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沒畢業!33歲三寶媽「當卡車司機」養活全家五口 載女兒邊跑車「靠雙手掙到一棟房」

10

一般人印象中,卡車司機大多是男性居多,不過近日卻有一名33歲的三寶媽跟隨先生腳步,一起當貨車司機,夫妻倆靠著雙手打拚掙來一棟房子,如今一家五口生活近況曝光,掀起一陣熱議。

我是付小順,是一名女卡車司機。我是農村人,初中沒畢業就出來闖世界,吃盡了沒文化的苦。28歲那年,為了生活,我考了B2駕照,從此開啟了駕車走天涯的旅程。我相信,只要願意奮鬥,人生的絢麗從來不會缺席。

1989年我出生時,爸爸沒在媽媽身邊,他是個老兵,參過戰腿部受過傷。康復後,他在外地做點小生意,是個性情豪爽而耿直的人。

媽媽是個勤勞善良、任勞任怨的農家女子,從沒上過學,跟爸爸在部隊結婚後,就回村裡務農了。

我還有一個大我兩歲的哥哥。因為媽媽要做農活,我從小是跟著哥哥長大的,他雖然只比我大兩歲,但處處都讓著我,愛護我。

記得我小時候特別愛美,看見別人穿裙子,我就纏著媽媽給我買裙子。當時家裡窮,媽媽沒有答應,哥哥就把他冬天裡戴的圍脖找出來,給我圍上當裙子。

那時候,爸爸還在部隊,我最期盼的就是爸爸回來。爸爸在家的日子,空氣都是甜的,因為他會給我零用錢,讓我買自己喜歡的零食。爸爸雖然沒有陪我長大,但他的愛從未缺席。

(我跟堂姐和表弟的合影)

7歲的時候,我跟同齡人一起去學校報名,媽媽才想起來,我該讀書了。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學,也不懂怎麼去輔導功課,但她比誰都希望我和哥哥好好學習。

但比起學習,我更關注學校門前大爺擺的零食攤。記得有一次,我想吃零食,又沒錢,就跟擺攤的大爺賒了零食,並說好第二天給他。

回家向媽媽要錢時,我撒謊說要買筆。結果,「偵探」出身的媽媽說我剛買了筆,怎麼又要買,不給。第二天上學,我怕大爺問我要錢,只好在到校人最多的時候,混在裡面偷偷進校門。

(不知不覺已到了而立)

那種提心吊膽的日子,讓我感到很不爽,之後我對零食的慾望,不再那麼強烈了,並想著如何去賺錢。

媽媽對我期望很大,希望我將來當警察,或者當兵。還花錢請人給我算了八字,算卦的人說我天生好命,長大了一定會是個警察。

這讓媽媽更有了盼頭。後來,我竟然也深信不疑,總以為自己真有那個命,在學習上也毫不馬虎,成績還算可以。可沒過幾年,預言就被打破了。

在我讀到初一時,同村的表姐已經出去打工了,春節回來,穿得花枝招展,頃刻吸引了我,我賺錢的慾望也立馬跳了出來。

(我是女司機順子,與你的想象不一樣吧)

於是,初一還沒讀完,我不顧媽媽反對,毅然選擇去打工。

那年,我還沒到15歲,就和哥哥跟著三叔去了廣東惠州。三叔要去貴州做生意,沒在惠州過多停留,就拜託老鄉照顧我們。

在惠州,我們村裡和鄰村的一些人在這裡租房落家了。大人們多數收賣廢品,他們的兒女就在這邊廠裡做事。經他們介紹,我和哥哥進了當地廠房。

第一次進的是台灣人辦的燈泡廠,分成白班和夜班,兩班倒,每班12個小時。最難熬的是上夜班,很容易打瞌睡。

(一起打工的小夥伴)

這底層體力活的艱辛,讓我知道了讀書的重要性,後悔自己沒有好好讀書。然而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下去。

之後,我和哥哥又進了一家做手鏈的工廠。幾個月後,我就認識了老公。那時,他在隔壁的染線廠拉貨。

他開車,我走路,見過幾面,我們就認識了。當時的男青年,很多都是染髮或穿著引人注目的,而他的樸實無華正好對了我的眼。那一年,他20,我16。

(我們在一起)

之後,我才知道他來自大陸安徽阜陽,家裡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他最小。他爸媽就租住在廠房附近,做些小生意。

認識他的時候,他跟他哥一起開小貨車,給一些工廠拉貨。

相戀半年後,我懷孕了。那時候,我才17歲,這麼小就有了孩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打電話給媽媽,只告訴她我談了男朋友。

聽說我談的對象是安徽的,爸媽堅決不同意,尤其是爸爸,擔心我遇人不淑,怕我遠嫁受委屈。為了阻止我的戀情,他立馬從老家搭車過來,要把我帶回老家。

(我家的兩輛功臣)

我怕爸爸把我帶回去,就跟老公出去躲了起來。爸爸來到惠州,沒有找到我,他感到很失望。現在十多年了,他還沒有釋懷。

那時,我年輕無知,傷透了爸爸的心,這是我一生的愧疚,也是我努力把生活過好的鞭策。

後來,我跟老公租住在惠州博羅縣楊村鎮,這是他父母租住的地方。當時條件很差,住在瓦房裡,用門板做床板,用磚做床腳,更談不上婚紗和婚禮,我就這樣心甘情願地跟了他。

直到女兒一歲多的時候,我們買了一輛四米二的藍牌小貨車。他負責開車,我帶著小孩跟車。因為車比較小,一個月下來,也掙不了多少錢。

(那些年,擺過的地攤)

靠老公一個人的收入,只能維持生計。在那個夏天,我就沒再跟車,想著另外找份事,增加收入。

我把婆婆閒置的三輪車利用起來,拉西瓜到路邊賣,生意還可以。後來,我又到廣場擺攤賣玩具,帶著女兒四點多鐘去擺攤,賣到晚上八九點鐘收攤。

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年,之後我又懷了老二。想到馬上就要添個小孩,開支加大了,得想辦法增收。於是,我就讓老公去學個B證,因為他拿的是C證,只能開四米二的藍牌車。

老公覺得我是對的,就趕緊去練車拿B證。之後,我們換了輛六米八的貨車。

(做店員的時候)

換大車,老大已經上一年級了,我就帶著老二跟老公一起出車,跑短途。

一年後,我們又有了老三,然後我就一直在家帶孩子。直到2013年,老三一歲多的時候,我找了家三班制的服裝店上班。

半年後,我們的貨車貨源比較穩定了,我就帶著孩子又跟老公跑車。

到2017年的時候,我看到貨源好、又穩定,就想抓住商機,加一輛車跑運輸。但我老公不同意,他覺得要加一輛車,就要請一個司機,可好司機不好找。

(準備出發)

這時,我就想著自己去學個證,他不同意。他覺得我一個女人,不應該學車。

但我不想就這樣安於現狀了,我想為這個家,拼一次。之後,我也沒跟他講,就說我要回娘家。然後,我就報名了。

老公非常生氣,說學費不要了,叫我趕緊回家。當時,報名費7000多人民幣(下同),人家也不會退學費,我就堅持學了。

差不多練了兩個月,2017年4月28日,我拿了B證,科目二掛過一次,其它科目都是關關過。

拿證回來,5月4日,第一天去東莞送貨,我就讓老公坐副駕,我來開。儘管是新手上路,路上車很多,但我開得比較穩,感覺自己對開車還是挺有天賦的。

(運輸草皮)

自此,我滿懷信心,過上了持證駕車跑運輸之路。在我拿證不到一個月時,我們拿出所有積蓄28萬,全款買了一輛七米八的貨車。

買車,我跟了三個月車,然後開始了比翼雙駕的生活。那時生意特別好,也比較穩定,我們樂此不疲。差不多一年時間,我們就把買車的錢賺回來了。

我終於鬆了一口氣,覺得跑運輸挺好的,也挺知足的。

然而,就在2018年5月17日這一天,我記得特別清楚。當時,我跑了兩天兩夜沒睡覺,夜裡送貨回來,又立馬去裝草皮跑短途。

那時候,我只想著趕活,就沒想過把車停路邊睡一會兒,以為自己能熬過去。然而,我開著車就睡著了,把車開上了路邊的石墩上。

(駕駛中的我)

當時,輪胎全都撞爆了,我才被驚醒。幸好貨車比較高,人沒事;也幸好是凌晨,路上沒有人。

因為主駕駛的門被撞扁了,而且車底裝的電瓶被撞爛了,車子一直在冒煙,我以為車要著火了,就趕忙爬到副駕駛,顫抖著開門下去。

然後,我趕緊給老公打電話說,我撞啦,撞到了石墩上。老公問我人有事沒有,知道我沒受傷,就說:「你就趕緊把車開到路邊,別再讓後面的車追尾了」。

之後,老公趕緊帶人過來處理。當時,車沒有全保,修理費都要自己出,估計要花四五萬,而且車已經開了好幾年了,頂多也就賣這個錢。

老公想了下說:「不修了,算了,報廢吧,不要了。」

(我的小臥室)

我就不願意,一定要把車修好。他說不過我,然後給我媽打電話,讓我媽來勸我。

那段時間,我們經常吵架。最後,在我堅持下,差不多修了兩個多月,才把車修好。

人只有經受過殘酷考驗,才懂得什麼叫小心撐得萬年船。我也是在吃一塹長一智中,不斷完善,不斷成長的。

車修好,我跑得更勤了,想趕緊把修車的錢給掙回來,但絕不疲勞駕駛。那時候,我們有固定的貨源,主要是拉草皮和蔬菜。老闆跟我們是朋友,有貨就叫我,而且距離不遠,也就20公里左右。

(我們的家)

雖然有固定貨源,但到了2019年初夏,雨水特別多,拉草皮、青菜的活就少了。

生意不怎麼好,我們就打算回安徽老家建房。因為老家只有父母分給的兩間瓦房,已經破舊漏雨了,回去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當時,我們倆輪流回去建房,差不多搞了半年,才把房子建好,我們的積蓄也花光了。

通過努力,我們有了三個孩子、兩輛貨車和一棟別墅。這一年,我30歲。

然後,我就建議老公一起考A2證。因為我開的那輛六米八的貨車已經有六七年,我想換個大的開,希望多掙錢。

(咱們好商量)

當時,老公不想去拿證,因為他跑惠州到廣州,路程不遠,而且生意穩定,每月收入兩萬多,他覺得可以了。

但在我的堅持下,他還是去學了,並在2020年7月份,就把A2證拿下了。我到了9月份,才拿下了A2證。

也就在這一年,2020年,疫情突然出現了,當時老公被派到疫區送菜。我很害怕,不想要老公去。

疫情過後,我們又幹了差不多10個月,賺了點錢,然後把我開的七米八大貨車賣了十幾萬,湊了40萬,又買了輛13米長的高欄半掛式卡車。

半掛車主要是跑長途,一個單邊最少也要一千多公里。自此,我倆就過上了紅塵作伴,浪跡天涯的生活。

幾趟長途跑下來,我才知道,跑長途沒有想象中灑脫。我們掛的是高欄,需要蓋篷布,只把篷布蓋好,都累得我們筋疲力盡。而且還要日夜兼程,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和體力。

(給高欄掛車打蓬)

同時,貨源也沒那麼好,而且還很少走高速。像我們女生跑車,上廁所也是個麻煩事,總要開到加油站才有地方上,有時沒加油,還不好意思進去。之後,我有些後悔了。

以前跑短途,都是些老客戶,很好講話。現在跑長途,人生地不熟的,遇到的難事,還真不少。

有一次,我們給一個老闆送羊草,羊場在山裡,我們按照導航送達了,但沒有人來卸貨。我們打電話給管事的,他要求再往裡開兩公里。

但是道路很窄,很難倒車。他卻堅持要我們開進去,並說,別人的車都是開進去的。後來,費了好大勁,我們才把車子開出來。

(我家的高欄掛車)

遭客戶為難,我們還能想辦法解決,但路上遇到盜賊,就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有一次晚上,在江西與湖南交界的地方,我們實在太累了,就把車停在路邊休息。

第二天早晨起來開車時,怎麼也打不著火,老公下去一看,油蓋被人撬了,剛加滿的5000塊錢油,全被偷光了。

以前聽別人講偷油事件,覺得是個故事。在真發生在自己身上,才知道江湖險惡。

但好心人還是多的。有時候,客戶看我是一女司機,覺得我很不容易,就多給我幾百運輸費,雖然不多,但非常感激客戶的善舉,這也給了我繼續努力的動力。

(我家16米長的箱車)

現在,我們把高欄換成了箱車,主要運輸快件。快件有時間限定,必須在規定時間內送達。

所以每次出車,我們都對車進行認真仔細檢查,在路上不敢有半點耽誤,每次都走高速。

好在我們倆人出車,老公總是盡量讓我多休息,吃飯也是總點我喜歡的,所以整個行程雖然很辛苦,但很幸福。

每次跑長途都要幾天時間,我們不能經常陪伴在孩子們的身邊,覺得很是虧欠他們。值得高興的是,孩子們都很懂事,都很支持媽媽的職業,這是我最大的寬慰。

(我家三個寶寶,是我努力的動力)

現在,我想趁年輕,多賺點錢,供孩子們讀書,希望他們將來有更多選擇職業的能力,做自己喜歡的事業,過自己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