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投籃真的不行?這計畫或許可以!五號位成為新字母哥才是他的終極定位

91

本-西蒙斯同費城間的鬧劇還在持續,西蒙斯堅持要離隊,拒絕前往訓練營報到,連之前還在努力勸說西蒙斯歸隊的喬爾-恩比德也失去耐心,公開表達對西蒙斯的不滿。

拋開鬧劇這種場外事件不談,不管西蒙斯接下來回費城還是被送到其他球隊,他所效力的球隊都要面對一個問題:究竟如何才能最大化用好西蒙斯?或者說,到底該如何改造西蒙斯?

這個問題可能已經有答案,從道格-里弗斯、其他業內人士的觀點看,繼續讓西蒙斯作為核心持球人上限不會高,將西蒙斯推到五號位(未必是先發),將他打造為新字母哥,這可能才是西蒙斯的終極定位。

西蒙斯沒投射,真毀了費城?

當我們聽到某人的訊息,負面訊息會得到特別重的加權,負面訊息對印象的影嚮要大於正面訊息,在心理學這叫「負面效應」。

西蒙斯的情況就屬於這一範疇,當費城輸球時,輿論的炮火全部集中在了弱點最明顯的西蒙斯身上,他至今沒有練出的投射、季後賽很大程度因為心理原因命中率暴跌的罰球成了他的兩大黑點。費城上賽季東部半決賽輸給老鷹肯定跟西蒙斯有關,但他真的是費城出局的唯一原因嗎?

並不是,被妖魔化的西蒙斯在一定程度上成了替罪羊。畸形的陣容構造、單薄的替補席、里弗斯對西蒙斯的使用方式,這些才是費城次輪出局的深層次原因。

同老鷹的系列賽,費城給人直觀的印象就是複古。老鷹擁有特雷-楊和一眾射手,打的是現代化的空間籃球。而費城打的是以中鋒恩比德低位進攻為主的複古籃球。費城將薪金空間堆積到了恩比德、托拜亞斯-哈里斯和西蒙斯三個鋒線身材的球員身上,他們陣中沒有一個可靠的擋拆型後衛,很難通過擋拆開發進攻,製造錯位。

費城主要輪換球員中,最靠譜的擋拆持球人竟然是哈里斯,他上賽季擋拆每回合得到0.959分,超過聯盟73%的球員,但哈里斯畢竟是鋒線身材,他打擋拆存在一定局限性。本來米爾頓常規賽打擋拆的表現不錯,每回合得到0.98分也超過哈里斯,但常規賽場均還有23分鐘出場時間的米爾頓季後賽表現慘淡,出場時間銳減到只有10分鐘。

很多人認為,費城的核心問題在於西蒙斯和恩比德不兼容。但就像恩比德說的,既然西蒙斯不愛投籃,他可以拉到三分線外出手更多三分拉開空間。上賽季,為了讓西蒙斯發揮,費城有不少戰術是讓恩比德拉開空間,把球給西蒙斯打。

比如這個回合,恩比德弧頂落位,費城四人全部拉開空間,將右側和中間區域騰空讓西蒙斯背身硬吃。

還有這個回合,恩比德弧頂落位將賈萊特-艾倫調走,西蒙斯硬吃籃下吸引包夾後分球給塞斯-柯瑞,騎士輪轉速度跟不上。

再看這個回合,費城利用恩比德和小柯瑞外線的牽制力給西蒙斯製造了掩護順下的機會。

當恩比德給西蒙斯拉開空間時,西蒙斯沒投射的弱點並不明顯。相反,他的身高、視野、傳球優勢都能發揮。關鍵在於,恩比德下場休息,西蒙斯自己帶隊時,里弗斯習慣性讓德懷特-霍華德留在場上。這樣一來,空間沒了,西蒙斯持球時問題就大了。

霍華德在場時,里弗斯也努力給西蒙斯設置了戰術,比如標志性的「Chin Double BS」,但看這個動圖就知道,有霍華德在內線,西蒙斯突破攻筐要承受多少防守壓力。

數據顯示,當西蒙斯和恩比德同時在場,費城百回合淨勝15.5分,統治力十足。可當西蒙斯和霍華德同時在場,費城百回合淨負8.8分。上賽季季後賽,西蒙斯和恩比德在場費城百回合贏18.8分比常規賽還恐怖,問題就出在輪換時間,西蒙斯和霍華德在場,費城百回合輸12.5分。同老鷹的系列賽,當西蒙斯在場,費城並未輸分,費城真正被打到劣勢位置是輪換時間。只是,這些全被西蒙斯關鍵時刻不敢出手、罰球命中率低掩蓋。

西蒙斯改造計劃,成新字母哥?

一個鋒線身材的球員若沒有投射威脅該怎麼辦?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將他推到五號位,讓他更多以擋拆掩護人身份參與進攻。或者讓他搭配一個空間型五號位,在全空間陣容中發揮。

這讓你想起了誰?上賽季的阿德托昆博。打太陽總決賽6場比賽,阿德托昆博只進了3個三分球,罰球命中率為65.9%(最後一場19罰17中前只有59%),但他場均依然轟下35.2分。隨著系列賽深入,布登霍爾澤終於搞清楚了阿德托昆博的最佳用法。

看這兩個鏡頭,不管布魯克-洛佩茲在場,還是阿德托昆博直接打五號位,雄鹿都有充足空間。同時,朱-霍勒迪和克里斯-米德爾頓兩個擋拆達人的存在使得雄鹿有足夠人手通過擋拆給阿德托昆博餵球。

對比雄鹿對阿德托昆博和費城對西蒙斯的使用,你會發現其實兩者之間存在很多相同之處。比如,兩支球隊都會利用反擊發揮兩大球星的運動天賦、攻筐能力。比如,兩支球隊都會拉開空間幫他們製造低位或面筐強攻的機會。最大的不同則在於,費城給西蒙斯制定的擋拆掩護人戰術實在太少了。前面已經提過,這是由費城缺少後衛擋拆持球點以及里弗斯習慣讓恩比德和霍華德輪著撐五號位決定的。

在業內人士看來,費城完全可以照搬雄鹿對阿德托昆博的使用方式,調整一下陣容搭配就能幫西蒙斯發揮出更強威力。

在接受《Hoophype》採訪時,一位東部教練就說:「我會讓西蒙斯學阿德托昆博的打法,圍繞他搭配射手。」一位西部球隊的教練也說:「西蒙斯很全面,我會圍繞他搭配射手,像雄鹿使用阿德托昆博那樣,幫西蒙斯拉開空間,這樣西蒙斯進攻端會更具創造性。」

這兩位教練談的主要是如何發揮西蒙斯的持球進攻,上賽季同爵士一戰,恩比德沒打,西蒙斯狂砍42分、12次助攻,這也證明了他的潛質。而里弗斯也考慮了如何讓西蒙斯作為中鋒解鎖他作為擋拆掩護人的進攻威力。

一個半月以前,里弗斯和費城高管埃爾頓-布蘭德、老闆約什-哈里斯曾飛赴洛杉磯游說西蒙斯參加新賽季訓練營,但遭到了西蒙斯拒絕。在那次面談中,里弗斯對西蒙斯承諾,新賽季他會調整對西蒙斯的使用方式,他會盡量讓西蒙斯和恩比德錯開上場時間。當恩比德不在場,西蒙斯會打五號位,跟哈里斯以及另外3個射手在場。里弗斯表示,他希望西蒙斯能扮演阿德托昆博在雄鹿所扮演的角色,給他搭配4個射手,讓他成為第二陣容的核心得分點。

能組織的小球中鋒,這或是西蒙斯終極定位

單論持球和組織能力,西蒙斯肯定走在了阿德托昆博前面。但跟阿德托昆博一樣,在開發出中遠距離投籃之前,他們無法成為穩定、可靠的擋拆持球人。他們都有持球擋拆的威脅,可以利用突破得分,但中遠投能力的不足(西蒙斯幹脆不投)限制了他們擋拆進攻的上限。

像這個圖,當費城拉開空間,西蒙斯與霍華德擋拆可以單吃對手中鋒。但如果碰到更靈活的內線更快速收縮,西蒙斯這次進攻必然無功而返。

所以,無論留在費城還是前往其他球隊,西蒙斯推轉換進攻、弧頂發牌、背身進攻這些都可以保留,但他應該增加擋拆掩護人進攻,更多去設置掩護。

上賽季,費城給他制定的擋拆掩護人進攻戰術太少,很多時候,他只是看著隊友強側擋拆,自己在弱側準備隨時接球空切。比如下面這個動圖,哈里斯和恩比德擋拆,西蒙斯空切。

再看這個,看看費城持球人們令人撓頭的傳球能力,本來一次很好的擋拆機會,最後變成了西蒙斯的單打。

事實上,在全空間陣容中,當哈里斯或其他球員和西蒙斯擋拆,西蒙斯掩護後的順下效果不錯,但這種鏡頭太少了。

西蒙斯和他的經紀團隊認為,以西蒙斯足以媲美阿德托昆博的運動能力,如果球隊能給他拉開空間,給他設計更多戰術,完全可以打造出一個威力更強的西蒙斯。西蒙斯的經紀公司認為,西蒙斯生涯至今最吃虧的一點是,他至今沒有跟超強擋拆持球人合作過,若是身邊有擋拆高手,西蒙斯對籃筐的轟炸效率會更爆炸。

若是從這個角度,那麼接下來西蒙斯繼續留在費城就沒有意義了。在所有潛在下家中,灰狼、拓荒者無疑是最適合西蒙斯的球隊。灰狼有唐斯拉開空間,上賽季其三分出手比重已經達到五成,拉塞爾、愛德華斯能打擋拆。拓荒者不用多說,利拉德跟西蒙斯打擋拆,畫風接近柯瑞與德雷蒙德-格林。

唯一的問題在於,想要球隊老大位置的西蒙斯,能甘於換支球隊繼續做二當家嗎?