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付全款給弟弟買了套房,弟卻不幸去世,葬禮都沒露面的小侄女,為要這套房竟把我告了!

19

張長果整天唉聲嘆氣的,家裡人都勸他想開點,但是,他心裡始終憋著一口氣。

張長果很倒霉,親侄女竟然把他這個大伯告上了法庭。

官司由他弟弟張長生的一處房子引起。張長生死了,侄女來繼承父親的遺產,但是張長果霸著不給,侄女就把自己的大伯告了。

人們都說是張長果不對。遺產本就該給侄女,你一個大伯有什麼資格來爭弟弟家的遺產呢?可是,張長果卻認為這是人們不了解事情的原委。

下面就是張長果敘述的整個故事。希望大家讀後給他評評理。

01.

我叫張長果,是上海人。我還有一個弟弟叫張長生。小時候,我是比較淘氣的那個,弟弟性格溫和一些,因此,弟弟經常因為我的淘氣和我一起受罰。

我和弟弟兩個人從小到大感情一直很好。可能是因為我淘氣吧,父母對溫良的弟弟更偏愛一些。

後來,我考上了大學,畢業後順利找到工作。工作朝九晚五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再後來,我就辭職出來創業。開始,父母知道我辭職後很生氣,他們認為我是砸了金飯碗。

後來見我的日子慢慢好過了,父母才不再囉嗦了。再後來,他們又囉嗦我,讓我以後對弟弟多照顧著點,說畢竟是親兄弟,以後要多幫襯。

 

其實,不用父母說,我也會那樣做,我和弟弟關系那樣好,我不會一個人過好了就不管他了。

弟弟沒有考上大學,就在廠子裡當了一個工人。在父母的張羅下,1980年,弟弟在父母的老房子裡結了婚,一年後生了女兒。

那時,我自己在外邊租房單獨住,結了婚,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我很為弟弟開心,成家立業,這都是大事,我們兄弟兩個都順利完成了。

但是,生活依舊是不平靜的。父母相繼生病離世,由於我也剛創業不久,手裡沒有什麼錢,父母生病花錢,就把大家都拖累了。

在當時來說,父母生病、離世、葬禮啥的,花了不少錢。雖然我沒讓弟弟他們多掏,但是,就他的實力來說,也已經是山窮水盡了。

父母的事情辦完沒多久,弟媳婦就鬧上了。因為他們住的是農村的房子,又老舊,弟媳婦嫌房子不好,逼弟弟給她買新房子。

又說弟弟沒本事,讓她們娘倆吃苦受罪。

反正就是天天不讓弟弟過太平日子。弟弟老實呀,隨她欺負。可是就這樣,弟媳還是不滿意。

終於有一天,她和弟弟離了婚,帶著小侄女離開了家。

02.

弟媳婦帶著侄女去了哪裡,人家沒說,我們也不知道。

那時,我也正在難關上,公司出現了一點問題,對弟弟這里我也幫不上,只能看他受罪。不過,那時,我就發誓,一定要讓弟弟過上好日子,不讓任何人瞧不起。

不久,我就實現了我的這個願望。

我的公司有了起色,賺得利潤上來了。正好我也要買房,於是,我就在城郊結合地,買了兩套大平房。我自己一套,我弟弟一套。

可誰知我付全款買給弟弟的這套房,後來竟然讓我成了被告。為了讓弟弟高興,買給弟弟的房子我寫的是他的名字。

 

我本以為弟弟有了房子後,可以再找個女人結婚,但是,弟弟可能被那段失敗的婚姻嚇住了,他拒絕再找對象,也不結婚。

年輕的時候還好,平時他自己做飯,自己上班,自己照顧自己,逢年過節就上我家來和我們一家人一起過。

就這樣過了好些年,直到弟弟出了交通事故。退休以後弟弟閑不住,經常騎著一輛腳踏車東走西逛的,我說他,你就不能老實在家待會嗎,他說,他這樣是在鍛煉身體。

那是2003年的一天,我正在家裡,忽然有人給我打電話,說我弟弟出了交通事故。我血壓高,當時腦袋就一迷糊。我擔心的是,弟弟就一個人,萬一有個好歹以後日子怎麼過?

到現場我才發現,根本就沒有肇事車輛。原來,是弟弟躲車時,自己不小心連人帶車翻到了溝里。

弟弟摔得不輕,人已經昏迷不醒。我趕緊讓人把他送進了醫院。可是,從那天起,弟弟再也沒能走出醫院,直到去世。

在弟弟住院的日子裡,我找了最好的大夫來給他醫治,父母都不在了,世間的親人我就剩他了,我希望他能活下來,哪怕是坐輪椅呢,只要人在就好。

也許是我的祈禱起效了,弟弟居然醒了,還和我說話了。

03.

那天,我讓兒子回去休息,我在弟弟床邊坐著。弟弟緊閉著雙眼,臉色灰白,身上插著各種管子。看著他的慘狀,想到了我們倆的小時候,我的眼淚不知不覺流了下來。

 

忽然,我握著的手動了一下,我一看,弟弟正努力睜眼沖著我張嘴,他想說話。我按鈴叫了大夫,把耳朵湊到他嘴邊,他用微弱的聲音說,哥,拖累你了。

我的眼淚奪眶而出,都什麼時候了,你小子還和我客氣。可是就在我以為弟弟有救時,卻再次失望了。

醫生安慰我說,這可能就是人們所說的迴光返照。他說得沒錯,當天晚上,我親愛的弟弟徹底離開了我。

我給弟弟舉辦了簡單的葬禮,把他安葬在了父母墳的腳下,希望在哪裡弟弟能夠繼續在父母的疼愛下生活。

弟弟的後事處理完畢後,除了有時到親人的墳頭上上香外,我依然一如往常般過著我的生活。誰想到,多年後,我的侄女卻找到了我。

侄女曉蘭說,她知道她父親名下有一套房子,希望我把那套房子給她。我當時憋著火,自己父親生前連個人影都看不到,父親死了倒找上門要房來了。

我沒好氣地對她說,你父親名下沒房子,即使有也不給你。她看到我這樣的態度,直接就上法院把我告了。

就是這樣,雖然我不怕她告我,但是我還是很生氣。你們倒給評評理,世界上哪有這樣的人,親爹生前連面都不露一下,死了後倒想起要房產了?

寫在最後

雖然張長果心裡順不下這一口氣,但是,情歸情,理歸理,法歸法。

最後,法院經過審理給出了判決結果,張長生名下的房產50%歸張長果,50%歸張曉蘭。

對此結果,網友們都替張長果喊屈。

有的說,張曉蘭最起碼應該把父親張長生搶救的花銷先給了,再來談遺產繼承問題吧。

有的說,這房子本來就是張長果買的,他還花了醫療費在醫院搶救張長生,法院一半一半的判決真是太不公平了。

有人說,張曉蘭這樣肯定是被她媽媽教壞了,才在爹死後過來爭房產。

人們紛紛提醒張長果,你是有理的你怕啥,讓他提起上訴追求更公正的結果。

但是,張長果還在猶豫,他也有點看開了,畢竟血濃於水,雖然心裡不舒服,但是他也不想再和這個侄女繼續糾纏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