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一起養老!她親自「設計7棟樓」送親友 80年老宅搬新家「傳承家族精神」:一家七口同居永不分離

1811

Patama是一名曼谷建築師,她工作30年,一直服務低收入戶,負責設計了大大小小40多個貧民窟社區,幫助數萬人改善了生活條件。2016年,她終於有機會為自己家造一棟房子。

新房時隔一年完工,佔地近1000平米。Patama沒有選擇造一整棟大房子,而是拆分成功能不同的7棟:5棟房子給家人,以走廊相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立空間

她為腳行動不便的母親造了電梯,給青春期的侄子預留了專用通道;Patama又在隔壁造了2棟獨立小樓,送給好朋友,相約70歲一起住過來抱團養老。

新房還兼備了辦公的功能,姐弟三個全都在家上班:Patama和弟弟把公司設立在家裡,妹妹則在家教小朋友彈鋼琴。Patama說:「我從有記憶到現在,一家人一直住都在一起,以前從來沒有分開生活過,以後也不會。」

自述 Patama Roonrakwit 編輯 瀟鉞

我叫Patama,是一名常駐曼谷的建築師。我們家可以說是一個大家族,一共有7口人:我的母親,我和我的弟弟、妹妹,還有弟弟的夫人和他們的兩個小孩。

我們從2018年初搬到曼谷市郊的民武里區,三代人同住在這裡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

Patama的老宅,同樣位於民武里區之前我們7個人是住在一個更大的院子裡,每家獨立居住,晚上一起去母親的房子裡吃飯。但是久而久之,我們發現每次聚會時,家裡的空間都非常擁擠,如果周末有不同的親戚來拜訪,就只能去院子聊天,聚會空間根本不夠。

加上母親年紀大了需要人照顧,我們就想,不如大家住到一個房子裡去。我作為建築師,自然而然就承擔了設計的任務。

這個家,上至85歲的老人,下到9歲的小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生活方式。我要做的,就是把這麼多人的要求,統統放進一個房子,讓全家人開開心心地生活。

將一棟大房子拆成7棟小房子5棟給家人,2棟送朋友 我們家比較特別,姐弟三個全都在家辦公:我有自己的建築事務所,弟弟開了家建築工程公司和旅遊公司,妹妹是鋼琴老師,在家授課。

這裡的地形比較狹長,我從東到西依次把它劃分為3個區域:辦公區、家庭住宅區和公共區。

弟弟的旅遊 / 建築工程公司

Patama的建築工作室

妹妹的鋼琴授課室

有2棟是辦公室、有2棟是住宅樓,中間一棟最大的,是舉辦家庭聚會的地方。還有2棟與我們不相連,是留給朋友住的。

留給好朋友住的獨立房子,其中一棟房子是給我的朋友,她是單身媽媽,有個女兒在上初中。另一棟給一對日本夫婦準備的,他們計劃退休後來泰國,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已經商量好,老了要變成鄰居,每天玩在一起。

所有的建築物都是由走廊連接,卻不互相干擾。通過連廊,大家可以自由地在房子裡走來走去。早上洗漱完畢再到我走進辦公室,大概只需要花5分鐘,這樣也能方便母親隨時隨地到辦公室來找我們。

為媽媽做了專用電梯、坡道,準備為侄子建秘密通道這個家最花心思的地方是住宅部分。母親年紀比較大,不能單獨居住,所以一樓設計了客廳、餐廳,還有我們姐妹倆和母親的三間卧室。

弟弟是我們家唯一結婚的人,他們一家四口需要相對獨立的空間。所以樓上的三間卧室,是為弟弟一家人準備的,有獨立的客廳和學習區。

我母親腳不太方便,我在一樓專門為她裝了一部小電梯,這樣她自己通過助步器就能輕鬆上到二樓。電梯是泰國的廠家生產的,價格沒那麼貴,普通家庭也可以承受。

母親專用的浴室裡,我們安裝了自動感應系統,比如馬桶和水龍頭都是感應和觸摸式,她不用費力擰開水龍頭就能洗手、洗臉,還有設定好的溫水出來。

家裡還做了一些扶手和斜坡,母親的房間門口是沒有台階的,這樣依靠輪椅或者是助步器,她就可以從家卧室直接到我的辦公室,甚至是到公共空間的客廳、游泳池。

屬於侄子的獨立露台.我的侄子今年13歲了,正值青春期,未來很可能成為整個家裡最叛逆的人。他非常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間,所以等他18歲上大學的時候,我計劃在他的陽台上設計一個專用通道,他回家可以不用通過院子,直接進入他的房間。當他的朋友們來的時候,他們也可以到陽台上一起玩,從陽台直接出入,非常方便。

把80年歷史的老宅搬來新家

我們家有一個傳家寶,那就是我外祖父留下來的老房子,所以我們從老宅把它搬來,放在公共空間的二樓,這裡是整個建築最中心的位置。

我曾外公的爸爸是中國人,很多年前逃難到泰國做了木匠。外公也繼承了這門手藝,成了一位技藝高超的木匠,這棟老房子是他親手建造起來的,質量在那個年代算是數一數二,即使經過了80年,很多地方也完好無損。

老房子是一個傳統的舊式木屋。我母親就在這裡跟父親結婚的,家庭成員有不少在這裡迎接生命與道別生命,所以當我們搬家的時候,大家一致決定,一定要把老房子一起搬過來。

我們把房子的天花板和地面都拆掉,分別裝車運到這再重新組裝。為了保護老房子的外觀,我在四周設計了木格柵外牆,保護它不被風吹日晒。

現在這個房子沒有實際用途,對我們來說,它更像是一個精神指引。我們把這裡當做祭奠祖先的祠堂,或是一個小佛堂來使用,平時我母親會在這邊念念經,祈求平安。

我把外公親手做的最後一條船也搬到樓下,這是為了讓後人更好地紀念先人做過的事情,讓家族的歷史可以通過這些老的物件一代一代傳承。

用最簡單的材料蓋房,90%都是老傢具整個房子我選擇了最簡單的水泥材料,牆壁全部刷上白色,來阻擋東南亞炎熱的陽光。

為了讓空氣更加流通,房子的間距、位置都是精心測量過的。泰國北邊日照強烈,所以我們在北邊做了牆體,把窗戶和入口做成朝南的,東西兩側開了很小的窗。

泰國的房子通常是由預構件組成的,木材提前造好,再運到目的地組裝成一棟房子。我們不想扔掉老房子裡的木材料,於是把一些門窗,木地板,柱子等,都拿過來組建新房子。

在這個家裡,可以看到很多古老的東西。許多舊的窗戶和門框都是從舊房子拆下來的,還有一些老傢具,也都是我媽媽那個年代的。

入口的大門,是從老房子搬來的一個傳統泰式大門,上面還刻著老房子建造的年份,也是家裡非常重要的象徵。

我們還在大門對應的地方,做了一個新的入口,複製了一扇老房子一模一樣的大門,上面刻上新房的建成年份,代表著一段新的故事開始了。

為40多個貧民窟社區做設計,讓我更有信心設計自己的家

我是1991年在泰國藝術大學完成了本科,之後在曼谷工作了幾年,然後去英國牛津布魯克斯大學攻讀碩士學位。1995年,我回到泰國完成畢業論文,開始與南部的一些貧民窟社區進行合作。

CASE事務所代表作:TEN House

設立自己的事務所,是因為我們有一群想要在貧民區工作的建築師,一開始只有3個建築師,後來有更多的人來加入我們,業務甚至拓展到日本。

至今我已經接手40多個項目,委託人大部分都是低收入戶族群。在我看來,不論是窮人還是富人,他們都是我的客戶。哪怕一人給我5泰銖的諮詢費,他們也有權利說出自己的想法。

Patama社區改造項目

我獲得的第一個大獎,是泰國文化部頒發的Silpathorn獎,後來又得了泰國ASA傑出建築師獎、義大利arcVision的女性建築師獎等,去年獲得法國的全球可持續建築獎(Global Award for Sustainable Architecture)。

這些獎項給了我很大的信心。雖然這是我為自己設計的第一個家,但是不少建造的經驗是我從低收入社區中實踐到的。

我的設計常常受到資金的限制,但是這些限制會讓人更具有創造力:生活在貧民窟的人們往往沒有錢去買建材,為了節約建造和運輸成本,很多房子的重建,用的都是舊房屋的材料。

另一方面,貧民窟人口密度大,所以更要學會利用有限的面積,合理規劃成不同的功能空間。比如我不會把私人房間設計得很大,反而會把公共區域做得更加完善,提供籃球場或者學習中心,讓獨立社區更加多元化。

從出生到離去,一家人整整齊齊,永不分離

我今年51歲了,再過20年就70歲了,徹底地老了。所以我們試圖通過用這棟建築來為自己養老做準備。

房子四周有很多斜坡還有扶手,我甚至為我們的退休生活準備了一個游泳池,因為游泳是老年人最好的運動方式。

我們家平常只有7口人,但只要一聚會,就有至少20多個人來拜訪。媽媽、舅舅這邊的親戚,我弟弟妹妹的朋友,還有我的大一堆朋友。

有了這座新房子,我們有足夠的空間放一架三角鋼琴。三角鋼琴不是用來教學的,而是用來給自己放鬆的。所以當妹妹的朋友來的時候,她就會為家人彈奏一曲。

當我們開派對的時候,每家人都會帶一些吃的過來,在廚房裡忙碌,做一些泰國家庭的傳統菜肴。

每次聚會我們會把排練室的門打開,正對著游泳池,這就好像一個舞台。 孩子們在上面演奏著樂器,剩下的人坐在泳池旁邊,三三兩兩的朋友在水邊玩耍……每個人都能找到合適自己的位置。

很多朋友都很羨慕我們家的歡樂氛圍,從我有記憶到現在,一家人一直住都在一起,以前從來沒有分開生活過,以後也不會。

部分圖片由嘉賓提供 特別鳴謝洪人傑、Kulthida Songkittipakdee提供幫助

參考來源 : 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