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家境貧寒,國一輟學獨自在外打工,苦過來的陳小春:人生後半程,不再需要獨家記憶!

14

《古惑仔》的江湖,不是歷史抖落下來的刀劍酒茶,也不是孤雄闖蕩出來的情仇離恨,而是兄弟同心,其利斷金,是真真切切的近身肉搏。

真正看懂《古惑仔》的人,遵循義字當頭,珍惜友情歲月,最後,也都不會成為古惑仔。因為江湖和青春都是夢境,它是大殺四方的暢快,也是匆匆逃生的僥倖,最後都是要全身而退的。

當年的「山雞哥」陳小春,變成了「專一」和「深情」的代名詞。都說《爸爸去哪兒》這一季最溫暖,而陳小春和Jasper也貢獻了最多的衝突和溫情。

雖然他對Jasper的不耐煩和爆發式怒吼,對上了我們既定印象裡的那個「大哥人設」,但他對妻子的寵溺,對孩子的眼淚,都在告訴我們,熱血和莽撞都是過去,他喜歡現在的身份,還要做得更好。

這一季的《爸爸去哪兒》收官了,在大家的告別之際,爸爸們和孩子們坐在一起,小春哥拿著話筒,用一首歌作為這段旅程最後的紀念:我喜歡你/是我獨家的記憶/擺在心底/不管別人說的多麼難聽/

當這熟悉的嗓音重現,我們想起了那個總是自嘲著唱情歌的「苦男人」,悶不吭聲,搖頭輕笑,只是現在再唱起,不再是為了丟失的愛人,不再是苦苦等待和追尋。從這個50歲男人的眼裡,流露出的是感激和珍惜,還有一絲,你始終可以捕捉到的沉重。

小時候的陳小春,家境貧寒,國一就輟學的他,獨自一人在銅鑼灣打工。

▼小時候的陳小春

《爸爸去哪兒》裡的破農舍,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體驗生活,他對Jasper說:「爸爸小時候住的房子比這還破。」

他跟過裝潢工班,在大排檔裡跑過腿,被老闆扇過耳光,被客人逼迫吃蒼蠅,但他始終沉默地忍下,他想著,即使是一片浮萍,也不會沉到水底。

苦了好多年的他,終於在17歲迎來了人生的轉機,他憑藉著對舞蹈的熱愛和天賦,考上了藝員。那個時代的港星,很少有一夜爆紅,大家都需要踏實實地去上「藝員培訓班」。那時的香港,沒有純粹的歌手或是演員,你是個藝人,你樣樣都要會。

▼給梅艷芳伴舞的陳小春(左)

陳小春帶著苦日子裡歷練出的執著,很快就在演戲方面得到了前輩們的注意。1994年,陳小春第一次演電影,雖然幾部戲都是配角,但那一年他拿到了兩個金像獎配角提名,並最終憑《晚九朝五》中的「阿寶」,獲得最佳男配角獎。

初出茅廬便獲獎,是眾人羨慕的對象,但他上臺領獎時,卻依然惜字如金。只有一句「謝謝全世界」。頒獎嘉賓楊采妮示意他多說些,於是他轉過頭說:「多謝楊采妮。」如此直接簡單,卻是他的本性。

他終於不再是人群中奔走的社會小零工,他擁有了他的第一束追光,站在突如其來的光彩中,他仍是一個害羞的小孩。

陳小春從配角走向主角的轉折,是風靡兩岸三地的《古惑仔》系列,他演活了那個有義有情的山雞,在幫派紛爭的時代裡,留下了永不磨滅的經典形象。

是他本性裡的敏感,讓他演的每個角色都「有生活」。1998年,陳小春走出了「洪興社」,成就了另一個深入人心的角色──韋小寶。後人再演《鹿鼎記》,都是在演陳小春。韋小寶是個沒臉沒皮的角色,在官場險鬥裡八面玲瓏,在混亂情場裡油嘴滑舌,卻是天真無邪,狹義心腸。對小玄子重情重義,對愛人赴湯蹈火。

陳小春用演技消解了角色本身的矛盾,韋小寶變得真實可愛起來。那些卑鄙是無奈的生存法則,那是一齣裹著喜劇外殼的悲劇,陳小春身上的那份沉重感流露得恰如其分。

劇集落幕,陳小春又創造了一次經典,然後他帶著韋小寶身上的自嘲精神,正式進入了歌壇。沒有英俊清秀的外表,沒有純熟華麗的唱功,他更像是圍轉在大家身邊的,一個總是很倒楣的普通人,感情會受傷,喪會失態。他在痛徹心扉時呼喊《神啊,救救我吧》,在屢戰屢敗時嘆息《沒那種命》,就算好不容易得到愛人青睞,也會因為《她的媽媽不愛我》,垂頭喪氣,鬱鬱寡歡。

很多人的情歌,都悲戚得優雅,而陳小春的情歌,是真實得殘酷。平凡的世界正是如此,「我愛的人,不是我的愛人。」陳小春不是「見一個愛一個」的韋小寶,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他的名字都和張柏芝掛在一起,媒體總以「備胎」的身份報他。

張柏芝選擇嫁給謝霆鋒,他坦然接受,真心祝福。他常常因為脾氣暴躁,登上頭條,但面對愛人離去,他卻故作灑脫。

張柏芝婚後,每一次有負面新聞,他都是第一時間站出來說話的人。雖沒了做愛人的緣分,卻希望還能好好保護你。痴情如陳小春,原本就是一個渴望家庭的男人,他沒有過孩子該有的童年,也沒有其樂融融的家庭,所以他更加希望可以彌補這些人生的缺失。

直到一個女孩的出現,他完成了這個最大的夢想。是這個總愛大笑的姑娘,吹散了他生活裡的全部陰霾。
她是應采兒。

陳小春說:「從小我就喜歡愛笑的女孩,身邊都是林黛玉,忽然遇到一個成天傻笑的人,就覺得人生很有希望的樣子,而且她的話很多,很解悶。」事實上應采兒不是只會憨笑的「鄰家女孩」,她也有著一股與生俱來的衝勁,她向來有一說一,坦蕩直率,當年和陳小春談戀愛,她率先承認戀情,敢做敢當的氣勢絲毫不輸「山雞哥」。

一個沉默冷酷,一個聒噪愛笑,他們的年齡差了一輪,在娛樂圈的影響力更是有落差,可就是這樣奇妙的組合,毫不做作地告訴我們,婚姻有時候看上去也並不太像愛情的墳墓。

當年結婚,古惑仔全員到齊,陳小春為這場婚禮做足了面,他真心感謝這個帶給他生命無限陽光的女人,對於深愛的人,他甘願簽下「賣身契」,因為認定你,矢志不渝。

有些人總是會用冷峻嚴肅的外表,掩飾內心的恐懼和不安,而應采兒早就洞穿了這一切,她說,他大老粗外表下很孩子氣很善良。結婚第七年,他們的合照和當年一樣,日子就是這樣熱熱鬧鬧過來的。網友們紛紛表示:「這就是嫁給愛情的樣子。」

古惑仔《友情歲月》演唱會,陳小春唱著他的經典情歌《相依為命》:即使身邊世事再毫無道理/與你永遠亦連在一起/你不放下我/我不放下你/我想確定每日挽著同樣的手臂/台下的春嫂無法抑制自己的愛意,站起身來拋飛吻高調示愛,雖然極力掩飾,但陳小春還是忍不住笑了。

影片連結↓

這段影片被瘋狂轉載,也因此誕生了那樣的金句,「最好的愛情就是她在鬧你在笑。」

陳小春甘願做一個「老婆奴」,在他手機裡,采兒的暱稱是「大人」。只要應采兒一個瞪眼,他就會立馬服軟:「是我錯了。」為了讓老婆安心,私下裡他不從來不會多看女演員一眼,拍戲空檔,都只和狗玩。

除了相依相守的愛情,最令人羨慕的,是他們共同擁有了小甜椒般的寶貝Jasper。做演員,歌手,老公,陳小春都很出色,但爸爸這個角色,來的卻有點晚。他在學習,也在反思,好在Jasper比他更會表達感情,每天把「我愛你」和「我想你」掛在嘴上,只要爸爸一句「對不起」,臉色立馬就放晴。

這個家庭有著最充沛的愛和理解,彼此相伴,是最重要的事。我們很高興看到這個男人,在人生的下半,收穫了他遲到的幸福。「我每天起床都要看見我老婆,還有我兒子,不然我會不開心的。」

那些我們以為了不起的轉變,不過是蟄伏很久的真性情,那個柔軟的部分從來沒有消失,只是等待對的人來召喚。

原文網址: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