,張雨生父親也因重症離去。如今留下了年邁的母親活在人間,懷念著逝去的兩個寶貝孩子。

張雨生母親說自己在家每天都會反覆聽兒子的歌。因為這樣她會覺得,「很像他在我身邊,沒有覺得他離開過」。

我想,這份無法言說的情感,也如你我對他的思念一般。每次聽到他的歌,那些曾經的深情往事,從未隨風飄遠過。

相關畫面:

影片來源:YouTube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