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人,往往是‘狠’角色

349

人這一輩子,最不缺少的就是相遇相識,但是,千千萬萬人中,有誰能夠真心相待。那些圍繞在身邊的,有多少是關心裡裝著虛情假意,又有多少是甜言蜜語裡藏著算計。世態炎涼,人心複雜。來來往往中,表面熱情的人很多,內心真誠的卻很少,大千世界裡,究竟什麼樣才是真心對自己好的人?

春秋時期,楚國有一個叫卞和的人,有一次他上山砍柴,無意得到一塊璞玉。於是他把這塊玉獻給楚厲王,結果厲王手下的玉石匠粗略一看,說只是一塊石頭。厲王大怒,以欺君之罪砍下卞和的左腳。厲王過世,武王即位,卞和再次前來獻玉。武王又命玉石匠查看,玉石匠仍然說只是一塊石頭,武王下令砍去了卞和的右腳。

武王離世,文王即位,卞和抱著璞玉在楚山下痛哭了三天三夜,眼睛都哭出血來。文王得知後派人來詢問,卞和說:“我並不是哭我被砍去了雙腳,而是哭寶玉被當成了石頭,忠貞之人被當成了欺君之徒,無罪而受刑辱。”於是,文王命人剖開這塊璞玉,果真是稀世之玉,就把它命名為和氏璧。

和氏璧為何歷經三代君王,讓發現者付出被砍掉雙腳的代價,才最終得以被世人所識?因為它“ 被褐懷玉”,外表樸素而內在豐華,但世人看重的卻只是外表。所以《道德經》也說:“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漂亮話沒有人不愛聽,恭敬做作的行為大家都喜歡,所謂“禮多人不怪”嘛!但是禮多的人,說漂亮話的人,是真心崇敬你,真心和你感情好嗎?

禮,莊子把它形容為膠水,用來粘合關係的,什麼樣的人才需要呢?關係破裂的人,關係沒那麼好的人,相處起來才會拘謹多禮,互相說好聽的話,互相說奉承的話。而父子親人之間,就會相處得很隨意,因為他們內在的感情很豐厚,並不需要這些外在的形式來做補充。

《韓非子》說:“依靠外在形貌來表達情感的,這種情感就是惡的;根據外在修飾來闡明本質的,這種本質就是糟的。和氏壁,不用五彩修飾;隋侯珠,不用金銀修飾。它們的本質極美,別的東西不足以修飾它們,事物等待修飾然後流行的,它的本質不美。”所以真正感情很好的人相處,反而沒有那麼多話,沒有那麼多講究。而那些成天跟你說好話的人,基本都是想和你拉近距離的人,並且還是不怎麼願意為你付出成本的人。因為語言,從本質上來說,它是最廉價的東西。

話,想怎麼說怎麼說,怎麼好聽怎麼說,誰都可以說。但是真話與假話有區別,承諾的話與應付的話有區別。古人也有“一諾千金”的說法,為什麼人家說的話就值錢,因為他的話不是輕飄飄的,不是虛偽的空話,而是伴隨著行動的,是有誠信在內的。

“ 輕諾必寡信”,輕易就給別人許下承諾,結果往往很難做到,因為對自己的語言太過隨意了,並不珍視。而珍視自己語言的人,不會輕易許諾,不會輕易口若懸河地誇誇其談,不會成天花言巧語說些漂亮話,而是大多數的時候,沉默著。因為“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真話、大實話,由於沒有被細心的修飾過、矯正過,所以說起來往往不中聽。

而那些被刻意修飾過的好聽話,聽起來很舒服,但往往不真實。真正對你好的人,不會和你講假話,但真話常常又不中聽,於是只好保持沉默。

其實我更喜歡沉默的人,因為他們很少說話,故而說出來的話,更有價值。而那些成天關不住嘴的人,語言喋喋不休地被他們說出來,就像爛大街的便宜貨一樣,太過廉價。沉默的人,往往有更加豐富的內在,因為他們懂得閉口,懂得不言,懂得安靜。“ 希言自然”,只有脫離語言層面的接觸與交往,才是真正回歸到了本質:以心相印,以誠相待。君子之交,寡淡如水。沒添加劑,才是真正的綠色食品,食之養人。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