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老房子留住根!屏東設計師修復「廢棄10年的荒宅」 攜「一家四代7口」入住超狂復古房

1239

 

 

 

是陳鴻文,室內設計師,著迷於老建築和60年代復古風,2017年,他和爸爸買下台灣屏東一處廢棄十幾年的三合院荒宅,構築了全家四代7口,共同生活的美好想像,父子倆一步一步去實踐。

 

 

重新設計一棟新房子,對陳鴻文來說不是難事,但他選擇修復荒宅,在保留舊有的格局、殘破的牆面,和門窗等前提下,他疊加新式的建材復原荒宅外觀,室內則運用歐式和古董家具,呈現新舊融合的時髦感

花了兩年時間才完工,帶著一家7口人入住。「老房子不是只有被拆除的命運,保留老屋就是留住文化,和那個美好年代。」

 

 

陳鴻文當室內設計師已經十年了,一直以來幫別人設計房子,讓他也想有機會幫家人設計一個家:「一個可以住進全家的家。」

陳鴻文家中成員有爺爺、爸爸媽媽、太太,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一共四代7口人。

 

 

2017年時,爸爸買下這座三合院,三合院就是一種傳統的閩式建築,中間的房舍叫“大厝”,左右兩邊的叫“護龍”,然後有院子。

他們買下前,它已經荒廢十幾年,屋頂、牆面都塌了,躲著流浪貓狗,就像廢墟,鄰居都不敢靠近。

 

爸爸是做裝修工程的,他問陳鴻文:「你覺得這可以改成怎樣,要不然就拆掉重做?」陳鴻文說不行,他要修復它,還原它原本的樣貌,爸爸一開始不能接受,他認為這種屋子很舊了

想直接蓋新的大家住起來比較舒服,但陳鴻文卻覺得這“廢墟”好美,可以想像它重新復原後的樣子。

 

他們前後花兩年時間,到2019年才正式完工,鄰居都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有人要花兩年,修這個破地方。

因為修復老房子,除了要找合適的材料、家具,在不破壞結構之下,重做水電工程是很費力的,陳鴻文跟爸爸分工,他負責設計、爸爸負責實踐。

陳鴻文很喜歡老房子,也喜歡從老房子去探索當時的生活方式。以三合院來說就是房間比較小,公共間很大,像客廳、餐廳、院子這些,都是給家人聚在一起的地方,而且每個房間都朝院子開了窗,大家一探頭,就能看到彼此,家庭關係很緊密,現在的房子幾乎找不到這樣的設計。

 

陳鴻文覺得這樣很好,而且三合院沒有樓層,也沒有樓梯,比較適合老人家和小朋友活動,年齡跨度不受限制。

所以才決定保留這座三合院的格局,包括它的隔間大小、門窗寬度都沒有動,除非已經很殘破的牆面,才會疊加新的建材上去。

 

 

從門外進來會先看到整個前院,這座三合院的格局不像傳統的這麼方正,它右邊的房舍比左邊長,這也是陳鴻文特別喜歡這裡的原因。

 

 

大厝的正廳就是客廳,外面下雨的話,一家人就在客廳聊天、休息。

 

這面牆本來已經倒塌了,且因為潮濕長出青苔和綠芽,我把殘存的牆保留下來,用新的磚塊往上砌,形成一個新舊融合的感覺。

 

客廳左右兩邊都是臥房,一共設計4間。以前的臥房裡沒有廁所,只有一間在外面,全家共用,並不符合現在的生活需求。

所以陳鴻文把後巷的空間拿來利用,做成衛浴,同時也有採光可以照進房裡,流通性也更好。

 

左邊比較短的護龍,是單間遊戲室,另外也有一些樂器,有時會有老師來教小朋友,可以學習也可以玩樂。

 

 

右邊的房舍規劃出廚房、餐廳、書房。以前的廚房很封閉,也跟男尊女卑有關係,會認為廚房是女生去的地方,所以就做得比較陰暗,但他想要廚房有穿透感。

 

保留原本的灶台,它的磁磚本來都掉了,他們重新修補,除了上面改成新式的瓦斯爐,其他結構都沒動。

 

牆面做出大片的落地窗,在側面也開出一個圓形的玻璃,視線可以看出去。常跟太太一起煮咖啡,廚房是他們最喜歡的空間。

 

餐廳放了張圓桌,一家人圍著吃飯,很有“家”的感覺。

 

修復老房子,不一定全部都要用老的家具,室內的部分,因為保留舊有的磨石子地板、鐵窗、木窗,所以我用皮的沙發、混搭歐式的燈,或是籐編的小物件去營造出新舊融合的複古時髦感。

 

 

陳鴻文很喜歡老物件,尤其是1950、1960年代的東西,老舊的電視、早期的製冰機、顯微鏡、中藥櫃,都是他的收藏。

 

他大學畢業後就出外創業了,十年來都在外地,後來結婚有了孩子,讓他越來越重視家庭關係:家人就是要住在一起。

 

陳鴻文兒子很好動,爸爸就在院子旁幫他做一個溜滑梯,祖孫兩個很常在一起玩。家裡還有一些毽子、陀螺,小時候玩的玩具也都留下來,大家會在院子裡一起玩,而不是整天拿著手機上網。

 

現在他們全家住在裡面,感覺回到小時候,陳鴻文跟爸爸說:「我想要留住這份美好的記憶,我想要讓我的孩子、他的孫子,以後長大了,還知道爺爺奶奶那個年代的生活方式。」

 

老房子不是只有被拆除的命運,老房子也可以經過改造,符合現代的居住需求,留住老房子就是留住根、留住文化。

文章來源:tou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