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盟對太陽老闆的處罰太輕了?NBA總裁為何這次沒了底氣

66

太陽老闆羅伯特·薩沃爾。

歷時11個月,320人配合調查採訪,80000份相關文件,最終匯總成一份罰單——太陽老闆羅伯特·薩沃爾將被罰款1000萬美元,同時禁止在未來一年內參與太陽和菲尼克斯水星兩支球隊的任何事務。

事件的起因是去年11月ESPN撰寫的長文,這篇文章起底了薩沃爾存在一系列種族歧視和厭女行徑,使得太陽隊的工作環境始終充滿敵意。

種族歧視與厭女,薩沃爾精準地踩中了「自由民主」最大的兩個雷點,於是聯盟介入調查,得到一份長達36頁的調查報告。

如果對這滿滿噹噹36頁文字進行總結,最終能看到的只有一個時下非常流行的詞語:PUA,老闆薩沃爾PUA了整支太陽隊。

種族歧視與厭女,薩沃爾精準地踩中了「自由民主」最大的兩個雷點。

薩沃爾到底做了啥?

如果不是去年11月份ESPN的那篇長文,如今的薩沃爾或許還風光無限。

球隊去年剛剛拿到西部第一,夏天又留下了艾頓,最近一次商業媒體評估中,市值也達到了19.2億美元。

但面對聯盟的處罰,即便薩沃爾私下裡依然不服氣,尤其是對1000萬元罰款的部分,但表面上他不得不恭恭敬敬地發表聲明:「雖然我不同意NBA報告中的一些細節,但我想為此前冒犯到員工們的言行道歉。我對我所做的一切負全部責任。很抱歉造成了這種痛苦,這些判斷上的錯誤與我的個人哲學和價值觀相違背。」

「我接受NBA的處罰決定,這一刻是我展示學習和成長能力的機會,因為我們將繼續建立一種讓每個員工都感到舒適和被重視的工作文化。」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薩沃爾不得不接受「打碎牙往肚裡咽」的局面呢?ESPN去年11月份的那篇長文始終是繞不開的話題。

彼時,ESPN的高級作者巴克斯特·霍姆斯在媒體上發布了重磅文章,實錘薩沃爾存在種族歧視和厭女行為。為了讓內容的可信度足夠高,文章援引了七十多名太陽前員工和現員工的爆料,講述了一個又一個看似荒誕但又真實發生過的故事。

其中,太陽前主帥厄爾·沃特森是文章中為數不多的實名舉報者之一。時間回到2016年10月30日,太陽主場迎戰勇士。彼時太陽還是一支不折不扣的魚腩球隊,雖然上半場球隊領先勇士13分,但最終還是輸掉了比賽。賽後老闆薩沃爾走進更衣室開口便罵:「你知道為什麼德雷蒙德·格林能在場上不斷喊著’N開頭詞語’嗎?」

「你不能說那個詞。」身為黑人和西班牙裔的沃特森提醒薩沃爾,但後者依然不斷重複著N開頭的詞語,甚至反問道:「為什麼?德雷蒙德·格林就說了。」

忍無可忍的沃特森直接爆了粗口:「你XX的不能說。」

上個賽季,薩沃爾和他的太陽隊其實風光無限。

這不過是薩沃爾成為太陽隊老闆18年來最不起眼的一類故事,甚至由於文化隔閡,很多人無法體會到背後的含義。但如果換一個故事,大家似乎就能有更清晰的認知。

ESPN文章中寫道,薩沃爾有一次將妻子穿著比基尼的照片發給員工,並談及了他和妻子進行夫妻生活的一些細節。

一些匿名的員工說:「老闆長期營造一種讓員工覺得自己是他的財產的環境,甚至有一次,他問一個女員工,他是否’擁有’她,以確定她是否在為太陽隊工作。」

「他的厭女症和種族歧視程度超出了人們的想像。」一位太陽隊股東這樣評價,「作為一個老闆,這很尷尬。」

另一位太陽隊的前高管則說:「從厭惡女性和種族歧視角度來看,你說關於他的任何事,都不會讓我感到驚訝。」

薩沃爾觀念上的問題,甚至涉及到了招募球員。2015年太陽希望招募阿爾德里奇,但最終阿德選擇了馬刺,原因之一是阿德的孩子在德州生活。

得知消息的薩沃爾給太陽隊管理層出了個餿主意,要求球隊安排當地的一些脫衣舞女勾引NBA球員,這樣NBA球員便會有孩子出生在菲尼克斯,從而使球員能夠對太陽隊有更多親近性。

保羅不滿聯盟判罰,「大義滅親」指責太陽老闆。

被罰千萬,球員依然不滿

這樣一份長達11個月的調查究竟是怎麼開展的?

美國媒體《The Athletic》給出了解讀:受委託的相關事務所接觸了太陽隊在職的每一位員工,以及150多位前員工,除此之外,還有20多名前員工主動聯繫了事務所,最終調查組和320多人進行了溝通,其中也包括薩沃爾和12名太陽隊的小股東。

為此,調查人員審查了太陽隊所有員工超過8萬份相關文件,包括郵件、短信、視頻等內容,還另外觀看了51場球隊留檔的會議記錄。

報告甚至指出,雖然太陽隊充分配合調查,但太陽隊的人力資源部門存在檔案不全的情況,因此調查人員拿到的人力資源檔案數量並不完整,且雜亂無章。

薩沃爾接受采訪時也表示,他的工作和私人郵件也都在調查範圍內,甚至包括手機。

最終,NBA得出結論,認為薩沃爾「從事的行為明顯違反了聯盟規則和政策中反映的普通工作場所標準。包括使用種族歧視的語言;給女性員工的不平等待遇;與性別有關的言論和行為;對員工存在苛刻待遇,有時甚至構成職場霸凌。」

如果將這些表述再細化一些,便包括薩沃爾對太陽隊內的女員工開粗俗的外貌玩笑,同時兩次通過裸體或展示生殖器令男性員工感到不適。

這些內容,最終實錘了薩沃爾長期PUA員工的惡趣味。NBA也因此開出罰單,薩沃爾將被罰款1000萬美元,同時禁止在未來一年內參與太陽和菲尼克斯水星兩支球隊的任何事務。

不過當處罰結果出爐,不少球員對此依然不滿。

身份最為特殊的便是保羅,他既是太陽隊的球員,也是球員工會主席。對於聯盟的處罰他頗有一股「大義滅親」的決絕:「就像很多人一樣,我也閱讀了聯盟的報告。我對我所讀到的內容感到震驚和失望。這種行為,尤其是針對女性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絕不能重蹈覆轍。我們都承認薩沃爾所做的是非常糟糕的行為,所以我認為NBA的處罰過輕了,我很同情那些受到影響的人們。」

詹姆斯和保羅這次又站在了同一條戰線。

隨後詹姆斯也選擇了站在聯盟的對立面:「我說實話,我們的聯盟(在這件事的處理)上肯定弄錯了。我以前就說過,我現在還要再說一遍,這個聯盟中沒有(他)那些行為的容身之處。我愛這個聯盟,對於我們的領導我抱有深深的敬意,但這是不對的。」

「任何工作場域都不該有厭女症、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者的容身之地。不管你是球隊老闆還是球員。我們把我們的聯盟視為展現自己價值觀的一面鏡子,但這次錯了。」

緊接著,球員工會執行董事塔米卡·特雷馬格里奧也聲明立場:「我堅信薩沃爾先生不應該再在我們的聯盟中擔任管理職位。」

就連太陽隊的第二大股東賈姆·納傑菲也選擇了「背刺」薩沃爾,他在聲明中表示:「我們決不能容忍他的行為,擁有一支球隊並不能給他帶來任何的特權,NBA是屬於他們服務的社群的,NBA球隊投資者的角色只是臨時管家。」

「作為菲尼克斯太陽隊的副主席,我呼籲羅伯特·薩沃爾主動辭職。儘管我無意管理球隊,我仍會努力確保他的繼任者能夠更加專業,給予各位股東尊嚴與尊重。」

球員們的話外之音總結起來也很明顯:NBA處罰力度不夠,希望薩沃爾自己交出球隊。

亞當·肖華被指責在處罰上有些雙標。

聯盟雙標的背後

類似的故事並非沒有發生過,2014年唐納德·斯特林種族歧視言論曝光後,剛剛上任的蕭華便採用了雷霆手段,宣布終身禁止斯特林參與任何與NBA有關的活動,除此還給出聯盟最高250萬美元的罰款。

最終,斯特林通過妻子雪莉收拾殘局,以20億美元賣給瞭如今的老闆鮑爾默。

除了NBA最高罰款金額從250萬美元飆升到1000萬美元,聯盟對球隊老闆的態度截然不同。斯特林被終身禁賽,而薩沃爾僅被禁賽一年。

這一年的禁賽期間,薩沃爾將和聯盟共同選出一位臨時代理總裁,原太陽隊的副主席山姆·加文成功當選。據美國媒體透露,山姆·加文是薩沃爾東窗事發後第一個站出來聲援他的人。

這種「左手倒右手」的操作,無非只是面子上過得去罷了。

至於聯盟為何不要求薩沃爾賣掉球隊時,新聞發布會上的蕭華說得也很坦白:「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我在某種程度上對我所了解到的情況感到難以置信。我不想找任何藉口,但我認為聯盟已經公正地處理了這一事件,薩沃的行為顯然是站不住腳的。」

「擁有一支NBA球隊的人和作為僱員的人相比,總是享有特殊的權利。我沒有權力剝奪他所擁有的球隊。」

顯然,蕭華行使過類似的權利,從而倒逼斯特林賣掉球隊,只不過六年後,他的態度不像曾經那般激進和強硬。

根據《The Athletic》的分析,斯特林事件更像特殊事件,畢竟唐納德·斯特林擁有種族歧視的觀點在圈內早就人盡皆知,但是這一實錘是以電話錄音的形式引爆網絡,尤其給處在季後賽期間的聯盟帶來巨大的負面輿情,於是NBA選擇了當機立斷。

當年快船老闆被迫出售球隊的案例,如今被反復拿來對比。

另一個原因則是,在當時的輿論環境中,其他球隊老闆也都站在聯盟這邊,超過2/3的老闆同意把斯特林踢出局,最終才讓NBA挺直了腰板。

但在「深得民心」的同時,獨行俠老闆庫班也提出了他的隱憂:「我認為你要想僅憑一個人說過什麼,而不是做過什麼來對他下結論,必須格外謹慎。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容易引起滑坡效應的狀況。」

於是當薩沃爾經歷相似事件時,聯盟並非對他網開一面,而是少了一些底氣。就像記者文森特·古德維爾所說:「想把薩沃爾清除出NBA需要2/3老闆的同意,除非你知道投票結果會通過,否則不發起投票是明智的,因此,薩沃爾留了下來。」

資深NBA作家庫爾特·海林轉發了這條言論並表示:「那些老闆們躲在玻璃房子裡,他們不會希望在山坡上推動石頭。」

於是這一次,NBA做出了類似於NFL去年對華盛頓司令隊老闆丹尼爾·斯奈德做出的處罰,後者也是因職場性騷擾和在工作場所舉止不當的行為,被罰1000萬美元。

與其認為聯盟玩雙標,不如說蕭華這次沒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