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正妹老闆娘,身價破千萬!沒有富爸爸的她是怎麼辦到的?!年輕人別每天都在埋怨了!

2174

28歲正妹老闆娘,身價破千萬!

沒有富爸爸的她是怎麼辦到的?當時薪 60元她也要堅持…

晚上九點,巷子裡的一間居酒屋內傳來陣陣笑聲,十幾坪的空間擠得水洩不通,還有客人寧願站著,也要大口享受澎湖空運來台的新鮮蚵仔,

讓人以為來到了日本「立吞」(standingbar)餐廳。

人群中,一位綁著馬尾、臉龐清秀的年輕女孩正忙著招呼客人,她,就是這間居酒屋的老闆楊舒華,朋友叫她「正妹老闆娘」。

年僅二十八歲的楊舒華,身價千萬以上,當同年齡的同學還在當別人的員工時,她已經準備開第二間居酒屋,同時,她在新北市板橋區已經擁有兩間套房……

不想伸手要錢,從10元開始存

財運是自己召喚來的,這句話套用到楊舒華身上,絕對名符其實。

兩歲時,父親因意外而過世,楊舒華的母親將姊妹倆帶回台南外婆家,從此過著母女聚少離多的日子。

為了養活孫女,外婆揹著她到工地當水泥工,務實的外婆總是對她說:「想要多少錢,靠自己賺。」這句話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中。

寄住在外婆家,一開始因年紀小,總是被舅舅、阿姨捧在手心,但是當舅舅、阿姨結婚生了小孩後,楊舒華強烈的感受到自己就是「外人」

而且不伸手要錢,就沒有人會主動給她錢,激起她想要靠自己賺錢的動力,也讓她對於存錢、有錢的渴望,比同年齡女孩還要早,還要強烈。

「我是一個很倔強的女生,不想讓別人認為單親家庭的小孩就是要多受別人照顧。」

眼中閃著淚光的舒華堅定的說。

她從國小就開始存錢。

那時外婆每天送她上學時,會給她十元買零食,但是看到同學都有漂亮的墊板、貼紙,她雖然也想要擁有卻買不起,於是乾脆就把十元存下來。

存久了,錢變多了,小小年紀的她領悟到:「存得越多,就可以買到更多想要的東西。」

曾有一次,從外婆口中得知母親很會賺錢,她天真的問:「媽媽怎麼沒有拿錢回來,也沒有買房子給我住?」

外婆嘆氣的說:「因為妳媽媽都買名牌花掉啦!妳長大以後不要像妳媽,賺錢都不存錢,老了什麼都沒有。」

外婆的叮嚀,讓她從小就有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我老了不能什麼都沒有。」

不想老了什麼都沒有,十四歲開始打工賺錢

十四歲時,楊舒華到台北念書,寄住在阿姨家;

下課後,晚上她就去夜市幫忙顧攤子,當非法童工,一小時六十元,從下午五點半工作到晚上十一點。

國三下學期考完期末考後,楊舒華主動打給想要就讀的高中去詢問:「國中肄業也可以念復興美工嗎?」

得到的答案是「可以」,確認之後她就不再去學校,也不參加畢業典禮,寧願把時間用來工作,賺更多的錢。

「我高三下學期也是在確定可以念真理大學後就不再去學校,把時間都拿去賺生活費、學費。」楊舒華說。

為了用更多的時間換取金錢,高中、大學都選擇念夜間部,甚至為了賺一個月四萬兩千元的薪水,還冒著被吃豆腐的風險到遊樂場所當大夜班開分員,

穿著很短的裙子,從晚上十二點工作到早上八點,下午再去上課。

「環境是有點複雜,但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環境不會讓我變壞,更不會改變我存錢的決心。」

忙著賺錢,同學約吃飯、唱歌,她都婉拒,幸好同學們也很體諒她的處境,能借她的畫圖材料也都會大方出借,幫她省錢。

「省錢對我來說就是一種習慣,因為花出去的每一分錢對我來說都很心痛,我有分析過花跟不花,如果不花錢比較開心,那我就不花,

例如我看到戶頭成長的速度比看到名牌包包還開心,那就不會花。」

高中畢業後,由於大學學費太貴,她選擇多工作幾年再去念,因此,念大學時她已經二十二歲,但那時已存下八十萬元。

首度創業開民宿,管八間套房變女傭

大二那年,她和朋友去淡水三芝淺水灣玩,住了一間日租套房,愛上那裡迷人的海景,腦筋動得快的她立刻嗅到商機,

拿出二十萬元和朋友合資購買了一間小套房,開起「三芝熊」民宿。

第一次創業,出資金額又比較少,舒華白天負責打掃、管理、接待客人、做網路行銷、布置,晚上再去上課,在住房率不斷提高下,朋友覺得「很有賺頭」,

又陸續買進七間套房,全部都交給她一個人管理。但由於兩人合夥資金比例過於懸殊,使得兩人從合夥演變成雇傭關係,朋友變老闆,而舒華變成了領薪水的女傭。

「我那時候真的很笨,不會算,以一天日租三千五百元計算,一個月租金就十萬元,第一間才買一百三十五萬元,報酬率相當高,很快就能回本,

但沒想到可要求分紅,傻傻的領那麼一點錢,後來想想真是一場惡夢。」談起第一次創業的經驗,率直不做作的舒華一直罵自己「白痴」。

一個人要管理八間日租套房,而且每間套房都位在不同大樓,舒華必須騎著摩托車在一千四百多戶的龐大社區裡來回奔波,

「警衛都叫我騎慢一點,我說來不急了啦!客人要來了。」

她回憶:「晚上會有點恐怖,因為社區超大而且很暗。」

早上她要負責幫客人煮早餐,半夜馬桶、燈泡壞了還要負責修理,客人退房之後她要換床單、掃廁所、補充礦泉水,

晚上她就住在一間倉庫內,裡面堆滿傢具擺飾,而她的床就是一張破沙發,就這樣過了兩年辛苦的「台灣瑪麗亞」日子。

有一次,外婆與母親來淡水找她,看到她住在髒亂的倉庫,過著傭人般的忙碌生活,

每個月只領三萬五千元,難過又心疼的問:「妳怎麼讓自己過這樣的生活?」

這句話敲醒了她:「對喔!老闆賺大錢,我卻是領死薪水,當打雜的傭人。」

收入與付出不成正比,再加上與合夥人的理念不合,舒華決定退股,拿回二十萬元創業金,這時她的總存款已經逼近一百五十萬元。

儘管有了第一次失敗的創業經驗,楊舒華並沒有退縮,逮到機會還是想再試試。

二十六歲念大四那一年,她認識一位在澎湖開民宿的廚師,兩人一拍即合,各自出資一百萬元,在台北市敦化南路巷子裡開起了餐廳。

沒有餐飲經驗的她,一開始並不知道要走什麼路線,

先嘗試賣輕食類餐點,但因為店面的位置偏僻,沒有人潮,客人相當少,她只好打電話吆喝同學到店裡面充當客人。

二度創業開餐廳,定位明確生意蒸蒸日上

後來,慢慢觀察附近的客人都是上班族,就決定轉型為居酒屋,結果生意逐漸好轉,月營業額從個位數到突破百萬元,

員工也從三人變成九人,而她的月薪正式衝破六位數,是同學的好幾倍。

收入快速增加後,楊舒華也開始研究定存以外的投資理財工具,她發現房地產很適合自己,

因為她從小就渴望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家,而姊姊剛好從事房仲業務,推薦她買下新北市府中捷運站附近一間十五點三坪、總價八百六十五萬元的套房。

「買房子之前我有先問過銀行,超過十五坪屬於大套房,銀行可以貸款八成,壓力就不會那麼大,所以我才勇敢買下。」

買下兩間套房,小資女變包租婆

房子裝潢好後,舒華突然想到自己過去經營民宿的經驗,於是以每月一萬七千元的高價把房子出租,自己則搬到朋友家住,

然後和姊姊又在同一棟大樓合買一間套房出租,成為真正的包租婆,不再是以前那個只會幫別人做管家、當傭人的傻女孩。

在房價增值、每月又有六位數的薪資,以及兩萬元租金收入下,楊舒華擁有的資產快速增加到千萬元,

現在的她依舊要每天忙到凌晨三、四點,但忙得很快樂,因為她很清楚自己要的生活與目標是什麼。

「雖然我開居酒屋,但我到現在還是沒有不良嗜好,純粹只是想營造一個讓上班族放鬆、提供歡樂的場所。」

採訪快結束時,楊舒華跟記者說,以前曾有一位醫生客人告訴她:「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但堅持努力一輩子,一定會成功。」

當時她似懂非懂,現在她終於真正瞭解這句話的含意。

從國中開始就堅持努力賺錢,一路靠著自己爭取、把握機會,到如今擁有令許多人都羨慕的財富。

楊舒華讓我們相信:

未來掌握在自己手中,想走多遠妳就能走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