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骨折住院!醫藥費與哥嫂平攤「大嫂還讓我去照顧」 後來才知藏著「她的一片好心」

11

家人是這世上最堅實的依靠,也是最堅硬的鎧甲,風吹雨打,有家人守護著就是幸福的充滿希望的。我們有時候覺得不被關心,殊不知,家人已經默默地為我們承擔了很多重量,只是不說而已。

1

高婧已經連續失眠了半個月了,困得眼睛睜不開,但腦子千愁萬緒哪吒鬧海一樣翻騰。

縱是這樣,她也不敢翻身,4歲的女兒睡得正香,跑出租的老公馬洋累了一天剛入睡。

高婧輕手輕腳起來,光著腳走出了房間,看看這,瞧瞧那,在陽台、客廳、書房之間走來走去。入冬的瓷磚冰涼,她卻感覺不到似的。

高婧已經失業半個月了,她本來在一家壽司公司做辦公室工作,老闆突然降薪裁員,很不幸她就是離開的一個。高婧早有意料,畢竟她的工作可替代性太強了。可真的這一天來臨時,高婧坐立難安。

想到每個月家裡林林總總的支出,高婧就再也睡不著。原來夫妻倆合力,每天辛苦工作,才勉強達到收支平衡。現在她失業,壓力一下子壓到馬洋身上。馬洋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就為了多跑兩趟多賺點錢。

高婧每天投簡歷,類似的行政工作,一聽她已經34歲了就委婉拒絕了。跨領域的工作又說她沒有經驗。為了維持家庭生活,高婧下狠心去做臨時工,可人家說她瘦小力氣不夠幹不了。

高婧欲哭無淚,焦灼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夜一夜失眠。偏偏在這時候,大嫂一個電話來了,無疑是雪上加霜。

原來,她的媽媽上樓頂曬衣服的時候,不小心從樓梯滾下來,腳踝骨折,正在醫院做手術。

高婧趕緊坐車趕回家,兩個小時的路程,到醫院的時候,媽媽還在手術中。大哥、大嫂在手術室外等著,看到高婧了也只是點點頭。誰也沒心情說話,只是時不時地看向手術室的門。

幸好,手術順利,媽媽的腳踝處打了3根鋼釘。高婧主動說自己留在醫院照顧。

大哥問高婧請了多少天假。高婧只好說謊,說自己請了年假,可以休息一周。

媽媽出院的時候,高婧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存款,和大哥大嫂分攤了13608元的醫藥費,走的時候又留下了3000元。這回高婧真的是口袋空空了。

剛回到家,女兒就撲到高婧懷裡,欣慰的是,馬洋是個稱職的爸爸,她不在,也把女兒照顧得妥妥帖帖的。

高婧深深嘆了一口氣,告訴馬洋分攤醫藥費的事情,這個關鍵時候又多了這一大筆支出,她心裡覺得愧對馬洋。

倒是馬洋安慰她,「我們當初說好雙方父母需要的時候該出錢就出錢,該出力就出力,我不怪你,你好好休息,振作起來找工作,別往後看了,往前走就是」。

高婧頭抵在馬洋的肩膀上,悄悄紅了眼睛。

2

又過了一周,高婧還沒找到工作,期間接到了大嫂的一個電話。

大嫂說馬洋工作自由,高婧上班朝九晚五,照顧起老人比他們方便,決定把媽媽送到高婧家裡來,等康復後再接回去。

說完不由分地掛了電話,根本就不是商量的口氣,而是我要你這樣做你就得服從的意思。

高婧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大哥大學畢業後進了單位工作,每個月工資7000元左右。大嫂本事大,能說會道,善於經營,水果生意做得紅火,每年能賺20-30萬元。

而她大專畢業就進了壽司公司當文員,每個月拿著4000元,而馬洋跑出租,夫妻倆的收入也只夠維持生計。

大哥大嫂已經有了一雙兒女,大的讀初中,小的上幼兒園大班,都是高婧的媽媽一手帶大的,說勞苦功高一點也不過分。

現在好了,媽媽只是骨折需要靜養兩三個月而已,大哥大嫂就找理由把媽媽塞到她這裡來。

媽媽該多傷心,真心真意付出卻在需要的時候被丟開。而她身無分文急著找工作的當口,還要照顧媽媽,她不是推脫,但有心無力。

可不管高婧的想法,大周末的,大嫂開著車把媽媽送到家裡來了。除了行李還有一大堆大包小包的東西,牛奶、水果,還有給女兒的玩具、衣服。

「要我說,你那工作可有可無的,乾脆辭了安心照顧媽媽,我每個月給你5000元照顧費,就當請保姆了,等媽媽好了,你再出去找新工作。」大嫂說完就拿出一沓現金塞到高婧的手裡。

高婧燙手似的推回去,「我自己的媽媽,我照顧要錢像什麼話?」

「本來應該是我照顧的,但我和你大哥忙得很,請保姆又不放心,這錢是我的虧欠,你想想請個保姆也要這麼多錢的。」說完,大嫂又把錢塞到高婧手裡。

這是坐在一邊的媽媽也開口了,「你大嫂要你拿著你就拿著,我們不得吃吃喝喝呀。」

大嫂又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就回去了。

高婧看著錢,左右為難,不要的話要喝西北風,要的話像做了虧心事。

高婧看看媽媽,媽媽倒是爽快,不容分說,「拿著。」

晚上,高婧一數,足足有2萬塊錢。馬洋看她愁眉苦臉的樣子,「你就拿著吧,對咱媽好一點,以後工作了有錢了還給大哥大嫂就好。」

自此,高婧精心照顧傷筋動骨的媽媽,炒菜的時候多花了心思,蛋、肉、骨頭湯變著花樣做,每天上午和下午推著媽媽出去曬太陽。

兩個月後,媽媽已經能自己慢慢走路了。眼看著媽媽在恢復,高婧就開始找工作,面試了好幾家公司,終於找到了一個離家比較近、工資待遇比較好的公司。

得知高婧找到工作,馬洋就讓高婧安心去工作,他來照顧丈母娘一段時間。

偏偏又在這個時候,大嫂又來了,說要把媽媽接回家,侄女很想奶奶了,哭著鬧著要見,而且他們的工作也沒那麼忙了。

高婧求之不得,便沒有挽留。

一家人一起熱熱鬧鬧吃了一頓飯。大嫂臨走的時候,高婧把1萬元退回給大嫂。

大嫂卻裝作生氣的樣子,「我給出去的錢哪有拿回來的道理,給了你的就是你的。」

媽媽也說,「給了你,你就拿著,別給你大嫂,免得她又拿去買化妝品。」

高婧尷尬的看了看大嫂,大嫂卻一點也不在意,笑呵呵的拿著媽媽的東西裝車上。

送走媽媽和大嫂後,高婧去剪了頭髮,她也要重新開始了。

3

「媽,你看你這戲演得,我都佩服了。」高婧的大嫂爽朗的笑聲讓人心生愉悅。

「我這女兒就是心氣高,就算是餓死都不會開口求助」。自己的女兒自己懂,平常難請假,周末都還要被工作電話打擾的人,怎麼可能隨便請假一周?女兒在醫院照顧她的時候,不知不覺地嘆氣。她就猜想是工作丟了。不給她出醫藥費還傷她自尊心,讓她良心過不去。

沒辦法,她就和兒媳商量,以照顧她的名義,給女兒一點錢,好歹能解一時之困。

「你倒沒什麼,我可慘了,在高婧眼中,我成了一個不孝順婆婆的大嫂了,以後她要是因為這事欺負我,你可不能不管我。」高婧的大嫂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

「得了吧,誰敢欺負你?」高婧的媽媽笑,沉默了一會,繼而認真地說,「謝謝你了」。

「一家人可不興這樣」。高婧的大嫂連忙說。

婆媳倆高高興興回家了,這一切或許高婧永遠都不會懂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