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管對手多強,奪冠的總是西班牙!

914

不管我們有幾多不捨,2022年男籃歐洲杯終究還是打完了最後一場比賽。

終場哨響的剎那,37歲的魯迪·費爾南德斯,在他連續為國出戰的第16個夏天,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他從板凳席上起身,一手一個摟緊了剛剛被換下的兩個年輕人。

一手抱的是威利·埃爾南戈麥斯,2022年男籃歐洲杯整屆賽事的MVP得主。

另一手抱的是胡安·埃爾南戈麥斯,2022年男籃歐洲杯最終決賽的MVP得主。

當然,這對來自西班牙的親兄弟能夠包攬兩大個人獎項,自然也就意味著西班牙男籃又笑到了最後:西班牙隊在和法國隊的最終決賽里全場壓制對手,最終以88比76擊敗宿敵,奪得了13年來的第四個歐洲冠軍頭銜,也進一步鞏固了自己在21世紀歐洲籃壇最具統治力的超然地位。

但魯迪·費爾南德斯說:「和之前所有的獎杯相比,這一座是最特別的。」

如果說此前的勝利都是實力使然,那麼2022年這一場大捷,就著實有些喜出望外的意味。

回想三個星期前,參加歐洲杯比賽的24強分別到各自比賽地報導,在一頓拍攝媒體照後,歐洲杯官網就給每隊選擇了一張能代表這支球隊的封面照,西班牙隊的照片,正是魯迪·費爾南德斯居中,左右手摟著那兩個叫埃爾南戈麥斯的年輕人。

為什麼是他們三個人出現在這張照片上?因為他們名頭響亮,因為他們實力超群?但可能更現實的原因是,2022版的西班牙男籃,再也沒有什麼其他球員能拿得出手了,歸化了剛剛20天的後衛洛倫佐·布朗、在NBA場均2.0分的菜鳥烏斯曼·加魯巴,是無法代表西班牙籃球的。

作為2019年男籃世界盃的冠軍得主,西班牙隊在過去三年時間裡進行了超大幅度的換血,那個在中國的夏天,曾經和西班牙男籃一起笑到最後的球員只剩3個人——對,就是照片上的那三位,代表西班牙黃金一代最後榮光的魯迪,以及被視作新生代中堅力量的哥倆。

但扔掉濾鏡,對這三個人更確切的形容是,在皇馬早已經淪為替補的魯迪,和在NBA已經都成為底薪球員的埃爾南戈麥斯兄弟。所以球隊主教練斯卡里奧羅說:「我們不像這屆歐洲杯的其他球隊,我們是沒有超級巨星的隊伍。」

這位見過大風大浪的教練並非謙虛,別說和約基奇、阿德托昆博、東契奇相比,就算是和馬爾卡寧、施羅德、富尼耶相比,西班牙隊也沒有任何一名球員達到與之匹配的級別。所以這樣一支西班牙隊,是以哀兵姿態遠赴格魯吉亞,開啟本屆歐洲杯征程的。

而在第比利斯的5場小組賽里,西班牙雖然拿到了A組頭名,但該組整體實力羸弱,西班牙自己也爆冷輸給比利時一場,這都讓人們進一步確信:西班牙隊,在本屆比賽是不可能走得太遠的。果然16進8,他們在淘汰賽首輪就遭遇了兇狠阻擊,被僅僅排名B組第四的立陶宛逼進加時——這樣的球隊哪有什麼冠軍相呢?

但如果你願意打開視頻直播,多看幾眼西班牙的比賽,就會為這支球隊發出不一樣的感嘆。

斯卡里奧羅說:「沒有球星,那我們就每個人各司其職,今年的西班牙,就是一支必須依賴整體性的球隊,我們沒有選擇。」根據這樣的原則,西班牙男籃打造出了極富變化的防守體系。

先發中鋒威利·埃爾南戈麥斯在場時,西班牙隊防擋拆以延誤為主,但其他所有球員非常注意對手的滲透式傳球,對法國的決賽,對手總想用戈貝爾擋拆下順做文章,攻擊威利防擋拆大延誤之後的身後空當。但這一切似乎早已在斯卡里奧羅的預料之內,總有側翼球員回收保護,直接切斷法國隊向內的吊傳,一場冠軍決戰,法國竟然被逼出19個失誤,而利用對方失誤得分,西班牙以35比7吊打了對手。

但西班牙防守的精妙和豐富又不止於此。

比如此前半決賽面對德國,那是一支後衛能力、球隊整體性都比法國更出色的球隊,施羅德上半場就打得威利的防擋拆漏洞百出,獨取20分。

但西班牙有移動迅速、能夠換防補防的加魯巴,他一上場,斯卡里奧羅令旗一揮,西班牙防守體系立刻變化,防擋拆進入無限換防模式。

還有西班牙每場比賽都會祭出的2-1-2聯防,老將魯迪·費爾南德斯甚至被賦予了其中那個「1」的重任,他靠經驗來判斷自己在聯防中站的位置,如果面對施羅德,就直接頂到三分線附近,如果對手攻擊罰球線,他又會回收保護——什麼樣的球隊,會安排一位37歲的老將在防守端領過重任?可一旦這位老將願意接受安排,他身後的年輕人所感受的激勵,一定非同小可。

但即便如此,西班牙隊在歐洲杯淘汰賽的晉級之路,依然極盡艱難之能事。

16進8,在第三節中段落後立陶宛11分,他們生生將比賽拖入加時完成逆轉;

8進4,他們在半場臨結束前已經落後芬蘭15分,但第三節開始對持球人施以局部夾擊,一舉摁住對手完成翻盤;

4進2,他們上半場最多落後德國9分,在第三節實現反超;第四節又落後到10分,竟然還能在德國人的地盤上再逆轉。

連續三場比賽,都是一場定生死的硬仗,他們竟然都能在落後對手兩位數的情況下逃出生天。這不僅靠氣質上的堅韌,更有賴於教練在策略上的調整。

塞爾吉奧·斯卡里奧羅,這位年過花甲的歐陸名帥,前後兩次執教西班牙,雖然以大小加索爾、納瓦羅、卡爾德隆、加巴約薩為代表的黃金一代並非由他一手調教,他也錯過了2006年西班牙首次問鼎世界冠軍。但自那之後,西班牙隊的幾乎所有榮光都與他有關,4座歐洲冠軍、2枚奧運獎牌、1次世界冠軍——如果說2019年西班牙隊以半老姿態拿下世界盃,還有內外兩大老臣小加索爾、盧比奧居功至偉,那麼本屆比賽,斯卡里奧羅才是真正的首功之臣。

回首2018年,當時已經57歲的斯卡里奧羅被列為猛龍隊主帥候選人,猛龍總裁烏傑裡在炒掉德文·凱西教練後,遍訪全球,想要為猛龍尋找一位新的掌舵人,斯卡里奧羅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進入了考察視野。

烏傑裡幾經研究,最終定下了猛龍的新主帥尼克·納斯,但也邀請斯卡里奧羅加盟,出任納斯的副手。對於當時早已功成名就的斯卡里奧羅教練來說,以如此高齡,以他已經取得的威望和成就,竟然願意接受這份邀約,足以證明他對籃球永恆的求知慾,哪怕只是作為助教也樂在其中——結果在NBA的第一個賽季,斯卡里奧羅就隨猛龍拿下冠軍,當年又帶領西班牙捧起世界盃。

三年過去,NBA對於斯卡里奧羅的薰陶,正如他對於納斯的改變一樣,是一場美妙的雙向改造。這兩位教練都喜歡隨時改變防守體系,都喜歡利用鋒線球員施加壓力。當然,在猛龍的經歷對斯卡里奧羅來說,除了知識越來越豐富之外,還有另一個意外收穫,那就是洛倫佐·布朗:這位曾經猛龍隊的邊緣球員,也成為了本屆西班牙後場最關鍵的人物。盧比奧重傷未癒的夏天,是布朗這位名不見經傳的球員撐起了西班牙外線,對立陶宛單場28分8助攻,對德國29分6助攻,與法國隊的最終決戰,布朗又奉獻14分11助攻。

不過埃爾南戈麥斯兄弟捧起的兩座獎杯,又證明了西班牙隊能用好歸化,又不過度依賴歸化。相比於歸化球員的單獨個體,擁有全歐洲最好的籃球國家聯賽,才是西班牙籃球真正的底氣。

放眼全球,除NBA之外,西班牙的ACB聯賽水平之高,沒有其他國家聯賽能出其右。最好的例證就在歐冠聯賽中,只有西班牙聯賽擁有三張長期牌照,皇馬、巴薩、巴斯克尼亞三支球隊都是歐冠的固定成員,而巴倫西亞等球隊還經常能取得外卡,讓西班牙球隊在籃球歐冠賽場上,也像足球一樣經常能形成集團優勢。

那麼西班牙聯賽為什麼出色?皇馬巴薩作為歐洲最有錢的俱樂部,其投入水平是拉動整個ACB進步的關鍵。據歐洲媒體統計,剛剛過去的2021-22賽季,皇馬、巴薩的全年預算分別達到4400萬歐元和4350萬歐元,在全歐籃球俱樂部範圍內已經是斷層領先,在這兩支豪門的拉動下,整個西甲不僅有資金一直流動,水平自然也變得水漲船高。

同時,ACB這個「養狼」聯盟又極其鼓勵西班牙本土球員和外援們展開競爭,和很多聯賽嚴格限制外援數量不同,ACB對全球各路英豪敞開懷抱,每支球隊只要擁有3名西班牙青訓體系培養的球員即可,如此開放的態度或許會擠壓掉不少西班牙本土球員的成長空間,可他們一旦能脫穎而出,就已經得到了質量認證。

更離譜的是,西班牙籃球的「卷」並不僅限於成年階段,上述提到,ACB聯賽的要求是每隊三名「西班牙青訓球員」,而不是三名「西班牙球員」。那就意味著,一名球員只要經歷過皇馬巴薩等隊伍的青年隊階段,就具備了在ACB聯賽作為「本土球員」的資格,比如東契奇在效力皇馬期間,雖然身為斯洛文尼亞人,但也被視作西班牙青訓。

這樣的規則,進一步促使西班牙俱樂部的挖人視野直接下沉到了中學年齡段,歐洲、南美範圍的許多年輕人,在12歲到15歲左右就已經被西班牙球隊相中。請試想,外援名額本身就不受限制,那麼這三個本土名額如果能用在東契奇、波爾津吉斯這些球員身上,不是來得更加威力十足麼,所以埃爾南戈麥斯兄弟來說,他們就是從初中階段就要和全歐最出色的苗子一起競爭的。

靠著這樣的青訓體系,西班牙隊才能培養出當初橫掃世界籃壇的黃金一代,以及如今笑傲歐陸的新後備力量:

在歐洲杯問鼎冠軍之前,西班牙青訓在今夏已經先實現了大豐收,在U16、U18和U20三個組別的歐青賽中,西班牙拿下了2冠1亞(離譜的是,西班牙女籃也在所有三個年齡段中都打進了歐洲決賽)。

所以,擁有這個級別的後備力量,西班牙男籃完全可以承受一屆兩屆成年比賽的陣痛期。但沒想到,在斯卡里奧羅評價為「水平高得難以想像的一屆歐洲杯」之中,笑到最後的竟然還是西班牙人。

相比於決賽對手法國隊,西班牙的身體天賦要遜色不少,但就整場比賽而言,他們贏的卻是實至名歸:胡安·埃爾南戈麥斯的單節三分6中6雖是神來之筆,但整場比賽從整體性、執行力、策略制定的方方面面,西班牙隊都遠遠優於對手。而這樣的比賽內容,是由普拉迪亞、哈梅·費爾南德斯、布里祖埃拉、阿爾伯特·迪亞茲等等名不見經傳的球員共同參與完成的,他們雖然來自不同俱樂部,但都通過ACB聯賽的檢驗,成為了這支冠軍球隊的一員。

毋庸置疑,這個世界一直是由少數天才推動前行的,他們用無與倫比的智慧突破了人類史上的一個個關卡,推動著人類社會的車輪不斷前行;籃球世界裡,絕大部分的冠軍也都是由天才球員決定的,從NBA到國際賽場,擁有詹姆斯和庫裡、加索爾和吉諾比利的球隊,總是更接近最終勝利。

但2022年的西班牙男籃,沒有超級明星,只有通力協作,用這樣一個特殊的冠軍證明了:天才可遇不可求,但做好聯賽、搞好青訓、請好的教練、鍛煉好的隊伍,做這些對的事,對籃球一定是有幫助的。

這才是為什麼,在競爭如此激烈的歐洲籃壇,只有西班牙隊能夠長盛不衰,他們已經連續11屆歐洲杯打進四強、連續7屆獲得一枚獎牌、以及,在過去6屆比賽里4次問鼎。

最後捧起冠軍獎杯的剎那,西班牙隊長魯迪·費爾南德斯換上了一件球衣,胸前赫然寫著「23」的號碼和「Llull」的名字,這是魯迪在皇馬和國家隊的隊友塞爾吉奧·尤伊的戰袍,因為尤伊在熱身賽階段受傷,讓魯迪在本屆隊內失去了自己唯一的老伙計戰友。這也是兩位西班牙天才球員,在回歸凡人後所要面臨的現實——不僅尤伊現在不能跳了,魯迪自己也傷病纏身,很多時候都不復往昔小飛俠的風采。

但就算回歸了凡人的身份,整屆杯賽我們都看到,魯迪會不惜力地防守,一次次躍出場外救球,再投進幾粒決定比賽、點燃球館的三分。於是,就算魯迪不能再飛翔扣籃,卻也會一直品嚐到腳踏實地的快樂,就這麼一步一步地,魯迪和西班牙一起,走上了最終的冠軍領獎台,為2022年美妙的歐洲杯,畫下了最後的休止符。

那麼,再見吧2022歐洲杯,我們會記得這個9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