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表哥相愛卻八字相剋!他結四次婚子孫滿堂「她堅持70年不嫁」 「相隔68年重逢」兩個月後無憾離去

934

愛一個人要花上多少時間?或許最浪漫也最憂傷的答案,就是一輩子吧。她是現代刺繡工藝家,是中國第五大名綉亂針繡的創始人;她以針代筆,以線代色,打破了我國刺繡幾千年的傳統針法,登上了刺繡藝術的高峰;她能畫會綉,能文會詩,本是全能女才,卻只鍾情於刺繡一門獨活

此人即是著名刺繡家楊守玉。她有顏值卻偏要靠實力吃飯,有才情卻只為一人施展。可以說,楊守玉的成功不光光是因為她潛心研究刺繡,還和她的心上人劉海粟有關。評論家柯靈曾說:「冶白話文學史,不能無胡適、陳獨秀;冶新文學史,不能無魯迅;冶新電影史,不能無夏衍;冶新美術史,不能無劉海粟。」

現代美術教育的發展離不開劉海粟的貢獻,他是現代傑出畫家,也是新興美術的奠基人。然而,讓人津津樂道的並非是他的成功史,而是他和楊守玉的青梅竹馬之戀。

圖 | 亂針繡創始人楊守玉

書香世家,滿腹才華

1896年6月,楊守玉出生於常州一個書香世家,受益於長輩們的人脈關係,她打小就受教於女權活動家史良的父親史聘三先生。除此之外,楊守玉從小就和自家表姐一起學習繪畫刺繡。或許是自幼就在摸索刺繡工藝的緣故,楊守玉的繪畫技藝和刺繡技術都極其高超。且不說她下筆如有神,就她的刺繡成品,比畫作還要逼真幾百倍。

而且,楊守玉詩詞朗誦,書畫篆刻樣樣精通。1912年,楊守玉考入武進女子師範,師從著名國畫大師呂鳳子。四年學業結束後,呂鳳子聘請她到丹陽正則女子中學任繪繡課教師,後晉升為繡科主任。在教學的同時,楊守玉還在潛心研究中國古今刺繡和中外畫法。她認為刺繡這門藝術和繪畫有著極大的區別,它應該發展為一門獨立的藝術。

於是,為了突破刺繡這門工藝,楊守玉日夜反覆琢磨,無時無刻不在思考摸索刺繡的未來方向。1919年,楊守玉終於在刺繡方法上有了新的突破,她把西洋繪畫的色彩和素描的襯影法運用於刺繡,使繪畫與刺繡有機地結合起來,針法與筆法相通相融,亂針綉便是由此創立。

圖 | 楊守玉的恩師呂鳳子

情繫表哥,八字相剋被「悔婚」

刺繡於楊守玉而言,是不可放棄的事業,也是為愛奮鬥的源泉。楊守玉之所以會那麼努力地研究刺繡,除了個人興趣之外,還包括兒女私情。她和初戀劉海粟,不僅是兩小無猜的青梅竹馬,血濃於水的表兄妹,還是藝術上的靈魂知音。

劉海粟是楊守玉的表哥,兩人歲數只相差六個多月。因為劉海粟在家裡排行第九,所以楊守玉經常喊他為九哥。除了血緣上的關係,兩人在成長道路上也有相同的遭遇。在楊守玉9歲那年,父親走了,為了生存,她和母親一起寄居在劉家。而在劉海粟14歲的時候,母親逝世,楊守玉母親在那個時候幫劉家主持起了家務。可以說,劉楊兩家在互幫互助的同時,劉海粟與楊守玉也在相依相憐。

圖 | 劉海粟早年與家人合影,右一為劉海粟

而且,不僅僅是楊守玉一個人在刺繡和繪畫方面有天賦,劉海粟也不例外。他6歲起就開始學畫,在本身有一定天賦的情況下,他本人對丹青也是特別的喜歡,家裡人還專門請了一位家庭教師教他們兩個繪畫。朝夕相處之下,劉海粟和楊守玉之間便產生了情愫。劉海粟曾經跟他的八姐說過:「今後如果家裡人要安排婚姻的話,希望是娶表妹為妻」。

和傳統家庭不同,劉海粟的父親得知兒子一心只有表妹楊守玉後,便暗地裡找人給他們算命,而不是一棒子拆散鴛鴦。可惜的是,算命結果是兩人八字相剋,不宜婚配。楊守玉是剋夫命,如果兩人在一起的話,那麼劉海粟的才氣會被楊守玉壓住,他的未來便是一片黑暗。於是,為了兒子的光明前途,劉海粟父親悄悄給劉海粟和丹陽一位富商的千金定親。當時劉海粟還滿心歡喜,誤以為自己終於可以娶表妹。

圖 | 劉海粟游歐洲

然而,事情終有得知真相的一天。看著家裡上上下下為婚事忙碌,劉海粟還蒙在鼓裡,暗自竊喜。直到他父親和他說清楚所娶之人為丹陽林家錢莊的千金林佳小姐後,劉海粟徹底懵住了。就在此時,楊守玉的母親早已一氣之下帶著楊守玉離開了。劉海粟追之不及,崩潰大哭。

雖然被劉海粟「悔了婚」,但楊守玉知道,不是劉海粟不肯娶,而是他命不由己。因此,為了表示自己對他的忠貞,楊守玉特意把名字「瘦玉」改為「守玉」。

圖 | 楊守玉針繡畫像

有情人命運迥異

圖 | 抗戰時期:左一呂鳳子,左四任慧閑,左五楊守玉

1912年,劉海粟反抗父母之命逃婚去到上海,與幾位志同道合的畫友創辦了中國現代第一所私立美術學校,即上海美專的前身。楊守玉聽聞劉海粟逃婚後甚是感動,為了能和劉海粟站在同一藝術高度上,楊守玉選擇了刺繡,她將心中的思戀化作動力,移情於刺繡。儘管現實上楊守玉不能和劉海粟在一起,但至少在藝術上,她絕對要當劉海粟唯一且優秀的知音。

正如劉海粟寫信向郭沫若推薦楊守玉的亂針繡所形容的:「以針為筆,以絲為丹青,使畫與綉法融為一體,自成品格,奪蘇綉湘繡之先聲,登刺繡藝術之高峰,見者莫不譽為『神針』。」在與劉海粟分開后,楊守玉已經得到了大師呂鳳子的真傳。她埋頭專研刺繡藝術,只為追上劉海粟的腳步。

圖 | 楊守玉繡《少女》

然而,在楊守玉成名那時,劉海粟雖是上海美專的副校長,但其開辦的人體模特寫生課因為過於開放前衛,有損社會風氣,已不止一次遭到各界人士的抨擊。劉海粟曾宣稱:「人體美為美中之至美」。這話一出,各種罵名鋪天蓋地而來,劉海粟因此被冠之「藝術叛徒」、「教育界的蟊賊」的稱號,孫傳芳甚至下令要逮捕他。

楊守玉聽聞劉海粟遭受世人辱罵時,她毅然決然地站了出來,力挺劉海粟。為了表示自己對他的支持,楊守玉特意繡出兩幅女性作品《少女與鵝》和《出浴》,這兩幅作品一出,在當時的中國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誰說愛一定要日久陪伴,縱使兩地相隔遙遠,兩心無法交融,藝術上的交流也可代替言語表達最真切的情感。

守身如玉70載

或許是沒有辦法面對自己的初戀情人,又或許是不想再去重拾自己的痛苦回憶。楊守玉自那時知曉劉海粟和其他人訂婚後,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裡,一直拒絕和劉海粟見面。儘管劉海粟在這期間結了婚又離,離了婚又結,前前後後結了四次婚。

圖 | 劉海粟與第四任妻子夏伊喬

雖然和楊守玉一生僅一人的愛情觀不同,劉海粟或許是有愛過其他人的。可能夠確定的是,劉海粟心中一直念著楊守玉。晚年劉海粟衣錦還鄉時,他一直在人海中找尋楊守玉的身影,他覺得回到故鄉,就一定能找到楊守玉,可惜現實並非如此。那時的楊守玉正窩在自己的老房子裡,並沒有和其他人一起去迎接劉海粟的故里歸來。

圖 | 楊守玉(左)與陳亞先

後來,在親朋好友的勸說下,楊守玉終於肯主動約劉海粟見面,她終於可以鼓起勇氣去見自己的心上人了。不過,等到真正見面的那一刻,楊守玉又忐忑了,扭扭捏捏地無法面對劉海粟。

闊別六十八年,物是人非,在劉海粟住的酒店房間門前,楊守玉一直在門口站著不敢進去,而劉海粟在門裡凝視著門外的楊守玉,兩人就這樣微笑對視,一言不發,雙方情意瞭然於心。直到工作人員提醒,楊守玉才緩緩走進房間。

圖 | 最後一次見面

會面兩個月後,楊守玉走了,帶著對劉海粟的愛,離開了這個世界,享年86歲。可以說,她用一輩子的守候,來表達自己純粹真摯的愛。她愛得深沉,也愛得委屈。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