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媳不上桌是老規矩!兒媳「不吵不鬧一句話」 婆婆瞬間閉嘴「反而丟了臉」

16

肖麗跟自己的老公是在大學時候認識的,兩個人不管是從家庭還是思想高度方面都很契合。而且肖麗作為時髦青年,一直堅守的都是自由平等的信仰,完全不在乎傳統的那一套東西。後來兩個人談婚論嫁的時候,肖麗也一直都鄙夷那些關於婚禮的繁文縟節。所以最終選了旅行結婚,沒有辦酒也沒有舉行儀式。

而且肖麗老公有一個妹妹,最近也訂婚了,她想著如果自己結婚的時候大操大辦,那麼小姑子結婚的時候,婆婆肯定拿不出那麼多錢當陪嫁,乾脆自己就做一個表率,也算緩和一家人的關係。肖麗想著自己已經做到這個份上,那麼婆婆將來肯定也不會虧待她。

可是往往越不在乎的人,最後越會吃虧在自己不在乎的事情上,事情總是事與願違。肖麗覺得自己已經做了很大的退讓,那麼在婆家的地位肯定會受到尊重。

雖然老公也勸過她,說她這麼新潮的做法老人可能無法接受,說不定她以後也會後悔沒有舉辦一場像樣的婚禮。可是肖麗卻一點都不在乎,自己認定的事情一定不會後悔。好在後來雙方的父母也都非常贊成,同意了他們的做法。

小兩口領了證就請了婚假出去旅遊了,等到回來的時候,婆婆說之前沒有辦酒,但是還有幾個叔叔舅舅必須得邀請到家裡來吃頓飯,不然臉面上說不過去。

而且婆婆說,這個飯必須得肖麗來做,因為他們家的規矩就是新媳婦進門之後得燒一頓飯宴請賓客,不然夫妻兩婚事得不到大家的祝福,對以後生活不好。

肖麗聽了婆婆的話,雖然自己對這些風俗習慣嗤之以鼻,但是自己又覺得宴請長輩也是應該的,所以她就答應了下來,本以為婆婆會幫忙自己張羅,可是婆婆居然告訴她,這場宴席從買菜到準備都得是她自己來,不然不吉利。肖麗心裡有點不滿,但是還是應承了下來。

肖麗在上大學的時候早早的就出來實習一個人住了,所以煮飯燒菜這點事情難不倒她。老公偷偷的想幫她,但是肖麗直接拒絕了,她想著,這個不僅僅是寓意的問題,更是婆婆對於自己這個新兒媳的考驗,做好了,一展廚藝,以後在婆家也可以揚眉吐氣,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等到宴客的那天,肖麗早早的就出門買菜,一回來就扎進了廚房忙活開了。總歸是新的環境,有些東西還是不知道在哪裡,只能厚著臉問婆婆。

可是婆婆只隔著廚房門用手指著櫥櫃告訴小麗東西在哪裡,連門都不願意踏進來,還假惺惺的說,「肖麗啊,不是媽不想幫你,這個是習俗,要想以後日子過的順,這頓飯就得自己動手。」不管出於什麼原因,肖麗都只能忍下來繼續做飯。

很快客廳就坐滿了人,婆婆還嚷著讓肖麗端茶倒水洗水果。在客人的面前,尤其一屋子的長輩,肖麗只能陪著笑臉忙進忙出。老公的舅舅看到後說,「這麼多事情讓她一個人忙,不好吧。」

可是婆婆卻小聲嘟囔著,「新媳婦進門都是這樣,我當年嫁到他們家也是這麼過來的。我也沒見你當年心疼心疼我,」之後就是一陣嘻嘻哈哈的笑聲,肖麗忙著燒菜,也沒有過多的精力去關心他們之間的談話。

肖麗剛把冷盤端出來,婆婆老公還有小姑子就把一眾親戚邀請上了桌,落座之後,婆婆就開始催促肖麗燒菜的速度放快。等到最後一個菜上桌了,肖麗解開圍裙準備坐下來的時候,婆婆忽然站起來攔住她,「你就到廚房吃吧,這坐不下了。」

肖麗看了一眼老公,老公連忙抬起板凳往邊上讓了讓,「我坐老公邊上,擠擠就行了。」可是肖麗屁股還沒靠著板凳,婆婆又嚷嚷到,「你還是別上桌了,到裡面吃一樣的,擠起來怪難受的。」

肖麗不解的看著婆婆,明明座位還比較寬鬆,可是婆婆就是不讓自己上桌吃飯,想著今天已經忙了一個上午,又是買又是洗的,累的夠嗆,這個時候居然連一口熱飯都不給自己吃。

肖麗瞬間來火:「媽,你幹嘛呢,我湊合吃兩口就行了,叔叔舅舅們慢慢喝他們的酒,我不打擾」,當著親戚的面肖麗還是給婆婆留足了面子。

可是婆婆聽到肖麗這麼說,瞬間嗓音也高了八度,「新婚女人不上桌,你不知道嘛?」「我怎麼重來都沒聽說過這個規矩!」肖麗覺得莫名其妙,知道結婚有很多習俗,但是這個習俗怎麼看怎麼覺得荒唐,自己忙裡忙外結果卻不能上桌吃飯。

「今天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新媳不上桌吃飯這是規矩。」婆婆說完還白了一眼肖麗,「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有這個規矩,憑什麼剛結婚的女人不能上桌吃飯!」肖麗不想就這麼善罷甘休。

「規矩就是規矩,我當年結婚也是這樣子的,剛結婚的時候就是不能上桌吃飯。」「你當年結婚都是老黃曆了,現在男女平等都多少年了,剛結婚的女人怎麼就不能上桌吃飯了,等於我燒飯可以,吃飯就不行!」「沒錯,就是不能上桌,上桌對以後夫妻感情不好!」

肖麗見婆婆說來說去就那麼幾句話,毫無道理可言,看出來這根本就是婆婆為了立威給自己難看,但是自己也不能明著跟她起衝突,不然僵持下去的結果就只剩當眾翻臉了。

肖麗看了一眼在桌子上吃飯的小姑子,忽然對著婆婆說,「媽,你說新媳婦上不上桌吃飯影響以後夫妻感情,這麼大的事情,小姑子的婆婆知不知道啊,我得趕緊打個電話給她,把她喊過來,你跟她說道說道,別耽誤了小姑子的終身大事。」

婆婆察覺到肖麗的意圖忽然變了一副嘴臉,「這怎麼能一樣呢,你小姑子的婆家不一定有這個風俗,再說了,我的女兒怎麼可以不上桌吃飯呢……」

肖麗發現婆婆這麼做就是雙標,直接坐下來就端起碗筷,「我爸媽也希望他們的女兒能上桌吃飯,既然別人家不一定有這個風俗,那我們家也不要遵守了,這種規矩愛誰遵守誰遵守!今天要不我坐下一起吃,要不誰都不要吃!」

婆婆被肖麗說的面子掛不住,捂著臉就跑回房間里哀嚎起來,說自己老了不中用了,說的話沒人聽,娶了兒媳不尊重老人之類的,小姑子跟老公只能一起進屋去安慰她。

可是肖麗並不在乎,依舊吃著自己碗裡的飯,留下一群叔叔舅舅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走還是該留,可是肖麗並不在乎,她現在只是覺得不能浪費自己半天的心血,而且別人既然不是真心在乎她,那麼她也沒必要在乎別人的感受。

家庭生活中,最怕的就是婆婆一碗水端不平,要求兒媳做的事情卻不要求自己的兒子去做,同樣是別人的媳婦,自己嫁出去的女兒跟娶進門的兒媳婦,就是完全兩個世界的人。其實這樣雙標的婆婆才最叫人心寒,如果肖麗的婆婆能夠像對待自己女兒一樣對待肖麗,那麼肖麗也不會當著親友的面跟婆婆直接起衝突。

婆媳關係為什麼看似母女,卻跟母女關係天差地別,因為媽媽是不忍心讓女兒吃自己吃過的苦,可是婆婆生怕自己做兒媳時候吃的苦自己找的兒媳婦沒有吃過,恨不得變本加厲讓她嘗個遍才善罷甘休。

而肖麗的婆婆從一開始這麼對肖麗就是覺得自己當年剛剛結婚的時候就沒有上桌吃飯,也自己一個人做了一大家子的飯,所以肖麗進門之後就必須得這麼做。

可是當肖麗要求小姑子也履行這個規矩的時候,婆婆卻忽然轉變了自己的話題,不再執著要求這個風俗,也不介意新媳上桌吃飯影響夫妻感情了,婆婆立的規矩,前後矛盾,被肖麗當面一句話戳穿,狠狠打了自己的臉。說到底還是把肖麗當了外人,差別對待了。

我們總是說婆媳之間要相互理解,兩個人一定要共同努力,要互相去體諒對方才能夠起到正面的作用。

肖麗作為年輕人做出了表率,知道小姑子也快結婚了,怕婆婆為難,所以不要求大操大辦婚禮,希望婆婆把錢省下來給小姑子當陪嫁,本以為這樣可以化解婆媳之間的矛盾,能夠讓兩個人的關係更近一步。沒想到婆婆不為所動,一點都沒有領情,還依舊我行我素,用自己的思維去想對方,甚至苛刻對方。

其實吃飯上不上桌只是小事,小麗在乎的也不是能不能在桌上吃那麼兩口飯。在我小時候,我自己的媽媽跟奶奶就是那種常年不上桌吃飯的女人,並沒有人強制要求她們這樣,只是逢年過節忙的不可開交,等到真的忙完了,飯也吃的差不多了。

而且我的媽媽跟奶奶並沒有互相扯皮,說讓對方多做事情,自己可以吃飯。我見到的大部分情況她們都是在互相謙讓,盡量多做一點事情,為的就是讓對方早一點到桌子上吃飯。

不管是婆媳關係還是夫妻關係,即使是普通人交往中,都不能雙標。當然不止婆婆,有的兒媳婦對待自己的媽媽跟婆婆的態度也是天差地別,媽媽做的事情就覺得理所當然,但是一旦婆婆做了就覺得咬牙切齒,這些都是不正確的觀點。

風俗習慣不可怕,可怕的是兩代人之間的隔閡,是婆媳關係之間的嫌隙。假如兩代人都能為了統一的目標去努力,那麼根本就不會存在什麼婆媳矛盾,也不會存在這麼多可以討論的家長里短,道理說出來都簡單,但是能不能認真去做才是每個人應該捫心自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