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前Makiyo把運將打成重傷!嚴凱泰悄悄「秒付50萬」幫助運將!暖舉曝光他的離世讓人心痛!

224

54歲裕隆集團的董事長嚴凱泰,近日竟因罹患食道癌而不幸過世,讓許多台灣人都很震驚於他的離世消!他以前的低調善舉又被人搜出來,讓大家都為他的離世感到痛心。嚴凱泰做人低調盡心,長相又相貌堂堂,因此人際關係非常好。

如今他離世,以前他默默低調行善的暖舉,也被人再次提起。像是先前導演齊柏林不幸因為飛機失事身亡,嚴凱泰也默默幫助齊柏林的家屬,低調捐出50萬給他的家屬安家。

(SOURCE: UDN)

不過嚴凱泰的善行不只齊柏林這一件,他甚至連六年前,慘被喝醉的Makiyo路邊打成重傷的計程車運將,他也做出暖舉幫助運將!

(SOURCE:  YAHOO)

Makiyo醉打運將事件爆發後,嚴凱泰也默默行善,第一時間就悄悄捐款給這位無辜被打成重傷的運將50萬元,這筆五十萬費用讓他安心養傷,在養傷期間免於擔憂養家生計問題,這樣的暖舉真的讓人超感動!

(SOURCE:  YAHOO)

嚴凱泰為人低調,做善舉往往不欲人知,只是一直默默行善而已。捐款給被運將這件事,還是當時被他的前女友黎明柔揭露PO文出來,大家才知道原來嚴凱泰有做這件善行。

(SOURCE:  YAHOO)

而陳文茜也對嚴凱泰的離世相當痛心,她非常稱讚嚴凱泰的為人,說嚴凱泰是一位「真情真義的朋友」!陳文茜表示當時齊柏林不幸飛機失事往生,她在幫忙善後時,嚴凱泰也馬上捐出一筆安家費給齊柏林的家屬,還囑咐她不要告訴媒體他做了這件事。陳文茜形容嚴凱泰向來平等尊重對待所有人,為人又謙遜有禮,也不重名利或是攀炎附勢,他的離開讓她痛心地說:「這一天識與不識他的人,心都痛了」。

黑人陳建州曾送出一件林書豪穿過的球鞋,讓這雙球鞋讓唐氏症基金會以77萬7777元公益拍賣出去。沒想到嚴凱泰離世後隔天,唐氏症基金會有一名員工爆料,當年買下這雙球鞋的義買者,就是嚴凱泰本人。這名員工很痛心地表示:「他(義買者)就是慈悲的行善家嚴凱泰。昨日震驚您的辭世,但您留給唐寶寶的愛與關懷,將永遠延續流傳。」

(SOURCE:  YAHOO)

嚴凱泰為人作風低調,面對罹患癌症的生死之事卻也看得很開。嚴凱泰上禮拜還在世時,就透過朋友介,買好了後事準備用的冰櫃。不過低調的他連買冰櫃這件事,業者都不知道原來買冰櫃的人竟然是嚴凱泰!嚴凱泰離世前只留下13個字遺言:「一切從簡,請大家讓我安靜地走。」他生前遺願不發訃文、不辦公祭、不設靈堂、懇辭花禮,敬辭來自各界的致意,而裕隆集團也聲明會遵從他簡樸作風的遺願。

「詩人」嚴凱泰的遺願’「他的歌聲很好,病前酒量很好,他穿著優雅,他喜歡藝術,他有幽默感,他講義氣…」周錫瑋感嘆:「他是我最真誠的朋友,可是他走了!我難過極了!」嚴凱泰去世之後,原任台北縣縣長周錫瑋隨即發表了悼念文章,作為生前好友,嚴凱泰的離去讓周錫瑋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

(SOURCE: SOHU)

悲痛的又何止是周錫瑋一人,作為裕隆集團的掌門人和台灣最成功的企業家,嚴凱泰不僅在汽車行業有著出眾的影響力,在地產、籃球和公益活動中,都有嚴凱泰的身影,他的離去不僅僅是裕隆集團「嚴凱泰時代」的終結,更是台灣社會的一大損失。

嚴凱泰的另一面從24歲進入裕隆擔任要職,到54歲因食道癌去世,裕隆集團在嚴凱泰手中走了整整30年,而這30年也正是裕隆集團和汽車行業快速發展的30年。嚴凱泰於1965年5月23日出生於台北,是家中的獨子,其父嚴慶齡1909年出生於工業世家,為上海原「棉鐵之父」嚴裕棠的六公子。嚴慶齡1948年到台灣後,先是在新竹創辦了台元紡織廠,緊接著又於1953年創辦了裕隆汽車製造公司,任董事長兼總經理。

(SOURCE: SOHU)

從紡織廠到造車,裕隆的誕生像極了當今遍地叢生的造車新勢力。嚴慶齡也懷著「為中國人的車子裝上輪子」的雄偉目標,向汽車行業發起了一輪又一輪的進攻。與紡織工業不同,汽車是一個需要積澱的工業品,裕隆汽車雖然辦了起來,但難免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年輕的嚴凱泰經常被同齡人指著路邊的裕隆汽車嘲笑,這激起了嚴凱泰強烈的自尊心,14歲便離開萬般不捨的母親,隻身前往美國求學。

「我當然知道裕隆的問題,可是我怎能一起跟下去呢?」2002年嚴凱泰在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道出了自己遊學的初衷。1989年嚴凱泰從美國回到台灣,開始接手裕隆汽車的實際經營,而此時的台灣車市也進入了大發展的時代,競爭頗為激烈,裕隆則由於體制和觀念的差異出現了一定的問題。相關資料顯示,1993年1~5月,裕隆在台灣的累計銷量同比下滑了23.2%,一季度的淨收入也減少了月6億元新台幣。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28歲的首席副總嚴凱泰當即降低中層及以上管理幹部的薪水,增強管理層的危機感,緊接著又以「興利除弊」為宗旨從公司內部開啟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消除了冗雜的管理機構,精簡了管理流程。

1995年在中華汽車副董事長林信義的支持下,嚴凱泰做出了「遷都三義,廠辦合一」的決策,接著以一款Cefiro百萬名車讓裕隆汽車起死回生,嚴凱泰「少主中興」的美譽也由此而來。2007年7月13日,嚴凱泰接手裕隆集團董事長,並與2011年同東風集團合資在大陸成立了東風裕隆。

(SOURCE: SOHU)

如果說在裕隆集團的表現是嚴凱泰的第一面,那麼其在籃球事業和公益事業的成績是他人生中的另一面。不僅妻子陳莉蓮是專業的籃球運動員,裕隆集團旗下還有裕隆男籃隊與台元女籃隊兩隻專業的籃球隊,更為值得一提的是,嚴凱泰也頗為熱衷於公益,不僅在台灣地區受自然災害時,嚴凱泰捐款捐物,在2008年汶川地震之時,嚴凱泰也通過連戰捐款4千萬新台幣,並改裝了10部救護車供大陸救援使用。

一邊扭轉著裕隆集團的頹勢,一邊積極投身於籃球和公益事業當中,這是嚴凱泰生前留下最多的訊息,而在好友周錫瑋的眼裡:「他一直是最帥氣!最瀟灑!最忠黨!最愛國!最慷慨!…..我一生中交過的朋友應屬他有最真誠的赤子心。」

「瘋狂」的汽車人搜畫、買表也愛車,這是時尚圈公認的嚴凱泰的3大嗜好。他曾經說:「買畫是種緣分,手錶真的是嗜好,是一種熱情;對於汽車,我則是瘋狂!」

(SOURCE: SOHU)

在台灣和東南亞市場,裕隆卻有著極大的話語權,先不說裕隆與三菱—日產—雷諾聯盟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就連吉利在東南亞市場的發展也有裕隆的功勞,相關資料顯示,自2009年底開始,吉利熊貓就以裕隆Tobe(酷比)的稱號在台灣出售,並且裕隆還為熊貓進入越南、菲律賓等東南亞市場做出了諸多規劃。

裕隆自上世紀90年代末便開始佈局大陸市場,先後參與了東南汽車和風神汽車(東風日產前身)等整車項目,截至目前風神的花都工廠依然有裕隆的少量股份。比起裕隆早期在大陸的佈局,最令嚴凱泰掛念的還是他一手催生的「納智捷」,並把它同自己的生命畫上了等號。

嚴凱泰曾不止一次表示:「如果做不下去,我生存的意義也就不存在了!」納智捷是父母遺志,更是嚴凱泰每談必哭的哭點,一路走來嚴凱泰經常被記者拍到紅了眼眶的哭臉,讓他形象盡失,他總自嘲,「我又哭了,因為你們喜歡拍我這個畫面,我只好又哭了」。

嚴凱泰深知台灣市場規模較小,想讓納智捷走向國際市場,大陸是一個很好的支撐點,2010年裕隆集團與東風集團共同組建起東風裕隆,並以科技和城市展廳的新玩法,在大陸市場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與台灣相對簡單的市場環境不同,大陸市場幅員遼闊,競爭激烈,納智捷未能在這樣動盪的市場中及時調整,逐步被大陸市場邊緣化了。

(SOURCE: SOHU)

雖說納智捷在大陸市場的表現未達預期,但嚴凱泰卻一直不改其志,他在接受台灣媒體採訪時曾表示:「父母的遺願我一定要堅持到底。過程一定有起伏、有上下,對我來說都不是重點」, 「不會停!這是家族使命,如果停了,我怎麼去金寶山看他們(父母)?」

為了讓納智捷重回巔峰,嚴凱泰為東風裕隆定製了「510計畫」,5年內推出10款新車,並積極推動新能源車的開發,今年的廣州車展上東風裕隆不僅推出了納智捷U5 EV,還發佈了進軍共享出行的計畫,東風裕隆的轉變才剛剛開始,嚴凱泰卻先離開了人間,如今的「家族使命」也只落在了遺孀嚴陳莉蓮的肩上。

原文網址: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