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不吃晚餐了…..男大生「從7樓跳下」母親痛哭崩潰 他遺書上「寫滿同學名字」絕望喊:不要救我

26

2年前,當時44歲的李星儀在家中做著家務,約在下午2點多左右,收到兒子柏愷傳來的簡訊,內容寫著「今天不回家吃晚餐」。本以為這是和平常一樣,屬於媽媽與孩子之間的默契,卻成為2人此生最後一次談話。

幾小時後,李星儀便收到孩子墜樓身亡的消息,頓時悲痛地無法自拔,反覆思考慘劇為何發生,兒子究竟遇到的是怎麼樣的困難?

圖片來源:今周刊

據《ETtoday新聞雲》報導,李星儀認為,這封簡訊只是很平常的通知訊息,完全找不到任何自殺的蛛絲馬跡。當時是上課時間,她本想問柏愷為何能傳簡訊,但怕打擾學習,一直沒有動作,直到聽聞噩耗才後悔莫及。

她透露,柏愷國中時曾爆發癲癇,驚嚇之餘讓她下定決定細心陪伴孩子,治療的每一刻都隨侍在側,深怕孩子又出現意外。

柏愷高一後,身體孱弱的他不希望媽媽管教,厭惡被門禁束縛,更因此被同儕說是「媽寶」,母子間的溝通越來越不良。此後,柏愷在外受傷、發生任何事都不願吐露,直到生命的終結,也依舊如此。

圖片來源:鏡週刊

她不明白,為何會對兒子的內心、障礙那麼不了解,為什麼沒辦法第一時間知道兒子與同學吵架、被霸凌。她坦言,夫家仍不知柏愷死訊,一方面不希望家醜外揚,一方面是不願再觸碰傷心事,不想解釋。當別人問起「為什麼」時,她也無法明言,只能整個人沈浸在悲傷之中。

圖片來源:今周刊

為了查明真相,李星儀查找了兒子的遺物,發現手機中有紀錄霸凌者姓名,便逐一跟這些人見面。從孩子們的敘述中,得知在柏愷去世當天中午,他因為偷拍同學用香爐點煙、發動態公審,遭踢出朋友群組,「他和高中好友都可以這樣鬧,他以為大學也可以」,事後雖不斷道歉,但都沒有好結果。

那段時間,柏愷都獨自吃飯、在角落待著,讓得知始末的李星儀十分自責,「為什麼不了解這樣的狀況?我不夠關心他嗎?」,久而久之,她也在龐大壓力下罹患憂鬱、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服用大量藥物,靠穿愛子衣物、飲水度日,只為更接近他。

圖片來源:鏡週刊

那段時間,她埋怨自己,也埋怨柏愷。過去強忍23小時生產,就這麼一個兒子,結局不應該是如此。她表示,也曾想過乾脆和柏愷一起離開,「我應該去照顧他啊,怎麼可以放他一個人在那裡?」,隨著時間流逝,李星儀逐漸轉念,加入相關社團取暖、發文,她把柏愷稱作童話中的小王子,「筆直地墜向一個無底的深淵」,但與故事不同的是,李星儀希望最後能有星星陪伴孩子,並作畫紀念。

圖片來源:鏡週刊

對於兒子,她不再深究真相曝光與否,對她來說也不再重要。當別人說起兒子,她總回答,「他自殺。他只是想解脫而已,他沒有錯」。她在接受訪問時,也希望記者稱呼她「柏愷媽媽」就好,因為這樣孩子將會被永遠記住。

她不再強迫自己接受,而是讓時間、心境慢慢沈澱,「永遠走不出來的,它會跟著我走進棺材裡」,說出這句話時,她眼神不再有怨恨,而是說不出的平靜。

圖片來源:鏡週刊

李星儀最後也公開兒子遺書的部分內容,柏愷敘述著現實的不公平、生活中困境,以及無法再承受大學生活的種種,「希望大家不要救我」。

但即使柏愷已經決定結束這短短的18、19年的人生,對於母親,祂仍然有著無止盡的敬愛與思念,「謝謝家人這18年的照顧,尤其是媽媽…請跟她講,我愛她,我永遠會在天上守護著她…」,字句的真誠,讓在場所有人都為之愴然淚下。

圖片來源:鏡週刊

孩子選擇自殺了斷生命,有時候並不是父母的問題。我們終究不會讀心術,只能靠關懷、細心去察覺與了解。憾事發生,無論是誰都不好過,也希望柏愷媽媽永遠掛記兒子,連同祂的份一起活下去,才是最圓滿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